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教育自製教案

我的身體是屬於我個人的

紀琳達

《狗仔隊:開山刀與藤條的經濟學》

自從性侵害的相關消息越來越多見報以後,許多父母都很焦心的詢問應該怎麼教孩子保護自己;而自從性侵害防治教育成為政府教育政策的一部份之後,也有許多老師開始思考如何教孩子防範性侵害。

比較常看到錯誤的做法是:

1. 大人相信,侵害總是來自陌生人,因此多半會很緊張的教導孩子要防備陌生人。(可是統計數字卻顯示,侵害常常是來自親近的人,甚至是最至親的人,這就成為防範措施的死角。)

2. 若是想要教導孩子防範熟人甚至親人,大人就擔心這會不會破壞成人的形象,增加家中緊張的氣氛。(好像大人的形象比孩子的安危還重要。)

3. 大人相信侵害就是對身體某些所謂重要部位的碰觸,因此教孩子以此判斷別人是否在侵犯她。(這麼一來,孩子也對身體的某些部位形成特別的看重,反而對她們未來身體的發產和感覺不利。)

考量這些會形成嚴重後果的說法,我們決心提出一個可以多方面幫助孩子思考和成長的教案。下面就是我們參考國外的相關童書,再考量本地的現實狀況,而為中小學生設計的「身體自主權」朗讀材料。老師們可以鼓勵同學一面朗讀文字,一面討論內容,而且還可以按後面加的小字提示,請同學自行加畫插畫,撰寫故事,以提高他/她們對這個話題的興趣。請注意,重點不是教他/她們僵化的教條,而是鼓勵他/她們認識自主權,並培養自主權的氣勢和觀念。


在這世上,有些東西是屬於我個人的。

比方說,那些寫了我的名字的東西是屬於我的。意思就是說,除非我同意,否則請不要亂動亂摸。(請畫出你覺得最心愛的、不願意人家亂動的東西)

沒寫我名字的東西,表示不屬於我,所以我也不能隨便亂動亂摸它們。(請寫出你曾經動過什麼不屬於你的東西的經過)

可是有些東西雖然沒寫我的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它們是屬於我的,別人還是不應該亂動亂用。

比方說,我的毛巾、拖鞋、枕頭、睡衣、書包、鉛筆盒……(還有什麼?)

*******

「不要亂動我的牙刷,要用就用你自己的!」有一次我提醒弟弟。「呃!誰要用你的!」他說。可是,我知道他有時候會偷用我的牙刷,因為那根牙刷上有無敵鐵金剛的標記。(家裡面有誰愛亂動別人的東西嗎?)

「不要亂動我的書包!」我也常常告訴我的同學,因為裡面有我自己用零用錢買的凱蒂貓鉛筆盒。「哼!有什麼了不起!我也叫我媽媽幫我買。」林美麗氣呼呼的說。我其實並不討厭她,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別人動我的凱蒂貓。(還有哪些同學愛動別人的東西呢?)

「不要亂摸我的頭髮!」我真想告訴來家裡的客人,她們總是笑瞇瞇的看著我,接著手就身過來,真是討厭。(你知道有哪些長輩愛動手摸人?)

*******

前幾天來了一封信,信封上竟然寫我的名字,我猜想一定是歌友會來的信,因為我前兩個星期寫信去問Yuki的星座,還好罷媽沒有拆開來看。本來嘛!寫了我的名子,當然就是屬於我的。誰也沒有權力拆!(你知道有誰的信或者電話被別人偷看偷聽的嗎?)

在我們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要是誰把自己的房門關上,那就是說:「對不起!私人空間!謝絕入侵!如要進入,請敲門!」像我們上廁所的時候,不是都關了門,不讓別人進來嗎?(有人曾經侵犯過你的私人空間)

爸媽也有自己的房間,有時他們也會關上門。(不要亂想爸媽在幹什麼?你自己關了房門之後在幹什麼呢?)

*******

林美麗沒有自己的房間,她和姊姊同一個房間。可是要是只有她一個人在,關上門,她也有私人空間。(你在和鄰座同學分享的桌上畫一條分隔線,也算一種創造私人空間的方式,還有什麼別的方式嗎?)

