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美麗新世界 (最終回)

9 月 29th, 2004 | Tags:

◎董籬

【八十一】

「其實我也覺得好像是這樣。」我說。
「真的嗎?」她顯得很高興。
「我本來沒有特別在意曾經有這樣想過的念頭,因為我想,那怎麼可能嘛,一定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嗯……其實,我也是這樣想,所以本來不當一回事就忘了,剛剛看著咖啡杯裡的奶泡,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來,決定還是和你說說看。」
「不過好像又沒什麼道理。」
「是沒道理啊,不過我有這種感覺,也許是因為你是唯一到過那個房間,並且在那裡和我做愛的人,也許是你是所有知道我的事情以後問得最少的人,也可能是別的我也不知道的原因,反正有這種感覺就是了。」
「我是問得最少的人啊?」
「我還記得你那個時候看起來滿驚訝的。」她笑了笑,我感覺到迎面吹來一陣若有似無的清風。
「不過這麼久以來,你是最不會問我問題的人,雖然在我們網站上,大家都可以接受我,但是你卻讓我感覺到真正的安心,被接受和感到安心還是不一樣的。」
「也許是因為我從來沒想到有什麼好問的吧。」
「你的確是什麼都沒有做,但是我覺得我因為你的存在而把自己某些東西一點一點打開了,也許就是這樣,才讓我可以控制自己那種感受,我說得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這樣你懂不懂。」
「從字面上解釋根本不可能會懂的吧,好像什麼都沒有解釋一樣。不過,我想我聽得懂。」

這時候她的背後忽然出現一個女人,畫著已經退流行的109辣妹裝,對我們咧著塗白的嘴嘻嘻笑。

「九月!」我叫了出來。

Green一回頭就被她臉上的妝嚇了一跳,不過接著馬上站起來跟她擁抱。

「現在這種妝不流行了吧?」green說。
「好玩嘛!我剛從日本回來。」

九月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開始跟我們說她旅行途中遇到一個懂一點中文的日本女生,她到香港做過酒店小姐,在臺灣當過高級應召女郎,後來參加了日本的性權組織,和世界各地同樣的組織推動性工作除罪運動,結果她就跟她一起回日本去了,靠著不太通的中文翻譯、雙方都不怎麼樣的英文加上比手劃腳,竟然完成了一隻關於日本女學生從事性工作的紀錄片。

她整個人趴到桌上,興奮地跟我們說,她如何在日本採訪,一面進入不同的色情業,甚至還讓她自己參與體驗不同的接客經驗,三個月之內她做了陪浴、按摩、脫衣舞女郎、角色扮演俱樂部玩伴、援助交際、SM女王等等,雖然因此接了一百多個客人,遠超過過去一年接的總量,其實是滿累人的,但是收獲也相當可觀,除了賺了不少錢之外,更體驗了過去聽說過但沒辦法嘗試的各種性工作經驗,唯一覺得遺憾的是沒有當成AV女優。

「我覺得日本社會的斷層非常明顯,三、四十歲以上的成年人,就算身在色情產業中,都還是無法非常自在的面對性工作的問題,但是二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尤其是女孩子卻完全沒有這種問題,她們發展出非常獨立的自己的價值。」她興高采烈地分享她的心得,「其實在檯面上,日本對於性工作者還是非常歧視,不過日本的女學生真是不錯,雖然溝通得亂七八糟的,但是還是讓我覺得看到她們就有一種充滿活力的感覺。」

我們聊了一個下午,大部份都是九月一個人在講話,不過我們也對她所經驗過的那些事很感興趣,所以跟她一起回她家繼續聊到深夜。

隔天green先去上課,我們一起去找小四,拿她拍的帶子給他看,本來我們是要討論怎麼剪接的問題,不過她還在興奮狀態中,一見面就說個不停,結果又喝了一個晚上的酒,剪接的事一點也沒有談到。

【八十二】

之後因為小四正好有一段空檔,所以就和九月開始準備影片的後製工作,我除了自己寫寫東西之外,也偶爾去看看他們的進度,不過剪到一半的影片實在是看不懂,而且剪接過程中其實滿無聊的,尤其是在旁邊看,一下子就開始想睡了,所以後來我就等他們剪完和green一起過去,問一下剪得怎麼樣,然後就一起去吃宵夜。

那個時候故事已經差不多要寫完了,我正在做最後的整理,當我提到我正在寫的東西時,九月感到很有興趣,於是我們又開始聊起寫作的話題,九月說她覺得把她去日本的這段故事寫成小說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我也很有興趣,所以她就說了更多她在日本接客的事。

