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權的警察,暴力的媒體──我看1009同志轟趴事件

十月 12th, 2004 | Tags:

◎blarewitch

昨晚晚餐時間在小麵攤吃完正要付帳離開時,看到電視新聞報導同志轟趴再度被警方逮捕。邊看新聞心中邊升起一陣混亂,剛剛吃下的熱湯麵居然抵擋不住這陣混亂挾帶的冰冷,一陣陣雞皮疙瘩冒起。

警察接受訪問說:「(因為害怕可能其中有人是愛滋感染者)我們只好帶著口罩,盡量不要跟他們接觸。」記者一面描述房間床邊擺著潤滑劑,一面在畫面照出保險套的時候說:「房間內傳來一陣陣腥臭味。」

今年上半年為了聲援農安街轟趴事件,多所大專校園巡迴座談時已經提出了強力的訴求:「轟趴合法,藥物除罪」。此刻看著新聞報導,我腦袋裡重複浮現的卻是:這些努力好像都石沈大海。

這二十七個人,以及這二十七人之外正在看著新聞的同志朋友們,甚至無數替同志朋友擔心的父母、師長、朋友們,都正在承受著龐大的壓力與焦慮。我們顯然不夠努力,沒有給無知的警察與充滿惡意的媒體足夠教訓,沒有教會他們不能這樣做,沒有說清楚「轟趴合法、藥物除罪」。我們沒有質問警察:為什麼不保護同志參與轟趴的權利?為什麼不阻擋媒體拍攝?為什麼不保障同志朋友的隱私權?我們沒有質問媒體:憑什麼用惡意窺視已經來傷害飽受驚嚇和羞辱的同志?憑什麼可以用「腥臭噁心」來形容同志的精液?

在校園巡迴以及熱線座談討論農安趴事件時,愛滋權益促進會的秘書長林宜慧說,上次的九十二人中很多人在被捕後生活完全改觀,工作、家人、朋友、工作,所有的一切都受到巨大的影響。透過她清楚細緻的敘述,讓我幾乎可以透過皮膚來感覺到那種痛苦與絕望。可是,這次,又來了:執法警察還是粗糙暴力,電子媒體還是毫無反省的透過鏡頭公審同志。憑什麼,偏見可以毫無反省?憑什麼,羞辱可以脫口而出?

是我們從來不曾表示這樣有多讓我們受傷嗎?新聞播出時是我們跟父母共進晚餐的時間,你們可曾想過這樣的報導與說詞讓我們心中多忐忑?讓試圖接受孩子出櫃的父母心中有多困惑?

我們此刻要嚴正的說:

警察不該濫用執法名義,放縱媒體,傷害人民隱私。這樣的警察是濫權。

媒體不該散佈偏見惡意,加深歧視,打壓邊緣族群。這樣的媒體是暴力。

濫權的警察,暴力的媒體──同志人權是這個惡意結構的刀下俎。社會全體被這個惡意結構帶領,學不會寬容、看不見多元、無法歡慶欣賞異質,只有獵奇、歧視、誤解、羞辱與仇恨。這些就是是濫權警察與暴力媒體這個惡意結構下的產物。所有試圖友善的接近與交流,在這種惡意下都成了令人心碎的幻影與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