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價背景下的集體焦慮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漲價背景下的集體焦慮

文章國際邊緣 » 2007-07-30, 08:00

台灣漲價分析的中國對照參考<br><br>米漲肉漲房價漲,這兩天方便面價格也要漲,而另一邊,三大巨頭還在申請油價上調,五大<br>集團也在申請電價上調。當漲價已經成為共識,人群表現集體焦慮的時候,再多的數據也顯<br>得蒼白。 <br> <br> <br>  策劃:林斌<br>  執行:彭曉芸 羅小艷 景錦<br>  插圖:李峰<br> <br>  米漲肉漲房價漲,這兩天方便面價格也要漲,而另一邊,三大巨頭還在申請油價上調,<br>五大集團也在申請電價上調。<br>  當漲價已經成為共識,人群表現集體焦慮的時候,再多的數據也顯得蒼白。<br>  當通脹已經明顯抬頭,公眾只能感受無助的時候,再多的反對也只是徒勞。<br>  但即便如此,我們仍有責任去追問:是誰導演了這場黑色的熱鬧,它將會如何地危害我<br>們的社會;又該是誰需要出來收拾局面,緩解公眾焦慮、恢復社會信心。<br> <br>仲大軍:國內富人和國外投機者製造通脹<br>南都週刊記者 彭曉芸 實習生 劉源 <br> <br>通貨膨脹明顯抬頭 <br> <br>南都週刊:進入七月份以來,人們對六月份CPI創新高,甚至會超過4%的猜測,一直都有。現<br>在這個態勢得到了確證,上半年的CPI比去年同期上漲了3.2%,六月份還漲了4.4%,超過央<br>行3%的警戒線。超警戒線對整個經濟來說意味著什麼呢?<br><br>仲大軍:意味著通貨膨脹比較明顯地抬頭了。通貨膨脹在去年秋天就開始了,今年更明顯地<br>顯示出來。特別是通脹的幅度加大,我估計下半年還會繼續保持這樣的態勢。全年的通脹幅<br>度如果在5%左右的話,那還算是一個比較正常的通貨膨脹;如果超過5%,那麼影響力就比較<br>大了。也就是說,當前的社會對5%的通脹還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但如果通脹是長時間的持續<br>發生,譬如明年還繼續通脹,那就會影響到很多人的生活和生存了,特別是對抵抗能力較弱<br>的社會群體產生影響。<br><br>南都週刊:之前,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這些經濟部門有官員表示,食品價格上漲的影響是有<br>限和暫時的,他們認為物價指數下半年將會呈先揚後降的趨勢,而您剛才說是一個長期的趨<br>勢?<br><br>仲大軍:現在政府部門也在發言,說當前的通脹有一些是季節性、週期性的市場供應問題所<br>導致的。比如豬肉問題是由於糧食漲價,豬農不願意養豬等原因導致的。<br><br>  但是從大的宏觀背景上來看,中國的這波通貨膨脹,主要是來自於國外的熱錢和投機資<br>金,以及國外大宗農產品和礦產品的漲價而導致的。中國對這一通脹因素必須要把握清楚。<br>中國這一波通脹,不在於國內的養豬戶,也不在於國內的貨幣政策,其根源是各種游資、熱<br>錢湧入中國,使中國貨幣量大增,流動性過剩。錢多了以後,購買力就強了,水漲船高,東<br>西貴了也照樣買,這就形成了漲價的趨勢,再加上海外大宗農產品、礦產品這些年來不斷地<br>漲價,糧食產品如玉米、大豆、食用油等價格不斷上漲,還有能源產品的漲價,會間接地影<br>響到食品、日用品、一般消費品的成本,從而拉動了中國製造業所有產品的漲價。<br><br>  這種跡象,去年在工業用品方面有所表現,今年更多地在食品方面表現出來。我認為這<br>種表現的持續力還在繼續發作,不是說到了年中,這種力度就弱下去了,我認為這一波通脹<br>的力量還在釋放。至於說這股力量什麼時候能見頂,我認為至少要到2008年之後才能看出來<br>。