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立法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性騷擾立法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3-13, 08:00

2006.02.07  中國時報 <br>性騷擾難認定 縣府官員頭痛<br>吳江泉/屏東報導<br><br> 「性騷擾防治法」雖然正式生效,但因國人對此法令陌生,不僅民間企業、團體幾乎都沒有成立防治申訴管道,就連屏東縣政府內部也還未設置「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官方的「再申訴覆議委員會」亦在籌設中,問題就出在性騷擾的定義實在很難認定。 <br> 提到「性騷擾」的明文規範,許多企業、員工都「霧煞煞」,因為「性騷擾防治法」規定開黃腔、傳送色情電子郵件,必須令人感到不舒服,才足以構成性騷擾,很多職場上同事間,平時開慣玩笑,對於「感到不舒服」的定義、尺度在那裡?感到無所適從。 <br> 一般在火車站等公共場所對不認識的人「性騷擾」,直接向「一一三」投訴即可,比較難認定的是在辦公室同事間開玩笑行為,偶而一次或不小心開黃腔,如果受到對方警告,又蓄意為之,才會引起對方「感到不舒服」,否則要構成觸犯「性騷擾防治法」的機會可能性不高。 <br> 就因為觸法的「臨界點」很難認定,過去對於職場上喜歡開黃腔的人,頂多也只是警告一下,或避而遠之,許多人認為習慣就好了,不以為意,民間企業不關心,地方政府也不重視。 <br> 以主管單位屏東縣社會局為例,因為有「一一三」諮詢管道,所以成立「性騷擾防治委員會」的申訴管道就沒有迫在眉睫成立的必要,至今仍在「積極」籌設中;管轄近兩千名員警、雇員的警察局,則認為有婦幼隊、督察室,申訴管道暢通,原本沒想到要成立防治委員會,昨天被媒體問到,立刻在督察室成立申訴委員會,供警察局內部員工或員警申訴性騷擾案件。 <br> 社會局指出,性騷擾防治法雖然規定十人以上機關、團體、企業都需設置防治管道,否則地方主管機關可對僱主處罰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但因成立申訴管道的防治委員會屬於自行成立,不須報備,社會局也無案可查,只有消極等事件發生,再發現僱主沒有成立申訴管道時,再依法查處了。<br>
國際邊緣
 

李逸洋:性騷擾防治法非擾民 適應期齊努力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06  中國時報 <br>李逸洋:性騷擾防治法非擾民 適應期齊努力<br>中央社<br><br>  「性騷擾防治法」正式上路,許多民眾和民間企業卻仍霧煞煞。內政部長李逸洋今天表示,防治法是進步的立法,在適應期中,大家難免要付出心力,但不應叫做「擾民」。 <br>  媒體報導,有立委認為,很多企業僱主連「兩性工作平等法」還搞不清楚,現在「性騷擾防治法」實施,又要調查員工在外性騷擾行為,因此考慮提案修法,刪除僱主須負調查責任的規定。 <br>  李逸洋下午答復媒體表示,有民間企業向內政部反映,不是很了解「性騷擾防治法」,有些企業還誤以為須配合設立「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內政部將與民間團體合作,如果企業需要專人講解說明,婦女團體等相關人士可擔任講師工作。 <br>  他說,「性騷擾防治法」是進步的立法,在適應期當中,難免要付出心力,但不能說是「擾民」;為廣為宣導,內政部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已花費七百萬元宣導經費,最近還要再投入兩百萬元加強宣導。 <br>  家防會執秘林慈玲指出,依規定,組織成員達十人以上者,必須設立申訴管道;三十人以上者,應公開揭示防治措施。此外,若有性騷擾事件發生,要立即採取有效的糾正及補救措施。違反者,將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限期不改正者,得連續處罰。 <br>  至於企業是否設立申訴管道,該如何清查?林慈玲表示,這部分必須與勞政單位互相配合。<br>
國際邊緣
 

