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也是女老師

/尤麗玲

《狗仔隊:青少年要自殺》

x月x日第六節

輔導活動課,空氣悶悶的,每個人都昏昏欲睡。我看情勢不妙,靈機一動,把教室改為KTV,徵求同學上台獻唱。

台下一陣鬼叫,推推拉拉一陣,跑出來兩個滿臉詭譎的男生,扯著喉嚨大唱:「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一時間,「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的喊聲響徹雲霄,班上的男生鬼叫亂叫,女生則半喜半羞的偷笑,花枝亂顫。這個時刻的能量流動實在驚人,滿室流轉著跳躍的青春。

看到女生臉上掩不住的興奮,我在旁邊敲邊鼓:「女生也上來唱嘛!你們不都是合唱團的嗎?」

男生更加鼓譟,掩口笑的女生都低下頭去,本來還有幾個女生隨著男生大唱「左看右看」,一聽到要表演,馬上收起了興奮,把臉貼到桌面上。男生開始點名某幾位女生出來唱,都是平常就有盛名的KTV歌后們,可是這一刻,在眾人面前,她們都擺出了不會唱的樣子。
我看到她們的一半窘迫,一半興奮,窘迫的是要被迫公開點名表演,興奮的是竟然被別人(特別是異性)公開肯定了歌藝。這個時刻,再會唱的人也要故做姿態一下。

可是,這一次可故做得太久了一點,鼓譟聲中班上一片混亂,我看再僵下去恐怕會破壞好不容易才喚出的能量,於是趕快抓出班上那個常常變裝變聲唱「我是女生」的小男生接場。他又唱又演的開始表演,男生女生的眼睛都立刻亮了起來,全班又唱又笑,幾個耍寶的男生也跳上台去加入「紅蘋果」的摸臉手勢動作表演,女生更是笑成了一堆。

這次的活動算是蠻成功的,死沈的午後也因此活絡了起來。不過,這次能成功,多半是因為男生肯耍寶,不怕形象問題。

我在想,要怎麼樣才能讓女生也輕鬆一點,活潑一點,耍寶一點?她們也都會唱,會鬧,會搞笑,上次我帶她們去唱KTV時就見識到了,差點讓我耳朵聾掉,可是一有男生在周圍,她們就每個人都變成了淑女模樣,故做姿態。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因為女生本性喜歡偽裝,而是她們太介意自己的形象,信心太脆弱而需要別人的肯定。

要怎麼辦呢?

嗯!下次我要試試自己先來耍寶帶動唱,搞笑一番,看看女生會不會也加入我的陣營?

 

x月x日第一節下課

「老師,你是女生,怎麼坐在桌上?」

我的身體一向很自在,好不容易上完一節課,站得有點累,於是一屁股坐在教桌邊休息一下。

穿長褲的好處就是這樣,方便得很,而且一腳落地,一腳懸在桌邊,我覺得還蠻帥氣的。

不料,學生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是我有生第一次被十三歲的男生挑戰。

大學的時候,班上和社團裡當然都有男生會挑戰像我這樣很獨立很自信的女生,有時還有些人說出有點性騷擾意味的話來。不過,我從來不怕他們。騷擾又怎麼樣?頂回去就是了,公道當然要討回來。事實上,我就是在這些挑戰的機會中鍛鍊了一身辯論的本事。

此刻,這個十三歲男生的質疑倒叫我呆了一下。原來,性別成見那麼早就成形了。而且,即使我是老師,仍然逃不掉他看來理所當然的質疑。

更令人驚訝的是,他說得那麼自然,好像一旦舉出我是「女生」的事實,我的生命、我的舉動、我的一切便都有了定論,有了必須遵守的規則。

上星期班上有個女生下課時間在和男生鬥嘴時,脫口學男生說了些他們慣用的「哮話」(台語),結果就被男生指為「不守婦道」。
「婦道」是什麼?簡單的說就是:妳要照成規辦事,妳要自我收斂,妳要時時記得「妳是女生」。

沒錯!我是女生!但是,是什麼樣的女生,會做什麼樣的事,說什麼樣的話,都要由我來決定,由我來定義。因為──我才是女生,我才有權利決定怎麼樣做就是女生。

而且,我這個女生選擇了做女老師,因為我想調教下一代完全不同的、力量強大的女生。她們一定要和我們這一代不一樣,她們一定要有更大的自主能力,有更寬廣的人格幅度。她們愛漂亮、很勇敢、心胸寬大、腦筋靈活,而且高興起來的時候,坐桌子、坐地下,一點都不在乎。

 

x月x日第二節上課

還沒進教室,就聽見吵鬧的聲音和風紀股長聲嘶力竭地大叫:「不要說話,安靜──」

剛剛在開會的時候訓導主任才暗示我們班上太吵,攪擾到別班的學習,其他的老師斜著眼睛看茶水,雖然沒有說什麼,我看得出來他們有點幸災樂禍。真是倒楣!

