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美麗新世界 (十八)

六月 23rd, 2004 | Tags:

◎董籬

【三十五】

後來我們想到一點子,大家都覺得很有意思,想法是九月自己提的。

「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有沒有人願意加入,就是找幾個人來,互相各當一次客人,說說看在我們之中,你想花錢買一次誰的性服務,你想要做什麼,談妥就算成交,然後把這些過程拍下來,當然,要包括服務過程,這樣才叫A片啊。」

九月提出了建議,大家先是一愣,不過接下來的反應都覺得是個不錯的想法。

「這也算是後設的手法吧。」學姐說。
「滿有意思的,參與的人要面對非常深入的赤裸裸的自我,應該會激盪出很多東西來吧。」monk一貫語調平緩地說。
「我也覺得這個想法很有那種味道」小四說:「這應該是九月想要的內在觀照吧。」
「我倒是沒想到什麼內在觀照的……」九月偏著頭想了一下:「不過可以說是相當個人的出發點吧。」

我想我可以感覺到她說的個人性。

「因為我很任性地選擇了要做這個行業,其實一直以來我總是想說清楚,我自己的理由,不過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弄清楚的,本來想要拍自傳式的東西,但也許會變成一直在說話,那就太無聊了,所以才想到這樣的點子。」
「很不錯啊!我參加吧。」學姐第一個支持。
monk舉了手。「我也參加。」
「這麼有意思的事,我也要參加。」小四也加入了。

小四說完,過了一會兒,green和阿莫也舉起手來表示要加入,然後貓兒、狐狸、女巫、小藍、jazz、MOMO、球球都陸續加入了。我也是。

我沒有表示太多意見,其實一聽到這個想法時,我就確定我想參加,不過還是遲疑了一下,因為就在我想要參與的同時,我就已經感覺到一股衝擊了,那裡好像有什麼在等著我,我知道一旦參與的話,可能就會發生很不同的事在我自己身上,那是一種被界定的未知,特別隔成一個區域,如果不走進去,那個區域永遠不會到這邊來,但是只要一接觸,稍稍進去那麼一點點,就會整個都不一樣了,不只是過去而已,連這邊也會變化,事實上那個界線應該會消失吧!會整個都變成那樣的。

猶豫了一會兒。

最後我還是決定加入,因為在我想到那個區域的時候,它就再也不會消失了,如果我不過去的話,它會永遠都在那裡的。

都走到這裡了,還是進去吧。

不然我會一直被那個所困擾的,我不知道那會是什麼,不過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更困擾。要找到解答,就只有進去了。

「算我一份。」我也參加了。
「也算我一份吧。」最後一個舉手的是水餃:「我一直以表演為工作,我想演一次真正的自己試試看,反正這部片子不會有別人看到的吧。」
「那還用說!當然不會啦!」九月用力的搖頭。

就這樣,為了怕身份曝光而一向很低調的水餃也參加了,最後參與討論的每一個人都加入了這個計劃。

另一方面公司的案子居然也有了進展,不過說起來只是形式上的進度往前走了一點而已。

有幾份提案真的出現了賺錢公式這樣的東西。

「……結合已知的會員名單,這樣就有十多萬會員了,我們的廣告欄位在這裡和這裡都增加了……所以可以做異業結合,這樣就可以同時兼顧原本的廣告客戶,然後再向其他方向擴展……」

那個專門放令人坐立難安的音樂裝可愛的主任,努力地操著刻意壓低造成渾厚感但是並不成功的台灣國語,解說著他的提案。

『社群會員+活動=廣告收入+更多會員』他在他的提案上這樣寫著,後面還加了好幾個驚嘆號,不過基本上這根本就是上次提過的案子,除了開頭的一段重新寫過之外,就只加了獲利公式這個東西,然後在內文的敘述上多了一些和公式有關的描述而已。
「……因為他們的設計功能太多了,很多功能都很少用到,所以我就把那些都刪掉,這樣就變成加強版的社群,而且是由我們來訂主題的,有活動配合的時候,就可以把主題往活動上引導,我們替網友定位成『為你設計的社群』,加上我剛剛說的公式去運作,這個社群就可以成為亞洲最大的社群了……」

他繼續口沫橫飛地講解著,臉上僵著笑容,看起來好像沒有鱗片而長出哺乳類皮膚的怪魚,咧著嘴裝笑,並且發出人類的聲音。

案子寫得荒腔走版,異業結合沒有點、會員資料沒有管理方式、廣告吸引力是隨便說說的,抄襲別人的設計還無法抄完整、結構雜亂沒有深度、定位空洞、公式更是不知所云……難道這個人除了能夠找到一般人找不到的可怕音樂之外,就沒有別的長處了嗎?
不過我一點也沒有反駁他的提案的興趣,要是以前的我,一定受不了這種亂七八糟的案子,其實現在的我還是受不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什麼也不想說,也許是怕說了什麼,會讓他再解釋一次吧,那樣的話就要延長聽他說話的時間了。

算了,要說什麼的話,就讓副總去說好了,反正我自己也沒有提出什麼東西來。

一面想著希望會議早點結束,一面已經讓心思飛到那個A片的拍攝計划去了。

【三十六】

不過我到底要找誰買那一次呢?

