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中國與古巴論戰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被遺忘的中國與古巴論戰

文章中古論戰 » 2001-08-28, 08:00

被遺忘的中國與古巴論戰<br><br>很多人都知道中蘇六十年代初的論戰,但對那場論戰的一個重要副産品,即中國和古巴1966年的論戰卻不甚了了。 <br><br>  古巴1959年革命勝利後,1962年宣佈從民族民主革命轉變爲社會主義革命,希望以此來得到中蘇兩個社會主義大國的支援。爲了爭取古巴,中蘇都向這個加勒比島國提供援助,蘇聯集團包下了古巴的燃料供應、麵粉和大部分蔗糖的出口,而中國當時雖然有數千萬人餓得奄奄一息,但也打腫臉充胖子,向古巴出口大量大米,同時每年也包下了古巴數十萬噸糖。 <br><br>  但當時中蘇已經交惡,在國際共運中各有一批人馬,雙方都想把古巴拉入自己的山頭。卡斯楚在內心對赫魯雪夫的和平共處路線不滿,對蘇聯國內的經濟改革看不慣,認爲是革命的蛻化,在這些問題上他和毛澤東倒是完全一致。古巴的另一個領導人格瓦拉甚至公開說中國的人民公社爲古巴和第三世界樹立了榜樣。但問題是中國和古巴一樣,是個窮光蛋的社會主義,不能向蘇聯那樣成爲古巴的大財東,所以卡斯楚採取了滑頭的機會主義政策,在中蘇之間玩把戲,不公開對中蘇論戰表態,對兩個都不得罪。所以當時有人說他是“胃在蘇聯,心在中國。” <br><br>  但隨著中蘇全面決裂,卡斯楚的這個小把戲越來越玩不轉了。蘇聯倚仗遠遠超過中國的物質優勢向古巴攤牌,要卡斯楚和中國斷絕來往。1965年初卡斯楚派格瓦拉和其他幾名高級領導人前往中國,要中共向蘇聯讓步,以換取國際共運的“團結”,實質是想讓古巴繼續把在中蘇之間維持平衡的把戲玩下去。連赫魯雪夫都不放在眼裏的毛澤東當然不會聽任自己被一個島國領袖的小算盤撥弄,於是古巴人碰了一鼻子灰,本來就不願意擔這個差使的格瓦拉下了出走的決心,幾個月後離開了古巴,到非洲去輸出暴力革命了。 <br><br>  卡斯楚越來越倒向蘇聯,中共便覺得對古巴的大米供應成了打狗的肉包子,從六五年起開始縮減。中國對古巴的大米輸出少了,但宣傳品卻增加了,當時中國駐哈瓦那的使館不顧起碼的國際準則,把中共的宣傳材料大量地直接寄到古巴家庭,特別是黨政軍幹部的地址,企圖煽動古巴人反卡斯楚。 <br><br>  1965年一月二日,哈瓦那舉行了數十萬人的集會和閱兵,展示了從蘇聯得到的坦克和飛機,然後卡斯楚發表了講話。他說古巴今天除了面對美帝和形形色色的敵人之外,又有了一個新的威脅:大米供應的減少。這是因爲中國撕毀了貿易合同。接下來古巴黨報連續發表文章,說中共加入了美國對古巴的封鎖。二月六日卡斯楚簽署了古巴政府的聲明,說中國正用所有自階級社會産生以來由奴隸主、封建主、資產階級和帝國主義所採用的最惡劣的海盜和土匪行徑壓迫古巴這個小國。中共使館在古巴大量郵寄宣傳品更是任何有主權的國家都不能允許的。 <br><br>  古巴對中共開罵立刻得到了蘇聯的獎賞:二月十一日蘇古簽署協定,古巴得到9000萬美元的貸款。 <br><br>  二月二十一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說卡斯楚現在終於加入了帝修反的反華大合唱。聲明不談自己的使館給所在國居民大量郵寄煽動性的宣傳品是干涉內政、侵犯主權的行徑,反而嘲笑古巴政府害怕它的人民知道真相。 <br><br>  這場相互亂罵的鬧劇在三月十三日到了高潮。那天卡斯楚來到哈瓦那大學發表演說,他說中國人是最危險的修正主義者,大米沒有什麽了不起的,應該習慣吃小麥,那樣對健康更好。然後他說中共領袖已經患了老年癡呆症,賭咒發誓說今後古巴領導人的年齡決不超過60歲。對當時中國盛行的把毛澤東比作紅太陽的個人崇拜,卡斯楚大聲嘲笑道:“那個人應該去讀讀恩格斯的《反杜林論》,太陽時間長了也會熄滅的!” <br><br>  三十多年過去了,被卡斯楚說成老年癡呆症的毛澤東早已死亡,但70多歲的卡斯楚仍然是古巴人民的太上皇,還把自己的兄弟安排爲接班人。他似乎忘了曾經被自己刻毒詛咒過的毛澤東仍然是很多中國人心中的紅太陽,象沒事人似地又稱中國人爲同志了。 <br>
中古論戰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7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