防治性騷擾 三管道接受申訴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06  中國時報 <br>防治性騷擾 三管道接受申訴<br>喬慧玲/台北報導<br><br> 性騷擾防治法昨日上路,台北市政府已依法成立「性騷擾防治委員會」,由於市府內目前已有兩性工作平等委員會、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可處理性騷擾案件,市府已經有三委員會負責處理性騷擾問題。 <br> 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幕僚單位社會局表示,該委員會負責職場、校園以外的性騷擾案件調查、調解,比如發生在大眾運輸系統、公共場所等區域的性騷擾案件都屬此類,和目前既有的兩平會、性平會仍有分工。 <br> 兩性工作平等委員會依兩性工作平等法成立,以處理職場性騷擾事件為主。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則根據性別平等教育法設置,專責校園性騷擾案防治和審議。市府先前針對府內員工相互間和服務對象間的性騷擾事件設立「性騷擾評議委員會」,在性騷擾防治委員會運作後,該會也已廢止。 <br> 同樣是性騷擾案申訴調處,民眾面對一堆委員會,一旦有需要提出申訴,最好先釐清彼此間分工,以免找錯對象申訴,枉費時間精力。舉例如果是教師間產生性騷擾糾紛,申訴對象是兩平會,因屬職場事件。但若是師生間,則交由性平會處理。如果校外人員進入學校,和教職員間有性騷紛爭,又是另一回事,申訴對象則是性騷擾防治委員會。 <br> 三委員會幕僚單位也不同,新成立的性騷擾防治委員會為社會局;兩平會是勞工局,性平會是教育局。 <br> 社會局表示,目前性騷擾事件處理最大爭議和瓶頸在於,很多公司宣稱無法為員工下班後或在外行為負責,致使被害人求助無門,此時就可向性騷擾防治委員會提出申訴,保障自身權益。 <br> 依性騷擾防治法規定,只要是行為人言語讓對方有不舒服、噁心的感覺,都可能違法,除被處罰鍰,還有民事賠償責任等,更嚴重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 <br> 社會局表示,性騷擾案舉證責任在於申訴人,加上性騷擾定義比猥褻寬鬆,除非事發當時行為人當場被捉到,或申訴人保有充分完好的人事時地物等證據,令行為人無可抵賴,否則很可能引起雙方對性騷擾「認知」不同糾紛,甚至使得案件無法成立。 <br>
國際邊緣
 

遇美色 馬英九:心動 勿行動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1.27  中國時報 <br>遇美色 馬英九:心動 勿行動<br>陳函謙/台北報導<br><br> 雖然性騷擾防治法下月五日才上路,不過台北市政府昨日在市長馬英九揭幕正式宣布成立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受理民眾申訴,申訴專線為0800089995。身兼主委的馬英九別呼籲民眾,「心動,不要行動!」 <br> 下月五日即將實施的性騷擾防治法規定,僱用人及學校、機關,依法必須配合設置性騷擾申訴管道,否則市府可處1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的罰鍰。 <br> 馬英九表示,不論男性女性都很難不被「美色」吸引,可以心動,但不能「行動」。性騷擾不必然存在異性之間,同性也有可能,也不一定是男性騷擾女性,未來要持續建立正確兩性的觀念。 <br> 台北市社會局指出,性騷擾防治法以事件加害人所屬的單位為中心,規畫事前預防及事後防治,特別強調了雇主的責任。對他人性騷擾,經調查屬實後,可由直轄縣市主管機關處1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鍰;如果乘人無法抗拒,強行親吻、擁抱或觸摸身體隱私處,依法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 <br> 馬英九表示,北市首開風氣之先,6年前成立性騷擾評議委員會,不過對象只限於機關內部或是到市府洽公的民眾,也沒有刑罰,保護仍不足。 <br> 性騷擾防治委員會成立,收案範圍遠超過以前,也有法源依據和刑責,相信能發揮更大的功效。 <br> 他說,北市大眾捷運系統發達,性騷擾「黑數」可能不僅止於媒體報導,盼改善北市性騷擾情形,達成「城市有愛、騷擾不再」目標。 <br> 馬英九指出,性騷擾認定不易,申訴雖以當事人感受為最大關鍵,但也不能當作唯一證據,希望防治委員會調查時多參酌國內外相關文獻及案例。<br>
國際邊緣
 

性騷防治法上路 首件女子申訴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28  中國時報 <br>性騷防治法上路 首件女子申訴<br>喬慧玲/台北報導<br><br> 性騷擾防治法二月五日上路,台北市政府性騷擾防治委員會近日受理第一起申訴案件,一名在一般公司任職的女子控告男性友人對其伸出鹹豬手,該案依法符合可受理標準,委員會即將展開調查。 <br> 性騷擾防治委員會主責機關台北市社會局表示,約二月中旬接獲第一起申訴案,依性騷法,遭受性騷擾者應負舉證責任,根據申訴者所提資料、證據等,符合受理條件,是否成案,還待進一步調查。 <br>
國際邊緣
 

