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相談室】「綁人的別總是在道歉」

四月 27th, 2004 | Tags:

◎epicure

二月十二日,第一次參加神凪的緊縛講習會。

第一次來的我從最基本的學起: 約八公尺長的繩子對折,model 的手放背後,繩子綁住小臂,並在胸部上下各繞一圈。和其他人同時練習的綁法比較起來,這個簡單的第一招並不花時間。於是約三個小時的課程內,我不斷地把繩子在明子身上綁了又解,解了又綁。繳了不少入場費的我心中難免有點疑惑,今天晚上就學這個嗎?神凪好幾次糾正我,這裡轉錯了方向,那裡不對。只不過是綁個簡單的樣式,這些細節重要嗎?

後來才知道,這些細節都很重要。老師一直強調,要反覆練習,去感受繩的張力。我後來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過那是又上了幾次課之後的事情了。

雖然語言不通,神凪對我還是挺親切,點頭的時候居多。對另一個同樣是初次來的客人可不然。綁錯了幾次後,他就被趕到旁邊去綁自己的腳練習了。我們覺得一個人來這兒是蠻有勇氣的,該和他聊聊。明子願意讓他練習一下。但神凪看了又把他趕了回去。「不是叫你綁自己的腳嗎?你剛剛只是在喝酒吧?」事後明子說,做這門生意真是好 — 難得有老闆可以罵客人的。

幾天後,他在 Succubus 的留言板上寫道︰「感謝那晚和中國人一起的女孩和我聊天。很難忘的經驗。我還會再來的。」但留言不知為何很快就被刪掉了。我現在仍不知是技術問題,是他自己刪了,還是神凪在說:「不要再來!」

明子理所當然地充當我的專用 model。而為了照顧沒攜伴的學生,講習會另外還請了兩個 model。原本我們說笑著:明子若來當 model,就可以把我們的學費賺回來了。後來發現這可不只是擺個姿勢而已。若是綁得不對,經驗豐富的 model 們很快會察覺。Miro 和 Asami 一組,進行到一半,Asami 突然叫住了 Miro,「這兒會麻呢。」經過的神凪看了看,「這裡不對。」Miro 總是打扮得時髦,一副輕鬆開朗的樣子,現在卻嚇白了臉,不住地向 Asami 道歉。

難以想像和明智伝鬼學習繩縛,直到獲得準許掛他的招牌,要經歷多少磨練。

三小時過去,課程結束了。大家圍成一圈聽神凪說話。「綁人的不要總是在道歉。」也許是對一直沒自信的 Miro 說的。「不然還是放棄繩子吧。我也有好幾次差點要放棄了呀。」

於是就這麼結束了第一課。忘掉一切重新學起,覺得許多事情都變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