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春蕤給所有家長父母的一封信

九月 15th, 2004 | Tags:

◎何春蕤

本人的動物戀網頁圖片連結一案在媒體有很多的報導,因為「獸交」這個聳動話題而製造出許多恐慌與不安。但是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麼?我們要如何面對似乎正在快速變遷的世界?每日層出不窮的性新聞究竟代表著什麼?這對於我們的家庭、子女與親子關係的影響是什麼?這或許是很多家長父母十分關心的問題。

動物戀網頁事件的本質,就是在一個學術網站內作為圖示的兩個圖片連結被認為是「散布猥褻」。其實,只要是明理的人就知道,在各類色情材料垂手可得的今日,告發團體卻大張旗鼓地檢舉一個學術網站,這根本就是借題發揮、另有圖謀,她們利用的正是大眾對於獸交的恐怖想像與對於我們網站的陌生無知。現在全案審判結束,雖然在過程中認定了我們網站資訊的學術性質,然而告發團體所煽起的道德恐慌也已經造成了人心的浮動和社會資源的浪費,因此我覺得有必要和那些一聽到有關網路資訊的聳動報導就氣急敗壞的家長們進行一些溝通。

最近幾年,因應全球競爭力的提升,國家政策積極鼓勵科技的發展和網路的擴散(還記得教育部的三百萬人上網運動嗎?),新的資訊管道和人際互動有了長足的進展,在科技教育和網路生活中逐漸成長的年輕一代已經成為未來國家創意和競爭力的重要承擔者。然而這對許多沒有跟上腳步的家長成人而言,卻形成了被排擠、被剝奪管教能力的感覺,網路看似無遠弗屆的存在也使得許多家長憂心忡忡,深怕孩子會因為在網路上接觸到不當資訊,脫離父母管轄而被帶壞。出於過去忌性的文化調教,父母們更擔心子女會因著情慾上的好奇或者被壞人引誘而一失足成千古恨。這種關心子女發展和安危的焦慮,於是形成了道德恐慌的溫床,以致於一聽到聳動報導或者被保守團體危言恫嚇,許多父母便立刻非理性的抓狂起來,甚至主動要求社會緊縮資訊和言論。

這種出於親情的憂心其實很可以理解,過去政治高壓年代的父母也曾經經歷同樣的情緒脆弱恐慌。由於大環境中的思想箝制,許多言論或立場都很容易被視為干犯政治禁忌,都有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甚至被逮捕監禁,因此當年的父母們對孩子的言論活動和人際接觸總是耳提面命,嚴厲管理,深怕孩子因為交錯朋友、走錯路而陷入萬劫不復甚至連累家人的境地。當少數老師或人權鬥士積極捍衛人們閱讀左派思想、台獨思想、共產思想的資訊自由時,周圍的大眾幾乎都避之唯恐不及,憂心這些人對子女的不良影響。當然這樣的憂心也並不是過慮:當一個社會只容許極度狹窄的思想路數和行為實踐時,所有其他思想路數和行為實踐都會被視為偏差和錯誤,也難怪父母們憂心忡忡。

有幸的是,在那個高壓的年代中卻有少數家長看穿了這種恐怖統治。這些父母不再汲汲以限制子女的自由來保護孩子,反而把這種對子女的憂心轉化為積極改造社會的動力,以便創造一個不必再提心弔膽管束子女行動與思想言論的社會空間。歷史證明他們的努力最終改變了那個讓思想異議者被當成偏差、被污名的宿命,而這些為子女開路的父母正是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重要動力。

目前我們面對的是另外一種高壓的年代。雖然身體慾望已經成為社會文化中處處可見的存在,雖然性別和性傾向已經逐漸展露了多元的面貌,但是整體社會卻仍然固守著非常狹窄的觀念和成見。許多人還是根深蒂固的認為非男即女、單一伴侶、異性戀婚姻是人生唯一的路途選擇,以為要是偏離了這些基本公式,子女的人生就會悲劇以終。因此許多父母抱持著謹慎的原則,以保護的心態來矯正孩子在性別或性上面的「偏差」,更戒慎恐懼的以為這些都是外在影響的結果,因此主張必須淨化社會資訊,阻絕子女的交友之路。

殊不知,造成子女的人生路途難走的真正阻力,正是因為這條「正常」的路太過狹隘難行;一旦人生的「正常」之路只有一條,就如同社會的「正確政治思想」只有一種時,所有的子女都很容易在這個嚴厲的要求之下「誤入歧途」。

面對這種社會,父母的責任不是去要求警察法官打壓所有的「性不正常」、「政治不正確」、「性變態」、「思想有問題」,而應該去打破性單一價值的迷思,去承認各種性行為與性偏好的平等價值。畢竟,不論今日父母如何嚴厲教養子女,許多子女總是會從事婚前性行為或未婚懷孕,總是會成為同性戀或跨性別,總是會看色情刊物或劈腿戀,總是會有戀物或其他性癖好──每個人都會有她各自獨特的情慾需求和選擇。異類子女不會是少數,污名手段只會加深其痛苦而無法改變他們,父母若是堅持「我的子女不會這樣,不可以這樣,不應該這樣」,那只不過是加入迫害其子女的行列而已。

要求孩子謹守他們無法接受的性別或性傾向,只會創造更多的不幸和悲劇而已。要求淨化社會空間,封閉資訊管道,就只會延續嚴厲的、無情的、恐嚇的、不容異己的心態而已。

保守的道德是不容異己的、嚴厲的、無情的、恐嚇的。如果你是一個愛護孩子的人,請你三思:你到底要養出什麼樣的孩子?是虛偽隱諱、內心充滿痛苦壓抑的孩子?是蒙昧無知但是自以為義、排擠異己的狹隘人格?

在動物戀網頁事件的渲染力不斷擴張的時刻,我不只一次在市場、在街頭、在電梯裡遇到一些不知名的父母,她們總是悄悄的貼近我身邊,對我說:「何教授,謝謝你,你的努力讓我的孩子多有了一些空間。我支持你。」而我覺得,是這些無名的父母對異類孩子的支持和護衛,才抵抗了社會污名的繼續擴散,也使得社會維持了一定程度的理性和寬容。這些父母正在用最積極的方式愛護他們的子女。

對於某些性的貶低污名往往來自根本的無知,所以我們需要更開放的性資訊與更深入的性研究,我們需要建立對各種性形態的理性認識。不過,真正的性學術知識不是複製社會既定的成見,而是顯示既定成見的錯誤不足與無知歧視。作為現代父母,我們需要有支持學術自由與資訊自由的視野,而不是聽到像獸交或網路等等新事物的相關資訊就抓狂恐慌。科學的啟蒙價值正在於批判常識成見,因此學術研究的自由有助於形成一個價值多元的社會,這樣一來,想利用製造道德恐慌來操作獲利的人也就不容易得逞了。

今天,所有的父母家長都必須認識到:只有在一個更自由開放的環境中,在一個平等與理性看待各種性行為的文化中,在一個不再只有一條正路的多元社會中,父母才不用憂心自己的子女誤入歧途,父母與子女的代溝衝突也才有可能化解。畢竟,真正盡責的父母應該不是把塑造兒女價值觀的責任推諉給警察和法官去推行全社會必須一致遵行的價值觀,而是盡力使孩子免於狹隘的眼光、仇視的情感、簡化的思考、封閉的人格、自以為義的嚴厲,這些都不利於孩子的發展與社會的氛圍。明智理性的父母不能不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