她說她寫日記,日記就是她私人的空間。她不准她姊姊偷看,也不准媽媽偷看,她買的是那種有鎖的日記本,上鎖也是一種私人的標記。林美麗最喜歡關上門,一個人寫日記。(因此,撬開人家的鎖,打開人家的抽屜,偷看日記或者偷東西,都是一樣的,都是侵犯別人的主權。你侵犯過別人的主權嗎?)

*******

我也常常關上自己的房門。關門就是說,我不希望被人打擾。(什麼時候你最不喜歡被人打擾?)

我喜歡一個人看書,看漫畫,看鏡中的我,看窗台上的小花,看天花板上的蜘蛛網,或者什麼都不看。我的房間是私人空間,是屬於我的空間。(你還會在房間裡做什麼活動?翻跟斗?踢小狗?)

*******

我的身體也是私人的,是屬於我個人的。

媽媽說,只要是游泳衣遮蓋的身體部份──像胸部、肚皮、屁股──都是非常私人的,是屬於我個人的。意思就是說,要是沒有好理由,誰也不能碰這些部份。(那是不是說,別的部份就可以摸?為什麼有些地方特別私人?)

媽媽說,弟弟的小雞雞和屁股也是非常私人的。但是因為他還小,還不會自己洗澡,媽媽為了照顧他,要幫他洗澡,就會碰到他的私人部位。這是一個合理的理由。(什麼叫做合理的理由?)

*******

我已經不是小貝貝了。我都會自己洗澡了,而且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可以照顧我自己了,所以別人要碰我的身體,不管是什麼部份,就要先問我可以不可以。(長大真好!就可以拒絕被別人欺負了。)

上次媽媽帶我去看醫生,醫生告訴媽媽說,要聽我的心跳,說要掀起我的衣服。我說不要,媽媽說沒關係,我只好讓醫生用他的聽診器接觸我的胸部。(喔!媽媽和醫生都是合理的理由。)

*******

爸爸媽媽說過,如果有人碰我的身體,不管是任何部份,而我不喜歡的話,我都可以直接說:「不要碰我。」(下次老師要打我手心,我可不可以叫他不要碰我?)

班上那個壞男生林俊明常常亂碰我們女生,拉我們的頭髮,扯我們的袖子,掀我們的裙子,戳我們的背。我們說了好多次:「不要碰我」,他都不聽。(人家不聽的時候怎麼辦?)

*******

大部分時候我都很喜歡人家碰我。

比方說,媽媽會抱我,爸爸會把我舉起來坐飛機,我也會抱我的小狗皮皮,皮皮也喜歡被我抱,我知道,因為牠都會把頭放在我懷裡。(皮膚的接觸真的好舒服。)

我去阿嬤家的時候,阿姨都會來抱我,說我長得可愛,我也喜歡被她抱,粉舒服。阿嬤從來沒有抱過我,可是媽媽說阿嬤還是喜歡我的,他只是不習慣抱人而已。(喜歡一個人也不一定要抱。)

*******

有人喜歡抱人,有人喜歡被人抱,有人不習慣抱人,有人不習慣被人抱。林美麗就不喜歡被人抱,她說她們家的人都不會抱人。(你家呢?)

我喜歡被某些人抱,但是我不喜歡家裡來的客人隨便摸我的頭,或者強迫抱我。(你覺得大人為什麼愛摸小孩的頭?)

*******

可是有時候有些人碰我身體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不舒服。(舉個你自己的例子。)

上次哥哥和我在客廳的沙發上玩,他把我壓在下面,一直騷我癢。開始還蠻好玩,我們一直在笑,可是後來太癢了,我實在受不了了,就大叫:「不要啦!不要啦!」

哥哥卻不聽,一直騷我癢。(這種不尊重別人感受的人實在很討厭。)

還好爸爸說:「小明,不要再搔她養了!小莉不喜歡這樣。」

媽媽曾經說過,不管是誰碰我,我說不要就是不要,我有權利保護自己的身體。還好哥哥後來不騷我癢了,要不然我一定會狠狠地大叫大喊,說不定我還會用力踢他。(要是爸爸不在或是爸爸不管,你要怎麼解決問題呢?)