性騷擾防治法明天上路 性騷擾最高罰十萬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04  中國時報 <br>性騷擾防治法明天上路 性騷擾最高罰十萬<br>中央社<br><br>  伸鹹豬手、開黃腔、性別歧視、隨便亂e色情圖片,明天起有新法可管。「性騷擾防治法」二月五日上路,如果對人性騷擾,將被處罰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規模十人以上的公司行號若沒有設立申訴管道協調處理,也會被罰款。 <br>  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執行秘書林慈玲表示,在「兩性工作平等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侵害防治法」、「社會秩序維護法」之外,新實施的性騷擾防治法,讓有關性騷擾的法令更加完備。 <br>  究竟什麼是「性騷擾」?林慈玲指出,口頭、肢體的侮辱或不當騷擾行為 (如碰觸身體、言語帶有性別歧視);非你情我願、以交換利益為主的性活動 (如上司利用權勢要求性服務);公開展示宣傳品冒犯他人 (如強迫別人看A片、寄送色情圖片或文章)等,都算是性騷擾。 <br>  性騷擾防治法明定,性騷擾他人將被處以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乘人不及抗拒而為親吻、擁抱、觸摸臀胸等隱私處者,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 <br>  性騷擾被害人除可依相關法律請求協助,也可在事件發生後一年內,向加害人所屬機關、部隊、學校、機構、僱用人或縣市主管機關提出申訴。 <br>  縣市政府依規定應設性騷擾防治委員會;機關、部隊、學校、機構等組織十人以上,應設性侵害申訴管道,三十人以上者須公開揭示防治措施,否則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緩,得按次連續處罰。 <br>  林慈玲提醒,面對性騷擾行為,必須勇於說「不」,以保護自己,同時別忘了適時蒐集保全證據,做為需要提出申訴或告訴時的佐證。 <br>
國際邊緣
 

大家一起來防止性騷擾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06  中國時報 <br>大家一起來防止性騷擾<br>陳燕卿<br><br> 「性騷擾防治法」已於昨日(二月五日)上路,在一片「拚經濟輕福利」的聲浪中,無疑代表著台灣又向兩性平權、捍衛身體自主權的福利社會邁進一步。但,從近日的媒體報導及性騷擾防治法本身,都可以發現許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br> 首先,內政部李逸洋部長宣稱「性騷擾防治法將上路,保障婦女安全」的論調。這樣的論調有二個有趣的思考面向,其一,「婦女」一語的使用,似將保護對象限縮在「已婚女性」,不符合「無分已婚未婚」的本意;其二,女性固然是主要的被騷擾者,然而,我們也看到許多的被騷擾者是男性,因此性騷擾防治法所保障的不只是女性,還包括男性。許多媒體報導多採取「無性別」或「不分性別」的報導,譬如「平常愛開黃腔、毛手毛腳的人」、「不論男女生,在公開場合有言語上或肢體上,任何性騷擾行為,罰款之外還可能要吃牢飯」,反倒是主政的內政部仍然在複製女性是被騷擾者的形象。 <br> 其次,性騷擾防治法僅規定由各縣市政府設性騷擾防治委員會,令人質疑內政部是否認為性騷擾事件「輕微」,因而「不需要」設專職委員會?各縣市之性騷擾防治委員會(除了台北市政府之外)在經過一年的準備期後,仍未依法設立。此外,內政部九十五年度預算「增列男性關懷專線號碼簡化、系統功能擴充及推展性騷擾防治業務等經費三五九六五千元」,若將經費平均分配予此三項業務,則「推展性騷擾防治業務」僅占約一一九八八千元,以如此有限的財源如何積極推動性騷擾的防治業務?在人力方面,全台各縣市家暴中心只編列了二三二個工作人員,其中還有部分屬於社會局兼職人員,不禁令人懷疑政府是否只是喊喊口號? <br> 第三,性騷擾防治委員會之成員,雖然規定「社會公正人士、民間團體代表、學者、專家人數不得少於二分之一;其中女性代表不得少於二分之一」。其實,此舉宣示意義遠勝實質,因此,有必要擬定一套標準,篩選出具有性別平等意識者,包括:受過騷擾者處遇、受害人輔導等相關訓練達一定時數以上者、研習過法律、社工、勞工、心理衛生、諮商輔導等相關課程達一定學分以上者、性別平等意識評量表之分數達一定分數以上者。誠然,現在學界還沒有「性別平等意識評量表」,因此建議主管單位應儘速委託國內相關大專院校,研究如何訂定「性別平等意識評量表」,以便能遴選出具有性別平等意識的委員,真正以保護被騷擾者的角度處理性騷擾事件。 <br> 最後,我們不能有姑息騷擾者的心態,性騷擾防治法應有公布姓名的罰則及騷擾者處遇計畫之規定。畢竟不是每位騷擾者都像海巡署或東管處某官員性騷擾立委女助理一樣,可以被媒體批露其騷擾惡行。如能公布騷擾者姓名,甚至比照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公布相片,使騷擾者在性騷擾別人之前,心生警惕;此外,騷擾者在性騷擾事件發生後,總推說自己喝了酒失去記憶,騷擾者也常說「開個玩笑,又沒什麼」,但,為何以為花錢用民事賠償結案就算了?這些錯誤的價值觀,應該導正,所以,性騷擾防治法應該有「騷擾者處遇計畫」的授權規定,比照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明定騷擾者應有身心治療及輔導教育。 <br> 繼「兩性工作平等法」及「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後,「性騷擾防治法」無疑讓職場、校園以外的性騷擾案件有了法律的規範;它和刑法強制猥褻罪的區隔,也因特別法優於普通法而有優先適用的空間;不過,在適用上,仍需視個案而定。性騷擾防治法雖然立意甚佳,但我們卻看到主政單位在組織、預算及人力的準備不及,以及基層員警不知如何判斷的困窘,可見我們仍需要積極的宣導與教育,每個人都需要重新學習尊重人的尊嚴與價值、遵守身體界限的分際,以提昇我們的「人權智商」,創造一個性別平等的社會! <br> (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研究生) <br>
國際邊緣
 

