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小泉爲何執意參拜靖國神社 作者:草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瞭望》:小泉爲何執意參拜靖國神社 作者:草

文章joy » 2001-08-16, 08:00

文章標題:《瞭望》:小泉爲何執意參拜靖國神社<br>文章提交者:【小雯兒】于2001-8-13 15:46:24 加貼在 貓言無忌<br><br>作 者:  草原之鷹 <br><br>(1)<br>   《瞭望》新聞周刊在最新發行的第32期中,發表了該刊駐東京記者張可喜撰寫的、題爲《小泉爲何執意參拜靖國神社》的文章。全文轉發如下: <br> <br>   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不顧國內和亞洲鄰國人民的堅決反對與嚴厲譴責,固執己見,再三、再四表示要在8月15日,以內閣總理大臣的身份參拜靖國神社。這種一意孤行的態度,是迄今爲止歷屆內閣都不敢採取的。對此,值得加以密切注視、認真研究。 <br> <br> <br>   靖國神社問題的來龍去脈 <br> <br> <br>   在分析小泉爲什麽執意參拜靖國神社之前,首先有必要弄清楚靖國神社是個什麽地方,它爲什麽會成爲日本與中國、韓國等亞洲國家之間的一個外交問題。 <br> <br>   日本崇尚“神道”,神社即是供奉神的場所。現在的神道理論是在日本歷史上“鐮倉幕府”(西元12-14世紀)中期形成的,是把日本原有的民間多神論信仰和外來的文化與宗教——中國的儒家學說和佛教教義糅合在一起的大雜燴。明治維新後,日本政府“廢佛毀釋”,獨尊神道,神道一度成爲國教。“神道國教化”政策告吹後,神道和神社仍然備受國家保護,所需經費全部由國家和各級地方政府提供,這就是所謂的“國家神道”。其基本思想如前任首相森喜朗所雲,“日本是以天皇爲中心的神的國家”,是戰前“皇國史觀”的核心、軍國主義天皇制的精神支柱,是矇騙和驅使日本國民爲天皇而戰、而死的精神鴉片。在歷次對外侵略戰爭中,日本士兵戰死者多,而投降者甚少,重要原因之一就在這裏。 <br> <br>   靖國神社最初叫做“東京招魂社”,建立于明治維新第二年(1869年),10年後更名爲現在的名稱,成爲專門祭祀在“中日甲午戰爭”、“九·一八事變”、“ 七·七事變”等大小共計10次對外侵略戰爭中喪生的軍人的地方。它作爲所謂的“別格官幣社”(國家出資特別扶持的神社),享受著政府的特別待遇。長期以來,靖國神社成爲日本政府宣揚軍國主義精神和灌輸“忠君愛國” 思想的有力工具。 <br> <br>   1945年日本投降後,在美國的軍事佔領下,國家神道制度被廢除,神社變爲宗教法人。1950年以來,出於對蘇冷戰的需要,美國改變對日佔領政策,由徹底剷除日本軍國主義的威脅到重新武裝日本,把它建設成爲在遠東的“反共防波堤”。於是,被判處、被關押的甲、乙、丙各級戰犯陸續被釋放。1959年,日本政府更積極爲他們平反,恢復名譽,已經被處決或在關押期間死亡的乙級和丙級戰犯先作爲“法務死”,後又作爲“戰歿死”,和戰前一樣,作爲“祭神”被供奉在靖國神社裏。1966年12月,被處決和死在監獄裏的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等14人的名單也被送進靖國神社,後來又受到“合祭”。但是,這是在秘密狀態下決定和進行的,直到1979年4月才被大衆媒體曝光,爲世人所知道。 <br> <br>   自民黨自建黨以來,就把“國家護持靖國神社”列入黨綱,在1974年之前,曾四次向國會提出旨在實現這一目的的《靖國神社法(草案)》,但是,都遭到國民和在野黨的反對,陰謀沒能得逞。此後,自民黨改變策略,從“國家護持”變爲爭取“實現正式參拜靖國神社”。1980年11月,政府還發表“統一見解”,認爲“以國務大臣的資格參拜有違反憲法的嫌疑”,但到了1985年8月,內閣官房長官的私人諮詢機關便提出了 “內閣成員可以公職身份參拜”的報告。