這波通脹是有一定時間性的,不是短期內由國內因素引起的局部性的波動,而是一個全局<br>性的價格波動的問題。我們要對其性質認識清楚。<br><br>南都週刊:你的意思是不是說這次通脹與我們國家歷次物價上漲存在著很大的不同呢?調控<br>它的難度是不是也特別大?<br><br>仲大軍:的確如此。中國改革二十多年來,前幾次通脹都是國內因素引起的。1988年的通脹<br>,是我們貨幣發行太多所導致;1994-1995年的通脹,也是由於國內貨幣發行量太多,當時沒<br>有外部因素。可是今天的通脹完全是由外部因素導致的。國外的金融貨幣資源大量湧入中國<br>。今年上半年,短短6個月時間,外匯儲備增加了2600多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8000億元,這<br>就需要我們用基礎貨幣來兌換外匯,要發行出這麼多的貨幣量來。再加上貨幣乘數效應,那<br>就變成50000多億了,這就使我們國內的貨幣量充足,不可能不出現由於貨幣量增加而導致的<br>通貨膨脹。<br><br>南都週刊:就是說我們已經捲入經濟全球化範疇中,不可避免地受到世界影響。我們面對的<br>壓力不再只是國內,還包括國外,不是簡單地進行調控就可以解決得了的,解決流動性過剩<br>(資金過於充裕)問題是「疏」是「堵」很考驗政府的智慧。<br><br>仲大軍:是的,整個局勢比過去複雜,調控的手段不能是單一的。首先,今年上半年的外匯<br>儲備增加了2600億美元,這樣大量的外匯湧入是非常不正常的,需要引起大家注意。去年一<br>年外匯儲備增長也不過是1700億美元。<br><br>  第二,我國經濟已經在相當大的程度上融入國際經濟和國際市場,這就要極大地受國際<br>市場價格和國際金融價格的影響,而國際金融是由美元為主導貨幣的國際金融,是由西方大<br>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發展中國家加入國際社會,必然要受到發達國家金融的鉗制。<br>當今的國際社會,是一個流動性過剩的國際社會,流動性氾濫是當前整個國際金融的特徵,<br>其根源就在於美國多發鈔票來購買發展中國家的東西。美國人很狡猾,他們瞭解到發展中國<br>家採用重商主義,拚命地出口,拚命地壓低商品價格,拚命地需求外匯,於是就大量地印鈔<br>票,用紙幣換取貨物。而我國在這些年發展過程中,恰恰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不懂得如何與<br>國際的虛擬資本對抗,也就是還沒有學會玩這種國際金融遊戲。<br><br>  所以,這些年做了很多吃虧上當的事,大量輸出國內的寶貴實物資源,換回一大堆沒有<br>用的外匯,而這些外匯還不斷地貶值,過幾年就縮水了。而這些外匯湧入中國,又促使中國<br>發行大量人民幣來對應它,使中國貨幣量充斥,導致了國內的通脹。這就是當前我們國家通<br>脹最根本的原因。通脹的表現就是物價上漲。在物價上漲的過程中,越是有錢的人越能轉移<br>風險,抵抗風險,而那些普通老百姓就沒辦法了,就增加了他的生活壓力。<br><br>多數工薪階層都是受害者<br> <br>南都週刊:所以有說法認為,城市中低收入者是這場金融博弈的受害者,甚至包括大多數的<br>工薪階層,他們應對這次漲價大浪只能叫苦連天。<br><br>仲大軍:中國大多數的工薪階層,應該說都是受害者。這是因為國際資本湧入中國,包括大<br>量國際熱錢鑽進中國,大量兌換人民幣,大量購買中國企業產權,購買中國房地產,以及股<br>票,無形中抬高了中國資產的價格,使國內消費者的購買能力跟不上這些漲價品的價格上漲<br>速度。這就造成了正常的普通消費者的生活難度。而由於國內收入分配的嚴重不平衡,中國<br>經濟高速增長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少數人拿走了,社會貧富差距很大,大多數人只拿<br>著微薄的低工資。