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國際邊緣

絕食

文章 國際邊緣 »

盛雪:全球萬人同步絕食 "活動報道更新<br>(博訊2006年3月07日)<br> 盛雪更多文章請看盛雪專欄<br> 捍衛人權 呼喚法治 絕食抗暴 廣告天下<br> ----呼籲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 (博訊 boxun.com)<br><br> 高智晟:關於反暴政、反迫害的萬人絕食行動 <br> <br> 2006-3-6 10:50:25 <br> <br> 各位持續關注著我的中外朋友,濟南律師王全章只因來見了我一面即被秘密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北京站派出所;今天早晨九點開始,我和全球所有的勇敢者同時參加反暴政、反迫害萬人絕食行動!八點四十分,我出門去北京站派出所就王全章被非法關押問題進行交涉!去時身上只帶身份證一張及些許銀兩。<br> <br> <br> 我們中國民權的同仁非常支援這場可能闊日持久的民權運動。<br> <br> 我今天人在北加州(我家在西雅圖),在旅館裏禁食24小時。<br> 中國退伍軍人協會屬下的河南天涯戰友會7人全天絕食抗議,接下去,是下個禮拜日湖北宜昌的兄弟會絕食。<br> 我們將繼續支援你們的工作。<br> 中國民權憲政委員會 副主席 林正央上傅申奇(民運人士)委託我報名參加“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並作爲北美共同發起人。<br> <br> 徐文立香港支聯會參與絕食行動,包括五名議員正在絕食<br> <br> 各友好團體及人士:<br> <br> 3月6日,支聯會聯同關心內地維權人士的市民(共74人,包括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李卓人、梁國雄、劉慧卿和郭家麒)參與「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行動,由早上9時開始絕食至3月7日早上9時,強烈要求中國政府:<br> <br> 一.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秘密拘禁的楊在新、胡佳、齊志勇、嚴正學、溫海波、歐陽小戎和馬文都等維權律師和人士;<br> 二.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異見人士;<br> 三.立即無條件恢復被非法強行停業的高智晟、鄭恩寵、楊在新和郭國汀等維權律師的執業權利。<br> <br> 香港自1997年7月1日回歸祖國開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我們與國內同胞血脈相連,唇齒相依,當內地同胞被壓迫,我們絕不會坐視不理。我們雖與內地維權人士和律師沒有任何組織上的聯繫,但對國家有共同的承擔、理想和意志,願意為保障人民權利的福祉,建設民主富強的中國獻一分力。<br> <br> 中國經濟雖持續發展,但地方官員貪汙腐敗問題仍未見改善,常因收地賠償等問題引發官民衝突,有官員甚至仿效「六四」以槍彈鎮壓村民,拘禁維權人士。地方官商勾結,皆因體制缺乏民主和法制的制衡。另一方面,經濟急速發展,自然資源過度開發,以至造成各種弊端,包括貪汙腐化、環境污染、煤礦等工業意外頻生,死傷枕藉。綜觀上述情況,目前內地眾多弱勢群體,均沒有得到應有的法律保障。內地維權律師為弱勢群體爭取最基本的權利,卻遭到打壓、報復,法律條文形同虛設。維權律師不畏強權、不計較個人榮辱得失,堅持以合法和非暴力形式爭取公民應有的權利,值得全球愛好和平和倡議人權自由的人士的尊重和支援。<br> <br> 支聯會為聲援內地維權律師和人士,曾於2月11日至13日在中聯辦門外進行接力絕食24小時行動,支聯會秘書何俊仁於2月8日開始,逢星期三進行24小時絕食,直至內地維權律師和人士處境改善。第五周的維權絕食行動將於3月8日(星期三)上午10時至翌日上午10時。除了何俊仁,立法會議員李永達也會參與絕食行動。<br> <br> 支聯會促請正在北京召開的人大和政協會議的與會代表,聆聽人民的聲音和訴求,實踐和貫徹「遵守法律」和「依法治國」的基本方針,尊重和維護國民全面享有《憲法》和法律所確認的權利和自由,以及保障和維護律師執業的權利和尊嚴,免受政治幹預和壓迫,並追究一切對維權人士和律師的壓迫行為。<br> <br> <br>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3月6日「全球萬人同步絕食」香港區絕食名單<br> 1. 李卓人(男,支聯會副主席,立法會議員)<br> 2. 何俊仁(男,支聯會秘書,立法會議員)<br> 3. 梁國雄(男,支聯會常委,立法會議員)<br> 4. 