於是,當時的首相中曾根康弘在這年8月15日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參拜了靖國神社。在遭到亞洲國家和人民的嚴正譴責後,中曾根作爲首相後來便沒有去第二次。1995年,橋本龍太郎在他的生日(7月29日)以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同樣受到中、韓等國人民的堅決反對,後來也作罷了。<br><br>(2)<br>無論是“國家護持”,還是“正式參拜”,其目的都是在曾經遭受日本侵略的亞洲國家和人民面前宣揚這些在對外侵略戰爭中喪生的人(包括各級戰犯在內)“爲國捐軀”的精神和事迹,把他們視爲“國家功臣”,實際上是肯定和美化迄今爲止發動的侵略戰爭。中國、韓國等在近代飽受日本侵略的國家和人民不能接受這一事實,認爲這是日本企圖復活軍國主義的行徑,因此表示強烈譴責和堅決反對。這就是靖國神社問題的實質。 <br> <br>   “樹有根,水有源”。小泉執意參拜靖國神社有他自身的和外在的諸多因素。 <br> <br> <br>   自身素質問題 <br> <br> <br>   小泉於1942年出身于官僚世家,他的祖父又次郎曾在戰前當過兩屆郵政相;其父戰後曾在第三屆池田勇人內閣中擔任防衛廳長官。小泉本人在大學畢業後,曾到英國倫敦留學,1972年當選爲衆議院議員至今。在自民黨內,小泉同他父親一樣,屬於岸(信介)——佐藤(榮作)——福田(赳夫)——森(喜朗)派系,在日本與中國複交前,一直是自民黨內一個堅持親台反華政策的派系。迄今爲止,小泉曾經四次出任內閣厚生相,是“厚生(衛生、福利)族”議員的中堅。此外,他還在1992年的宮澤內閣中任郵政相。在自民黨內,他沒有擔負幹事長、總務會長和政調會長這三要職的經歷。也就是說,他雖然精通衛生福利和郵政等具體事務,但沒有治党治國經驗,更缺乏作爲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雄才大略和遠見卓識。在日本走什麽道路、建設什麽樣的國家等重大問題上,沒有看到他發表過值得評說的獨特見解。 <br> <br>   小泉心目中崇拜的英雄是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攀登上自民党總裁和內閣首相的寶座是他的從政和追求的目標。爲早日實現這一雄心壯志,小泉於1990年初在自民黨內與山崎拓(現任幹事長)加藤(宏字去寶蓋左加糸旁)(前幹事長)結成了“YKK(三人姓氏的第一個拼音字母)”聯盟,1995和1998年兩次出馬競選自民党總裁,但是得票寥寥無幾,形同湊熱鬧,被認爲是不自量力。 <br> <br>   今年4月,小泉第三次發起挑戰,在同橋本龍太郎爭奪党總裁和內閣首相的爭鬥中,以壓倒性優勢獲勝,名副其實地在日本政界爆出冷門,就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其實理由很簡單:爲了迎合民心,順應時代潮流,小泉在參加競選之前,辭去了森(喜朗)派派頭的職務,並且退出該派,以無派系的姿態高舉了“改革”的旗幟,聲稱他要 “改革自民黨、改變日本”等。他的言行對厭倦了自民黨政治、渴望改變現狀的地方基層組織和民衆産生了莫大的誘惑力。 <br> <br>   同其他“二世議員”一樣,小泉的經歷也很簡單。過去的對外侵略戰爭他沒有親身經歷過,戰後接受的教育又沒有關於對外侵略戰爭的內容。他畢業於私立名門——慶應大學(創立者是崇拜歐美、歧視亞洲的始作俑者福澤諭吉),然後到英國留學,不久便步入政壇,在國內沒有體嘗過勞動群眾的艱辛,在國外沒有瞭解過亞洲鄰國人民飽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和殖民地統治之苦的感受,屬既沒有社會閱曆,又沒有正確的歷史認識的一代。