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教育教師記事

上男廁嘛也通!

 

依蓮

《狗仔隊:漫畫與黃色小說》

自從搬來這個新辦公室之後,最感到困擾的就是上廁所了。

距離「最近」的女廁,走路少說也要三分鐘,即使走到了也還得忍受排隊之苦。實在無法想像都快二十一世紀了,竟然還會有人把女廁放在那麼遠的地方,簡直是和我們的下課時間作對嘛!於是我們幾個女老師經過協商,決定進攻近在咫尺的男廁,反正都是廁所嘛!功能差不多,能用就可以了。

第一次試探性的使用實在相當的驚險。我們這群自認大膽的女老師們竟然都是生平第一次進到男廁,不過也還好,這間男廁平常使用的人就不多,給了我們這些女老師可趁之機。

男廁其實跟女廁沒有多大差別,只不過多了一些根據男性生理狀況設計的尿斗霸了。平時大部分都空閒著的小房間,讓我們女生用,也算是皆大歡喜,沒什麼大不了的吧!只不過,可能平常男生使用的機會也不多,這些小房間的確有點髒,不過既然是圖個方便,我們也不太計較了。

經過幾次的攻城掠地之後,我們決定理直氣壯的正式進攻男廁。首先,最要緊的事便是克服進入男廁之前的緊張和「心虛」。剛開始總是刻意避開下課時間男學生或者男同事大量使用的尖峰時段,而且還得偷偷摸摸,看清楚四下無人才敢進去,或者要拖著一點尿意都沒有的女同事一同前往,也好狀壯膽。後來想了又想,上廁所又不是搶銀行,解決人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本來就是很正當的事情,無須躲躲藏藏。

歷經過多次的反覆操練之後,使用男廁竟然變的很理直氣壯了,一點都不覺得彆扭。當然這中間包括了我們這些看似保守的女老師不斷的鼓勵女同學在女廁不夠用的時候也理所當然的攻佔男廁。人氣凝聚起來之後,原本冷清的廁所竟然變得熱鬧起來,下課時間還變成大夥八卦閒聊的絕佳場所。

當然剛開始還是會引起許多男老師及男同學的側目及嚴重的「關切」(她們大概納悶,這是男廁耶,女生怎麼跑到這裡來了?眼睛瞎了啊?還這麼的理直氣壯?)

呵呵!上廁所本來就不該事件羞恥的事情吧!經過幾個禮拜的「洗禮」,那些大驚小怪的男人也見怪不怪了,正式宣告棄守,讓這個廁所便的沒有明顯的性別標地。

說起來也奇怪,經過這次的揩將避土之後,我們這幾個女老師深深的覺得,廁所被劃分成男女兩個個別的獨立區域還真是件荒謬的事情。如果這樣的邏輯可以成立的話,那公車站牌也應該分男生候車區、女生候車區,餐廳也需要截然的劃分成男性用餐區、女性用餐區,辦公室更應該徹底實施性別分類,楚河漢界截節分明。(現在想想,有些學校到現在都還男女分班,大概就是這種心態作祟吧!)

昨天有個新同學過來問最近的廁所在哪?跟她說明方向之後,過沒幾分鐘,這個女同學又跑過來很疑惑的說:「可是那好像是男廁呢?」

「喔!本來是的,不過很多女生也都會去那個廁所。」我輕鬆的回答。

「這樣啊!好不習慣喔!」她依舊滿臉疑惑的說道。

「妳會慢慢習慣的!」我臉上堅定的表情大概說服了她!是啊!有許多事情的理所當然,都需要經歷些許的習慣養成階段,多一點膽識,多一點勇氣,許多事情都是可以改變的。



狗仔訊

桃園縣的議員在總質詢時批評教育局為國中生設計《青春之性別快報》漫畫書是「黃色書刊」,因為這本漫畫中的主角在提到兩性身體上的差異時曾說「(上面)多了這個」「(下面)少了那個」,議員們認為這樣的語言在國中生嘴裡出現十分不妥。

由於這本漫畫透過議員的質詢而在縣議會掀起軒然大波,狗仔隊的記者特別走訪縣內國中生,以了解它們對這本漫畫書的反應。據同學表示,當他們聽說這本漫畫是黃色書刊時,都很興奮的展卷閱讀,但是很快就發現《青春之性別快報》實在是一本很爛的黃色書刊,因為書中人物都沒有露三點,也沒有激情床戲,甚至連接吻的劇情都沒有。至於「多了這個,少了那個」的說法,一位好學生很嚴肅的說,可能應該直接使用學名,以免製造曖昧氣氛,也就是說,劇中人應該說「多了乳房」「少了陰莖和睪丸」。聽到這裡,狗仔隊記者不禁深深的佩服這位同學的知識豐富,也有點擔心議員會對這樣的「黃色言語」提出更嚴厲的質詢。

 
[性/別教育通訊首頁性/別研究室首頁出版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