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陰蒂切除到化學去勢

10 月 1st, 2004 | Tags:

◎epicure

根據民生報 2003 年十月卅日的報導,高雄長庚醫院經衛生署核准,將針對具特殊性偏好的性侵累犯進行化學去勢治療的人體實驗,治療戀物症患者,並表示效果不錯。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

* * *

醫師正檢查「病人」私處
為防止男性自慰,1842 年牧師兼醫師 J.C. Debreyne 建議「側睡,吃冷食、喝冷水,以加鹽的冰洗身體」等方式。但對於女性,他建議「切除陰蒂。因為陰蒂沒有生殖功能,只因慾望而存在。」同樣建議切除陰蒂以根除自慰的還有 Gustav Braun (1863 年),Isaac Baker-Brown (1858)。1866 以迄,同樣支持該手術的倫敦醫學社社長已記錄了 48 次手術的實施。不過這在當時也引起強烈的反對。

1882 年,來自伊斯坦堡的醫生 Demetrius Zambaco 在法國期刊 L’Encephale 上發表文章表示「有理由相信使用白熱的烙鐵灼燒陰蒂能使該處失去知覺。事實上,經過反覆的灼燒確有可能將其完全消除。…可以預見,經灼燒法治療而失去陰蒂知覺的女童較不易產生性興奮,也較少自慰。」

Eve Ensler 在其劇作 The Vagina Monologues 提及「在十九世紀,凡是女孩學會藉著手淫來達成性高潮的,都被認為是醫學上的問題人物。其治療或導正 的方法時常是:切除或燒灼陰核,安裝小型貞操帶,把陰唇縫在一起, 讓陰核不為女人的手所及,甚至藉著手術的方式割除卵巢。」

為什麼這麼多明明身為醫生的人,竟不約而出這種主意,以殘酷的方式把他人的器官破壞,還認為把人「治好」了呢?

因為「自慰」在當時被當成會致命的「病」來看待。但這又是怎麼發生的?

* * *

直到十八世紀晚期之前,自慰並不是那麼被重視的「社會問題」。而從生殖器官下手找尋防治自慰之方也是十九世紀下半才發生的事。最開始把自慰這話題帶出來的是少數的衛道人士。聖經中對自慰一事隻字未提,但自有些激進份子從其中找出段落,舉證性應該只為了繁殖而存在、自慰不自然且會導致同性戀、自慰是單獨的行為但性應由夫妻共享,等等。

但真正把自慰變成大眾議題的,倒是醫生的功勞。十九世紀初的醫學發展逐漸遇上了瓶頸。醫生們不再相信中世紀的醫學理論,但在缺乏生理學和細菌學知識的情況下,病人的治癒率仍很低,實務上仍須依賴放血、嘔吐、清洗、催汗等等傳統的治療方式,大眾對醫生的信心也大為動搖。醫生們沒法靠治病得到肯定,於是有些人便另闢途徑,試圖掌握道德領袖的位置,對墮胎、自慰等話題發表意見。他們把道德問題轉變成醫學問題,以專業的姿態提供社會問題的醫學解決法。在自己的地位大大提升後,又把醫學議題變成道德議題,以道德領袖的姿態發言。

Clair Scrine的研究指出,在十九世紀,婦科還是新興的學門。於是對一個婦科醫生來說,找出越多女體的毛病,越能幫助他們建立權威。醫生們相當熱衷定義什麼樣的女體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並提出「治療」不正常的方法。這也許也部份地解釋了為何關於女性自慰上的研究比男性多(雖然後者也不少)。

歇斯底里症講座
另一個可以考慮的因素是,大量的女工和童工到工廠工作。女性的性旺盛原本就被當作病來看待。而現在,社會社會結構轉變造成的不安更反應在性焦慮上。Down 和 Langden 1867 年發表在紐奧良醫學與外科期刊(New Orleans Medical and Surgical Journal, 詳)的「論縫紉機對婦女使用者的健康與道德影響」一文發現縫紉女工常有嚴重背痛、頭痛、眼花、疲勞的症狀。但作者並不認為低劣的工作條件是主因,反而歸罪於女工們成天自慰,「由於持續坐在震動的縫紉機上,私處的刺激造成了疲憊、困倦、痛楚,使得她們不得不暫離工作。」於是,使女工們免於自慰之苦,就成了維護道德、促進生產、確保女工健康一石三鳥的功德。不只女工,上層社會女性也為自慰引發的症狀苦惱。已到適婚年齡卻不願結婚的,或對婚姻生活不適應的女人漸漸地被當做有病,而由醫生診斷。不用說,醫生往往發現病因是自慰。