*******

我不討厭哥哥,但是我也很感激爸爸叫他停止。

雖然他是我哥哥,可是有的時候,連我的家人、親戚和朋友也不明白我的感覺,所以我需要告訴他們。(不要怕,不要不好意思,練習清楚的說出你的感覺。)

*******

住在台南的三叔,他每次來我們家都喜歡把我抱在他身上,還捏我的臉。我覺得真的很不舒服,他身上有一股酒味,手指也有煙味,牙齒都黃黃的。(有些大人為什麼那麼髒?)

我問媽媽:「媽,我一定要讓三叔抱嗎?我真的很不喜歡坐在他身上。」媽媽說:「三叔是喜歡你,給他抱抱有什麼關係?」

「可是,我不喜歡呀!」(媽媽不是說不喜歡就說出來嗎?)

媽媽皺著眉頭說:「小孩子要聽話,對家裡的長輩要尊重。」

後來三叔又來我們家,他把手伸出來,好像要把我拉近他一樣,我退了兩部,慢慢的、小心的說:「三叔,謝謝你,我不想被人抱。」

三叔盯著我看了一下,我的心跳得好厲害,我想他一定是生氣了,他一定會打我。不過他沒有。

「長大啦!不要三叔抱啦!好吧!」他轉過頭去,點了一根煙。

我不喜歡煙味,也不喜歡抽煙的人。但是我覺得三叔還不錯,他竟然說不再抱我了。我真不敢相信我有力量叫別人停止,但是這次成功了。(有沒有聽過那個最有名的瘦身廣告台詞:Trust me, you can make it!)

*******

後來我問老師我是不是做對了──我不想問媽媽。

老師說:「小莉,我覺得你做的很對。不管是誰,只要他碰你的時候,你不喜歡或者不想要,你都可以叫他停止。」(那如果我喜歡或者想要,要說什麼呢?)

「三叔做的事情是大人不應該做的,對不對?」我問老師。上次學校有外面來的教授演講說過什麼「性侵害」,是不是就是這個啊?

老師說:「你的三叔沒有錯,他只是不知道你的感覺而已。他唯一做的不太好的事情就是從前沒有尊重你,可是現在他已經知道你的感覺,而且尊重你的意見了,這樣就好了。以後再遇到同樣的情形,你就清楚的說出你的感覺。摸你並不是什麼不好或者不對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已經說了你不希望他碰你,他還是堅持碰你,那就是侵犯你的人權了。」(所以,最重要的是:第一,我喜不喜歡;第二,他尊不尊重我的意見。)

*******

我覺得我長大了,我有能力告訴別人我的感覺,而且要是我不喜歡或者不願意,我就可以叫他們住手。(媽媽要是打我,我可不可以叫她住手?)

媽媽說我身上的某些部分是私人的,不能讓別人看,也不能讓別人碰,也不能讓別人拍照。

可是我覺得我身上每一個部份都是屬於我個人的,只要我不願意,誰也沒有權力碰。要是我願意,我也有主權決定讓誰碰,不讓誰碰。

身體是屬於我的,屬於我個人的。

 



《狗仔訊》台北縣有位議員指出,每到四、五月畢業季節,縣內許多家五金行的西瓜刀、開山刀等等就會銷售得特別好,顧客則多是青少年,老闆們根本無法阻攔也不敢細問。議員警告警方和校方對學生上學時攜帶的物品多加注意,以免畢業季變成復仇季。

為了解台北縣還有什麼當紅的季節性商品,狗仔隊的記者走訪了一般商店,發現每到八、九月開學之前,竹材行、藤材行、木材行的生意就會特別好,經記者苦苦追問,商家才承認許多老師都會在開學前購買竹條、藤條、木條,以維護教室及學校的秩序。一位老闆感慨的說,老師要是不買這些成本很低而效果很好的東西,那麼學生畢業時也不會買各種刀類,這麼一來,台北縣的經濟就要陷入危機了。

 

 

 
[性/別教育通訊首頁性/別研究室首頁出版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