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17位馬克斯主義者發表公開信批評黨中央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中國17位馬克斯主義者發表公開信批評黨中央

文章國際邊緣 » 2007-07-30, 08:00

by 馬賓等 31 dec <br>關於對山西黑磚窯事件等問題的認識和關於十七大的建議<br><br>胡錦濤總書記並中央政治局各位常委、各位委員和候補委員:<br>您於6月25日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中,著重提出了加強黨內民主,要求全黨同志一定要居安思危,增強憂患意識。根據這一號召,我們提出如下建議。<br>山西黑磚窯事件被揭露了,一些類似的黑煤窯事件也不斷被揭露。對於我們共產黨人來說,不應當也不會對這些事件看作是甚至說成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必然現象。這分明是資本主義包含著某些封建主義、奴隸主義原始積累、殘酷剝削、人吃人的悲慘世界的景象。《共產黨宣言》和共產黨的宗旨是消滅剝削和解放全人類,而這些事件卻完全違背了我們的宗旨。<br>山西黑磚窯事件,說明在我們國家存在著許多與社會主義制度、共產主義思想完全背道而馳的黑暗現象。比如,礦難事件的多年不斷發生,奪去了無數可愛的勞動者的寶貴生命。而那些私營的煤礦主,卻一次就可以拿出從工人身上剝削壓搾出來的數百萬元、數千萬元去購買豪華轎車、豪華住宅。我們有很多日進斗金的富豪,他們的大企業一年就可增收進上億元的財富。假如讓這些事情繼續暢通無阻地發展下去,難道這還是我們要建設的社會主義制度嗎?!又比如,我們很多幾十年來艱苦奮鬥、建設起來的公有制大企業,被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挖走了,賣掉了,甚至白送掉了,變成了美其名曰的民營企業而實際上是私營企業。原共產黨員書記、廠長變成了大資本家,但還當著黨員和書記。這符合《共產黨宣言》和共產黨的建黨原則嗎?不用多說,在全國範圍內,絕大多數中小企業也都是當年靠著億萬勞動人民在黨中央的領導下辛勤勞動、節衣縮食一點一點發展起來的。而現在它們的產權、所有權大都不屬於人民了,變成了私人老闆的財產了。那些在私營企業、作坊、礦山、商店,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人、農民工,甚至大量的童工,他們拿著低微的工資卻幹著超常的工作時間的勞動,嚴重透支著生命,有的甚至是不見天日的無償勞動。恐怕不只是這次才暴露的黑磚窯問題,在其他各個地方都不能說沒有這種現象。我們年年"掃黃打非」,但據說全國共有幾百萬、上千萬的婦女因生活困難所迫從事著被殘酷蹂躪肉體的賣淫活動,這造成多少個家庭的父母子女的痛苦生活!難道我們對此就毫無辦法,任其繼續存在下去嗎?<br>我們還有很多可以辦得好、經營好的好端端的大中型國有企業,被毫無道理地拍賣給外國企業集團,讓他們奪走了我們的國內市場,擠壓了我們民族經濟的發展。最近媒體報道,國家允許外資進入我國軍事工業企業參股合資。即使是配套的設備、零件,這也是非常令人不安和應當反對的。沒有有保證的配套怎麼會有可靠的主套成套?任何一種武器裝備,只要有一個零件有問題,就不可能正常運轉,甚至可能自行爆炸、造成惡性事故啊!而且他們還會竊取一些機密,摸清我們的底,蠶食整個軍工生產體系的!我們有多少省市縣的領導對國家財產毫不痛惜,眼睜睜地拱手讓給別人。在我國目前的GDP中,有多少是國內私有企業做出的,有多少是合資企業和外國獨資企業做出的,又有多少是國有企業做出的呢?從當前的實際情況看,現在我們的公有制為主體的基本經濟制度還能站得住腳嗎?為什麼國家主管部門包括統計部門,多年不公佈出各種經濟成分比重的數字呢?工人和農民失去了主人翁地位,工人被迫買斷工齡和下崗失業,在農村裡早已出現新的剝削農民的富農和農場主了。在經濟改革過程中,從上到下腐敗之風愈演愈烈,有很多領導幹部腐化墮落,背叛了祖國和人民。以上各類問題與事件的發生與發展,確實讓人驚心動魄,震驚和憤慨。但每一次發生時,只在一個時間段內作為單個的突出事件報道了,而隨後的處理大都是大事化小或不了了之,很少或根本就沒有從源頭上、路線方針上查原因,也很少有相關的主要領導引咎辭職或被撤職查辦。只有一些被揭露出來的嚴重的貪污腐化事件不得不判幾年徒刑,最多判個死緩,極個別的才判死刑。這些幹部過去很多都是不錯的,只是在錯誤思想的潮流中沒有經受住考驗而走上了背叛黨和人民的犯罪道路。