防性騷擾 諮詢電話暴增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10  中國時報 <br>防性騷擾 諮詢電話暴增<br>許萬達/桃園報導<br><br> 「性騷擾防治法」上路,縣社會局積極研訂施行細則及籌組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外,連日不停接獲相關諮詢電話,不少家長因子女交友太親密,希望藉由性騷擾防治法的實施,達到嚇阻親密交友之目的。 <br> 縣府社會局長許秋萍指出,「性騷擾防治法」施行經媒體報導後,縣府社會局及法制室,連日接獲不少詢問電話,預計日後與性騷擾防治法有關申訴案件層出不窮。 <br> 取代兩性工作平等法的「性騷擾防治法」,因定義及內容不夠明確,讓許多民眾感到「霧煞煞」,不少國中、小學生家長,因子女交太親密,很擔心親吻、摟抱動作不慎觸法,帶給小孩子心靈傷害,掛電話頻頻詢問,甚至希望藉由性騷擾防治法,嚇阻子女親密交友,不要發生超友誼或性侵案件。 <br> 依性騷擾防治法規定,遭受性騷擾者應負舉證責任,但很多性騷擾案件,都沒有任何預警或偶然情況下發生,當事人舉證、蒐證有很大困難;因此,未來即使被害人提出申訴,但成立的可能性很低。 <br> 性騷擾防治法施行因引起社會各界重視,預計未來隨時隨地錄音、錄影、裝針孔偷拍等情況可能更加普遍,另發e-mall傳送不雅照片或不當言詞,小心直接留下證據。 <br> 目前,縣府正積極籌組性騷擾防治委員會,主任委員由縣長朱立倫擔任,委員因開會、調查都得親自出席,並且需要較多時間處理案牛,將聘請具有奉獻熱忱者出任;施行細則正研擬中,主要內容包括未來工作分工、相關案件處理原則等訂出明確規範。 <br> 性騷擾防治法之施行,主要希望促進兩性平權、人與人相互尊重,許秋萍強調,站在社會局之立場,最希望性騷擾防治法之施行,避免發生性騷擾案件。<br>
國際邊緣
 

