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相談室】在 Succubus 的第一夜

4 月 5th, 2004 | Tags:

◎epicure

第一次來到 Bar Succubus是二月六日 ,店老闆的生日 party。好不容易等到我與明子兩人都有空的日子,我想到當晚有活動的場所,沾些熱鬧。於是我們挑了位於池袋,對我們來說交通方便的Succubus。

店老闆「神凪」留著小鬍子,像個盡責的派對主人,轉來轉去地和每個客人說話。他是明智伝鬼的弟子,現在每週在這裡開繩縛教學。常來的客人也喊他「ママ」,因為他有時會著女裝。一個角落的衣架上有各種裝扮的衣服,讓想改變造型的客人變身。牆上和角落有好幾支手工製作的鞭子。我們隨意拿起來看,赫然發現其中還有用 Louis Vuitton 的皮包割出來的九尾鞭,一時拿不住手。「材料花了三萬;請人作成鞭子的工錢倒花了五萬。」神風說。我想,Louis Vuitton 的包包即使是二手也不只三萬吧?

如同每次來到新地方,我們坐到角落,等待好奇的人和我們攀談,「第一次來,第一次來」明子與每個人的對話幾乎都這麼開場。因為生日派對的關係,今晚客人比平日多。「這兒的人比六本木的親切唷,」他們說。坐我身旁的高個子男人 Tougo 接過我手中的鞭子,Rui 臥在地上讓 Tougo 試了幾鞭。穿著黑內衣和吊帶襪的 Rui 是我一進房間就注意到的美女,和 Tougo 是夫妻。他們從高中時開始交往,說起日本情人節,Rui 還回憶起高中時 Tougo 是因她才喜歡上巧克力的。啊,原來 SM couple 也有從傳愛慕信、交換日記開始的呀?後來兩人在不同的地方念大學,研究所又在一起。學俄語的他們,蜜月到俄羅斯度過。

明子很喜歡 Rui 給她的感覺。看來我們見識到心目中的理想 couple 了。

終於是派對主題上場的時候,神凪致詞了,說道轉眼間這個 bar 也開了一年半了,希望能為大家一直把這個地方維持下去。然後大家歡呼,把香檳飲盡。Bartender Yagi 把大筒啤酒倒在神凪的身上。

在一個地方經營、生根,接受眾人的祝福的感覺,原來就是這樣呀。我突然羨慕起來。自己從來沒能在一個地方久留。美國、英國、日本,去過的地方也不少了,「It’s my first time here」總是我的開場白。永遠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而台灣這地方的氣氛,讓我只有越來越疏離。處處都是異鄉,永遠的異鄉。

慶祝過後,大家開始各自玩耍。Rui 忘情地跳舞,神風的弟子 SAM 綁起縛雜的花式,將他的伴 Mico 吊起來。我到門邊坐下,剛好坐在一對男女身旁。女人不知為何持續地高潮,稍稍被逗弄一下就不停地呻吟。我本來以為應該有個按摩器什麼的,但事實上並沒有。她對我笑笑,然後聊起來。「這裡的問題呀,就是大家太親近了。非得搞得像一家人一樣不可。」Rui 過來拉著我,「怎麼不一起跳舞呢?」

神凪每週三晚上開繩縛課,Rui 向我大力推薦。「如果你們來的話,Tougo 可以幫你翻譯唷。」

嗯,也許還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