蔡耀昌(男,支聯會常委,沙田區議員)<br> 5. 徐百弟(男,支聯會常委,黃大仙區議員)<br> 6. 陶君行(男,支聯會常委,黃大仙區議員)<br> 7. 麥海華(男,支聯會常委,大學講師)<br> 8. 劉山青(男,支聯會常委)<br> 9. 黎麗霞(女,支聯會常委)<br> 10. 胡露茜(女,支聯會成員,香港基督徒學會總幹事)<br> 11. 曾健成(男,支聯會成員,東區區議員)<br> 12. 岑永根(男,支聯會成員,北區區議員)<br> 13. 梁漢華(男,支聯會成員,神州青年服務社)<br> 14. 黃振華(男,支聯會成員,神州青年服務社)<br> 15. 廖成利(男,支聯會成員,民協副主席)<br> 16. 梁有方(男,支聯會成員,深水?區議員)<br> 17. 伍國雄(男,支聯會成員)<br> 18. 趙恩來(男,支聯會青年組執委)<br> 19. 周 澄(女,支聯會青年組執委)<br> 20. 何少慈(女,支聯會義工)<br> 21. 王犀力(男,支聯會義工)<br> 22. 陳詩韻(女,支聯會義工)<br> 23. 蔡淑芳(女,支聯會義工)<br> 24. 馮愛玲(女,支聯會義工)<br> 25. 李 明(男,支聯會義工)<br> 26. 劉慧卿(女,立法會議員,前線召集人)<br> 27. 郭家麒(男,立法會議員)<br> 28. 鄧國輝(男,事務律師)<br> 29. 程樂蓀(男,基層民主社會長)<br> 30. 吳雪兒(女,《大紀元時報》記者)<br> 31. 浦慧恩(女,《大紀元時報》記者)<br> 32. 王冬燕(女,香港市民)<br> 33. 白 鵅(女,香港市民)<br> 34. 朱可吉(女,香港市民)<br> 35. 朱慕芳(女,香港市民)<br> 36. 李明恩(女,香港市民)<br> 37. 沈 婷(女,香港市民)<br> 38. 周小鳳(女,香港市民)<br> 39. 侯巧禮(女,香港市民)<br> 40. 徐玉卿(女,香港市民)<br> 41. 張 青(女,香港市民)<br> 42. 張 萍(女,香港市民)<br> 43. 張紫虹(女,香港市民)<br> 44. 梁桂豪(女,香港市民)<br> 45. 梁瑞芬(女,香港市民)<br> 46. 許海青(女,香港市民)<br> 47. 曾巧嬋(女,香港市民)<br> 48. 覃沛寧(女,香港市民)<br> 49. 馮桂翠(女,香港市民)<br> 50. 葉智芳(女,香港市民)<br> 51. 董 銘(女,香港市民)<br> 52. 董可琴(女,香港市民)<br> 53. 蔡燕薇(女,香港市民)<br> 54. 蔡蕙芳(女,香港市民)<br> 55. 鄭蘭星(女,香港市民)<br> 56. Stephanie(女,香港市民)<br> 57. 吳先偉 (男,香港市民)<br> 58. 周 勝(男,香港市民)<br> 59. 陳進樹(男,香港市民)<br> 60. 程成詩(男,香港市民)<br> 61. 葉鑽順 (男,香港市民)<br> 62. 黎偉光(男,香港市民)<br> 63. 鄺森洽(男,香港市民)<br> 64. John Au(男,香港市民)<br> 65. Taro(男,香港市民)<br> 66. Tony(男,香港市民)<br> 67. 幸 德(男,內地同胞,專程來港參加絕食)<br> 68. 利建潤(男,澳門)<br> 69. 伍錫堯(男,澳門)<br> 70. 譚 思(男,英國)<br> 71. 卞 和(男,美國)<br> 72. 錢東林(男,美國)<br> 73. 韋 馬犬(男,美國)<br> 74. 錢通神伏虎(男,美國矽谷)<br> <br> <br> <br> <br> 現有共同發起人:<br> <br> 亞太:<br> <br> 袁紅冰(法學家)、張清溪(台大經濟系教授)、曹慧玲(臺灣大紀元發行人)、明居正(台大政治系教授)、燕鵬(流亡臺灣民運人士)、溫金柯(臺灣學者)、陳用林(原中共駐澳大利亞總領事館政治參贊)、郝鳳軍(前中國國家安全局官員)、陳維健(新西蘭中文報紙《新報》主編)、潘晴(民陣理事)、東方獵手、呂易(民運人士)、林冰、Lucy Zhao、李松(民陣副主席)、何俊仁(香港律師)、香港支援中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梁友燦(企業家、民運人士)、楊軍(原澳大利亞六四學運領袖)、袁鐵明(原中國西北政法大學法學教師,悉尼大學法學碩士)、阮傑(墨爾本著名民運人士)、王功彪(民運人士)、王大慶(民運人士)、黃平(作家)、桑梓(詩人)、陳弘莘(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姜希莉(電腦工程師)、許琳(記者)、陳維民(雕刻家)、董小紅(公司總經理)、Hungerstriker (在日華人)、程哲(民運人士)、淩曉輝(悉尼科學技術大學博士研究生、機械工程師)、易秦(社會活動者)、胡君玉(人權活動人士)、梁羽(電腦工程師)、劉松發(地質學者)、李寶慶(原中國科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劉靜航(原中國科學院副研究員)、張山鶯(企業家)、張偉強(自由撰稿人)、夏建國(攝影家)、高原(音樂家)、Charlie