<br>還有很多令人煩惱和深感憂慮的事情天天都在發生,不勝枚舉:如股市存在泡沫,物價上漲,城市到處亂拆工廠、亂拆民房,房地產炒作,房價飆升;還有,肥水快流和廉價出口的政策,導致了低工資、大剝削、高消耗、重污染的惡果、苦果。更為嚴重地,有的地方向中央鬧獨立性,不聽招呼,不聽指令。<br>看來這次黑磚窯事件,非常突出地暴露出了一個擺在我們面前不得不深刻思考的、關係到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大問題。這就是,我們正在進行的事業,是不是在思想政治路線上發生了嚴重的問題,迷失了正確的方向?!現在,貧富反差之大,已達世界前列。據世界銀行最近測算,我國基尼係數為0.469,已經超過了印度、印尼、埃及,也超過了日本、英國、美國!鄧小平同志曾經說過,我們的改革開放如果導致兩極分化,那就說明我們走上了邪路。邪路,無非就是錯誤、邪惡之路,資本主義之路。改革開放已經這麼多年了,很多問題越發展越嚴重;不能說沒有成績,或成績不大,等等。我們為什麼還要堅持錯誤的東西呢?從表面看來,一些城市高樓林立,建起了很多合資或外資企業,也合併和擴大了一些國有企業,但如果透過現象看本質,問題就多了,特別是與前面提到的黑暗問題對照起來,我們該如何回答呢?能說表面上歌舞昇平的現象就是我們要走的康莊大道嗎?對於這種現象,以及某些領導人發表的掩蓋矛盾、脫離實際的講話,外國的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是暗暗竊喜的,他們有的甚至公開加以讚許。而我們的老百姓看到這些負面問題始終不見改變,卻深感痛惜和焦慮,擔心黨、國家和人民的前途和命運,也擔心自己的生活今後無依無靠。<br>蘇聯與東歐社會主義國家變質、瓦解的悲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以後進入低潮的教訓還都歷歷在目。而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勢力和他們的代理人,從政治上、意識形態上、經濟與財政金融上、文化教育上、國防和軍事上、外交及民族問題和宗教上等各方面對我們進行圍剿。他們已經滲透得很深了。但是,我們看到的對其反圍剿的效果卻不大,措施不力。儘管我們常講和平、合作、和諧,但是種種跡象表明,現在他們正在霍霍地磨刀,千方百計地準備在軍事上對我們進行包圍,準備發動侵略戰爭或以武力相威脅。<br>現在真可以說,民憤告急,黨和人民政府嚴重脫離群眾,社會主義岌岌可危!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面對這樣的國內、國際形勢,廣大黨員,特別是多年受到黨教育的老同志無不心急如焚,盼望黨中央能夠採取有力措施,當機立斷,審時度勢,奮勇地帶領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堅決地從鄧小平同志所說的、帶有警示意義的"邪路」上毫不猶豫地走出來。希望在不久之後就要召開的黨的十六屆七中會議上,以黑磚窯等事件為突破口,舉一反三,從思想上、政治上、路線上全面進行反思和總結,堅持真理、修正錯誤。並在隨後召開的黨的十七大上,從政治思想路線上、建國方略上作出符合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符合廣大人民需求的正確的決定。<br>我們誠懇地向黨中央提出建議,對這次黑磚窯等事件千萬不要就事論事,千萬不要在思想路線上捂蓋子,不要走過場,不要不了了之(剛剛閉幕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通過了《勞動合同法》,卻沒有從媒體上看到委員長、副委員長和常委委員們對山西黑磚窯事件說一句話)。而應把它看成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突破口,看成是必須動員、號召全黨改正錯誤路線的警鐘。<br>毛主席說,"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線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胡錦濤同志說,"在任何時候和任何情況下,我們始終都要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這是完全正確的,我們完全擁護和堅決支持,並殷切盼望從今往後切切實實地做起來。<br>我們黨有個光榮傳統,就是:要光明正大,不搞陰謀詭計;要團結,不要分裂;要統一於正確的意志。要為了人民的利益,克服艱難險阻,去爭取更大的勝利。