就這樣,我一面討論新的小說,一面不知不覺就把第一篇長篇小說完成了,故事從我收到學姐的e-mail開始,直到我把整個故事寫完,不過之後又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事後我把這段插曲和後續的事情加進去,我的第一本書就大功告成了。

那段小插曲就發生在我第一次宣告寫完的時候。

那天我找了阿莫、狐狸、順子、小四、貓兒、女巫、九月、MOMO還有green一起到我家喝酒慶祝,大家喝了一整夜,後來我們跟以前一樣地做愛,然後大家睡在一起,感覺上就好像回到以前的日子一樣。

第二天下午大家陸續醒來之後,貓兒提議到舊社團去看看,大家都覺得過了這麼久,應該不會怎麼樣,所以就搬了一箱啤酒和一些食物過去了。

我們到那邊的時候,發現門口有一個女孩子正在對著房子拍照,一看到我們,立刻緊張地掉頭就跑,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出於自然反應,大家就一起追上去把她攔了下來。

她被我們一群人擋住去路,害怕得不停發抖,手上的相機都差點掉下來了。

我們發現這樣的舉動的確會嚇到人,而且對方只是一個女孩子,所以我們就稍微退開一點,並且開始安慰她。

「小姐,妳怎麼了?不要害怕……」
「妳不要害怕,我們只是好奇妳為什麼看到我們就跑,我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但是她只是害怕地說:「不是我……不是我……」

九月上前去拍拍她的背安撫她。

「不要怕、不要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那個女生穿著牛仔褲,一副學生的樣子,背著一袋照相器材,手上拿著一台舊的Nikon FM2,整個人不斷地發抖,過了一會兒眼淚就開始滴下來了,看起來好像做錯事受到處罰的小孩子一樣。

Green也上前去安慰她,帶她到路邊去坐下來,給她面紙擦眼淚,問她需不需要幫忙,但是她一句話都不說,只是一直搖頭,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忽然九月想起來她曾經看過那個女生:「妳不是那天晚上來跟我們借電話的那個女孩子嗎?」

那個學生模樣的女生聽到之後猛一抬頭,用很驚慌的眼神看著我們,嘴巴張著說不出話來。

我也認出來了,的確就是那個女孩子。

「不是我!那篇報導不是我寫的!」她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叫,然後轉身就要逃跑,差點整個人掉到路邊的大水溝裡去。

