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美麗新世界 (十六)

六月 8th, 2004 | Tags:

◎董籬

【三十】

在一個不冷不熱,天氣晴朗的下午,我在東區一家有整面落地窗可以讓陽光灑進來的小酒館遇到九月。

我照例在進辦公室確定一下當天沒有重要行程之後,就說約了人外出,然後到東區街上晃晃,沒有特別的目的,只是不想待在辦公室裡,覺得能夠在上班時間不用聽到那種可怕的音樂和那個人的笑聲是件不錯的事。

經過那家店的時候,九月跑出來叫住我,她坐在窗邊喝比利時的覆盆子口味啤酒。

「中午就開始喝酒啦?」
「這滿好喝的,像雞尾酒,你喝喝看。」

一喝之下果然跟一般啤酒不同,結果我也要了一瓶。

「很適合這種天氣吧!」九月燦爛地笑開來,把臉上的墨鏡拿掉對我說:「有陽光的感覺,不是嗎?」

「是啊,嗯……」我又再喝了一口,想起來可以離開辦公室,還能在這種陽光下喝到這種啤酒,心情就變好起來了。

「今天不用上班嗎?」
「翹班出來的啊。」我告訴他那個同事的事。
「他真的會放那種音樂嗎?不過你不覺得這樣也滿勁爆的嗎?」
「這……也許不是音樂的問題。」
「應該不是吧?」
「如果不是他的話,我猜我並不會那麼反感。」於是我又多說一些關於那個人的事。
「想起來妳這樣沒有同事也沒有辦公室真不錯。」
「嘿嘿……是啊,不過也有讓人討厭的事,我今天就被放鴿子了。」
「本來有生意要做的啊?」
「是啊,不過本來就有預感了啦,有人在網路上約了要援交,說是想先約吃午餐,然後去看場電影,之後再進飯店玩這個玩那個,包括過夜,時間到明天中午。他自己開價就開到兩萬,約會和飯店錢另外算喔,他說準備花五萬塊錢來玩,還說什麼錢不是問題。」

九月把剩下的啤酒喝完,然後點起一根雪茄,很享受地吸著。

「既然他自己都開這種價錢了,我就跟他說先見面再說,見面滿意先收一萬,他也說沒問題,不過他顯然沒搞懂,我是說我滿意先收一萬,因為他不是別人介紹的,是我在網路上逛的時候自己來搭訕的,我很少接這種客人,不過有遇到還是聊聊看,如果遇到不錯的,以後就多一個客人啦,不然遇到不喜歡的就走人,總之這是我的職業嘛,雖然我其實滿懶得做太多的……你要不要抽抽看?」她把雪茄遞給我。
「我不會抽這個。」
「喔,對了,你不抽煙的,我忘了。」

她又抽了一口,長長地吐著煙。

「總之,說得很好聽,我就覺得可能有問題,不過好奇想看看到底會怎麼樣,沒想到根本就沒來,放我鴿子!」
「這個妳多少也料到了吧?」
「是沒錯啦,其實我本來就覺得這個case八成接不到的,所以也無所謂,倒是有一陣子沒做了……啊,正好遇到你,等一下晚一點去社團玩吧,今天不想做了。」
「好啊,晚一點吧……妳又跑到哪裡去玩了啊?」
「沒有啊,只是到澎湖去了一趟,住在一家旅館裡看書,我把村上龍那幾本都看完了。」
「還有錢吧?」
「錢還夠啦,過年前後賺了一些,所以最近一直懶懶的,嗯……算起來這個月都沒做到呢?」
「是沒做到生意還是沒上到男人?」
「都沒有,有幾個熟客最近也慢慢的不玩了。」
「網路上雖然很多人想要,但是好客人還是不容易找吧!」
「這倒還好啦,工作嘛,不要太糟糕的好了,倒是你知不知道最近為什麼忽然流行起援交來了?」
「我也不知道,好像跟日劇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網路上大家都在問誰有援交名單什麼的。」
「對啊,可是我覺得滿奇怪的耶,莫名其妙的弄出援交這種名詞,就這樣流行起來了,然後我就去搜尋援交在日本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才知道人家真的是一種有援助的交際行為喔,就跟約會一樣,只要能在物質上援助就跟他交往,在約會的過程中,如果想吻她,她會跟你要一瓶香水,如果想上她,她會跟妳要一個LV的包包,所以才叫援助交際啊,不過在網路上找援交的那些人不是這樣,他們什麼都不懂,多半隻是要花個幾千塊直接和我約在賓館打一炮,至於那些說要約會要送東西的都是騙人的。」
「別要求這麼多了,網路上那些人妳又不是不知道。」
「沒辦法,我還是會忍不住抱怨一下,就當做是我的職業病吧。」
「在這些東西合法之前,其他的要求顯得太過奢侈了吧!我覺得我現在已經很會妥協了。」
「不過在不想跟你妥協的人眼中,我們這種妥協他們一點也不領情吧,或者應該說根本還沒辦法瞭解什麼叫做妥協,他們要的是叫做服從的東西才對。而且,我覺得光是合法是不夠的。」
「妳指的是什麼?」
「為什麼合法?動機很重要,雖然也有些主張認為要把色情行業合法化,但是動機有問題,因為現在看到的頂多是覺得因為無法完全消滅,所以合法以後就可以管理了,這樣的心態根本就有問題。」
「是啊,這樣就算合法了也跟現在的情況沒有多大不同。」
「真是的,這樣根本沒有長進嘛,應該要先搞清楚色情行業是再正當不過的行業,再來談合法不合法的問題,老實說,就現在的情況,我一點也不期待合法化,要是合法了行情一定沒這麼好。」
「事實上我看也沒辦法合法吧,這種有可能危及選票的事誰敢做啊!」
「沒錯,而且又拿不到好處,又不像蓋核電廠。」
「拜託,別提那種事了……」我抬起頭來看了一下大樓中間露出的僅存的藍天,「其實我本來就不覺得有可能會合法,現在公娼廢了,更沒有哪個人敢提這事,連提一下都會被戴帽子吧,你看這麼多廢公娼的新聞,都是在說公娼這一個點的問題,有誰敢去提色情行業本來就應該合法的問題?又有誰提到自主的問題?算了,這種東西就算有人敢寫也沒有報社敢登。」
「是啊,我們常常在站上寫那些東西,要是那個站公開了,恐怕早就被查封了吧,只要符合某些立場的好處,什麼東西都會毫不考慮地被當做違法的事來處理。」她把雪茄的煙灰壓在煙灰缸裡,頭靠在玻璃窗上,看著天空。
「不過只有我們這種沒有背景的人做的事才會被這樣處理吧。」
「也只有我們這種人才會做這種事啊!」
「是啊……」