為此,要有一個充分發揚民主的環境,請中央為全黨做出榜樣,開創一個暢所欲言的新局面,號召全黨發揚我們黨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優良傳統,暢所欲言。黨中央要虛心聽取廣大人民特別是工農群眾的意見,集中合乎馬克思主義的正確意見,把十七大開成一個正確路線的大會,團結勝利的大會,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大會。再不能猶豫了,到了必須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時候了,但這是非常艱巨的任務,必須作好準備工作。<br>建議在十六屆七中全會和十七大召開之前,掀起一個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熱潮。由中央決定選擇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中的一些重要文獻,如《共產黨宣言》、《反杜林論》《國家與革命》、《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等文獻中的經典論述,以及《為人民服務》、《愚公移山》、《學習白求恩》、《反對自由主義》、《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等毛主席著作,《國際歌》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二首歌詞的全文,供中央委員、中紀委委員和十七大代表辦學習班認真學習。還要組織和幫助一切有閱讀能力的黨員認真學習。<br>建議在七中全會和十七大之前,結合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學習,開展對民主社會主義、修正主義和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批判。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批判這些錯誤思想,就不可能真正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思想和政治路線,甚至會危及我們的社會主義事業。在1989年春夏之交,曾經由於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的大氾濫,出現了一場反革命暴亂。鄧小平同志指出,這場暴亂的性質是"資產階級自由化與四個堅持的對立」,這場暴亂的目的是"要顛覆我們的國家,我們的黨」,最大的教訓是"四個堅持、思想政治工作,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精神污染,我們不是沒有講,而是缺乏一貫性,沒有行動,甚至講得很少。」他還指出:"十二屆六中全會我提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還要搞二十年。現在看來還不止二十年。資產階級自由化氾濫,後果極其嚴重。」(《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305頁、374頁)。今天,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氾濫,比那時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赤裸裸的宣揚資產階級自由化之外,還有披著馬克思主義外衣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民主社會主義。它肆無忌憚地歪曲、篡改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否定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理:生產資料公有制和無產階級專政,妄圖把我國變成西方附庸的資產階級國家。由於它披著馬克思主義的外衣,對有些人起到了一定的迷惑作用,應當著重批判。總之,對於一切反馬克思主義的錯誤思想,必須徹底批判,撥亂反正,確保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br>建議由十七大作出決議:在黨章中恢復堅持黨的工人階級先鋒隊的性質,糾正關於"兩個先鋒隊」的錯誤提法和允許不願放棄剝削的資本家入黨的錯誤規定。黨的工人階級先鋒隊的性質,是自從《共產黨宣言》以來就已經明確了的。