Xiao (電腦工程師)、Grace Chen (澳洲公民)、王進忠(民陣日本理事)、李軍、李爲民、陳文祿、肖玉英、金福順、李蓮玉、陳琳琳、陳曉晴、何靜、何勇、金蘭、崔傑、崔小飛、張愛春、何蘭、黃輝、曲淑環、王洪敏、曹琴芬、唐大毛、全英花、小崔……<br> <br> <br> 北美:<br> <br> 郭國汀(中國人權律師)、魏京生(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徐文立(中國民主政黨聯盟共同主席)、陳奎德(《觀察雜誌》總編)、任不寐(學者)、梁裕峰(全球審江大聯盟聯絡人)、李大勇(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聯絡人)、王玉華(被中共判無期徒刑的民運人士王炳章妹妹)、王丹(民陣加拿大副主席)、鄭義(作家)、唐柏橋(中國和平主席)、應宏善(企業家)、嚴明(記者)、伍凡(《中國事務》網站主持人)、劉因全(學者、民運人士)、Philip Adams(加拿大筆會)、Michael Craig(大赦國際加拿大)、易蓉(原中國商務外交官)、霍壯(原民陣多倫多主席)、蕭勁、葉平、柳濟南(全球告別中共大聯盟多倫多主席)、林正央、黃翔(詩人、作家)、秋瀟雨蘭(作家)、草庵居士(經濟學家)、莫逢傑(民運人士)、沈益華(民運人士、畫家)、逸君(民陣加拿大主席)、劉爲(在美留學生)、楊偉(民運人士)、趙佑民、一然(理療師)、孫家可(醫生)、廖東慶(北美政治評論家)、Hungerstriker(在美華人)、井蛙(詩人)、周興池(加籍華人)、蘇甯(加籍華人)、蘇君硯(華裔學者)、石興建(民運人士)、郭樹人(寵物美容師、人權人士)、莫逢傑(民運人士)、Jayne Patterson(大赦國際加拿大)、劉雲霞(民陣加拿大理事)、劉毅、陳破空(經濟學家、民運人士)、鍾言(企業家)、智獻武、天立、Marilyn McKim、Ten-Lu Hsiao、Alex Lin、李宏、Xinhua Yu、Robin Chung、Janet Lao、端木慶權、盛雪(民陣副主席、作家)、關未冬、陳沅森、陸雲芳、關超塵、趙甯旭、谷文慧、羅星、楊冬冬、葉素瑜、蘇翹秀、……<br> <br> 歐洲:費良勇(民陣主席、核能專家)、潘永忠(民陣秘書長)、彭小明(全德學聯主席)、黃河清(作家)、周蕾(歐洲大紀元主編)、錢躍君(歐華導報主編)、鄒海霞、張源、王雍罡(芬蘭華裔學者)、陽光、陽龍、藍偉、曹國興、劉穎、劉曉天、李路、丹婷、林益、朱學智、楊光、陳泱潮(學者、民運人士)、王萬星(著名異議人士)、陳乃良(民陣理事)、劉德申(商人)、周華明(博士、民陣德國理事)、何心強(民陣德國理事)、郁力生(民陣德國Koblenz支部主席)、陳國(德國中部支部主席)、嚴京(德國東部支部主席)、楊華(德國西南支部主席)、萬敏(德國西南支部理事)、楊利(德國西南支部理事)、余大猷、葛偉東、張點枝、華志偉、Steven Liu (學者)、Stefan Groß(職員)、Bernd Aurnhammer(自由職業者)、潘惠琴(家庭主婦)、趙金印博士(工程師)、黃思帆博士(自由職業者)、雲飛(學者)、殷凱(學生)、劉剛(民陣總部理事)、張國亭(民陣總部網路總監)、費正名(民陣丹麥分部主席)、劉穎、劉曉天、李路、林益、朱學智、楊光、藍偉、李輝、朱家烈(比利時華人)、蔡志惠(德國華人)、付豐廉(軟體工程師)、李萍(在德學生)、劉洋(在德學生)、陳榕(德國華人)程倫興,劉偉民,唐秋星,莫錫軍,程余銀,程連仲,孫維幫,克力思,姜友陸,梁東,陳意,趙意,賈國清,葉楓,阿瑪提,孫士斌,宋克儉,張說,餘冬賢(在德國),丁夏來,吳江,張健,成法,祝媚,柯林花,許財河,管紅五,李豔,蓮秋,珠蓮,碎蘭,文蓮,老蔡,Danielle,Michal,Sebastien,黃月鳴,阿萍,阿芬,吳壽眉,小勇,Alex CHUN,黃少鳴,黃愛蘭,蘇幕群,關甯,陳慧娥,吳亦敏,鄧波, 張華, 吳Helene,張建平,Olivier,Mahamadou,周武英,王泓,林秀珍,胡朝振,邢香馥,Alexandra WU,陳嚴,陳娟,陳聯成,吳建勝,陳穎,唐漢龍,黃嘉民,Helene PETIT,Claire DUTEIL,laurent CAS,Marina HU、Lvanplesa(德國)、Si Yuping(在德華人)、朱玉(在德華人)……<br> <br> 絕食抗暴活動繼續廣泛徵集發起人,請和各地現有發起人聯絡。