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亂倫」──關於思想禁書的國家(總是要)堅持

1 月 8th, 2005 | Tags:

◎淫妲三代
而我們都尚未意識到真正的恐怖是:我們不可能跟媽媽辯論,我們不可能要求媽媽接受我們的理性分析,就像我們不可能開口對媽媽說「關於亂倫的想像與言論」可能也是沒有傷害的──而當具強悍意志的媽媽,勇氣十足地走向法治社會的中心點取消所有我們與之爭辯的空間與可能性的時候:當媽媽直接成為律法,「民主」一辭的最隱微的意思也便徹底消失了。

以下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