早在1879年,當民主社會主義的頭子伯恩斯坦等人提出要吸收"有教養的、博愛的」資產者入黨,把黨變成"全面的黨」的時候,馬克思和恩格斯立即予以痛斥,並說,如果他們堅持這種思想,就應當讓他們退黨,至少撤銷他們在黨內的領導職務(參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367頁)。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一直堅持黨是工人階級先鋒隊的根本原則。1952年6月9日中共中央在有關文件中著重指出:"共產黨員則不允許剝削他人(不論是封建剝削還是資本主義剝削)。」"如果他們不願放棄剝削行為,繼續進行富農或其他方式的剝削,則應無條件地開除其黨籍。」1956年9月16日,鄧小平代表黨中央所作的《關於修改黨章的報告》中指出:"黨員必須是從事勞動而不剝削他人勞動的人。」"必須使每一個黨員在勞動和剝削之間,堅決地劃清界線。」這些根本原則的規定,一直延續到黨的十六大之前。十六大以後,黨與新資產階級的關係越來越密切,而黨與工人、農民和勞動知識分子的關係越來越疏遠了,這是十分危險的!我們建議:黨的十七大恢復十五大黨章關於黨的性質和入黨條件的規定,回到馬克思主義的正確立場上來。關於已經入黨的資本家,可以讓他們在兩種出路中做出自己的選擇:一種是放棄剝削,繼續做黨員,將原來用於剝削的生產資料交給黨和人民政府,自己做自食其力的勞動者。一種是自行退黨,仍然做資本家,但要求他們愛國守法,作為愛國統一戰線的成員參加祖國建設,有些人還可根據自願原則申請加入相應的民主黨派。<br>看看當前的事實,應該坦率地講:現在中國進行的改革是變公有制為私有制的改革,是變社會主義為資本主義的改革。如果十七大還是這樣堅定不移地、毫不動搖地走下去,葉利欣式的人物就一定會出現,亡黨亡國的悲慘局面馬上就會到來。當然,由於我國的具體條件與原蘇聯有所不同,他們很可能不是公開地解散共產黨、宣佈改變國號和分裂國土,而是用馬列主義和五星紅旗的外衣把自己偽裝起來,以欺騙廣大群眾。根本問題出在哪裡?就出在20多年以來,我們執行的是一條錯誤的理論和錯誤的思想為指導思想的錯誤路線。不徹底打破這種思想束縛,不糾正私有化的改革方針,不改變讓資本家入黨的錯誤原則,只是在二次分配上搞幾項福利措施,抓幾個貪官,不可能解決根本問題,一系列禍國殃民的事件必將層出不窮。希望中央領導同志們在這些重大問題上是明白的、清楚的。我們誠懇地建議和希望,徹底地否定錯誤的理論、思想和方針路線,與錯誤的思想理論徹底決裂,要在實際行動上而不是口頭上,堅定不移地、毫不動搖地回到馬列毛革命路線上來,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作為全黨一切工作指導思想的理論基礎。忠實地貫徹執行下去,無論是政治、理論、思想、文化、教育、經濟、農業、工業、國防、軍事、外交、外貿、幹部、腐敗、掃黃打非以及打掉黑社會等各個方面存在的嚴重問題,都會從根本上得到解決。<br>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勢,在這極為重大的歷史關頭,我們還建議中央常委和政治局考慮最佳方案,從根本上消除各種消極因素,克服與改變當前不利的局面。中央政治局應向全黨發出號召,聯繫實際、聯繫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關於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聯繫中國共產黨路線鬥爭史、聯繫國際鬥爭史、殖民地的苦難史進行學習,領導幹部不應有顧慮與計較個人得失,應保證全黨所有同志的真實意見都能夠得到表達。鑒於多年來,黨內嚴重缺乏民主作風,等級森嚴,領導脫離群眾,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形式主義、機會主義、自由主義之風盛行,多數人習慣於看領導眼色行事,怕不利於自己而跟著說、順著說,不敢發表不同的意見。如果打不開這種局面,中央全會和代表大會是不可能開好的。為此,我們建議黨中央作出正式決定並通告全黨,在黨的會議上,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或對領導人提出批評或不同意見的中央委員、中紀委委員、十七大代表以及黨政軍民學領導幹部、工作人員和全體黨員,中央從組織上保證做到:言者無罪,聞者足戒,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秋後算賬,不"雙規」,不坐牢,不軟禁監視使人失去自由,不暗害,不殺頭,不牽連親屬、朋友。使大家敢講真話,放下包袱、輕裝上陣,貢獻寶貴的意見。要發揚光大紅軍當年長征時遵義會議和延安整風的經驗和精神。