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的神學  
  國家  
  社會生活 / 媒體 / 流行  
  性別的文化政治  
  校園與教育  
  文學理論與批評(書評)  
  女性解放  
  同性戀解放  
  青少年解放  
  婚姻革命/ 生殖自主  
  情愛革命  
  性侵害  
  當代性工作  
  跨性別  
  網路言論自由  
 
 
陰影中的人客


陰影中的人客

台灣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何春蕤

紫藤好客之道序 2008.05.21

嫖客就是正常的人。我一點都不以買春為恥。我付錢買食物、買衣服、租住處,那為什麼性就不用花錢?

Hugh Gene Loebner, “做個嫖客”

從1990年代後期到現在,亞洲各地都出現了性工作者維權團體,對於性工作的現場和主體也開始有各種田野資料的累積收集以及正面平實的描述。一反早年總把性工作者當成受害者的研究,這些努力使得大眾對於性工作有了新的、比較貼近現實的認識。然而對於性工作交易關係的另一邊─嫖客─卻只有相對極為有限的知識,往往只包含最粗淺的想像和譴責。紫藤出版《好客之道》,就正是熱情邀請更多陰影中的人客發聲,以正視聽。

撇開一般常識,西方最早的嫖客研究大約始於1950年代,由於主要是精神醫學的研究者主導,因此認定嫖妓的男性一定是有心理問題,例如迷戀母親因而必須把母親神聖化以免亂倫,結果連帶也把所有女人兩極化,不是聖女就是倡妓,而在正常的親密關係中無法和被視為聖女的對象發生性關係,所以只能把性需求發洩在倡妓身上。

一旦不從精神醫學的觀點來做研究,就可以得到另外一些不同的觀察。1970年代Winick & Kinsie的研究提醒,不能單單研究嫖客而必須同時觀察他們所座落的較大脈絡和環境,例如掃黃的執法往往會影響到嫖客的到訪頻率,性工作的性質和意義也會隨著社會環境而變化,深刻影響到嫖客的性交易實踐,這些因素都必須被考量。換句話說,嫖客不應該被孤立當成特殊人種來研究,而且許多研究都已經顯示,和不買春的男性相比較,買春的男性在年齡、階層、職業、婚姻狀態上並沒有什麼突出的特性。

由於我們的社會文化對(夫妻或愛侶之類的)親密關係賦予許多義務和情感壓力,在親密關係中的性往往因為兩人的熟悉或權力關係或當下利害而變成一個很微妙、很容易動怒、很容易被用來傷害或羞辱對方的手段。這些攪擾的因素反而阻礙了親密關係中的性愛協商,而不少人之所以轉向買春,其實是希望有一個暫時的、簡便的出口,希望在不需要過度的負擔之下享受性的滿足。

不過,大部份嫖客研究還是傾向把嫖客問題化,因此對於他們買春的「動機」特別關注。例如McKeganey & Barnard的研究就列舉了嫖妓的五種動機:

  1. 有的人想要嘗試某些特定的性動作或服務
  2. 有的人希望有許多不同(於配偶)的女人
  3. 有的人則被某些身體特色所吸引
  4. 有的人偏好無牽扯的性關係
  5. 有的人喜歡禁忌的性所帶來的刺激(1996: 50-53)

Brewis & Linstead的嫖客動機清單則包含:尋找放鬆無負擔的休閒,尋找親密感覺,希望感覺自己有力強大,希望感覺自己被對方需要,希望感覺自己有吸引力或天賦異稟,尋找親密關係中無法滿足的性需要,或本身條件太差的補償(2000: 277)。H嶯g熳d and Finstad對嫖客動機的觀察結果也大同小異:特殊性服務,新的女人,不同與刺激的經驗,容易而且無責任,單方面滿足,隨時可有等等(1992: 92-97)。

動機研究雖然可能把嫖客問題化,然而這些研究也同時顯示:人們在性的經驗當中並非單純的尋求簡單的、直線的生理慾望發洩而已,對於性活動要如何進行、有何內容、有何意義,往往都會有一些特定的、無可取代的深層需求。此刻在性污名的寒蟬效應之下,這些和性有關的複雜內涵可能很難進行實際的了解,人們只看得到陽萎、早洩、不舉、強制、暴力、忿恨、買春,卻沒辦法認識性的幽微深遠,更無從知道性早已成為各種挫折、怨忿、羞辱、自責等等負面情緒的表達形式。換句話說,對於嫖客的理解,絕不能止於坊間的簡化認知,以為嫖客就是殘害妓女的男人。

嫖客研究在過去十年有了很多成長。這主要是因為兩個重要原因,一個就是社會對於透過性來傳播的疾病有了更多的關切,HIV帶原和愛滋病的快速成長都使得政府單位更願意投入經費支持高危險群的嫖客研究,以便追查性活動者的相連關係。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女性主義對於色情和性工作的強烈批判在遭遇到性工作者抗拒時,出於無法避開姊妹情誼的訴求,往往轉向對嫖客的加倍譴責,這種關切不但在政策上支持罰嫖不罰娼,也在研究上支持對於嫖客的研究。比較令人憂心的是,從這兩種出發點來做的嫖客研究,由於都包含了某種問題化或者先入為主的立場,因此也往往會對嫖客形成新的成見。

妓權運動的目標包含了去除妓女的污名,提升妓女的專業,在此同時,我們也需要去除嫖客的污名。除了向營業場所內的嫖客進行教育(例如喝酒不嫖妓、禮貌尊重性工作者、認識性騷擾和性侵害等等),調整其消費習慣和互動模式,也需要在整體社會文化中倡導性工作倫理和性消費倫理,好讓性工作的文明互動成為一般大眾的常識。這種工作倫理和消費倫理,也是整體社會工作倫理和消費倫理的重要環節,為了性產業的長遠利益著想,都需要這些方面的努力以創造和爭取顧客群及新客源。

2003年11月30日,台灣的妓權運動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曾經主辦座談,讓嫖客首度和性工作者同台發聲,形成令人耳目一新的對話。今日紫藤的《好客之道》也讓更多嫖客從陰影中現身,講述這個古老行業既平實也感人的一面,其中的互動原則正好可以用破音字(好)來讀以下對句:

姐好客好姐,客好姐好客。

引用書目

Brewis, Joanna, and Stephen Linstead. 2000. Sex, Work and Sex Work: Eroticizing Organization. London: Routledge.
H嶯g熳d, Cecilie, and Liv Finstad. 1992. Backstreets: Prostitution, Money and Love. Translated by Katherine Hanson, Nancy Sipe, and Barbara Wilson. Cambridge, UK: Polity Press.
McKeganey, Neil, and Marina Barnard. 1996. Sex Work on the Streets: Prostitutes and their Clients. Philadelphia: Open University Press.
Winick, Charles & Kinsie, Paul M. 1971. The Lively Commerce: Prostitu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Chicago: Quadrangle Books.


 

 
  ∥回性/別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