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世代的統獨態度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自由時報

不同世代的統獨態度

文章 自由時報 »

無聊的統獨?<br><br>■ 吳宛郁(自由時報2005.12.13)<br><br>這已不是我第一次在公眾場合看到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對提及統獨問題的友人齊聲發出譴責:「幹嘛談這麼無聊的事情?」出聲的少女一面嬌嗔,另一邊已經手腳並用的爬到男友身上,親親暱暱。<br><br>比較六十歲以上的老人,無論是台籍老兵、外省婆婆、台灣南部鄉下的種田老人,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立場,他們懂得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許多老人聽地下電台、看CALL-IN節目,彌補以前受教育權利被壟斷年代的缺憾,渴求那些被掩蓋的真相。他們的身體與精神都在思考,思想著活,思想著尊嚴。而這些自以為有揮霍不盡青春的人,卻成了思想簡單、甚至成了被操弄的對象。 <br>難道,「年輕」,在台灣只是一個商品市場? (作者從事文字工作)<br>

吳宛郁

Re: 不同世代的統獨態度

文章 吳宛郁 »

自由時報只裁用了文章很小的一部分,將全文分享如下:<br>-------------------------------------------------------------------<br> 這已不是我第一次在公眾場合聽聞有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對提及統獨問題的友人齊聲發出譴責,「幹嘛談這麼無聊的事情?」出聲的少女一面發出嬌嗔,另一邊已經手腳並用的爬上男友身上,親親膩膩。<br> <br> 不明白為何到現在仍有人將年輕人的選票視為指標,還寄託台灣的未來在這些人身上。如果一個集合名詞亦有權利選擇的話,包含「希望」、「知識份子」、「理想」、「未來」等名詞,一定堅決與「台灣的年輕人」一詞,劃清界線。<br><br> 「年輕」,在台灣更多的時候,只是一個市場罷了。被青春與美好的假象形象化,但實質無任何內容可言。他們在精明的上一代面前,何只是兒童這麼簡單。上一代奮鬥成功的父母,背負著他們沉重的卡費,因此經濟景氣狀況將影響到年輕人與父母間的親子關係。這是國民黨以拼經濟取代國家定位問題可以得到年輕人認同的原因。<br><br> 他們一早已經自由戀愛,打工消費名牌,大家都懂得玩,自以為選擇權掌握在自己手裡。但是因為生活的太過便利,承受不了複雜的思考問題。一旦你提出高過年輕人想像的問題,他們便失去智力。他們有的是消費能力,但沒有思考能力。<br><br> 否則我不明白年輕學生為何會對國家定位這麼切身的問題,態度冷漠。或者全無思考。<br><br> 你大可以比較與之相反的六十歲以上的老人。無論是台籍老兵,外省婆婆,台灣南部鄉下的種田老人,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立場,他們懂得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者對於早年國民黨的壓迫記憶猶新,今日得到難得的自由,格外珍惜。<br><br> 我認識的許多老人,他們聽地下電台,吸收以前受教育權利被壟斷年代的缺憾,他們渴求那些被掩蔽的真相。他們在二次戰後含辛茹苦養大了現在四、五十歲的中產階級,他們的身體與精神都在思考,思想著活,思想著尊嚴。<br><br> 所以你會見到許多在選舉格外熱情的老年人,他們有著比年輕人更強的意志,有明確的目標和想法。他們因為醫療的進步,活得更長了,他們似乎多出了一些時間,所以那麼激動的生活著。<br><br> 而那些自以為有揮霍不盡青春的人,卻成了思想簡單,被操弄得對象。這真真令人出奇。<br><br> 就好像飛碟電台提出的始終是一些簡單的議題。誰貪污,誰下台,誰負責,誰做不好便換掉。就好像是問捉迷藏遊戲,誰被抓到誰當鬼一樣幼稚單純。(但是馬市長因為有替死鬼經常都賴皮重玩)<br><br> 於是在這次選舉之後,有統計支持民進黨的年輕人大多轉向泛藍,實在不令人意外。因為就連他們被利用完之後,還是不知道泛藍的大人們下一步著緊的是什麼主意。其實要統一這群兒童實在容易地過分了。<br><br> 為一個自己從來未曾深入思考過的問題背書,大概也只有未出社會的年輕人做得出來。大人的愚昧,尚且有自知之明,因此愚昧的人最缺乏安全感,一但遇到有威脅性的問題,便會引發他們的防衛機制。但兒童的愚昧卻不相同,兒童是不會自動停止學習的,世界對於他們,太多道路未有名字,所以即使愚昧,也是暫時性的。除非,在他們存活的周圍,盡是不要求自己,也不要求世界的成年人,是的,唯有成年人有將愚昧宣揚散播,甚至利用的權力。<br>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