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

文章國際邊緣 » 2007-07-30, 08:00

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 <br>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br><br> <br><br>謝韜<br><br>(中國人民大學前副校長)<br><br> <br><br>《炎黃春秋》2007年第2期<br><br>  <br><br> 編者按:謝韜的文章認為馬克思、恩格斯晚年放棄了他們早年提出的共產主義理想和暴力革命的主張,認為無須摧毀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就可以和平長入社會主義;因而原來受到批判的伯恩斯坦修正主義乃是馬克思主義的正統,而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則是左傾修正主義;改革開放就是走「民主社會主義」道路,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這實際上是宣告共產主義的「失敗」和修正主義的「勝利」。文章發表後,喝彩者有之,批評者亦有之。現予轉載,供讀者分析研究。謝韜在《炎黃春秋》發表此文以前,已在網上張貼《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一文,茲一併轉載。(2007年3月1日 )<br><br>   <br><br>  我們黨在1956年12月完成了引為驕傲的「三大改造」之後,也迅速認識到了這是個錯誤,提出過我們的新經濟政策。毛澤東同志就說:「上海地下工廠同國營企業也是對立的。因為社會需要,就發展起來。要使它成為地上,合法化,可以雇工。現在做衣服三個月,合作工廠做的衣服袖子一長一短,扣子沒有眼,質量差。最好開私營工廠,同地上的作對,還可以開夫妻店,請工也可以。這叫做新經濟政策。我懷疑俄國新經濟政策結束得早了。只搞兩年,退卻轉為進攻,到現在社會物資還不足。我們保留了私營工商業職工250萬人(工業160萬,商業90萬),俄國只保留了八、九萬人。還可以考慮,只要社會需要,地下工廠還可以增加,可以開私營大廠,定條約,十年、二十年不沒收。華僑投資的二十年、一百年不沒收。可以開投資公司,還本付息。可以搞國營,也可以搞私營。可以消滅了資本主義,又搞資本主義。」(《共和國走過的路--建國以來重要文獻彙編》[1953-1956年]第308頁)<br><br>   <br><br>  這是我們認識到了但沒有勇氣實行的一項政策。這些對自己錯誤的反思還僅停留在嘴上,正確思想的火花一閃很快就熄滅了。現在我們要把我們當時認識到但沒有勇氣改正的錯誤改正過來,實行新經濟政策。不要因噎廢食。看到資本主義經濟的蓬勃發展,就驚呼:「大事不好,資本主義在中國復辟了!」沒有古代的奴隸制,就沒有近代的歐洲。沒有資本主義所創造的物質財富,社會主義永遠是空想,永遠是「大鍋飯」的水平。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以前的奴隸制、農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於各種生產力的發展,更有利於社會關係的發展,更有利於一個高級新社會形態所需的各種要素的創造。」(《資本論》第一卷,1966年人民出版社第962頁)<br><br>   <br><br>  如果把第二國際(社會黨國際)和第三國際(共產國際)所建立的社會制度比作兩種類型的社會主義實驗的話,後者的失敗是必然的,因為它沒有資本主義的充分發展這樣一個條件,而且連資本主義的萌芽都消滅了。正如辛子陵所說:「一場以消滅私有制為結局的革命,一種以排斥先進生產力為特徵的社會制度,無論以什麼堂皇的名義,都是沒有前途的。」由此可見,蘇聯解體,東歐巨變,中國走上改革開放道路,都是「左」傾修正主義的失敗,是馬克思主義的勝利。而社會民主黨人所作的那個實驗,以瑞典模式為代表,影響了整個西方工業國家,改變人類歷史的方向。我們要更加重視、更加尊重馬克思主義的最高成果--民主社會主義。<br><br>   <br><br>  其次,辛子陵這部書稿以令人信服的歷史考證說明,恩格斯晚年放棄了所謂「共產主義」的最高理想。書稿《導言》裡指出:<br><br>   <br><br>  沒有什麼「共產主義」大目標,這是一個被馬克思主義創始人早年提出來晚年拋棄了的命題。1847年10月恩格斯寫了《共產主義原理》一文,勾畫了這位27歲的青年對未來理想社會的憧憬。1893年5月11日恩格斯73歲時對法國《費加羅報》記者發表談話,否定了年輕時設計的未來社會模式。<br><br>   <br><br>  恩格斯說:「我們沒有最終目標。我們是不斷發展論者,我們不打算把什麼最終規律強加給人類。