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M調教班(二)

八月 10th, 2004 | Tags:

◎Ethan

上次的第一篇B.T.M調教班創了小弟開台來最高的點閱率,這讓我想到台灣男同志的文化論述中,除了C貨與MAN貨的爭議外,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實用技術指導,本來,性就是一門技藝學,我稱之為Sexic,既是技藝學,就需要反覆操演、精熟,以下這篇小文將就上文未完的部分將以延續。

1.叫床是性別操演還是性的風格化演出?
別被我生澀的標題嚇到了,其實B.T.M的叫床學問乃是值得一次完整的研討會來討論,很多Top的經驗是遇到一位所謂很優的BTM,在行事前非常興奮,可是後來呢?「他根本不叫,好像不爽的樣子,我累的半死,他就安安靜靜讓我幹,冷」或者是,「本來以為他很MAN,大概日本A片看太多,叫的跟女生沒兩樣,肌肉男耶,我當場軟屌。」

這裡我們看見B.T.M的兩難處境,要叫床?不叫床?或者,我們可以再問,怎麼叫床才可以讓自己加分呢?

首先回到詞源學吧,所謂的叫床,也就是因為床笫之事所發出的叫聲,不論是行事之間所感受的興奮、痛感、不倫、愉悅、高潮自然會動於情而發於聲,所以叫床再自然不過了。

再者,所謂聲色,色情感有很大的因素在聲,這時的性不再是生殖目的,而純粹是歡愉的享樂,所以第一次或初演B.T.M角色的不妨可以以這樣的角度思考,你是在性遊戲中的第一男主角,Uta Hagen怎麼會只用一個腔調走江湖呢?方法演技,人事時地物不同,也要開啟不同感官記憶、情緒記憶,面對不同的伴侶、不同情境, 自然也要有不同的叫聲。

我朋友告訴我,他的BF非常會叫床,往往最讓他興奮的,其實不是插入他,而是享受他BF被插入時的叫床聲,「第一次聽他叫,我簡直爽到受不了,一下子就射了」

知道完美叫床聲對TOP的威力,其實不亞於大家爭論的鬆緊問題。叫床其實不僅有死板的喔耶之類的呻吟,所謂的浪聲淫語威力更大,英文稱為Dirty talk,這就是更高一層的境界,有TOP喜歡幹人時聽到:「老公,幹我。」或者喜歡聽到別人叫他「葛葛」,不一而足。而BTM也有自身喜歡的,容易興奮的Diry Talk,請與你的伴侶共同交換意見,再次強調,性是一門技藝學,需要你們的反覆操演。

2.被幹到射的迷思
這個話題冷飯熱炒,每隔不久就有BTM出來徵詢如何被幹到射的秘訣,或者用念念不忘的語氣說誰誰誰增經讓他被幹到射。其哀怨的語氣跟Drug-users在抱怨現的貨太差,以前的東西多好多好,簡直如出一轍。

把BTM幹到射問題其實不在TOP,BTM本身的身心狀況更是重點。當然TOP應該多探索BTM刺激點也有加分效果,但那已溢出本文所要討論的範圍,在此先略去不論。

絕對的興奮感才有可能達到被幹到射。

這個命題的成立自然不言而證,重點是BTM的絕對的興奮要大到怎樣的程度,才會達到被幹到射。或者我們還可以進一步問,被幹到射與邊被幹邊用手打出來,那一種比較爽?

絕對的興奮感,我必須很實際的說,或許與新鮮感可能有很高比例的關係,TOP幾乎都會記得第一次幹某位BTM,BTM可能不用怎麼打手槍就射了,因為新鮮所帶來的刺激感受,很容易讓BTM在直腸交的過程,不需再有外力的刺激,自然射精。

可能這樣的高潮經驗讓很多BTM念念不忘,原因不在於那樣比較爽,而是因為比較刺激的關係,那到底BTM被幹到自然射跟在用外力刺激使他射精,哪一種比較爽?其實我想,被幹到自然射時,BTM第一時間反應都是尷尬,特別是如果TOP才剛進入不久時,因為那幾乎BTM是沒辦法控制的反射。而且極有可能所縮短了整個遊戲的時間,所以見仁見智吧。

未完待續….

(本文文責作者自負,感謝身邊朋友不吝指教)

本文轉載自新聞台【西班牙伊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