中國的工資水平低這在世界上都是公認的。<br><br>  在這種情況下,通貨膨脹對於國內不同的群體產生的影響是不同的。並且,這一波通貨<br>膨脹也是由國內的富有者和國外的投機者雙方共同造成的。不僅僅與國外游資,也與國內的<br>投機資本有關。二者沆瀣一氣,興風作浪,在所有能投機炒作的領域,都在拚命地炒作。<br><br>  比如房地產,其炒作的結果就是導致一般的工薪階層根本買不起房,將大眾群體擠出購<br>房行列。這種炒作和投機本身是一種盤剝,其結果是抬高了中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成本。老<br>百姓房買不起了,豬肉吃不起了,中國的貧困化會更厲害了,社會危機也會出現。所以說今<br>天中國的通貨膨脹不是一個經濟問題,而是一個很大的社會問題,甚至是一個政治問題。根<br>本因素就是外憂內患共同拉高平民百姓的生存成本,使得中國普通階層生活更加困難。<br><br>  像今天的年青一代,實際上比上一代還難過,正好趕上了就業難、房價貴、低工資這樣<br>一個時代,房子買不起,就業無著落,大學生畢業月收入只有幾百元,80後的一代人生活窘<br>迫已經成為一個社會現象。通貨膨脹如果繼續下去,一些問題會暴露得更加明顯,社會矛盾<br>也會激化。<br>南都週刊:經濟問題造成的壓力使得普通居民的焦慮增大,他們該如何應對?<br><br>仲大軍: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政府,普通的居民沒有辦法。他們沒有富餘的資金進行保值增值<br>,而有錢的人有這種能力,他們可以把錢轉化成房產、地產、企業產權、黃金、期貨等等形<br>式。而一般的人儲蓄不多,也就是維持日常生活,這樣的群體,他們抵抗通貨膨脹的能力非<br>常微弱。<br><br>  中國現在有10%的家庭是靠積蓄來生存的,我國的失業率大約就是10%,很多人現在沒有<br>工作,只有靠以前積攢的儲蓄過日子,而通脹使得他們儲蓄變小了,他們不賺錢,卻又得花<br>更多的錢,這樣的群體是最慘的。因為在通脹的年代,物價漲,工資一般也跟著漲,那些有<br>工作有就業的人,有抵抗能力;而失業的人沒有抵抗能力。所以他們首當其衝,是最弱的群<br>體。他們過去的儲蓄可能化為烏有,並陷入貧困。<br><br>  另一批人是普通的工薪階層,本來收入就不高,一通脹就超過本身的承受能力,他們的<br>生活也會更窘迫。這樣的群體在通脹中也是受害較大的群體。還有一部分居民具有抵抗通脹<br>的能力,他們有一定的事業,如開飯館的,在通脹中水漲船高。所以說,通脹對中國社會各<br>個階層的影響程度是不一樣的。<br><br>  富裕群體不用說了,人家有理財能力;而普通老百姓在漲價面前束手無策。在這種情況<br>下,我認為只有靠政府加大社會保障、社會福利的力度,政府必須向這些弱勢群體進行補貼<br>。中國現在應對國際資金的辦法是什麼呢?就是以毒攻毒。你印鈔票,我也印鈔票;美國不<br>是印大量鈔票來買我們的東西嗎,我們也印鈔票,使我們的物價漲起來,同時又要讓國內消<br>費者有購買能力,其辦法就是提高保障能力,把鈔票發給弱勢群體,讓他們去消費,去購買<br>。<br><br>國富民窮的發展模式<br><br>南都週刊:7月20日晚,出台了兩項宏觀調控政策。一是將儲蓄存款利息所得個人所得稅的適<br>用稅率由現行的20%調減為5%。二是上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貸款基準利率,其中一年期存貸款<br>基準利率各上調0.27個百分點。這兩項政策,對未來的物價走勢,能夠起到一定的抑製作用<br>嗎?<br><br>仲大軍:這與我們剛才談的沒有多大關係。銀行存款利息稅降低,對中低收入者沒有多少好<br>處,對於那些連存款都沒有的窮人更沒有任何影響。窮人本身也沒有多少錢,降多降少與之<br>無關。