<br> 亞太: 袁紅冰:(612)9687 7684 ,(61)407 506 525<br> gingerzhao2000@yahoo.com <br> <br> 林冰: (61)433-266-339<br> jueshil@fastmail.fm <br> <br> Lucy Zhao (61) 433-989-012<br> <br> 溫金柯:(8862)935-937800<br> jinkr49@hotmail.com <br> <br> 李松 0081-90-3577-1914<br> <br> 北美: 盛雪:905-272-9193<br> shengxue@gmail.com <br> <br> 柳濟南: 416-827-3823<br> jueshi@rogers.com <br> <br> 梁裕峰:347-923-5055<br> 林正央:2533509950 <br> jlgeneral@hotmail.com <br> <br> 歐洲: 潘永忠:(49)24-3194-6637<br> aimipan@t-online.de <br> <br> <br> 獨聯體國家和以色列數百人參加“全球萬人同步絕食”活動<br> <br> ----------------------------------------------------------------------<br> <br> 3月6日,爲了聲援在中國的高智晟律師的絕食接力活動,強烈譴責中共以黑社會暴力手段對大紀元的襲擊和抗議中共邪黨黑手在海外的活動,俄羅斯和烏克蘭以及以色列數百人舉行“全球萬人同步絕食活動”。要求釋放那些被秘密綁架非法拘禁的維權人士,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br> <br> 俄羅斯的劉必莫夫•阿納多利說:“我們曾經記得和瞭解我們國家在那艱苦的數月裏共產黨體制對人權的迫害。善良的俄羅斯人,都能明白現在中國正遭受來至中囯共產黨的迫害和對公民的鎮壓,我確信,由於此項活動,全世界會有更多的人們會瞭解和譴責那些由中囯共產黨創造出的邪惡。希望那些正在迫害人權的中囯共產黨成員們能仔細考慮並停止那些非法活動。要知道,你們將在自己人民和國際社會面承擔自己所犯下的所有罪行的那一天是必然到來。”<br> <br> 俄羅斯的Borisov Denis 說:我國家的老人都記得“俄羅斯人和中國人永遠是兄弟”的歌曲,我想我的中國朋友:我們國家的很多人理解和支援你們。<br> <br> 烏克蘭的Vaskovskiy Vladimir的說“ 現在很難找到發自內心公開與不平等和殘酷迫害的抗爭的人。我看到著名的律師高智晟開始了這樣做,他爲了引起人們對中共罪行的關注聲明了絕食。他抗議在中國境內的鎮壓和迫害。他已經做了第一步並且他已經走在了正義的路上,我覺得支援他是我的責任。如果我們不給予回應和支援這項絕食活動那麽他所做的一切就失去了意義。我們必須參與進來,反迫害爭人權。<br> <br> 以下是參與這次活動的部分人的名單:<br> <br> 烏克蘭:Anton Yalievich, Goncharenko Aleksandra,Sivkova Ludmila, Brug Evgeniy Viktorovich, Rudskaya Irina, Krupchan Svetlana,Olga Anatolievna, Jan Viktoriya, Goncharenko Aleksandra, Sivkova Ludmila,Markin Sergey, Vaskovskiy Vladimir,Igor Borzakovskiy, Nikolay, Aleksandr Dyachenko,Aleksandr Nimenko, Ludmila Knutareva, Viktor Kondratiev,, Lubarskiy Evgeniy, Viktoriya Klishina, Pozdniakov Viktor, Podsosonnaya Elena Vladimirovna, Zinchuk Oksana, Podsosonniy Aleksey Vladimirovich, Podsosonnaya Elena Vladimirovna, Zinchuk Oksana, Podsosonniy Aleksey Vladimirovich。<br> <br> 俄羅斯:米裏尼克•納達利亞•阿裏科克商德洛夫娜,瓦裏烏洛夫•阿米裏•哈比蔔洛維奇,安德烈•伊萬諾維奇,托馬丘娃•尼娜•尼古拉耶夫納,劉必莫夫•阿納多利,Neli Koroliova,Fedorova Olga,Poliakov Ivan Nikolaevich, Koliada Anton Urievich, Hvostenko Valentina,Skurlova Galina, Ulia Qigun,Hegay Marina Ivanovna, Kaluga,Dudov Mihail, Salova Zoya, Pak Feniya, Policina Veronoka,Em Dmitriy Alekseevich, Kim Tamara Mihaylovna, Gerlic Svetlana Ottovna, Borisov Denis,Pechenkin Sergey,Pechenkina Nina, Chernov Igor,Chernova Olga,Han Irina,Lidiya