夫搞外遇 妻「賠」睡和解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4-15, 08:00

2006.02.28  中國時報 <br>夫搞外遇 妻「賠」睡和解<br>許素惠/雲林報導<br><br> 妻子偷情,丈夫開出的和解條件,竟是要「那個男的」也將老婆交出,陪他上床,而且次數必須相抵,一報還一報;對方老婆竟也爽快答應,甘心以「陪床」作為「賠償」。 <br> 有意思的是,雙方燕好十一次後,這名丈夫食髓知味,希望「加計利息」多做幾次,遭對方老婆拒絕,鬧上村辦公室;村長搖頭嘆息,消息才傳出,最近成為雲林縣褒忠鄉民的話題。 <br> 消息指稱,褒忠鄉林姓男子與妻結縭五年,去年開始,覺得太太對他態度冷淡,平日求歡每每被她拒。經他進一步調查探究,原來老婆竟然紅杏出牆,和同村一名劉姓有婦之夫有不倫之戀。 <br> 燕好11次 一抱還一抱 <br> 農村民風保守,林姓男子唯恐戴綠帽的事張揚出去,因此沒有採取法律行動,而與妻子及劉某三個人,到村辦公室請村長出面當公證人,進行調處。 <br> 在村長「循循善誘」下,林妻坦承和劉某共有十一次性行為,劉姓男子在一旁不發一語默認。林便要求老婆先回家,表示要與對方私下協調。 <br> 林說:「我只有三項要求,只要你(指劉)能做到其中一項,我就放過你。」劉問:「什麼要求?」林:「第一,一百萬元的精神賠償。」劉面有難色地說:「我沒辦法啦!」 <br> 村長轉頭對林說:「你的第二項要求?」林:「你的腿被我剁掉一條。」劉低著頭不語。 <br> 村長見劉面有難色,便向林說:「那第三項呢?」林表示:「我要求你老婆同樣和我上床十一次『賠我』」 <br> 劉抬頭望了林姓男子和村長一眼說:「可是這我不能做主,得回去問問我老婆的意思。」 <br> 劉尚未到家,劉妻已間接聽到老公見不得人的醜事,劉一進門,便把他罵得狗血淋頭,然後問劉如何善了。劉逐一將林的要求告訴老婆。 <br> 桃色交易 毀約「加利息」 <br> 對於一百萬元的賠償,劉妻叼唸著:「我們哪來那麼多錢賠?」劉妻還說:「要你一條腿,那就殘廢了,生不如死,你乾脆去死算了!」 <br> 劉怯怯地答:「對啊!所以我都沒有答應。」劉妻:「那怎麼辦?」劉:「他還開出要妳和他上床十一次做為賠償,可是我說我不能做主,要回來問妳。」 <br> 沒想到,妻子思索了一下,竟說:「好,我們賠他,騙肖仔,那有人那麼貴,又不是鑲金的,十一次竟然要一百萬元。」讓劉嚇一大跳。 <br> 林、劉雙方便在村長見證下,達成由劉妻陪(賠)林上床十一次的和解。 <br> 詎料,劉妻在依約償還所欠「債務」後,林姓男子卻食髓知味,三番兩次騷擾邀約劉妻,希望能再次「敘舊」,但遭劉妻拒絕。劉姓夫妻二人不堪其擾,只好請當初居中調解的村長再出面調處。 <br> 村長問林:「當初大家說好十一次,人家都已經還完了,你為什麼還騷擾人家?」林竟回說:「難道不用『利息』?」 <br> 村長一聽,嚴肅地對林說:「難怪你老婆會出軌。照理說,你和劉妻相好十一次,如果不錯,事後一通電話,對方一定不會拒絕。如今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邀,人家都拒絕你,表示你真的能力有問題,對方純粹是『還債』應付你而已,你應該好好地回去檢討。」 <br> 林姓男子無言以對,只好低頭離去。村長不禁搖頭嘆息,這件以「陪床」當「賠償」的偷情故事也逐漸在地方傳開。 <br>
國際邊緣
 