日本媒體宣傳說,平時的小泉孤芳自賞,沈默寡言,但喜歡聽音樂,看電影,欣賞歌劇等等,把他打扮成一位溫文爾雅的文化人。而他又自我標榜是“怪人”、“政界的異端”、“一言居士”、“堂·吉訶德”。但是,看他數月來慷慨激昂、甚至聲嘶力竭地發表講演的樣子,再聯想到他的政治主張和政策,不得不使人感到,小泉是一個既缺乏政治常識而又敢於冒險的人物。 <br> <br>   爲小泉搖旗呐喊的群衆團體“小泉會”不久前就“小泉首相像誰?”進行民意測驗,結果有21%的人把他比喻爲江戶幕府末期的改革者勝海舟,有11%的人回答說他像希特勒,8%的人認爲他是“把國民從官僚隸屬下解放出來的林肯”。這項民意測驗顯示,雖然許多人還對小泉抱有幻想和期望,但已有不少有良知的日本人看清了小泉的真實面目。 <br> <br> <br>   推行中曾根康弘政治主張 <br> <br> <br>   年過80的中曾根康弘在政界素有“風標”的綽號。近些年來,他作爲自民党的最高顧問,策劃于密室,在暗中操縱著日本政壇,是當今日本右傾政治勢力的總後台。在這次自民党國會議員投票選舉總裁前夕,他看到大勢已去,便忍痛割愛,抛棄了他的心腹龜井靜香,同小泉進行密談,做成了一筆交易:以支援小泉上臺換取實現自己的政治主張。小泉上臺後幾個月的言行無可爭辯地表明,他全盤接受和忠實推進著中曾根的政治綱領和路線:修改憲法、在憲法上承認自衛隊是軍隊、日本應該擁有“集體自衛權”、正式參拜靖國神社、直選首相等。中曾根因此而洋洋得意,稱讚小泉“非常接近我的主張”,“洞察時代的感官非常敏銳”,是一位“風險首相”,對他寄託著無限的期望:“如果這次內閣成功了,將成爲改變日本的先驅革命者”。一位知名的政論家一針見血地指出,小泉簡直就是“中曾根的傀儡”。 <br> <br> <br>   國內政治氣候使小泉有恃無恐 <br> <br> <br>   雖然一直遭到中、韓等亞洲國家的嚴正批評,但是,作爲一國最高領導人,小泉到如今還弄不明白亞洲鄰國爲什麽反對他參拜靖國神社。這種態度倘若不是裝糊塗,就是表明了小泉的無知和有恃無恐。如上所述,無知是由於他缺乏作爲一個政治家的素質,而他的有恃無恐則來自日本國內的政治氣候——右傾化的不斷加深。 <br> <br>   日本社會右傾化是從戰後不久由於美國改變對日政策而開始的。其基本特徵是,在國內“回歸戰前”,對外則 “親美反華”。不僅是自民黨內,而且在整個政界、文教界、大衆媒介乃至經濟界,右傾化思潮都在不斷蔓延,而反對這種歷史性倒退的和平民主力量卻處於劣勢。近來的 “新編歷史教科書”事件就是這種政治氣候的集中體現。<br><br>(3)<br>由一批禦用文人組成的“新歷史教科書編纂會”—— 實際上的“國粹主義的思想政治集團”(民主黨領導人菅直人語),編寫了一種供中學用的“歷史教科書”。在恢復“歷史與傳統”的幌子下,爲了誇耀日本民族的優越性,培養青少年作爲日本人的驕傲和自尊,不惜塗改和編造歷史,否定和美化過去歷次發動的對外侵略戰爭。而它又被主管教育的文部科學省審定爲“合格”。爲了向學校兜售這種教科書,“編纂會”利用各種手段,在全國各地展開活動。《産經新聞》等媒體充當傳聲筒,大事鼓噪。超黨派的右派議員結成“思考歷史教科書問題超黨派會”,從旁支援,卻口口聲聲說要反對“政黨和團體的介入”。自民黨文教委員會發表呼籲書,把反對採用這種教科書的意見稱爲“政治壓力”,要求文部科學省就此進行調查。文部科學省則心領神會,立即決定“努力調查其中是否有違法及教育上的問題等”,並罕見地向各地教育委員會下達通知,要求它們“行使自己的許可權和責任,不要受外部活動的干擾”。 <br> <br>   禦用學者-右翼報紙-右派議員-文部科學省四者結成了強大的統一陣線,密切協作,以高壓和強制手段,對不同和反對意見實行口誅筆伐,以達到保證新編歷史教科書被“公正地採用”的目的。 <br> <br>   對於韓國、中國等就這本教科書提出的修改意見與交涉,日本政府則辯解“(教科書)審定無政治介入的餘地” ,“日本是個言論自由的國家”,更有甚者,如右派議員組成的“光明的日本國會議員聯盟”、“思考日本的前途和教育少壯議員會”等,說這是“內政干涉”。 <br> <br>   右傾化思潮向各個領域滲透和占統治地位,與此同時,在野黨的勢力減弱和被自民党同化,大大削弱了對社會右傾化的抵制力量,民衆的反戰和平願望被置之不理,經濟持續不景氣,失業者有增無減,對自民黨等政黨不信任而産生的失望、絕望情緒等等……不妨說,就連小泉登上日本政治舞臺的頂峰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這種政治氣候的産物。 <br> <br> <br>   爲自民黨拉選票 <br> <br> <br>   據自民黨委託一家腦庫以面接方式於7月10日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對小泉作爲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有“同感” 的人占33.3%(其中,“強烈有同感”的占11.7%,“大致有同感”的占21.6%),而其餘的人均不置可否。這應該說最保守的調查結果。但是仍然說明,贊成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人在全國國民並不占多數。據說這一調查結果已經報告給小泉,但是他仍無意改變錯誤決定。面臨著月底的參議院選舉,據認爲,小泉出於拉選票的目的,也非高喊“參拜靖國神社”的口號不可。因爲與靖國神社有關的人是一個不小的群體。 <br> <br>   在靖國神社裏,目前總共“合祭”著自明治維新以來246萬余個有名有姓的“功臣”。這些人的遺族及後代數目不小,能量巨大。而且,這些人都有自己的組織,最大的就是日本遺族會,成員以百萬計。此外,還有軍恩聯盟全國聯合會、報答英靈會、日本傷痍軍人會、日本鄉友聯盟、全國各戰友會、東鄉會、全國護國神社會、神道青年全國協定會、全國敬神婦女聯合會、全國神社保育團體聯合會、神社政治聯盟、全國神社總代會、以及水交會、海交會、櫻花會等等。遺家族議員協定會、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報答英靈議員協定會等則是它們在政界的代言人。這些團體與四大經濟團體(經濟團體聯合會、日本經營者團體聯盟、日本商工會議所和經濟同友會)等許多組織又組成了“靖國神社崇敬奉贊會”。這些團體無疑都是贊成小泉作爲首相“正式參拜靖國神社”的。對於自民黨來說,這些團體的成員,包括其家屬等是極大的“票田” 。小泉爲他們說話,他們當然會支援小泉,在參議院選舉中必定投票給自民黨。可以認爲,爲了穩住這些選民,爭取這些所謂的“組織票”,小泉也不會從參拜靖國神社的立場後退。 <br> <br> <br>   對中國忍讓態度的錯誤判斷 <br> <br> <br>   在不斷遭到中、韓兩國的堅決反對後,小泉說什麽“ 參拜之後再考慮同中國和韓國改善關係”。他判斷,中國和韓國都需要日本,因此,即使他參拜了靖國神社,中韓兩國會吞下這顆苦果,事後仍然不得不同他打交道,謀求改善關係。因爲“在同兩國的關係中,除了靖國神社,還有廣泛的合作領域”。明治維新後,日本“脫亞入歐”釀成的崇拜歐美、輕視亞洲的思想似乎仍在小泉的腦海裏作怪。如教科書問題所表明的,儘管韓國接二連三地採取對抗措施,但是小泉根本不把它放在眼裏。因爲韓國與日本相比是個小國。小泉雖然不敢無視中國的存在,但他錯誤地相信,中國不會爲此採取果斷的對應之策。他把中國的忍讓看成軟弱可欺,把中國以大局爲重,維護中日關係的寬宏大量的風範視爲中國有求於他。他還存有僥倖心理,認爲中國目前忙於處理對美關係,因而無暇顧及他的倒行逆施。 <br> <br>   在參議院選舉過後,小泉是否會在國內外的正義壓力下改變錯誤決定,或者採取折中方法以緩和國內對他的批評和對華、對韓緊張關係,還需要靜觀。(完) <br>
joy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