何春蕤

 


 

周星馳文化現象

 

  

20041217 《我愛周星馳》新書發表會發言──

真是「德不孤,必有鄰」。竟然有這麼多人以個自不同的方式愛戀著周星馳和他的作品。不過,由於我只有十分鐘,因此也只能針對周星馳文化現象講一兩個點而已。

 

第一節:靠! I服了You

周星馳文化有一個很突出的特性──簡單來說,並不是簡單的搞笑模仿,荒謬無稽,而是很有「生產力」的文化實踐。也就是說,他的語言百無禁忌,不忌葷腥,屎屁尿性橫流,直接挑逗也挑釁拘謹做作的文明規訓;在形式上又不按牌裡出牌,常常巧妙的另闢蹊徑急轉彎,形成柳暗花明的效應;當這種揮灑自如串接成流暢的敘事時,就有一種強大的感染力,也積極衍生出更多的挪用或改寫。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其他作品能像周星馳的電影那樣,有著無數不斷被傳誦的經典名句。我們台灣影迷熟悉的<齊天大聖西遊記、東遊記>(也就是大陸影迷口中的<大話西遊>)就是其中典範。

不過,眾多觀眾並不僅止於把經典台詞背得滾瓜爛熟。星迷們常常忍不住要把一長串經典對話的基本精神,重新編寫到另外一個完全不搭的主題對話中,例如許多網友都曾經寫過XXXXXX篇(逃學威龍之早餐篇,少林足球之便秘篇等等)。或者把這些台詞不斷的挪移到完全沒有預料到的脈絡中,透過這種移位錯置的驚喜感來進一步擴大這些經典對話的含意,也用這些經典句子來操作新的脈絡。例如:

考試不及格的時候悲傷的說:「我猜中了前頭,可是我猜不著這結局……

不小心放了個屁,又不小心被別人發現時說:「這次總沒有讓大家失望吧。」

從這些例子來看,與其單單說周星馳的作品很有生產力,倒不如同時也說,周星馳的影迷們有著類似甚至更為強大的生產力,因此才能繼續從周星馳的作品出發,不斷改造,進行二度創作,也藉此生產出更豐富的意義,以及更令人驚喜的效果。有個大陸的朋友就說,這是一個「全民的詮釋運動」。或許有些人會覺得那只是模仿抄襲而已,我認為這種看法的人根本無法理解也無法解釋這種二度創作的強大心理動力。

我倒認為這些例子以及其他更多例子都顯示,星迷們有著某些特殊的人格和感情結構,對於既有的社會文化成規進行著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抗拒和轉化,而在周星馳的作品中找到了範例和靈感,激發了他們搗亂顛覆之心。對這些充滿創意、桀傲不馴的星迷們,我只能說:「靠,I服了You。」

 

第二節: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噹噹噹噹噹?

我之所以說星迷們本身先有了搗亂顛覆的基本心理和動力,而在周星馳的作品中找到了共鳴和啟發,也找到了調侃惡搞的範型,正是要駁斥許多保守正典人批評周星馳的作品無聊誇張帶壞小孩。我倒覺得周星馳作品的感染力正在於它不是簡單的搞笑,它超過了大部分搞笑片的短暫嘻鬧。

周星馳式的笑點,特別在晚期的作品中,是一種深沈的幽默,那種幽默有兩個特點:第一,它預設了你對制式的文化成規有所認知,因此在看到他或嚴肅或嬉鬧的重新惡搞這些文化成規時,你會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解放快感,一種衝破限制的豁然開朗。<威龍闖天關><大話西遊>都是典範。第二,它往往呈現了小人物在困苦情境中的自我昇華和自我超越,因此,在我們觀眾看到那種弱者抗拒現實侷限、飛升自由的情境時,就更令觀眾感到希望和愉悅。<喜劇之王>和<少林足球>都是此中經典。

星迷們對於文化成規的體認,他們對於制式思考的不耐不滿,他們對於周星馳創意的欣賞和仰慕,他們自己舉一反三的創意回應,其實都反映了他們對既有文化事物的深刻感受。換句話說,星迷們正因為已經熟知什麼是噹噹噹噹噹(也就是前情提要,也就是文化常識),所以才會驚喜的欣賞唐僧正經八百的瑣碎嘮叨和荒謬。而當周星馳作品將既有的文化素材搞笑嘲諷延伸擴散時,星迷們也一呼百諾的主動進行其二度(甚至三度四度五度……)創作,以共同表達人們內心對社會現實的一種反叛與諷刺。

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樣的惡搞顛覆並不是空泛的膚淺搞笑,而是在它主動重塑文化素材的時候,具體描繪一個在當下社會現實中可以想像但是尚未實現的可能性,也因而接合到平凡人們心中深沈的渴望(例如「喜劇之王」裡的小人物百折不撓,「武狀元蘇乞兒」從失敗的深淵翻身變成丐幫幫主,「少林足球」中逐漸失去魅力的國術武功最終揚名國際等等)。

每個社會現實都會包含著尚未實現的可能性,而各種理想、狂想、夢想、幻想都在現實中搜求出路,尋求能夠自我實現的片刻。具有顛覆潛能的想像力可以轉化現實的平凡挫折經驗成為對理想的飛升憧憬──這正是周星馳作品所展現的烏托邦狂想,也正是打動社會各角落平凡生活中的不凡心靈之處。

同樣的烏托邦狂想也是各種漫畫、言情小說、禁忌出版之所以被人熱愛的原因。而最近上路的出版分級制度,和明年要上路的網路內容分級制度,則是兩隻想要扼殺自由靈魂的手。對這種假兒童少年福利之名,行箝制思想自由之實的惡手,我們一定要以周星馳的惡搞抗暴精神繼續超越限制,歡迎大家帶著《我愛周星馳》來一起參加1225日下午在台北新公園音樂台舉辦的「我愛讀書,讓書自由」活動。謝謝。

轉載本網頁時請保留本版權註記

性/別研究室 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