一回到班上就聽到學生吵鬧,正好印證了訓導主任的批評,又要被冷嘲暗諷了。我趕快點了幾個同學來殺一儆百,叫了幾個名字,要他們把榮譽卡交過來記缺點一次,警告他們不可以再鬧。

一下課,就有兩個男生衝到辦公室來找我理論:「老師,妳不公平,只抓我們男生,女生也有說話,聲音也很大,妳為什麼沒處罰她們?」

我這才意識到,剛才處罰的都是男生。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一向覺得自己是很公平的老師,對性別的分配和關係也十分注意,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流露出這樣的歧視呢?

我費了一番唇舌解釋,又說了篇似是而非的道理,想要掩蓋我不自覺流露出來的性別成見。看得出來,他們一點也沒被說服,但是面對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好悻悻然地離開。

隨後幾天,只要是我的課,我就發現那幾位被記缺點的學生根本就不看我,眼神閃避、冷漠,總是意興闌珊的瞪著桌面。接連幾次的小考,他們也不準備,好像想用壞成績來報復我。

他們氣的是我行事不公,可是驚人的是,他們竟然用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來抗議。

或許,弱者無力可施時,就只能有這種悲壯了──難怪有那麼多女人帶著孩子跳河、服毒、或自焚。

這群孩子的忿恨是因我而起的。唉!為了不必面對自己的性別偏見,又為了維持老師的尊嚴和面子,我竟然這樣傷害了他們!孩子的自殘和暴虐竟然是來自我們這些成人的一時衝動和愚蠢。

明天和他們溝通一下,承認我的偏頗,向他們道歉吧!

 

x月x日中午午休

有個女生跑來,說班上男生又在肆無忌憚地開黃腔。剛剛演完的<新笑傲江湖>中有關葵花寶典和東方不敗去勢的故事,被男生拿來取笑彼此,在中間受到暗示傷害的卻是女生。

我們班上的男生實在厲害,無論電視上演些什麼,他們不但看了,而且還會照樣學樣。從前就一直把胡瓜張菲當成最好的模仿對象,個個學得伶牙俐齒,反應靈敏;後來開始迷電視上的流行動畫節目,也會有樣學樣的在課本上照著畫,還真有點像呢!美術老師不只一次向我抱怨我們班的男生不肯用心學美術,可是我看到他們畫的漫畫動畫,心裡還真有點佩服。

不過,他們的模仿和練習有時也很過火,女生已經不只一次跑來報告他們的惡行。有時他們在教室裡模仿從A罩杯到D罩杯的過程,現在聽說明星天心是F罩杯,男生更是瘋狂的搞笑,一下子學廣告中那隻狗,眼睛發直得僵僵倒下,一下子又學天心拿著毛巾扭來扭去,假裝是洗澡完了的樣子。

男生覺得好玩,女生可不一定覺得好玩。我知道有些女生當時會跟著笑,但是心中有些小小的不安,另外一些女生則是根本繃著臉,一肚子氣。 前一陣子班上還流行模仿那個瘦小丈夫和肥胖老婆的廣告,個個都用黃飛鴻的動作來演出小丈夫服用提神液之後對大老婆的反撲。我看班上那幾個體積比較沈穩的女生都訕訕的,心裡想必很難過。

女生也不一定都會悶著氣忍受男生的冷嘲熱諷,問題是,女生反擊時,別的人會支持她嗎?上學期別班有個女生猛力的反擊先騷擾她的男生,結果把那個男生的頭打了一個包,瘀青了好久,聽說那班的導師還懲罰了她,給她記了一筆,男生的氣燄後來更高。真是不公平。
常常在動作片中看到一句話:「最好的防衛就是攻擊」。我本來不懂這句話,後來看多了動作片才明白,防衛不能只關注在保護自己上,只有先解除對方的武裝和攻擊性,自己才能真正的安全。

我看我得和女生一齊研究一下如何積極的、主動的去解除騷擾的威脅了。我們也要練一練唇槍舌劍,智慧過人,向周星馳的無厘頭學習,臉皮厚一點;大家不是說女生比較會說話嗎?怎麼在這種時候女生都變成一推就倒的阿斗了?顯然有問題。或許就是因為我們太希望她們乖,才讓她們無力自行處理騷擾的唷!

