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夢還是…。

二月 25th, 2005 | Tags:

◎阿端

有一種夢,即使我們都知道永遠無法實現…。

在夢裡,我和四五個男人是一伙的,那些人有著像是戰爭片裡面成熟老練的青壯年軍人臉孔,穿著卡其色的工作服叼著揉過的煙。然後一樣有另一群戴著標準邪惡臉孔的敵人,正在尋找我們。不同的是我們全部都不是軍人,而是魔法師。然後劇情就像是夢一樣沒有邏輯,我們逃進我們領隊的一個堆滿雜物的小房間,破爛的木門外就是敵人但是他卻保證沒有任何敵人可以闖進來,他拿出一個舊木盒上面全部都是符咒封印,然後說我們現在要來玩遊戲,成功破解這個遊戲就可以逃離這個危險…。

夢裡面學到一個魔法:「塔其他」,是使物品漂浮的咒語,在夢中我們靠著這個咒語搬移阻擋前方的障礙物,並且移動遊戲的棋子。醒來之後這伴隨著奇妙發音的咒語依然在嘴邊碎念著,即使我已經完全清醒看著新聞、即使我已經一邊回味夢境吃完麥當勞早餐,看著桌上的紙袋,我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指著它,小心翼翼的唸著:「塔其他」!

紙袋當然沒有移動,然後我認真起來、集中意志力──所有卡通漫畫教我們的方式──再試了好幾次…。最後我不得放棄,並承認一件事情:使用魔法除了天賦之外還是需要學習與練習。

每一種夢都告訴你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然後醒來刷牙洗臉之後,這世界卻每天都要不厭其煩的提醒你很多事情你無能為力。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就在一個自我內外(夢與現實)的矛盾常態反覆輪迴之後,吸收這種養分長大,並且成為世界不厭其煩的一部分──我們也開始每天提醒身邊的人:你無論做什麼,都沒辦法影響這個地球的運轉。

拒絕吸收這種養分幾乎是不可能的,而越是對抗、挑戰現實的真實性,越會感到自己的渺小。可是這種愚蠢的、浪漫的、對現實的反叛,到了即使麥當勞的紙袋就是飛不起來、即使是聲嘶力竭地呼著夢裡頭教我們的那些咒語、拼命的揮舞著手中的傳單、即使依然有人竊笑、有人搖頭嘆息、即使總是會有聲音不時提醒我們那些絕對「不可能」、「沒有用」的時候、即使失敗總是不斷的時候…。

感動都依然在,就在好朋友的安慰和一起分享類似的天真時、在身邊豎起大拇指的一聲加油時,以及拖著疲累身軀回到家看著螢幕前面,那不知名網友的整理的報導和他的心情時,感動確確實實在,並總是促使著我,在那些夢總是還沒實現之前,我還要、就是要、非要不可、無可救藥的、拋棄理性的追尋著、追尋著(無論是睡覺時做的夢還是醒著做的夢)實現的那一刻。

因為即使我們都知道永遠無法實現,我們還是因夢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