調情不見了

文章國際邊緣 » 2006-08-26, 08:00

[性騷擾]<br>調情不見了<br> <br>2006-3-18∣中國時報∣江映瑤 <br><br>--------------------------------------------------------------------------------<br> <br>調情不見了<br>江映瑤  中國時報 2006.03.18 <br><br> 女人只能靠著對自己內涵的極度自信,來假設自己仍然令男人十分愛慕,這當然是好現象!女人不再依附男人的甜言蜜語來得到自我肯定,而必須真正對自己有信心。<br><br> 在幾十年的奮鬥之後,台灣女權終於抬頭了!「性騷法」一頒佈,許多男人卻變得垂頭喪氣。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性騷擾?我的男性友人們常常以為可以向我訴說他們的性事困擾,尤其最近,我被「性騷擾」騷擾得很想告人,卻還是得很「哥兒們」地傾聽,因為他們實在太值得同情!<br><br> 首先,Jason聽說只要他的行為讓女人覺得不舒服,女人就可以告他,於是一向只管自己爽的Jason,在床上衝刺時不時問著女朋友:「舒服嗎?妳舒服嗎?」實在被問得煩了,女朋友正想叫幾聲假裝高潮來結束殘局,不料Jason卻撤退了。Jason懊惱地說:「我一直擔心她會告我!」他女朋友卻忿忿地許願:「真希望再頒條法律,沒讓女人舒服就撤退的男人都抓去判刑!」<br><br> 後來Jason又跑去夜店把美眉,想藉著新鮮刺激來回復自己的硬漢本色。沒想到他一開口,還是去不掉心頭陰影,總是不放心地頻頻問著:「舒服嗎?我這樣說話,妳舒服嗎?」美眉們以為他是某種變態,紛紛走避。<br><br> 酒店應變<br><br> Daniel 的情況就不太一樣。他很喜歡去泡酒店,為了安全,聰明的他就自己擬了一份切結書,要求小姐們都簽字同意被他騷擾,並且放棄訴訟權。誰知道這件事被小姐傳了出去,媒體找到他家裡要訪問他,結果上酒店的事就被他老婆知道了。更嘔的是-法律專家說這種切結書違背善良風俗,根本不具備法律效力!事情還沒了,當他搬出「性騷法」當藉口,向他老婆解釋上酒店是為了怕被她告,「付錢的至少安全呀!」從此他老婆為了讓他放心,就在每次做愛前都先向他收費。<br><br> 朋友Keith看不過去,就在網路上成立了「性騷法部落格」,希望網友上來提供能夠性騷擾又不觸犯法律的方法,沒想到立刻po上來的卻是一堆女人的抱怨:<br><br> 「最近瓊瑤電影又在電視上重播,我才學林青霞說了一句:『嗯,你弄痛我了!』我男朋友就嚇得邊道歉邊跑掉了!」<br><br> 「我很喜歡韓國電影野蠻女友,以為男孩子都會覺得可愛,有個男孩來搭訕,問我喜歡什麼休閒活動?我就說:『幹嘛?關你屁事!』他卻立刻消失了!」<br><br> 「對呀!現在的男人真是孬!我以為學日本A片那種『啊!啊……』的表情很誘人,沒想到那男人跳起來提著褲子邊跑邊說他真的不是故意的……。」<br><br> 其中最中肯的算是網友Stella,她說如果敢去告老闆性騷擾,那乾脆先辭職不就好了?就是因為不想放棄那份不錯的工作,所以才隱忍著老闆的騷擾,要是真去告了他,在公司還待得下去嗎?<br><br> 法律的立意是好的,但是究竟合不合用?真得先問問被騷擾者的意見才成。立法者不知道有沒有想過:如果沒了性騷擾,會給女人帶來什麼困擾?<br><br> 如何分辨<br><br> 第一點,如果沒了性騷擾,我們如何分辨自己是否比別的女人優呢?在從前的日子,雖然被騷擾是很不舒服的事,但是想想為何男人不是騷擾別人,卻偏來騷擾我呢?擺明了就是我令男人垂涎三尺嘛!而且,像我們這種從少女時代就被讚美及騷擾包圍著的角色,早就駕輕就熟地可以誘引喜歡的人來讚美、嚇阻討厭的人來騷擾,衡量男人犯不犯罪(或犯賤)的那一把尺,根本就握在我們手上呀!才不會像那些沒啥麼經驗的女人,只因人家還沒看清她的正面而開口搭訕,就尖叫著要把人家繩之以法。當然如果我說:別人怎麼對你,全都是你自己的態度所招引來的!