Tihvinskaya, Margarita Shadrina, Tatiana Petrova, Ludmila Saar,Homenko Irina,Uliana Kim,Jivova Elena, Ustugov Vladimir,Igor Tikachinchkiy,Kim Svetlana,Yakushev Aleksey,Galina Soldatenko,Andrey Soldatenko,Kozlov Viacheslav, Angelina Vitorskaya, Valentina Kocherigina,Sriya Sazonova,Sinicin Mihail, Anton Koliada,Lukinih Lidiya, Nasirova Luba,Kaporina Tatiana, Homenko Irina, Kobzev Yuriy, Sigalina Tatiana, Polohov Dmitriy, Rogojin E.V., Truhin S.A.,Goshovskiy S.M., Platonova V.I., Basirova M.G.,Shibaeva N.A., Sadikbaeva M., Eslinger L., Barmakova M.F., Rogojina E.A. Fedoseeva Olga, Zaharova Elena, Lisicina Valentina, Lupanin Georgiy, Lupanina Viktoriya,Golanova Elena, Gribova Tatiana Timofeevna,Ihinova Tatiana Nikolaevna,Gaskova Ludmila Anatolievna,Ihinova Aleksandra Matveevn,Evstratova Natalia Sergeevna,Danbaev Vladimir,Lai Ekaterina Aleksandrovna,Lai Nadejda Vladimirovna, Oshkay Nikolay Valerievich,Novikov Aleksandr Sergeevich,Soin Viyacheslav, Karpenko Nataliya,Nataliya Teplickaya,Hvostenko Valentina, Lubimova Elena,Kostushkina Lubov,Cherniaev Ivan Aleksandrovich, Urtenova Elena, Zandanova Aza,Ihinov Aleksey, Torbeeva Oksana, Shetkina Oksana, Nekrasova Irina,Novikova Olga Vladimirovna, Surova Zuoya Vladimirovna。<br> <br> 以色列:Anna Galetkina,Tania Katc,Ludmila Karetskaya,Liza Voronina,Ludmila Abaeva,Andrey Bodrov, Larisa Vilsker, David Bershadskiy, Ania Kviatkovskaya,Elia Markevich,Dina Dashevskaya,Hava Tor,,Vorobiova Nelli Petrovna, Fast Elena, Maya Chirkazskaya,Luda Refner。(http://www.dajiyuan.com)<br> <br> 3/6/2006 9:34:04 AM<br> <br> 蒙特利爾華人回應全球萬人大絕食<br> <br> --------------------------------------------------------<br> <br> 在這個值得紀念的時刻——北美洲東部時間2006年3月5日20時,中國北京時間2006年3月6日上午9時——全球數萬有著正義感的華人和同情、支援中國走向民主的國際友人,開始全球萬人同步絕食24小時,抗議中共暴政。<br> <br> 此刻,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一個橡皮圖章會議,一個政治花瓶擺設,正在召開每年例行的“兩會”。參加會議所有的“代表”,都是中共各級黨委指定的,代表著統治集團的利益,根本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會議的所有議題,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幾個政治寡頭圈定,裝樣子的討論,走過場的舉手,只不過是一部黨的“舉手機器”罷了。<br> <br> 我們注意到,這次所謂的“兩會”,是在《九評共產黨》發表一年多、在全球廣爲流傳、在退黨、團人數逼近900萬之際召開的。我們也注意到,部分已經覺醒的代表,也在悄悄退黨,共産王朝的崩潰已是指日可待。謂予不信,請拭目以待!