其實在我們之間,大多是本來就有性關係的,對我們而言,會有性關係是很正常的,也不一定是每個人都有,有些人並不常見面,有些人就是沒有剛好遇到而一起睡過,不過這並不重要,最起碼我自己並不會特別去記誰和誰有過性關係,我覺得這只是一種很平常的事。

心情很好,聊得很愉快,或者在一起喝酒,再不然就是累了一起睡覺,然後有的時候就會做愛。同樣的,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想要有人安慰一下。也有純粹是因為有慾望,有人帶了A片來一起看,然後有了性慾,於是就互相撫摸。

現在給了我們一個提議,要我們在彼此之間,自己選擇一個交易對象,買一次對方的性服務,雖然覺得很有意思而全部都同意了,但是卻不知道實際上要選擇誰。

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們之中,還有哪一個女孩子是沒有跟我做過的。

想了一下,好像大部份都已經做過了。我們都常常在這裡做愛或自慰,其他人如果進來了也不會特別避開,只是不會去打擾別人而已。有時候則會加入他們。

學姐跟monk在這裡做愛的時候,我就加入過好幾次,一開始是有一次學姐拉我加入的。那天我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們一面調情一面挑逗著對方,後來動作越來越大,兩個人衣服都拉了起來,monk脫了學姐的長褲,把她的內褲拉開,臉埋進她雙腿之間舔了起來,我本來還是在看電視的,後來也轉過身來看著他們了。

當時我已經勃起了,不過並沒有想到要做什麼,只是退開一點把位置讓給他們,然後看著他們做。可是當monk開始舔她的時候,她也把腿伸過來了,用腳掌在我跨下摩擦著,我覺得很舒服,就這樣閉起眼睛,往後靠下去躺在沙發上。

沒有多久,他們換了姿勢,我張開眼睛,看到學姐的臉,她只穿著一件鈕子完全打開的襯衫趴在我身上,monk在她後面為她口交,她閉著眼睛,嘴巴微微張開喘息著。

我伸出手去撫摸她的頭髮,她順勢就吻上來了。

同時她一面伸手解開我的皮帶,我也動手脫去衣物,於是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做愛。

像這樣的情形有好幾次。

跟green第一次做是有一次一起洗澡的時候,那天只有我們兩個在這裡,她說要去洗澡,進去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麼,又探出頭來問我要不要一起洗。我們泡在浴缸裡聊天,因為浴缸並不是非常大,所以我們的裸體一直是緊緊貼在一起的,聊著聊著就開始互相磨擦起來,然後就做了。

我們經常擁抱,比起擁抱來說,性交的次數並不多。不過我們的性關係也一直維持著,因為green其實有相當程度的冷感,偶爾有時候會不經意地發生強烈的性慾,其他時候就算持續的愛撫也不能很進入情況,很多次我們一起睡覺的時候,愛撫了好一陣子都還是沒辦法濕潤到可以進入的程度,當然也可以用潤滑的東西,不過她說她的情緒還不到可以插入並且得到快感,所以就只是裸著身體長時間的擁抱,或者是擁抱在一起,我自己自慰或她幫我,讓我射在她身體上。

貓兒也常常跟我一起睡,第一次是因為她看到我正在自慰。去年冬天有一次我一個人在這裡,洗完澡出來就拉了棉被裸體窩在床上看電視,一邊喝著帶來的 whisky,後來因為一直聞到被子裡的體香而勃起,我開始抽動的時候貓兒來了,我停下手來看看是誰進來,不過陰莖仍然挺著,貓兒進來笑著問我在看什麼節目,看得這麼興奮,我說是味道的關係。我老實告訴她我正在自慰。

她說我可以繼續,如果不介意的話,她想看我自慰。

雖然特地說了要看就有點奇怪,不過我還是照她所說的繼續抽動我的陰莖,她看了一會兒之後也開始動起手來幫我,於是我放開手讓她來做。她玩了一下覺得不過癮似的,就湊上來用嘴巴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我射在她嘴裡。

然後她自己脫了衣服,跨到我身上,要我也舔她。

後來我們睡到早上起來時又做了一次才下床。

貓兒是雙性戀,她有的時候會對男人沒有什麼慾望,有的時候則是對男人女人都有慾望,不過她說她對女人的慾望是不會減退的。

她、小四還有女巫互相是情人。女巫也是雙性戀,不過她對男人有比較明顯的依賴感,對女人的性則是一種私密的情感,因此在男人方面,她喜歡跟不同的人做愛,可是女人則很少,目前只有一個固定的對象就是貓兒。