關於未來社會組織方面的詳細情況的預定看法嗎?您在我們這裡連它們的影子也找不到。」<br><br>   <br><br>  前蘇共總書記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發表回憶錄,其中談到,勃列日涅夫當年曾對自己的弟弟說:「什麼共產主義,這都是哄哄老百姓聽的空話。」前蘇聯領導人的錯誤不在於放棄共產主義目標--一旦發現這是不能實現的空想自然應該放棄--而在於拿自己不再相信的理論繼續作為官方意識形態欺騙人民。一個帶領人民前進的政黨必須像恩格斯那樣與時俱進地對自己的奮鬥目標作出調整,並鄭重地告訴人民。<br><br>   <br><br>  設置終極奮鬥目標是基督教的文化傳統。相信耶穌基督降生後一千年,基督要復活,要在世界上建立天國。共產主義的最終目標是從這裡衍化而來,是基督教天國理念的現代版。黑格爾和馬克思、恩格斯都相信,人類社會的進化不是無限連續,永無止境,而是要達成一個終極目標,完成一個社會形態。在這一點上,黑格爾和他的弟子馬克思、恩格斯都違背了辯證法。對黑格爾而言,這是自由國家;對馬克思、恩格斯而言,則是共產主義社會。共產主義成了烏托邦的旗幟。當伯恩施坦主張扎扎實實地改良社會,切切實實地為工人謀福利,提出「最終目的是微不足道的,運動就是一切」的時候,他理所當然地成了高舉共產主義旗幟的列寧的敵人。<br><br>   <br><br>  建立天國的想法,表現了科學尚不昌明時代人類對具體地改善處境、提高生活質量的無奈,把現實中實現不了的事情推向遙遠的未來。所謂「共產主義」大目標在各個歷史時代是不同的,是具體的,變化的。馬克思說「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時候,不會想到人人需要一部電腦;恩格斯曾說人人都住上有暖氣的房子就是共產主義了。我們在延安時代理想中的共產主義就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事實上,我們今天所擁有、所享受的物質文明,早已超過了馬克思恩格斯的想像,超過了他們所制定的共產主義標準。<br><br>   <br><br>  用所謂「長遠利益」否定「當前利益」,用未來共產主義天堂的幸福生活安撫人民,叫人民忍受現實的飢餓、貧窮和苦難,是空想社會主義者欺騙人民的把戲。這一切都應該收場了。<br><br>   <br><br>  反「右派」以後仍然沒有停止思考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顧准說:「我對這個問題琢磨了很久,我的結論是,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國,天國是徹底的幻想;矛盾永遠存在。所以,沒有什麼終極目的,有的,只是進步。」<br><br>   <br><br>  我常常想,德國人是不是應該比我們更懂得馬克思,俄國人是不是應該比我們更懂得列寧,就像我們比外國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樣。為什麼德國人揚棄了的馬克思主義不適合現實生活的部分,為什麼俄國人拋棄了的列寧主義,我們要當作神物供奉著?當作旗幟高舉著?<br><br>   <br><br>  民主社會主義剔除了馬克思主義中的空想成分,使馬克思主義由空想變成了現實。作為活著的馬克思主義,在工人運動中生根的馬克思主義,是給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帶來高工資、高福利的民主社會主義,而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烏托邦。當代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上寫的是民主社會主義。堅持馬克思主義就是堅持民主社會主義。社會民主黨人既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又代表全社會的共同利益,有廣泛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不是挑起階級衝突,激化社會矛盾,而是把社會各階級團結起來,促進經濟的發展,在社會財富總量的不斷增加中,調節分配,走共同富裕的道路。<br><br>   <br><br>  共同富裕不是讓有產者變成無產者,而是讓無產者變成有產者;不是讓富人變成窮人,而是讓窮人變成富人。這是社會民主黨人治理國家的總的思路。這個嶄新的思路比我們曾經奉行的「階級鬥爭」劫富濟貧的思路高超百倍,前者是共同富裕,後者是共同貧窮。<br><br>   <br><br>  就在暴力社會主義走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民主社會主義在西北歐取得了極大的成功。