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科學社會學的案例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韓迷

一個科學社會學的案例

文章 韓迷 »

<br>韓國的黃禹錫風波越演越烈,「民族英雄」原來是撒謊造假?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反政府的保守媒體在下面這篇文章揭示了這個事件的核心。原來是科學家得到太多加持,不得不扮演一個世界一流科學家的角色。<br><br>盧武炫為何和阿扁有類似之處?<br><br>原社論標題:2005.12.16<br>要徹底澄清“黃禹錫風波”後重新開始 <br> <br><br> 黃禹錫教授16日說:“确曾為病人量身克隆出了幹細胞,而且擁有相關基礎技術。但由于沒有做好事后管理,出現了很多失誤。刊登在《科學》的論文受到了很大的創傷,再也沒有理由維持下去,因此自己撤回了論文。”對此,黃禹錫的共同研究伙伴、Mizmedi醫院理事長盧聖一說:“在黃禹錫培育出的11個幹細胞中有9個是假的,而且剩下的2個也有待于驗證真偽。但黃禹錫仍執迷不悟,不承認自己隨意捏造論文的事實。” <br><br> 他們兩人中究竟誰說的是真的?或許他們兩人都在撒謊。我國國民對“克隆幹細胞根本不存在”的主張感到茫然若失,到現在都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政府把為病人量身克幹細胞的研究指定為“政權項目”,繼而提升為“國家項目”,并最終當作“21世紀韓國國民希望項目”,給予了數百億韓元的支援。青瓦台科學技術助理還是黃禹錫教授論文的共同作者。政府對黃禹錫提供的保護不亞于保護國家重要設施。但直到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政府究竟做了什么?青瓦台、總理辦公室、科學技術部究竟從何時開始知道黃禹錫教授的研究存在這些問題?知道后為何用“就這樣”、“容后再說”的話,令國民對真相一無所知? <br><br> 黃禹錫教授研究組中有來自首爾大學獸醫系、首爾大學醫學院、Mizmedi醫院的60多名專家。成為問題的《科學》論文的共同作者就有25人。但東窗事發后,他們紛紛推卸責任說:“我不知道還剩下多少幹細胞”、“我只是前研究人員,挂名而已。”出現這一現象的原因是,政府在把黃禹錫教授個人進行的干細胞研究項目不斷提升為“政權項目”、“國家項目”、“國民項目”的過程中,營造出了科學研究的各階段不可缺少的理性驗證難以啟動的氛圍。 <br><br> 總統親自訪問黃禹錫教授研究室,對其說:“在成為總統后,今天還是第一次感到心情舒暢。”國務總理到黃禹錫教授的牧場,承諾給予支援。各部長官和重要政治家也忙著建立黃禹錫教授贊助會,儼如為黃禹錫教授奇跡般的研究成果出資的股東。在黃禹錫論文上作為共同作者留下大名的青瓦台科學技術助理和青瓦台政策室長、信息通訊部長官等一起建立了叫作“黃金蝙蝠”的黃禹錫教授贊助會。如果不是政府表現得如此積极,大企業也不會不打收据就給予數十億韓元至數百億韓元的研究資金。試問,在這种情況下,哪個膽大的科學家敢提出黃禹錫論文存在的疑點?但即便如此,屈于“政治氛圍”和“社會氛圍”,放棄科學驗證基本原理的韓國科學界也要受到批評。如果照此下去,今后國際科學界將再次用怀疑的眼光看待韓國科學家的研究論文。因此,迫切需要科學界進行自我反省并采取對策。而作為第一步,首爾大學要嚴格進行驗證,以便獲得國際學界的認可。 <br><br> 此外,媒体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媒体效仿政府,為幹細胞研究增添“國民項目”、“未來項目”的玫瑰色修飾語,并原封不動地對黃禹錫教授的主張進行了報道。在科學研究中要遵守的“政治”和“科學”的警戒線倒塌、混淆的情況下,媒体不但沒有發出警告,反而還配合政府,迎合國民的情緒,對此要進行深刻反省。因為,雖然對科學研究進行驗證是科學界自身的事情,但為使科學界保持理性姿態,保護科學界免受“社會外界”的影響是媒体的份內之事。 <br><br> 現在我們要采取的態度是,在毀于一旦的幹細胞研究原地上克服茫然若失的气氛,重新站起來,用理性的眼光冷靜地觀察當前的情況。達到世界水平的幹細胞研究潛力并沒有因黃禹錫教授的風波而消失。虛假的事實要全部澄清,并在剩下的真實基礎上重新實現新的飛躍。這才是不甘于失敗,在其基礎上繼續為夢想拼搏的永不言敗的精神。只有科學家重新振作起來,重新帶給國民希望,國家才能生存下去。 <br> <br>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