<br> <br> 我們用有限絕食這種的方式,表示我們的抗議!我們用有限絕食這種方式,迎接民主、自由、和平、沒有共產黨的中國!<br> <br> 參與者(簽名)<br> <br> 關未冬、 陳沅森、 陸雲芳、 關超塵、 趙寧旭、 谷文慧、 羅星、 楊冬冬、葉素瑜、蘇翹秀<br> <br> 2006年3月5日晚<br> <br> 加拿大人權律師Clive Ansly致信加拿大律師協會,並發表公開信聲援全球萬人絕食抗暴行動。<br> <br> <br> 塞班島回應全球萬人同步絕食抗暴<br> <br> --------------------------------------------------------<br> <br> 我們來自西太平洋瑪利亞那塞班島,爲維護人類的正義與良知,強烈抗議中共獨裁暴政,對大陸維權人士高智晟律師的流氓特務監控,和大陸籲國際社會關注和支援。支援我們決定三月六號當地時間上午11點——號上午11絕食24小時在固定的地點並佩帶藍絲帶,上班的可在工作環境中自行絕食。晚間可在固定地點集體絕食抗議。並開新聞發佈會歡迎各大新聞媒體採訪報道。爲此,我們向北京當局發出強烈呼籲:<br> <br> 1.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秘密綁架非法拘禁的維權人士。<br> 2.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監禁關押的作家和記者。<br> 3.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監禁關押的所有政治異議人士。<br> 4.立即停止持續了將近七年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暴鎮壓。<br> 5.立即無條件釋放全部被非法關押、判刑、勞教的包括基督教、天主教等信仰者在內的信仰人士。<br> 6.立即無條件恢復被非法強行停業的鄭恩寵、高智晟、郭國汀、楊在新等維權律師的執業權<br> <br> 塞班島<br> 2006年。3月5號<br> <br> 塞班島參與這次全球萬人24小時絕食的名單22人如下:<br> 李軍 李爲民 陳文祿 肖玉英 金福順 李蓮玉 陳琳琳 陳曉晴 何靜 何勇 金蘭崔傑 崔小飛 張愛春 何蘭 黃輝 曲淑環 王洪敏 曹琴芬 唐大毛 全英花 小崔<br> <br> <br> <br> 《中國絕食維權運動大洋洲後援團》參加全球萬人大絕食公告<br> <br> 《中國絕食維權運動大洋洲後援團》決定於北京時間三月六日九時整(澳大利亞時間三月六日十二時,新西蘭時間三月六日十四時)參加“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運動”,並提出如下訴求:<br> 1.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秘密綁架非法拘禁的溫海波、歐陽小戎、馬文都、 胡佳、嚴正學、楊在新、齊志勇 等人士! <br> <br> 2.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監禁關押的作家和記者。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監禁關押的所有政治異議人士;胡石根、王炳章、何德普、鄭恩寵、楊建利、黃金秋、師濤、張林、楊天水、鄭貽春、許萬平、李志、趙岩、程翔、秦永敏、羅永忠、蔡陸軍、徐偉、楊子立、靳海科、張宏海、喻華峰、李民英、葉國柱、蔡卓華、馮秉先等。立即停止持續了將近七年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暴鎮壓。 立即無條件釋放全部被非法關押判刑勞教的包括基督教、天主教等信仰者在內的信仰人士。 立即無條件恢復被非法強行停業的鄭恩寵、高智晟、郭國汀、楊在新等維權律師的執業權。 <br> <br> <br><br> 人民必勝,暴政必敗!<br> <br> 《中國絕食維權運動大洋洲後援團》<br>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br> <br> 法國維權接力絕食聲援團加入“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br> <br> 爲聲援良心律師高智晟、聲援敢言的大紀元時報、聲援風起雲湧的中國民衆維權運動,法國維權接力絕食聲援團決定加入3月6日的“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參加者將於巴黎時間3月6日淩晨3時至3月7日淩晨3時在各自所在地進行24小時絕食,部分參加者3月6日14時至18時在中共住法使館前絕食。熱誠歡迎社會各界人士參與、支援。