一定有許多女性表示抗議。也是啦!確實有這種男人,就只是慣性犯賤(或犯罪),好像不尊重女性是項多麼有趣的遊戲一般;這使我想起大學剛畢業時,應召去支援電影「悲情城市」的拍攝,塗了白臉和一群女生等著演日本藝妓,而那場戲中即將被殺死的「大哥」,每遇到調燈或換景的空檔,就不停伸手去摸那些女生一把。不知是不是藝妓角色上身?那些被騷擾的女生個個被摸得吱吱亂笑。由於那位「大哥」長得奇醜,又完全不是我欣賞的style,我就一直瞪著他,但他還是忍不住向我伸出魔爪,我竟毫不客氣地像武俠劇那樣,伸出右前臂活生生「喀」一聲架住他;魔爪與粉嫩右前臂就這麼僵持在空中長達三秒,四周空氣凝結,我幾乎都快聽見「十面埋伏」前段的琵琶聲……。說時遲那時快,色大膽小的龜孫子「大哥」忽然換了一副笑臉,「呵呵呵呵」地縮回手去搔搔頭,假裝清除了那三秒的記憶。我當然立刻明白自己完全不適合進演藝圈,但若是我把這芝麻大的「三秒事件」拿出來提告,倒楣的難道會是那位因此戲攀登影帝寶座的「大哥」嗎?即使搏版面也搏不過另一位被醜男襲臀的艷星呀!<br><br> 很難發現爛男人<br><br> 話又說回來,如果這社會沒了性騷擾,實在很難知道眼前的新好男人究竟是不是gay?即使看來再可口,他就是死不來搭訕,也不散發旺盛的費洛蒙亮著雙嚵眼,語出雙關地調戲起妳來,妳又怎知他的理想家園不在斷背山?難不成要女人主動出言相詢?那會不會因性騷擾罪名被男人告上一狀?光是想起來就糗死了!還是准許男人適度來騷擾一下吧!?<br><br> 沒了性騷擾的第三點壞處,就是從此我們很難發現哪個是爛男人。以前的爛男人都會因性騷擾行為而被口耳相傳,現在為了害怕被告,大家都把本性隱藏起來,根本看不出誰是衣冠禽獸?哪個又是人面獸心?在挑選男人時,失誤率足足就高升了一倍,簡直是浪費女人的時間。<br><br> 其實「性騷法」也不是一無是處,在這失業率高漲經濟又不景氣的年代,心理諮商師這行業託了「性騷法」之福,case簡直就是應接不暇。男性病患大量湧進了診療室,想要找出自己低人一等的原因,他們不解為什麼裴勇俊向女人眨個眼、Rain扯開自己上衣再抖兩下,全東南亞的女人竟為之瘋狂!相信只要他們肯對哪個女人性騷擾,付出再多代價也有女人願意爭取!如此一來,似乎金城武、王力宏、周杰倫等等這些偶像級明星的性騷擾,都該冠以「性恩惠」之名;若換成湯姆克魯斯、貝克漢等國際級帥哥的騷擾,不就等同被皇帝臨幸一般的「性福音」?所以女人對於被騷擾與否的認定,全繫於這男人受不受歡迎。當然諮商師也可以舉出柯林頓的例子來安慰被告的男人,即使是全世界最有權勢的帥哥,還是免不了性騷擾後馬失前蹄的厄運。男人若假想自己只不過像美國總統一樣倒楣,也許可以稍解心中的鬱悶與不平衡。<br><br> 難道女人就是「性騷法」的贏家了嗎?可不盡然。不平衡的女人數量並不亞於男人,因為以往走過建築工地就會被吹口哨、調戲幾句的街景已不復見。在辦公室、酒吧裡、捷運上、朋友聚會時,再也聽不見令人笑罵「死相」的那些玩笑言語了!因為男人全都沒把握話一出口會不會被告。女人只能靠著對自己內涵的極度自信,來假設自己仍然令男人十分愛慕,這當然是好現象!女人不再依附男人的甜言蜜語來得到自我肯定,而必須真正對自己有信心。但是,畢竟能成熟地做到的人只屬少數,於是心理諮商師的相談室裡就持續忙碌……。<br> <br>
國際邊緣
 

性侵害防治法和性搔擾防治法有沒有保護男性朋友嗎??????

文章夏先生 » 2008-01-13, 08:00

我請問妳一下:性侵害防治法和性搔擾防治法這兩種相關的法律條文到底有沒有保護男性朋友嗎?那女性性侵男性這也是犯罪行為嗎?那女性無故搔擾男性不論網路搔擾在任何場所無故強制親吻擁抱及觸摸身體和隱私部位那這也是犯罪行為嗎請回E-mail給我吧謝謝合作????????
夏先生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Yahoo [Bot]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