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 月, 2004 | 標籤:

◎瓦礫

六、出版品分級制是時下既不危及言論自由,又能相當程度保障兒童及少年身心,且無損成年人閱聽權益以及媒體文化多元創作空間等一舉數得的最佳辦法。
-〈行政院新聞局對於「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相關問題之說明〉
…鉅細靡遺地描述犯罪、自殺、血腥、暴力、色情等細節的出版品,因有害孩子的身心健康,是否值得在當今的社會大力散播、讓未成年的孩子耳濡目染?以台灣目前犯罪年齡層逐年下降、兒童少年犯罪事件日增的趨勢看來,答案不證自明!
閱讀更多內容…

11 12 月, 2004 | 標籤:

◎瓦礫(本文投書自由時報)

日前見尤英夫先生於本版發表「反對出版品分級制度,沒有道理」一文,身為反對假分級制度之一員,希望提出幾點該文中謬誤之處,以彰其害。

反假分級制度聯盟,首先並主要的反對對象,並非某些成員也接受的分級制度本身,而是中華民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與新聞局聯合壟斷分級制度與分級標準的現實。尤文多指出「分級制度」本身如何應當如何符合世界潮流,卻蓄意忽略其執行面上的問題重重,幾乎使新聞局所新通過之出版品分級辦法成為擾民惡法。

其一是聯合壟斷的行為。新聞局在其網站上所公佈的官方文件中,一再將「評議基金會」視為解釋法令所依憑的對象。然而此基金會成員空有多元參與之名,卻無公民參與之實。辦法實施之後,影響所及的出版業者、書商、租售業者、乃至具有不同喜好的閱聽大眾,對於此法一無所悉,反而在十二月一日公佈實施之際才得到消息,導致閱聽界一片混亂,沒有權力的一般大眾對於何者為限制級,何者又為猥褻物品一無所知,而「評議基金會」竟在此時宣告業界可以「個案付費」以及上萬元「購買分級認證」的方式來自我保障,卻又宣稱自己只是民間機構,並無實際權力,對照以往與新聞局聯合取締手腕,不由得讓人對這種謊言手法深感憂慮。
閱讀更多內容…

10 12 月, 2004 | 標籤:

◎ 《逗貓棒同人創作報》夕月

長久以來,動漫畫和電動遊戲(三個英文字的縮寫就是ACG)在台灣一直都承受著污名化的壓力,常常被當成無干緊要的次文類。要不是這次發起運動的,都早已經是符合民法規定的成人,而且牽涉的是泛出版界的大事,與文藝和性別領域密切相關,否則更會被視為小孩子在鬧自己看不到漫畫吧。

從我小時候開始到現在讀研究所,每幾年都會發生一次議員、立法委員、婦女團體或者兒童福利保護聯盟為了作秀、拼業績,大張旗鼓把ACG打壓成黑五類的事件(每次舉的例子都是圈內人會覺得荒謬的,以前印象比較深的例子是CLAMP的《聖傳》)。大約是陳水扁當台北市長的同時,全台開始大力掃蕩電動玩具店,無視一般遊戲機台和賭博機台,都立下嚴格的規定全部掃蕩一空,所以現在在台北或高雄很難見到大型遊樂場。要打電動還得跑到桃園和台南之類的外縣市去,實在很可笑,但是真的是有朋友在做這種事情。這和廢公娼是很相似的霸權邏輯,只要把這些當權者厭惡的東西排除在外,眼不見為淨,就似乎什麼都不曾發生。但是實際上,特種行業仍舊四處流竄,有騎機車的一定也都被貼過小貼紙。這些都是假藉法律之名的禁制,實際上,只造成了更多的地下化,就像四、五年級生在看匪書或左翼禁書一樣。
閱讀更多內容…

10 12 月, 2004 | 標籤:

◎老貓
本文轉載自http://bookhome.info/blog/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30&blogId=1

老貓按:新聞局製造的「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網路上已經有許多相關評論,別人寫過的我就不再重複了,所以本文只講一個重點。其他評論請看RESET雜誌的彙整。

 ※ ※ ※

雖然我很少看漫畫,雖然我的出版工作大概沒有任何例外,出的都是普遍級的書,理論上新聞局製造的「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是「帝力與我何有哉」,可是我還是要鄭重反對。

那個辦法是用「保護」兒童青少年的名義,卻讓政府取得了管制出版品的尚方寶劍。無論立法的原旨多麼良善,只要工具趁手,說不準就有什麼時候,執政者就會努力思考如何充分運用。現在打造的威力武器,也許這一任的政府不會「亂用」,可是下一任呢?下下一任呢?倚天劍一旦出鞘,不見血不會收手的。
閱讀更多內容…

10 12 月, 2004 | 標籤:

◎ 黃志湧(亞太漫畫協會理事長)

「我要當漫畫家!」

這樣的想法是許多人少年時期的夢想,雖然最後能實現的人並不多。但是,漫畫卻絕對是我們少年時期的快樂園地,在漫畫的世界中,我們暢遊了許多精彩的冒險,也跟隨著漫畫中的主角滿足了自己許多想要去嘗試的夢想。

漫畫家是一個天才行業
漫畫家是一個天才行業,漫畫家眼中的世界也和一般人不同,對漫畫家來說,路邊一塊不起眼的石頭,也許正是他與魔界通靈的秘道。

從事漫畫工作十數年了,從新人時期的被折磨摧殘,到結交各國漫畫家好友,也瞭解許多漫畫家生活中不為人知的秘辛。

許多年的漫畫生涯,讓我覺得漫畫家的血液與細胞中充斥了許多與正常人不一樣的結構,要成為一個漫畫家,他必須熱情洋溢,但另一方面,他又必須忍受孤寂。
閱讀更多內容…

8 12 月, 2004 | 標籤:

◎鄭昱廷(執業律師)

壹、緣起
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以下簡稱分級辦法)自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十二月一日施行後,引起各方爭議,筆者認本辦法有違憲疑義,試就其中相關問題析論之。

貳、分級辦法違反法律保留原則:
依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
』限制之。」

復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五條第二款規定:「關於人民之權利、義務者,應以『法律』定之。」
同法第六條規定:「應以法律規定之事項,不得以命令定之。」

依歷年來司法院大法官對法律保留原則所為之闡釋,對於行政命令是否得作為限制人民權利之根據,須視該行政命令有無法律之授權,其授權之內
容、目的及範圍是否具體明確。故涉及人民權利之限制,如欠缺法律之授權依據,即屬違反上述之法律保留原則。(釋字第三九0號、第四四三號
解釋參照)
閱讀更多內容…

8 12 月, 2004 | 標籤:

◎夏漪

自從「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正式上路以來,我還提不起勇氣,找家書店或出租書店進去看看實際的執行情況。深怕看到那張「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聽」的紅標籤,在大部分的書上貼得滿坑滿谷、刺目驚心、慘不忍睹的景象。透過網路討論區,看到未滿十八歲的小朋友們怨聲載道,出租店老闆滿懷悲情;而某些網路書店所列的書單裡,受到新聞局重點查驗的漫畫、言情小說不必講,一堆關於電腦、保健、理財等書居然也被列入「限制級」。關於如何分級的小道消息滿天飛。柯南跟小叮噹才剛因確定為普遍級而鬆了一口氣,又有網友嗆聲說聖經有亂倫情節也應該是限制級。在政府任憑業者自行分級,各出版社尚在研擬正式書單的情況下,真是本本不保、書書自危。

普遍恐慌的現象,顯然是分級制度所造成。有批判分級制度為「假分級」的聲音,卻也不乏振振有詞為分級制度辯護的人士。舉例而言,在兒童福利聯盟基金會研發處組長李宏文先生最近所發表的「何須妖魔化分級制度?」一文中即提出個人解釋:(註1)
閱讀更多內容…

7 12 月, 2004 | 標籤:

◎Ami

由於最近分級制度的衝擊,首當其衝的是BL創作與同人誌。由於在ACG界的支持人中,這兩種創作算是大宗,但卻是最不為他人了解的部分。在此解釋一下有關於這兩者的定義以及差別(聲名一下BL不等於同人誌),望大家能清楚了解後,再判斷是否該全盤限制,或是該作怎樣的處理。

BL
Boy’s Love的簡稱,即是男性與男性之間的情愛。此說法是專有名詞,專指以女性為主所熱愛的創作情感主題,亦有唯美化的成份所在。這並不是正宗的同志文化創作,而是較接近少女式的創作,是為迎合女性胃口而產生的。
閱讀更多內容…

6 12 月, 2004 | 標籤:

◎中央大學酷兒文化研究社

青少年的去性化與無力化
在現代社會的架構中,由於將兒童與青少年時代與天真純潔的形象緊緊相扣,將他們的成長過程去性化,視其為心智發展不完全、無法自主地做出選擇的無完全行為能力者,使許多所謂民間團體代為發言,甚而立法,剝奪了屬於未成年者的權利,更導致未成年者成為難道未成年者真的沒有權力去發聲、去要求社會還給他們自由選擇的空間嗎?主流社會霸權以粗糙、甚至沒有經過各方討論、對話的立法過程,直接的剝奪了青少年生活的空間,甚至砍斷了青少年文化發展的自由權利,以各種將性、暴力片面化的解讀、壓縮手段,剷除了青少年接觸社會真實面的空間與權利,期許他們在身分證上登錄年齡的跨過成年門檻的一夜間,理解一切所謂『成年人世界』的種種面向,這真的是為青少年身心健康著想該有的作法,還是一種為了建構無性世界的陰謀:以青少年福利之名,行言論自由迫害之實?

出版分級制度的立法將導致建構一個無性的社會,將性完全剔除於社會對話之外。政府要人民從什麼管道去獲得性知識,得到合理的性抒發呢?是否要從更為迂迴、壓抑的管道去知悉性是怎麼一回事?無性的文化從另一面來說就是把色情當作必須剷除的妖魔,性會因此被扁平與幼稚化,對於性帶著無知與對立態度的社會,會給我們的下一代帶來甚麼?社會文化缺乏對於性啟蒙的正視,不尊重色情文化的存在,不將性文化視為文化資產中一部分,是相當無知且危險的。
閱讀更多內容…

5 12 月, 2004 | 標籤:

◎政小四 93/12/4

隨著台灣保守勢力的不斷擴權,我們討論時事的時候,似乎總是可以使用這句翻案性的開場白:「雖然台灣號稱民主國家,但在某某事情上,其實台灣一點也不民主」。譬如,在討論網路援交文字獄的時候,在討論作為國家「頭家」之一的同性戀社群的預算分配──2004台北同玩節之同志大遊行──受台北市議員王世堅阻攔而全數刪除的時候,我們都可以雄辯滔滔卻憂心忡忡地說:「雖然台灣號稱民主國家,但在這件事情上,其實台灣一點也不民主。」

無獨有偶,最近台灣又發生了一件能夠套用這個句型的大事件:〈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的實施。簡單來講,〈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意圖將出版品分為「普遍級」、「限制級」以及「逾越限制級」,表面上看來頗有一番保護兒少的美意,但由於分級標準曖昧、模糊而主觀,且以罰則伺候違法出版、租售的業者,不免引發業者自我檢查言論、自我限縮言論出版自由的寒蟬效應。
閱讀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