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廳院迴廊 「舞」礙觀瞻?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嘻哈」廳院迴廊 「舞」礙觀瞻?

文章yo!man » 2002-07-29, 08:00

2002.07.26  中國時報 <br>「嘻哈」廳院迴廊 「舞」礙觀瞻?<br>董孟郎/台北報導<br><br><br> 經常在中正紀念堂兩廳院的迴廊跳嘻哈舞的青少年,最近一年以來,常被兩廳院的警衛<br>以「有礙觀瞻」為由驅離。他們不滿何以正常的休閒活動會遭到驅離,希望兩廳院能給予公<br>共空間,讓他們有跳街舞的空間。 <br><br> 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推廣組長韓仁先表示,該中心歡迎青少年前往練舞,但在兩廳院有<br>表演活動、尤其開演前一小時,必須維持入口動線的暢通,青少年在迴廊練舞,將影響表演<br>活動和觀眾的權益。 <br><br> <br> 廿多位經常在中正紀念堂兩廳院迴廊練舞的青少年,昨日在台北市議員王浩陪同下,在<br>議會舉行記者會。 <br><br> 他們說,兩廳院的迴廊因入口都有玻璃,晚上又有燈光,市區內又沒有適合的跳舞場所<br>,該場所是最適合他們練舞的地方。透過入口處的玻璃,他們可以清楚的看到跳舞的動作,<br>修正舞姿。 <br><br> 近一年來,只要兩廳院有表演活動,表演前一小時就要求該迴廊淨空,並以「有礙觀瞻<br>」為由,不准青少年在此練舞,出動警衛或保全人員將他們驅離。 <br><br> 聲樂家呂麗莉表示,青少年在兩廳院的門口練舞,難免影響兩廳院內的表演和觀眾的進<br>出。她建議兩廳院,應建立青少年表演活動空間的規範,青少年在公共場所活動應遵守該項<br>規範,但以有礙觀瞻形容這些青少年的跳舞,是太不了解青少年文化。 <br><br> 台北曲藝團藝術總監劉增鍇則認為,兩廳院有表演活動時,青少年在兩廳院出入口處跳<br>街舞,確實影響兩廳院內演出,和入場觀眾的進出。 <br><br> 王浩則表示,兩廳院應給予青少年更多的公共空間讓青少年活動,青少年在公共場所活<br>動,也應遵守相關的規範。
yo!man
 

Re: 「嘻哈」廳院迴廊 「舞」礙觀瞻?

文章青少年文化權 » 2002-08-27, 08:00

聯合筆記》嘻哈少年的文化權<br><br><br>蔡惠萍<br><br>一群以熱力和節奏跳嘻哈舞揮灑青春的少年,最近一再被警衛請出兩廳院迴廊,理由很簡單<br>:「有礙觀瞻」。少年們悻悻然地關上收音機、收起舞步,離開只屬於水晶燈、紅地毯及正<br>式演出的兩廳院。<br><br>事實上,台灣青少年缺乏的,何止是街頭舞蹈的場地;他們的文化權也像沙漠礫地一樣,貧<br>瘠而難行。<br><br>英國首相布萊爾今年初發表了一份「英國十年文化白皮書」,其中一塊核心版圖,劃給了「<br>青少年文化」。白皮書中具體承諾:兩年內,要花多少預算補助青少年劇場及青少年劇本;<br>此外還有全套的計畫,邀請詩人、作家、藝術家進駐校園,協助推動青少年美育。另一個例<br>子,德國柏林文化廳長有一次訪台談該市文化政策,短短一小時中,他口中提到青少年十幾<br>次。<br><br>反觀台灣,從前閣揆張俊雄的八一○○,到游揆的國家發展計畫,除了重調「本土化」的老<br>調,有哪個角落把青少年文化容納進去了?且不談深植扎根的青少年美育養成,單論台灣的<br>青少年文化產業,即不如鄰近的日本、南韓;就連漫畫、電子遊戲、流行服飾等青少年流行<br>文化產業,也只能抄襲模仿,更遑論與歐美強大的青少年文學讀物的生產與消費市場相提並<br>論。<br><br>台灣的青少年次文化中風行的街舞,苦無練習場地,少年人連在國家表演廳堂外的迴廊上伸<br>展身手,其實並無礙於穿著禮服、身戴珠寶的人士入內觀賞主流文化表演,卻仍遭到強制驅<br>逐。<br><br>青少年的文化權何止被排擠在邊陲地帶,政府眼中根本就沒有青少年文化的存在。<br><br>雖稱政黨輪替,但主流文化的壟斷思維依然主導一切。請問:所謂「有礙觀瞻」,是就誰的<br>「觀瞻」而言,誰訂的標準?難道,穿著垮褲、T恤的自由服飾,就該被歸為低俗、不入流?<br>只有衣香顰影、西裝筆挺才是體面合宜的穿著?<br><br>請問主政的大員們:你們年輕時代都怎麼過?你們又希望下一代怎麼過? <br><br>【2002/07/29 聯合報】
青少年文化權
 