 

x月x日第四節

全班開會討論決定聯課活動的內容。

幾個男生開始蠢蠢欲動,炒熱打躲避球;另外一些男生則力挽狂瀾要打桌球。兩方各自為王,開始拉票。

女生不想打躲避球,說是怕被打,也沒有心思打人。她們也不會打桌球,說是球速太快,反應來不及,老在撿球。

每次聯課活動的討論表決都是這樣,男生就好像已經上了球場一樣,吵得你死我活,但是不見任何女生起來表示任何贊成或反對的意見,也沒有提出其他不同的意見或建議,好像根本沒她們的事似的。她們想,既然兩樣都不想做,反正兩樣都一樣不好玩,乾脆讓男生做決定好了。

女生無聊地看著男生在口舌上鹿死誰手,最後打躲避球的男生贏了,女生「喔」了一聲,跟著大家到操場。然後就看見那幾個高個子男生佈置攻防陣容,指派哪些女生在內場,哪些女生在外場,順便提醒她們球來時要怎麼躲,如何接球助攻,儼然一副專業教練的樣子,女生則只有接受指揮,東跑西跑的就位。

這就是我不滿的地方:女生總是擺出一副毫無意見的樣子,不表示任何主見,結果只有被人指揮來指揮去,臉上無奈也改變不了這個情況。

我是老師,不好插手這件事,一定要找到班上女生幫忙。

聽說有次有個女生提出過不同意見,和男生辯論起來,結果孤軍奮戰失敗,後來她再也沒再開過口,別的女生不想得罪男生,因此也孤立了她。可惜忘了是哪一個,明天要去打聽一下是哪一個女生,有這種勇氣和能量的女生是很珍貴的,我應該和她談談,鼓勵她一下,也要和別的女生談談,鼓勵她們一下,玩點運動對身體好,而且練了球也好在場子上教訓男生,再不然就主動一點,聯合起來影響投票結果,搞不好哪天全班會一齊跳格子、跳橡皮筋。


附錄

國小女生的不鳴

編輯阿姨:

我們老師桌上有這本刊物,我借來看看,覺得插畫很好玩,所以想順便寫信問妳一個問題。

我覺得我們班上男生有些很不尊重女生,對女生很不禮貌,開玩笑也就算了,可是他們就連平常一些事情都對我們很不尊敬。

上次我和王某某上體育課的時候一起打排球,玩了一回兒,簡某某就跑過來把我們女生的球搶走去和男生玩,我叫他們還球,他們都不還,於是我們就不玩了。可是我們一走,簡某某就把球丟過來,要我們自己去揀,還說這是叫做「還球」,連一聲「對不起」也沒說。

星期六更過份,全部男生把球全部拿走。我們叫男生把幾個拿給我們,他們居然故意打大砲球,每一個都又高又遠的打到女生這邊,女生都躲躲閃閃的跑去揀球,男生好像在看戲一樣,還在笑。

他們把女生當猴子耍一樣,一點都不尊重我們,平常還拿蟑螂來嚇女生,難道他們就因為有著上天所賦予的膽大身材高,力氣大,凶暴等特別的條件,就能不尊重女生,玩弄女生嗎?女生也是人呀!男女真的有平等嗎?

──小文

 

親愛的小文:

男生常常這樣玩弄女生,有時是因為他們覺得在學校裡很無聊,所以惡作劇一下,添點趣味。妳有時候不是也會做點事情來作弄別人嗎?只是妳多半做得比較不明顯,程度比較輕而已嘛!這一點妳一定要承認:說到惡作劇,女生也會唷!

男生捉弄女生,有時候是因為他們的信心太弱,他們以為聯合起來做同一件事(例如欺負女生)就證明了他們之間是禍福與共的兄弟,也證明他們和妳們女生不一樣,是比較高人一等的(男)人。想想看,他們還真是可憐,拼命想要抱在一起,假裝壯大聲勢,其實只是一堆沒什麼信心的人。

妳可能也有點感覺到,男生有時候做一些事情,其實是為了吸引妳們女生的注意,希望妳們對他們的行動表現出一點反應,以便證明他們受到了妳們的關心。這點希望也是很卑微的,那你們能不能表現一點體諒呢!可憐他們一下,邀請他們一起玩玩,說不定會改變他們唷!
當然還有一些人是故意惡意的作弄你們,對付這種討厭的人,你們可別客氣,一定要利用所有的「外力」,像是別的同學啦!老師啦!甚至家長會啦!反正,聯合起來讓他知道,亂欺侮別人就會受到大眾的譴責。

總而言之,男生騷擾女生,或者女生騷擾男生,都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和動機,你們能不能隨機應變,判斷要用哪種方法處理呢?

──編輯室的阿姨


 

 

 
[性/別教育通訊首頁性/別研究室首頁出版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