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利潤至上 還我生活尊嚴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不要利潤至上 還我生活尊嚴

文章反全球貧窮化陣線 » 2001-08-30, 08:00

不要利潤至上 還我生活尊嚴<br><br>──「反全球貧窮化陣線」立場書<br><br><br><br>貧窮問題全球化<br><br><br><br> 人們常常以為香港是一個富裕、安定繁榮的城市,但是,這個城市的貧富懸殊問題越來<br>越嚴重,1996年堅尼系數(用以標示貧富懸殊程度的指標)<br>達0.518,比世上很多發展中國家都厲害。眼下,很多人(不論是藍領工人、專業人士以至管<br>理階層)都面對失業、就業不足的問題。赤貧家庭越來越多,<br>他們三餐不繼,還要面對生活多方面的壓力。此外,政府又把公營服務外判予私人機構,成<br>為可以用來投資、賺錢的商業服務,導致工人的工資越來越低、<br>工時越來越長、工作越來越沒有保障。可是,面對如此困境,政府卻還不斷削減福利、醜化<br>領取綜援人士。與此同時,我們的生態環境也因為經濟發展受到<br>嚴重而不可逆轉的破壞。<br><br> 這樣的情況,不單單在香港發生,世界各地,不論是富裕或貧困地區,也面臨著類似的<br>問題。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生產水平發展較慢,面對世界市<br>場時,競爭能力較弱,而世貿的所謂公平競爭條款,導致不少國家因開放農業市場,小農生<br>計頓失;而城市中的勞工,則面對失業和邊緣化的困局。婦<br>女族群更是首當其衝,因性別角色的標籤(如一些地方的婦女教育程度會較低、社會資源較<br>少)而受到雙重壓迫。<br><br>自由經濟擴大貧富差距<br><br> 以上問題,是由於社會的權力和財富分配不均所致。1998年,全世界最富有的兩成人口與<br>最貧窮的兩成人口,兩者的差距竟達78倍;而全球最富有的385<br>名億萬富豪,他們所擁有的財富就相當於25億人的總財富。這些,都是拜所謂的自由經濟所<br>賜。市場是一個由人創造的貿易機制,受人造的遊戲規則所<br>規範。可是,無論在香港或國際間,經濟和貿易等政策和遊戲等規則都由高官、商界、權貴<br>來制定,以謀求最大的商業利益為依歸。香港政府一向奉行<br>所謂「積極不干預」政策,以自由市場掛帥,以創造良好營商環境、提高競爭力為最重要的<br>工作目標。可是,這些政策,只是讓財團不斷擴大至壟斷市<br>場而已,對於以追求利潤為生存目的的大財團與商家來說,是正中下懷。但財團挾其經濟力<br>量,推動和支持政府推行有利商家和利潤至上的政策,過程<br>缺乏民間參與,完全為財雄勢大的人所壟斷,只會令貧富懸殊問題更加嚴重。<br><br>世界經濟論壇推動自由經濟<br><br> 世界經濟論壇是一個由跨國公司組成、各地精英(包括學術界、政界及商界人士)匯聚的<br>會議,它雖然不像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那樣具有法定權利,<br>但它透過會議場合積極向各國政府游說開放其市場,增加跨國企業的影響力,對推動有利商<br>家的自由經濟政策也是不遺餘力。世界經濟論壇不但促成了世貿<br>的形成,又每年提出各國的競爭力報告並作出比較,加速各地盲目以提高競爭力為首要目標<br>,所以為許多民間團體所批評。<br><br>還我尊嚴生活<br><br> 因此,我們不能再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了!對我們重要的,是生存的權利、生活的質<br>素和尊嚴,而不是盲目的經濟效益。政府一再吹捧香港為一「市<br>場高度自由的國際都市」,但卻一再盲目推行利潤至上的政策,漠視日益加劇的貧富差距問<br>題,忽略貧窮人的需要。我們或來自不同的民間組織,或代表個<br>人,雖然有不同的關注點,但我們對尊嚴生活的追求是一致的。因此,我們反社會經濟運作<br>以利潤至上為原則﹐社會政策應照顧多數人的利益、並顧及生態<br>環境的保護,實現可持續發展。<br><br>根據以上原則,我們強烈要求﹕<br><br><br>1 創造適合本地基層市民的就業機會,停止對公營部門私營化﹔<br><br>2 保障人的政治和經濟權利,實現人民大眾對政府、跨國企業及國際機構的<br>民主監督;<br><br>3 各國政府及跨國機構承擔國際社會責任,在國際討論中關注發展中國家<br>的利益,著重均衡發展;<br><br>4 平衡發展與生態環境的保護,注重發展項目的環境評估。
反全球貧窮化陣線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