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護“精神病”“患者”?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如何保護“精神病”“患者”?

文章劉大生  » 2001-08-07, 08:00

如何保護“精神病”“患者”? <br><br>讀了揚州作家申維的《愛情乞丐》和廣州作家鍾健夫的《返祖》這兩部小說之後,我對“精神病”這個概念越來越感到恐怖。假如有一天有人將“精神病”的帽子扣到我的頭上我該怎麽辦?這種可能性絕不是空疏的可能性,而是一種現實的實實在在的可能性。不信,請看下面這條新聞: <br>  <br><br>  誰有精神病? <br><br>《中國改革報》7月3日刊登魏文彪的文章說,廣州天河某大學教授鍾華琰因6次被學校強行送進精神病院而提起訴訟,索賠億元,在5月21日法庭上,原、被告雙方就鍾教授是否有精神病進行了激烈辯論。 <br>“接受記者採訪時思路清晰、對答如流”,連校方也承認“平時能勝任工作”的鍾教授究竟有無精神病,這裏不在學術與技術上進行議論。引起筆者注意的是,該學校認定鍾有精神病,而決定送他進精神病院,依據竟然是他“寫了大量信件反映該校評職稱的不公,並寫了大量大小字報”。 <br>現在在一些單位,因爲懾于打擊報復,職工一般不敢與領導爭執,即便遇到不公,也大多選擇逆來順受,就更不用說到上頭去“告狀”了,因而與領導“叫板”,向來被認爲是以卵擊石,是發傻與發瘋之舉。西安市昌仁裏小學教師王恒雷因住房等問題與校長發生過爭執,曾不斷向有關部門申訴,結果也被認爲有精神病而強行送進了“安康醫院”。這些難道都僅僅是巧合嗎文章指出,相比於一般性報復,將正常人送進精神病院無疑更具傷害性,因爲它不但折磨一個人的肉體,更摧殘一個人的精神。施行此種打擊報復手段者,其病狂程度比起真有精神病者只有過之而無不及。究竟誰有精神病,明眼人一望可知。 <br>-----《報刊文摘》2001年月9日第2版。 <br><br><br>爲什麽會有那麽多的正常人甚至是非常優秀的正常人被認定爲精神病患者呢?我以爲是認定程式有問題。現行的認定程式將認定權全部交給了醫院,對醫院的認定行爲又無任何監督和制約,導致認定程式腐敗。 <br>要想保護“精神病”“患者”們的權利,使他們免受各種迫害,筆者建議,改集權認定制度爲分權認定制度。改醫院一家認定爲多方同時認定,並且賦予下列各方中的任何一方以認定否決權:1,醫院;2,所在單位工會;3,具有完全行爲能力的直系親屬;4具有完全行爲能力的三個親等以內的旁系親屬;4,兩名高級律師;5,兩名高級記者。 <br>如果實行了以上制度,誰還能隨便把人送進精神病醫院。 <br><br><br>劉大生 2001年7月13日於中囯共產黨江蘇省委員會黨校 <br>通信地址:江蘇省、南京市、建鄴路174號 <br>常用電話:025-4466172-5515,6529942 <br>電子信箱:qbsz@jlonline.com <br>郵遞區號:210004<br>
劉大生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