我們兩個人都看著窗外的天空,暫時停止了這個話題;從大樓和大樓中間看到的天空,有緩慢飄過的白雲,顯得非常乾淨,不知道為什麼,讓人覺得那似乎有一種氣味,就像洗好曬乾的衣服一樣,有一種乾淨的味道會散發出來似的,事實上坐在裡面聞到的,其實只有煙、酒、咖啡的味道。

窗外的世界如果真的有味道,也許並不如想像中的好聞吧。

【三十一】

其實,我想也不只有我們這種人會做出被莫名其妙就當做違法的事吧,很多人都做過被認為是違法的事,只不過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莫名其妙在什麼地方,就這樣簡單的接受了。

這樣的問題在我腦海裡盤旋了一段時間,我想,我們並沒有做什麼很特別的事,只不過有些人同樣的做這些事,會抱持著我所不能理解的態度,而學姐帶我認識的這群人,我們,是因為自以為過於正常而顯得不正常的吧?

「喂!」九月忽然叫我,我回過神來。

「在想什麼啊?」
「喔……沒什麼,只是想到這些事,總是覺得有些無力感吧。」
「那就不要想囉,這麼好的天氣,想這麼無聊的事做什麼,既然翹班了,去哪裡玩一下吧。」
「好啊,哪裡呢?」
「不知道耶,想一下吧。」

我開始認真的想,不過想了幾分鐘之後發現,我所能想到的也只有看電影、逛書店、去哪裡喝咖啡、喝酒,不過這些連我自己都覺得毫無說服力,雖然沒有什麼不好,最近也還有幾部不錯的電影可以看,但是當特別去想要去那裡玩一下的時候,就忽然發現這是一件困難的事,這麼一個下午,到底要去哪裡呢?

我想我並沒有特別想要去的地方,也沒有特別想要做的事。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不是一個人在街上閒逛,去固定的地方看電影,就是乾脆跑到社團去窩著。

「想不出來。」最後我只好承認我沒有特別想要去的地方。
「這樣啊,怎麼會呢?天氣這麼好,沒有特別想去哪裡嗎?」
「沒有啊,那妳呢?」
「有啊,我現在想去希臘。」
「希臘?」
「嗯,某個可以看到地中海的地方。」
「那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這種天氣的確讓人覺得能去希臘某個可以看見地中海的地方是再好不過了,不過,我沒辦法翹一整個禮拜的班,所以要去那種地方實在有點困難。」
「所以囉,我才覺得我的工作不錯啊!」她笑著,臉上灑滿陽光。
「是啊,本來就是啊!」我也被感染到那種氣氛而笑了。
「不過還是要顧到現實啊,我賺的錢也還不夠隨時想去哪就去哪,只是有這種可能性而已。」
「這樣就已經不錯了啊。」
「是啊是啊!這麼想到就令人高興,雖然錢已經快被我花光了。」
「不是說還有嗎?」
「吃飯錢還夠啦,我前天買了一台數位攝影機,把多的錢花得差不多了,所以最近要努力工作囉,這樣下次遇到這種天氣的時候,才能一想到希臘,就直接打電話訂機票。」
「數位攝影機?」
「DV。」
「我知道那個是DV,怎麼忽然想到要買那種東西?數位相機不好玩了啊?」她每次出國都會拍一些照片,事後mail給大家看。
「想拍一些東西啊,不是旅行用的。」
「哦?」
「我想自己拍電影。」
「什麼樣的電影啊?」
「上個禮拜的國際倡伎文化節你沒去吧?」
「啊,我想起來了,已經結束了嗎?」
「是啊,很多人都有去喔,阿尼、貓兒、狐狸、monk、阿莫、球球……你怎麼沒去啊?」
「忙忘了。」
「你最近不是常翹班嗎?」
「是啊,不過我是不想進辦公室,工作還是得完成,所以常常是下午一個人以採訪或找資料的名義出去,到別人快下班才回去寫稿,或者把稿子帶回去寫。之前我還想有誰要一起去的,後來完全把這件事忘記了。」
「真可惜,有很多很好玩的表演和影片呢。」
「是啊……不過,妳到底想拍什麼電影啊,為什麼忽然講到倡伎文化節的事?」
「因為是我看完以後想到的嘛!其中有一段影片是日本的一個妓女,跟她的客人拍的短片,還有很可愛的手風琴配樂,感覺不錯喔,還有忘了是什麼人拍的sex tv,很好笑的實驗電影,一面看我就一面想,我也來拍一些這樣的東西吧!然後就想到好多好多可以拍的情節,所以我看完第二天就跑去買了這個。」
「妳說的是……?」
「A片!我自己來演。」
「這個好玩!」
「果然好玩吧!」這次她笑得更高興了,像個小孩子一樣高興得手舞足蹈。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