我跟女巫並不常見面,一方面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她跟小四都常常不在台北,另一方面則是她來這裡的時候,經常都和貓兒在做愛,她們兩個會跑到樓上或什麼角落裡去做,做完了才一起回到床上睡覺。

總之我跟女巫正巧沒有做過。

小藍我也沒做過,她也是很少過來的人之一。她平常要上課教書,家裡有老公,要顧著回家煮飯做家事,還加上要抽空跟jazz約會,時間排得非常滿,不太有空到這裡來是很正常的。

球球只跟我做過一次。

因為球球在唸高三,其實見到球球的次數也不多,她為了重考已經留級一次了,平常除了上課考試外還要補習,除非是寒暑假,否則通常只有剛考完試會來幾次。

有一次是她剛考完期末考,這裡有一群人都在,大家就買了啤酒來喝,後來也不知道誰先開始的,大家在一起笑鬧到變成挑逗,因為平常大家本就偶爾會做愛,所以也沒什麼覺得要迴避的,鬧著鬧著,就有人開始親熱起來,後來就大家一起在屋子裡各處做愛。那天我和球球做過一次,和貓兒也做了一次,還有一次是和九月。

至於第一次和九月做愛則是性交易。

那時她剛從國外回來,我還不太認識她,有一次在網路上遇到,她說我是新人,依照慣例要去光顧她一次才行,於是我就去了,後來她說她是開玩笑的,其實我也沒當真,不過我還是約了她做了一次。

後來我又找她做過幾次,不過時間久了,大家熟了以後,我就沒有再找九月交易過了,非交易性的做愛倒是有幾次。

想了半天,問題還是在那裡,我這一次要買誰呢?

【三十七】

在我還沒有決定的時候,有人對我提出了要求。是green。

「那個,你沒有要退出吧。」
「哪個?」
「拍片的計劃啊。」
「沒有啊。」
「那麼,我要你,可以嗎?」

有一天下午在公司接到green的電話。

「我不知道,不過,可以吧。」
「那……多少錢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雖然想過這問題,不過沒有結論。」
「嗯……如果我們不認識,是不認識的女生,你要收多少錢?」
「那麼……三千塊好了。」
「這麼便宜啊,好啊。」
「男生行情不高嘛。約個時間吧,還要通知九月。」
「她現在在我旁邊啊,我們剛剛一起去看電影。」
「喔。」
「你應該要問我有什要求吧。」
「說的也是,不過我現在在辦公室,晚上再聊這個吧。」
「好啊。不過你這樣子真是一點都不專業,不能滿足我的性幻想呢!」
「好吧,我儘量專業一點。」
「這樣是不行的喔,只是說一說要專業而已,你要花點心思去想怎麼樣服務才行喔。」
「我知道了,這我會去做的,反正最近工作內容滿無聊的,想一想這種事情滿不錯的。」
「要好好的想喔,晚上過去喝酒吧!」

後來我就開始陷入對green的性幻想之中了。

一開始的時候想的是上次和她做愛時的情景,她從背後抱著我,小小的乳房貼在我背上,從接觸的柔軟肌膚透過來溫熱的體溫,我讓她抱著而漸漸勃起,她頭靠在我肩窩上,低頭看著我的陰莖慢慢變大。

我這樣想著,下體也開始稍微充血,不過後來發覺這樣不對,這次是我要收她三千塊錢替她做性服務,所以應該想一想怎麼讓她達到高潮才對啊。

於是我重新再想。

結果整個下午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幻想著,陰莖勃起了好幾次又消掉。當然開會是一點也不專心,不過反正是已經開了好幾個月都沒有結果的會,就算非常專心的繼續開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幫助的。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召開這個會議的副總,還有其他的人又是怎麼想的呢?他們為什麼會這麼當真的來討論根本沒有希望的案子呢?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我一離開會議室就匆匆收拾東西,晚餐也沒吃就直接過去了。

九月也在那裡。

Green一看到我就站起來抱住我,我也緊緊地回抱她,九月忙著開攝影機,補捉我們擁抱的畫面。

「我今天很想做愛呢!」她把臉埋在我胸口說。
「我也是,剛剛一直在想呢?」
「我下午自慰過了,而且叫九月幫我拍下來,要不要一起看?」她抬起頭來看著我。
「好啊。」

九月把DV的畫面直接轉接到錄放影機的輸入端,打開電視、按下按扭,然後我們三個人一起看。

這個時候我已經勃起了。

Green把手放在我兩腿中間,我們一起做在沙發上,電視畫面裡出現的是她的下體,有一點搖晃的鏡頭對準她兩腿之間,她的手指在陰核上慢慢地揉著,同時她也在我的陰莖上磨擦,雖然隔著長褲,還是感覺得到傳過來的溫暖。

我彎過身子過去吻她,她伸出舌頭來舔我的唇,把我的舌頭捲過去,然後我們就把對方的衣服很快地全部脫掉了。

九月則退在一旁拍攝我們。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