中國的大部分金融財富是被大約20%的少數人掌握著,降低利息稅只會對富人有利,而<br>不會對窮人有利,這點是肯定的。<br><br>  另外,政府現在計劃出台的一些政策,已經顯示出其錯誤性。譬如財政部計劃發行的1.<br>5萬億國債,是為了從國家外匯管理局購買兩千億美元給外匯投資公司,以用於海外投資。這<br>種做法是非常危險的。寧肯把國內的資源拿到國際上去,而不在國內進行使用和發揮作用。<br>國家財政不在社會福利保障方面有任何行動,反而要到外面去投資。國內的資源為什麼不用<br>在國內,倒要拿到國際上去?你是一個發達的國家嗎?你的國家發展是到了一個富裕的程度<br>嗎?中國發展到資本輸出的階段了嗎?並沒有。當國內的通脹已經出現很大危機的時候,如<br>果不加大國民的購買力,不通過以毒攻毒的方式來對付國際的熱錢和投資,那中國人民遭受<br>的損失必將是重大的。<br><br>  我們的政府是個精英政府,所制定的政策也往往都是精英政策。當前宏觀調控的手段到<br>底怎麼運用,我認為發行1.55萬億這麼巨大的國債,應該有一部分用到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br>上來,要促進國內的消費,增大中國的消費力,而不是投資到國外去增加別人的消費力。<br><br>南都週刊:是不是因為我們GDP的高速增長讓部分人認為我們的經濟發展得特別好了,但實際<br>上我們存在的深層的社會問題,如社會保障體系不完善,中低收入者占很大比例等問題。<br><br>仲大軍:是的,貧富差距作為一個越來越嚴重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充分的重視。中國的經濟<br>增速的確非常高,但是以低工資為代價來維持的,這樣的發展後果是什麼呢?是發展了人民<br>嗎?是以人為本嗎?只是蓋起了許多高樓大廈和漂亮的政府大樓,以及高速增長的外匯儲備<br>。但人民群眾實實在在得到實惠了嗎?受益了嗎?這是一條國富民窮的發展模式。要把國家<br>資源切切實實用到改善老百姓生活水平上,我們發展的思路是應該轉變的。<br><br>南都週刊:就是近幾年一直在討論的如何讓老百姓分享改革開放成果的問題。<br><br>仲大軍:是的,我們必須要從分享改革成果這個思路出發。以韓國和日本來講,它們的改革<br>時間都是在二三十年,使一個貧困的國民生活狀況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日本和韓國過去國民<br>貧窮程度比我國還要厲害。但人家也就在不到30年的時間裡迅速改變了貧困。而我們中國改<br>革開放也三十年了,但跟人家比,差太遠了。所以說中國的改革與國際沒法比。所以我們就<br>問,中國發展的財富哪兒去了?我們的成果哪兒去了?人家是都比較均衡地分配了,讓整個<br>國民都分享了;而我們呢,還是窮的窮,富的富。少數人的財富巨額增長,越來越多,甚至<br>大量輸出到國外去,加入到發達國家的行列裡去了。可是國內還留下大批的貧困群體和貧困<br>人口。<br><br>  這種狀況如果得不到改善,那麼我們改革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們高速經濟發展的目的<br>是什麼?國際間的比較讓我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們的發展太不平衡了、太不公平了。這個<br>問題必須要鮮明地指出來。<br> <br>(仲大軍:經濟觀察家,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主任)<br> <br>南都週刊稿件,轉載請註明,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國際邊緣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