<br> <br> 發起人暨聯繫人:<br> <br> 張健,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法國分部負責人,01 43 59 34 84 (晚)<br> 吳江,中國民主黨法國党部主席,06 03 45 41 17<br> 姜友陸,中國民主黨法國党部副主席,01 42 02 75 24<br> 張建平,大紀元時報法國分社中、法文部,06 10 32 92 54<br> Pham Anh Dung,越南人權保護聯合會會長、法國自由越南人社團副主席,<br> 01 34 86 72 55<br> 胡朝振,法國退(中共)黨中心,06.17.74..92.92 <br> <br> 絕食參加者(73人):<br> <br> 程倫興,劉偉民,唐秋星,莫錫軍,程余銀,程連仲,孫維幫,克力思,姜友陸,梁東,陳意,趙意,賈國清,葉楓,阿瑪提,孫士斌,宋克儉,張說,餘冬賢 (在德國) ,丁夏來,吳江,張健,成法,祝媚,柯林花,許財河,管紅五,李豔,蓮秋,珠蓮,碎蘭,文蓮,老蔡,Danielle,Michal,Sebastien,黃月鳴,阿萍,阿芬,吳壽眉,小勇,Alex CHUN,黃少鳴,黃愛蘭,蘇幕群,關甯,陳慧娥,吳亦敏,鄧波, 張華, 吳Helene,張建平,Olivier,Mahamadou,周武英,王泓,林秀珍,胡朝振,邢香馥,Alexandra WU,陳嚴,陳娟,陳聯成,吳建勝,陳穎,唐漢龍,黃嘉民,Helene PETIT,Claire DUTEIL,laurent CAS,Marina HU。<br> <br> <br><br> 法國維權接力絕食聲援團<br> <br> 2006年3月5日<br> <br> 呼道義 喚天良<br> ——北京維權回應“全球萬人同步絕食宣言”<br> <br> 基於對“維護人權,呼喚法制”之共識;以及對暴政壓制異議聲音,打擊民主維權人士;酷刑折磨自由信仰者,包括:法輪功學員、基督徒和天主教徒等之共憤;以及對當局惘顧民生,不惜大量揮霍納稅人的血汗,年年以召開兩會爲樂,大搞政治遊戲,繼續矇騙、愚弄已在水深火熱中的黎民百姓,並野蠻抓捕已落入絕境的伸冤訴苦者的昏庸無道之反感。<br> 北京維權自由成員回應“維護人權 呼喚法制 絕食抗暴 廣告天下呼籲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宣言”的倡議,定於2006年3月6日9時至3月7日9時絕食24小時,以此呼喚道義、呼喚天良。<br> <br> 北京維權<br> 2006年3月4日<br> <br> <br> <br> 慕尼黑回應3月6日全球萬人同步絕食<br> <br> 慕尼黑回應3月6日全球萬人同步24小時絕食抗暴,維護人類良知,譴責共産邪惡政權。我們聲援高智晟律師發起的全球接力絕食活動。值中共“兩會”期間,特呼籲國際社會,緊急關注中國人權現狀。<br> <br> 時間:慕尼黑絕食行動定於 3月6日淩晨2點開始到3月7日淩晨2點止(根據北京時間3月6 日早9點開始到3月7日早9點止)。<br> <br> 地點: 3月6日上午11點30至16點30分 在慕尼黑瑪琳廣場集會。<br> <br> <br> <br> 溫哥華回應3月6日全球萬人同步絕食<br> <br> 爲了回應近日盛雪女士, 郭國汀律師等發起的全球萬人同步絕食,我們這群熱愛人權自由的溫哥華人相約同步進行 24小時的絕食,強烈要求國際社會、各民主政府、各國政黨、人權團體、非政府組織、良知人士嚴密關注中國大陸黑社會化和恐怖化的政治生態,強烈抗議中共濫用國家權力殘害國民。我們同氣相求,聲援近年來中國人權律師艱難的維權工作,我們同聲回應,聲援高智晟律師發起的全球接力絕食活動。我們絕食抗爭,實乃萬不得已;國內同胞岌岌危矣人權性命關天,誰能忍心坐視?<br> <br> 值此中共“兩會”期間,溫哥華絕食聲援團特呼籲國際社會緊急關注急劇惡化的中國人權現狀。<br> <br> 我們絕食以強烈呼籲:<br> <br>   1.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秘密綁架非法拘禁的歐陽小戎、胡佳、嚴正學、楊在新、齊志勇等人士!<br> <br>    2.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監禁關押的作家和記者。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監禁關押的所有政治異議人士;胡石根、王炳章、何德普、鄭恩寵、楊建利、黃金秋、 師濤、張林、楊天水、鄭貽春、許萬平、李志、趙岩、程翔、秦永敏、羅永忠、蔡陸軍、徐偉、楊子立、靳海科、張宏海、喻華峰、李民英、葉國柱、蔡卓華、馮秉先等。 立即停止持續了將近七年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暴鎮壓。立即無條件釋放全部被非法關押判刑勞教的包括基督教、天主教等信仰者在內的信仰人士。 立即無條件恢復被非法強行停業的鄭恩寵、高智晟、郭國汀、楊在新等維權律師的執業權。