紐奧爾良當地的報紙曾刊出文章,希望有解決妓女問題的醫學方法。紐奧爾良醫學與外科期刊編輯隨即為文回應,表示美國女性的道德水準比外國女性高,例證之一是紐奧爾良市內的妓女大多是外國人。接下來他又談到自慰問題,表示自慰「對男人和女人的健康都相當不好。」

男性用的防自慰裝置

該文表示,男人還肯承認自己自慰,而女人通常不肯承認,但是「許多(女性的)常見病,如白帶、尿失禁、子宮下垂、癌症、心功能失調、脊骨側彎、心悸、歇斯底里、抽搐、失神、消瘦、虛弱、癲狂等等,都和自慰有關。」在文章結尾他寫道「我認為,不論黑死病、戰爭、天花,或其他的惡事,對人類造成的傷害都不如自慰來得大:自慰是文明社會之害。」

自慰居然是這麼嚴重的病,整個文明都受威脅了。比較之下,失去陰蒂不算什麼,不是嗎?

* * *

現在回顧當年,我們不難理解整個關於自慰的迷思如何如滾雪球般地建構出來。一些行為異常被當作是病,一但某某「病」的名目確立了,大家爭先恐後地研究治這種病的新方法,而總是能做出一些療效報告來。能夠占到發言位置、生產論述的,自然掌握了權力。相對弱勢者則變成被研究者,他們的「症狀」也許原本就是因為弱勢的位置而發生的。

這並不是太久以前的事情。 Eve Ensler 說,在美國最後一次有紀錄的切除陰蒂以治療女人手淫在 1948 年,「病童」當時五歲。她如果活著,現在六十歲了。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我們發現原來性犯罪的習慣是一種病,並開始研究治療治療戀物「症」的醫學方法。

參考資料
The Female Genital Cutting Education and Network

Miss Poppy Dixon: The Christian History of Masturbation

John Duffy: Clitoridectomy: A Nineteenth Century Answer to Masturbation

Jenne @ Clitical.com: Masturbation Madness

Macquarie University News: Curing nymphomania: a nineteenth century approach

Stephan Ridgway: Sexuality and Modernity — Victorian Sexuality

搖滾魚
我的陰道會說話,南方女性生活報

參考新聞
性侵累犯化學去勢治療 將進行人體實驗
記者林秀美/高雄報導

對於性侵害累犯,該不該給予化學去勢治療?國內一直存在爭議。但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經衛生署核准,將針對具特殊性偏好的性侵累犯進行化學去勢治療的人體實驗。目前該院已嘗試以抗強迫症藥物,來治療戀物症患者,效果還不錯。

一名30歲上班族男子,多次偷襲女學生酥胸,經路人報警轉送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進行精神鑑定與治療;診斷結果,患者患有性偏差中的戀物症合併輕鬱症,經精神科醫師文榮光、薛克利與心理師李泳萱共同提供10多次的個別心理治療與合併藥物治療後,至今未有再犯紀錄。

這名患者並沒有酗酒與嗑藥行為,但從小曾偷看女生洗澡、蒐集媽媽的內衣褲與絲襪,並將它們穿在身上,還有射精的反應。長大後喜歡看A片,尤其看到大胸脯的女性,「性」致就高亢起來。幾年前,他因騎機車偷襲女生胸部,遭路人發現送警處理。他因而產生強烈的自責感,且對他人異樣的眼光及自己的前途感到焦慮。

薛克利說,患者對女性胸部的偏好,與衝動控制不良有關;這類患者通常在青少年時期即出現偏差的性幻想,之後才有偏差的性行為產生。對於性偏好症的治療,目前傾向以性諮商與心理治療為主,如果當事人動機強、配合度高,且得到親人的諒解與支持是有機會治好的。

在藥物治療方面,醫界有兩種主張,一是藉由抗雄性激素或類似機轉的藥物抑制性欲望,使之不再勃起,也就是俗稱打「乖乖針」的「化學去勢」療法;另一種是針對性幻想與衝動反覆且持續出現的強迫特性,施予抗鬱劑(SSRI)藥物,使之症狀緩解。據國外研究顯示,「化學去勢」對降低性侵再犯率有顯著的效果;但對青少年的身心發育副作用大,且效果有限,不如SSRI安全。

高雄長庚精神科近一、二年來,約有40、50例性偏好症者接受SSRI、心理諮商與行為治療,包括亂倫、猥褻、戀物症及戀童症等;精神科還自國外引進「陰莖體積膨脹測量儀器」,作為檢測與追蹤之用。但因患者治療意願不一,加上藥物治療還在摸索階段,療效尚待評估。

高雄長庚「化學去勢」治療計畫,將針對監獄的性侵受刑人,進行篩選、治療,希望能幫忙解決他們的性衝動控制能力,減少社會不幸事件發生。

【2003/10/30 民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