九月一把拉住她,卻跟著一起摔倒,後來幾個人一起拉住她才讓她穩定下來,她跌坐在路邊,就這樣大哭了起來。

後來我們花了好一番功夫告訴她,我們不會責怪她,還一直安慰她事情早就過去了,才讓她安靜下來,她告訴我們她本來在那家雜誌社上班,但是現在已經辭職了。

我們一群人就圍在路邊聽她說當天晚上的事。

【八十三】

「那天我騎車跟蹤他到這裡,其實原來根本不知道會有什麼可以報導的。」

她指的是跟蹤水餃的事。

「因為我才剛從新聞系畢業,沒有什麼經驗,所以我進那家雜誌幾個月以來,也沒有採訪到什麼,後來分配到跟蹤下了通告的藝人,其實也只是半實習而已,他們只是叫我當做練習,不要被發現就好。
跟到這裡的時候,我想他應該到朋友家聚會,這應該算不上什麼新聞,所以我就打電話回去社裡,跟他們說了一下這裡的情形,本來我是想報告完以後就要回去的,可是他們卻叫我在這裡等,說要派人來支援。
後來社裡就派了一整組人過來,他們在附近架了三部攝影機,輪班拍攝屋子裡的活動情況,當時我覺得滿無聊的,因為從外面看的話,其實什麼也看不到,但是他們堅持裡面一定有內幕,所以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決定派我假裝要借電話,看看能不能觀察一下裡面的情況。」
「接下來妳就來按門鈴了。」阿莫說。
「沒錯,不過我其實只有告訴他們我看到了幾個人,穿著特徵看起來是什麼樣子,還有聽到什麼樣的音樂等等,當時我的感覺其實就是屋子裡面有一群人在喝酒而已,我自己唸書的時候也偶爾會和同學一起到某個人家裡,把音樂開得很大聲,然後大家喝喝啤酒,除了笑笑鬧鬧的聲音吵到過鄰居幾次之外,根本算不上什麼新聞,我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寫成那樣。」
「妳沒有告訴他們你的看法嗎?」順子問她。
「有,結果我被罵了,主管說我警覺性太差,在學校學的都是沒用的東西,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記者就得跟著他學。
後來我真的就很努力地學習他們作業的方式,但是沒有多久我就開始覺得壓力太大,有一種一輩子都跟不上的感覺,因此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很沮喪,我還因此回學校去,找以前一個對我很好的教授,對他說我覺得我可能沒辦法當記者,說到眼淚都流下來了。」說著她的眼淚真的又流下來了。
「我懷疑了自己一段時間,教授跟我說了很多,但是我其實聽不太進去,只覺得自己好像很沒用,真的好像跟那些人說的一樣,我只會在學校唸書,真的要處理新聞根本輪不到我。
不過因為我那次跟到的……就是這件事,因為……被他們做成頭條了,他們也開始會讓我多接觸一些案子,可是越是接觸得多,我越覺得我沒辦法跟他們一樣,我不知道我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實習記者,有沒有資格去批評人家新聞應不應該這樣報導,但是我想我可能真的不適合那份工作,所以上個月我把工作辭了。
後來我找到另外一個流行資訊雜誌的記者工作,我想這對我來說可能比較輕鬆一點,我跟他們約好下個禮拜開始上班,今天我本來想找同學去唱歌慶祝找到新工作的,但是剛好我的死黨都有事,所以我就想出門拍拍照片,走著走著就想到這裡來看看,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想用我自己的相機再拍一次這裡而已,沒想到……沒想到會遇到你們……剛剛差點把我嚇死……」她一邊說,一邊又開始掉眼淚,green才剛剛幫她擦乾的臉,又馬上濕了兩片。
「其實我覺得我還是有點過意不去,雖然那篇報導不是我寫的,但是我還是覺得我好像做錯事一樣,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再回來看看……可是,我真傻,就算我回來拍了照片,還是不能彌補什麼啊……」
「對了!」green說:「妳知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入我們網站的?」
「有人給我們帳號和密碼啊!」那個女生說。
「誰?」大家同時睜大了眼睛,害她嚇了一跳,差點又要哭出來。
「我……我不知道,沒有人提到他的名字。」
「那……妳見過那個人嗎?」
「見過,有一天晚上,他到我們社裡來接受採訪,訪問他的是另外一個記者,我只是後來被叫進去跟著聽而已,那個人給了他們一組帳號密碼,然後就進入那個網站,他一面看還一面罵,罵得非常難聽,不過他堅持不願意曝光,所以後來只用消息人士提供線索帶過。」

大家聽了都覺得很納悶,想不出有誰會有我們的帳號密碼。

「那,妳記不記得那個人的樣子?」我問她。
「嗯,他很好認,男的,又高又胖,長得好醜,臉上五官感覺是一塊塊又粗又硬又油的肉瘤,可是卻戴了一副斯文的金邊眼鏡,穿著也特別,明明就是個中年胖子,卻穿著好像是放大二十五倍的童裝,而且還是很俗氣的那種,穿著涼鞋,腳趾頭好大一顆,手也是又粗又肥,帶了兩只很有份量的金戒指,說話的時候聽起來讓人很不舒服,好像……好像都是事先準備好的台詞一樣,說話也很特別,幾乎一開口就一定先呵呵呵呵笑一次,四連音短促的笑聲,聽得出來是假笑,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口音一聽就是臺灣國語,但是和一般的臺灣國語不一樣,因為他會刻意修飾,他從頭到尾都一直在努力把字咬得更字正腔圓,但還是聽得出明顯的口音,嗯……我想想……喔,對了,他很會跟人裝熟,他進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他跟另外那個記者很熟,可是看起來又怪怪的,後來才發現,他跟我說話的時候也一副我跟他多要好的樣子,那好像是他的習慣,我有這種感覺。」

聽她很詳細地描述完,我告訴她,其實她的觀察和描述能力是當一個記者的重要條件,所以她還是有機會成為一個好記者的,她聽了以後總算露出了笑容。

其實她說到那個人的穿著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那是誰了。

九月看看我,我點點頭。沒錯,就是之前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那個噁心的傢伙。

這樣一回想起來,似乎一切都說得通了。

在事情發生前那段時間,因為我公開表示對他的不滿,有一段時間讓他安靜了不少,後來我們的社團上了雜誌,之後他又開始不安份了起來,而且整個辦公室對我的敵意都越來越明顯,想必是他認出了我的照片,因此認為他抓到我的八卦,並且在公司裡面廣為流傳。

有一天我到辦公室的時候,發現他忽然囂張了起來,而且一副得意得不得了的樣子,沒多久我們的網站就在雜誌上完全曝光,想必是他在我的電腦上動了手腳,把我的帳號密碼偷出來出賣給雜誌社了。