<br>同時應當作出決定,歡迎已離退休的原黨和國家領導人支持開好全會和代表大會。有的同志對於已被事實證明是錯誤的宣傳和論述,自己應當迴避,不要再說三道四,要遵守黨的紀律,不要犯歷史性的錯誤。<br>中央各位領導同志應當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以馬列毛的理論為指導,帶頭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用實事求是、一分為二的哲學觀點、方法,用"講真理、不講面子」的嚴肅態度,系統地、全面地總結將近三十年來改革開放的得失,成績有哪些、敗績有哪些、經驗教訓是什麼,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制定真正符合社會主義原則,符合工人、農民、廣大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路線、方針、政策。不管已定路線和方針政策是怎麼定的、誰負責的、誰說的,只要是非馬克思主義的、錯誤的、不符合人民利益的,都應該加以徹底否定,進行修改。<br>我們這樣做,經濟上可能會受到一些暫時的影響,但是會得到廣大群眾的真心擁護,從而大大促進政治上的團結和經濟上的更大發展。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我們一定會發展起來的。<br>關於十七大在候選人的安排問題上,建議中央堅持任人唯賢的方針,一定要選拔堅持馬列毛革命路線、密切聯繫群眾、真正為人民的利益和共產主義事業做出不懈努力、敢於堅持真理、修正錯誤、不計較個人得失、德才兼備、廉潔自律的好幹部;建議結合七中全會和十七大進行的情況,盡量對候選人的安排預案進行必要的調整,像黨的七大那樣,經過幾上幾下,最後按黨章的規定差額選舉來決定。建議中央政治局常委和總書記,由十七大全體代表或中央委員會差額直接選舉。<br>我們堅信,只要黨中央各位領導同志能痛下決心,猛然醒悟,真正回到馬列毛的革命路線的立場上來,不怕痛、不怕醜、不怕邪、不怕壓,鼓起革命鬥爭的精神,共同努力、排除萬難、力挽狂瀾,以扭轉乾坤、排山倒海之勢,堅定地端正社會主義大方向;團結全黨和全體與會同志,通過學習、討論、爭論,團結、批評、團結,從鬥爭到統一認識、統一思想、統一意志、統一行動,重新制定出正確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路線。只有這樣,十七大才能開成一次高舉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的正確路線的大會,團結勝利的大會,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大會。中國人民和世界上的朋友們都會支持讚揚我們,北京奧運會和上海世博會也一定能夠辦好,辦成友好團結勝利的盛會。我們一定能夠把國家建設得更美好,中國人民一定能夠擁有更美好的前途和未來。<br>最後,讓我們獻上一首令人深為激動感慨神往的詩句:"子規夜半猶啼血,不信東風喚不回!」我們熱切期盼尊敬的黨中央領導同志,一定要把東風勁吹起來!!!<br><br>以上建議,請研究採納。<br>馬 賓 (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顧問)<br>周光春 (原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顧問委員會主任)<br>李成瑞 (原國家統計局局長)<br>秦仲達 (原化學工業部部長)<br>茅 林 (原冶金工業部副部長)<br>吳凡吾 (原國務院外國專家局局長)<br>楊守正 (原中國駐蘇聯大使)<br>華 光 (原中國駐羅馬尼亞張海峰大使夫人、<br>原駐羅馬尼亞大使館政務參贊)<br>韓西亞 (原全國總工會書記處候補書記)<br>臧乃光 (原中國銀行副總經理)<br>徐誠之 (原鐵道兵政治部主任)<br>龍桂林 (原鐵道兵參謀長)<br>白雪天 (原解放軍某坦克師政委)<br>陳 曉 (原海軍航空兵政治部副主任)<br>喻權域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研究員)<br>徐 飛 (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br>默明哲 (當代中國研究所編審)<br>聯繫人: 馬 賓<br>二00七年七月十二日<br>
國際邊緣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