Re: 「嘻哈」廳院迴廊 「舞」礙觀瞻?

文章老少女 » 2002-09-05, 08:00

北市》兩廳院迴廊練舞 引起論戰<br><br>【記者張仁豪/台北報導】 <br><br>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常有青少年練習街舞,練舞團體對文化中心限制他們使用的時段表示不<br>滿,他們要求該中心取限制,並希望該中心及政府能在在兩廳院左右兩側牆壁加設鏡子,供<br>他們練舞;中正文化中心則表示加裝鏡子有困難,也希望大家能相互尊重,使用者也不要留<br>下垃圾。<br><br>羅漢部隊嘻哈舞團上周五在議會開記者會,引來多方討論,有人認為應尊重青少年文化權,<br>也有人認為青少年要尊重觀眾權益。<br><br>中正文化中心主任朱宗慶表示,該中心力求平民化,也歡迎青少年使用,青少年有意見,可<br>以直接和他以電子郵件溝通。不過也有少數人使用兩廳院迴廊後,留下飲料罐、菸蒂、食物<br>等垃圾,或在一樓地面玩直排輪,造成散步或看戲民眾困擾,希望能改進。<br><br>文化中心人員也指出,在這一新聞見報後,他們接到鄰近住戶來電,抗議早上或晚上的活動<br>人口製造噪音。<br><br>羅漢部隊成員昨晚又前往國家劇院迴廊練習街舞,團長譚佩軒與多位團員表示,上周新聞見<br>報後,他們在 BBS 上接到不少反應,支持與反對者都有。他們最希望兩廳院在沒有窗戶的左<br>右兩側牆上,加裝鏡子,如此一來可以讓他們在晚上練舞,也不會打擾到入場觀賞表演的觀<br>眾。<br><br>還有女團員說,文化中心的人員認為晚上在兩廳院迴廊練習街舞,會影響兩廳院內的表演;<br>但她們認為兩廳院的門牆很厚,應該不會影響才對,所以希望在開演後,能讓她們繼續留在<br>迴廊練舞,也建議政府單位在各體育館內多加設鏡子,讓年輕人有更多地方練舞。<br><br>中正文化中心推廣組長韓仁先表示,在兩廳院左右兩側牆壁加設鏡子並不可行,因為這涉及<br>整體建築結構。至於表演開始後,有的觀眾會陸續進場,又有中場休息時間,所以並不適合<br>街舞團員繼續留在迴廊練習,該中心以往即因有人在迴廊練舞,而接到許多觀眾抗議。<br><br>目前放暑假的大中學學生,有不少人白天在兩廳院練舞,他們覺得大多數警衛態度不錯,只<br>是極少數警衛口氣兇一點,用語不佳,如大聲向同事說這些垃圾一定是某某中學留下,或是<br>晚上以螢光棒來趕人,讓這些青少年感覺有如被以犯人對待或如同流浪狗,心裡並不好受。<br>中正文化中心人員表示,會檢討警衛執勤態度,如有不佳,將要求改進。 <br>【2002/08/02 聯合報】
老少女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6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