【八十四】

知道真相之後大家都覺得很生氣,而且對於我竟然能和那種人同事那麼久感到不可思議,不過我倒是沒有多大的感覺。

我已經和那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了,現在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事件,不知道為什麼,我對他已經沒有直接的厭惡了,或者應該說,我已經沒有什麼那是某一個令我討厭的人的感覺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一類的人、那些行為、那種價值與標準。

當時我大約只生氣了十到十五秒鐘而已,然後就對那個人沒有任何感覺了。

第一本書準備出版的時候已經是夏天了,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寫第二本書,因此常常和九月聊到很晚,有時候她就睡在我家,而green放暑假,除了每個禮拜兩堂家教課之外,其他就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了,和我在一起的時間也變得更多了,我和九月聊她的工作的時候,green通常都會放下手邊的事過來加入我們,後來她覺得很有興趣,在九月的幫忙下也接了兩次援交,只不過她發現並沒有想像的那麼有趣,之後就沒有做了。

我和其他人也一直保持著連絡,雖然我們後來也沒有找到新的社團,而且有很多朋友也漸漸疏遠了,但是我們幾個一直以來就經常聚在一起的,還是三不五時會互相約一約,去小小的鬼混一下。

水餃的新戲已經確定在香港開拍了,雖然官司的問題還有得拖,但是現在已經感覺不太到那種壓力了。

其他比較少連絡的人,偶爾也會寄一下e-mail,大家的生活也隨著天氣越來越暖而開始有了陽光的感覺。

就在這樣感覺起來好像今後什麼事情都會很順利的幸福的夏天裡,我接到學姐的越洋電話。

「我們已經做好了新的網站了,是美國的私人網址,主機是我們自己架的,也許慢一點,但是這次再也不會被破壞了!」學姐興奮地說。

我想立刻把消息告訴旁邊的人,可惜當時我旁邊一個人都沒有,green拉著九月陪她去買東西了。

「這幾天就會好,我們現在正在測試,我給你位置,等一下你可以試試看,還不錯,滿穩的,我們想給大家一個驚喜,所以做好了才通知。舊的東西都在喔,不錯吧!」
「當然啦!真是太棒了!」我高興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等一下,還有另外一個好消息,是特別要告訴你的……等一下喔……等一下……」

我等在電話這頭,興奮地猜著到底會是什麼事,不過光是網站終於能夠重開就已經夠讓我覺得高興了。

過了幾秒鐘,電話那頭響起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喂……」
「喂?」
「喂……學長,是我!」
「啊!」我嚇了一跳,原來是上次在關島遇到的學妹。
「我現在人在美國。」
「呃……妳……妳好嗎?」
「我終於決定了,上個月我打了你留給我的電話,跟他們連絡上,然後把我手邊所有的財產通通脫手,學期一結束,當天下課我就直接搭車到中正機場,頭也不回的走了,現在我住在他們家,他們對我很好……這裡環境不錯……我……我……我他媽的做到了……」

學妹在電話那頭放聲大哭,學姐接過電話跟我說:「她才剛到沒多久,現在情緒還不太穩定,過幾天等她穩定一點再聊好了。」

我聽到學姐輕聲地安慰著她。

「那她以後要怎麼安排?」
「她還有不少存款,我們先替她安排在中南美洲找個地方住下來,大概二、三十萬就夠了,然後我們再想辦法接她到美國來,Monk有認識的人,不過大概還是要過一兩年。」
「嗯……那她還好吧?」
「其實還好啦,不過她太激動了,這兩天有一點興奮過度。」
「那幫我跟她說聲保重,我過兩天再打電話。」
「也可以直接上網站連絡啊,她是新站第一個新成員!」
「真的?」
「嗯,我們會在美國待幾年,這段期間會在美國想辦法成立一個社團,臺灣就靠你們啦,到時候還可以跨國聯誼喔!」
「這真是太棒了!」

我掛掉電話後,發現我的眼淚最後還是滴下來了,不過我臉上卻是無法消失的笑容。

我笑著擦掉眼淚,暫時關掉我正在寫的稿子,打開瀏覽器,連結到學姐給我的網址,輸入那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串,螢幕上果然跳出一個新的視窗,上面是新設計的「美麗新世界」字樣和版面,裡面的留言還和當時關站前一模一樣。

我沒有馬上一一進去看,也沒有急著留下隻字片語,只是一直對著螢幕傻笑,這一刻雖然只有我一個人面對著螢幕,但是我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只是一下下而已,我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會寂寞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