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富裕+專制腐敗也不是社會主義。普通民眾的富裕和政府官員的廉潔是民主社會主義的兩大亮點。民主社會主義寄托著人類的希望。<br><br>   <br><br>  辛子陵這部書稿從歷史大視角回顧了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歷史,為批了多年的所謂「修正主義」翻案,為民主社會主義正名,為中國共產黨向民主社會主義轉變掃清了障礙。他指出,瑞典社會民主黨的執政經驗對我們渡過難關、解決面臨的棘手問題有重要參考價值。<br><br>   <br><br>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瑞典雖是小國,瑞典社會民主黨雖是小黨,但它是民主社會主義的典範,它的經驗具有普世價值,是對人類文明的偉大貢獻。在民主憲政框架內,瑞典社民黨依靠自己政策的正確,代表了廣大人民的利益,得以連選連任、長期執政的經驗;在經濟建設中把效率和公平統一起來,實現同向分化、共同富裕的經驗;正確處理勞資關係,調動工人和企業家兩個積極性,實現勞資雙贏的經驗;有效地防止特權階層出現,杜絕官員以權謀私、貪污受賄,長期保持廉政的經驗,為我們在改革開放中堅持社會主義方向,走民主社會主義道路,提供了成功的範例。<br><br>   <br><br>  構成民主社會主義模式的是民主憲政、混合私有制、社會市場經濟、福利保障制度。民主社會主義核心是民主。沒有民主的保障,其它三項都會異化和變質。<br><br>   <br><br>  晚清以來,中國學習西方文明有一條祖訓:「西學為用,中學為體。」學工業,學科學,學教育,這是所謂「用」的部分;至於「體」,即這一套體制,那是祖宗家法,不能變的。祖宗傳下來的這一套,是最好的政治體制,改進一下都不行。<br><br>   <br><br>  孫中山創立民國,有了憲法,有了國會,但蔣介石強調一個黨,一個領袖,黨在憲法國會之上,領袖在黨之上,還是專制獨裁。<br><br>   <br><br>  有人說我們的制度好得很,決不學西方民主。一個制度好不好,不是個理論問題,而是個實踐問題。實踐是檢驗真民主和假民主的唯一標準。我們的制度不能阻止把五十多萬知識分子打成右派,不能阻止公社化和大躍進的瘋狂發動,當法西斯式的文化大革命廢止憲法、停止議會活動的時候,我們的制度沒有任何反抗。<br><br>   <br><br>  2004年胡錦濤在法國國民議會的演講,鄭重昭告世界:「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我們始終不渝的奮鬥目標。我們明確提出,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社會主義現代化。我們積極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完善社會主義民主的具體制度,保證人民充分行使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監督的權利。」這些說法給中國的民主政治帶來了新的希望。<br><br>   <br><br>  如果實行了這個轉變,我們的黨就會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歡迎,就一定會贏得世界近百個國家民主社會黨的歡迎,與歐洲各國及美國民主勢力共建社會主義的統一戰線。各國的社會主義政黨,就會成為我們的社會主義同盟軍。馬克思主義的力量將加強而不是削弱。馬克思主義的旗幟,我們將舉得更高,舉得更有力。中國走民主社會主義道路,就會開闢世界歷史發展的新航道。<br><br>   <br><br>  政治體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了。我黨我國如只在經濟上改革開放,而不使政治體制改革緊緊跟上去,說重點的話,我們真可能重蹈蔣介石國民黨在大陸走向滅亡的官僚資本主義道路。只有民主憲政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執政黨貪污腐敗問題,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br><br>   <br><br>  我的入黨介紹人張友漁在1994年彌留之際曾對我說:「抗戰勝利後,我們目睹國民黨專制獨裁貪污腐敗,最終失盡人心丟掉政權。我們這些老同志無論如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黨也走上這樣一條路。」當時相對唏噓,並無良策。讀了這一部書稿,興奮之餘,寫下了上面一席話,算是執行張老的臨終囑托。耿耿救黨之心,同志朋友亮察。<br> <br>
國際邊緣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