<br> <br> 時間:3月5日周日 下午5:00至 3月6日周一下午5:00<br> 地點: 溫哥華市藝術館前 <br> 接受媒體採訪時間:周日5:00-7:00pm 和 周一9:00am-4:00pm<br> 聯絡人:朱女士 778-231-4029<br> <br> <br> 渥太華加入全球萬人絕食抗暴活動<br> <br> 3月5日下午,加拿大渥太華民運人士石興建先生加入全球萬人絕食抗暴活動。石先生曾因不滿中共當局的“六四”鎮壓而上書,因此受到中共長期迫害。以下是石興建先生的絕食聲明。<br> <br> 絕食聲明<br> <br> 中共政權是一個反文明、反人類的極權暴政。在全世界走向文明的今天,中共當局逆歷史潮流而動,對中國人民實施恐怖統治,使用種種法西斯手段剝奪公民的基本人權和合法權益,不擇手段的對人民實施經濟掠奪、政治迫害、拘捕關押、人身折磨,甚至屠殺,致使中國全國各地天天都發生著嚴重侵害公民合法權利的事件,冤獄遍地。人民的合法權益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br> <br> 爲抗議中共當局的法西斯暴行,爲中國人權發出呼聲,本人決定參加於北京時間2006年3月6日8時至3月7日8時所舉行的全球全球同步抗暴絕食,以此行動要求中共當局停止一切對人民的侵權犯罪行爲,懲治罪魁禍首。<br> <br> 希望以此行動喚醒全世界愛好民主自由的國家、政府和人民譴責中共暴行,關注中國人權狀況迅速惡化的趨勢,採取行動制止中共流氓政府的犯罪。<br> <br> 特別呼籲加拿大政府和人民發出自己的聲音,制止中共在中國國內和加拿大境內所犯下的侵害人權的罪行。<br> <br> 石興建<br> <br> 2006年3月5日星期日<br> <br> <br> <br> 馬來西亞回應“全球萬人同步絕食”通告<br> <br> 馬來西亞決定於北京時間三月六日九時整至三月七日九時整二十四小時絕食並提出如下訴求: <br> 1.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秘密綁架非法拘禁的溫海波、歐陽小戎、馬文都、胡佳、嚴正學、楊在新、齊志勇 等人士! <br> <br> 2.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監禁關押的作家和記者。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監禁關押的所有政治異議人士;胡石根、王炳章、何德普、鄭恩寵、楊建利、黃金秋、師濤、張林、楊天水、鄭貽春、許萬平、李志、趙岩、程翔、秦永敏、羅永忠、蔡陸軍、徐偉、楊子立、靳海科、張宏海、喻華峰、李民英、葉國柱、蔡卓華、馮秉先等。立即停止持續了將近七年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暴鎮壓。立即無條件釋放全部被非法關押判刑勞教的包括基督教、天主教等信仰者在內的信仰人士。立即無條件恢復被非法強行停業的鄭恩寵、高智晟、郭國汀、楊在新等維權律師的執業權。 <br> <br> 3.抗議中共邪黨把黑手伸到馬來西亞干預司法公正。<br> <br> 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當人類走過這一浩劫的時候 ,不要給自己留下遺憾。<br> 聯繫人:揚生<br> 電話號碼:0123156513<br> <br> <br> 柏林支援萬人同步大絕食<br> <br> 3月4日,德文、中文大紀元的義工在柏林市中心的威廉一世紀念教堂前絕食,聲援中國民衆維權反迫害。<br> 絕食活動由德文大紀元的義工發起。發起人克裏斯蒂安在二十天當中已是第二次絕食了。2月17日,德國外長訪華前夕,克裏斯蒂安和民運人士、全德學聯負責人和法輪功學員在德國外交部前絕食請願,要求德國外長在訪華期間關注中共的人權問題。果然此次德國外長訪華時,他一改德國政府近幾年對中共人權的羞答之態,坦率地提出了德國對中共人權狀況惡化的看法。<br> <br> 克裏斯蒂安表示,今天的活動是爲了聲援3月6日的萬人同步大絕食,同時抗議中共特務在亞特蘭大和香港對大紀元使用的黑社會行徑。<br> <br> 3月柏林的冬日非常寒冷,而4日卻是陽光燦爛。一位德國人說,共產黨早該淘汰了,民主是世界潮流,不可阻擋。過往的路人紛紛表示支援,並帶走了很多資料。<br> <br> 威廉一世紀念教堂是柏林的一大景點,過往路人中有很多中國大陸遊客,他們都欣然接過了中國第一禁書“九評共產黨”。<br> <br> 3月6日德文和中文大紀元將在中共駐德國大使館前舉行同步絕食。<br> <br> <br> <br> 香港支聯會誠邀民衆參與“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行動 <br> 日期:3月6日(星期一) 時間:上午9時開始 <br> 地點:中區遮打花園集合 <br> 程式:<br> 1.支聯會秘書何俊仁介紹活動意義及訴求;<br> 2. 聯會主席司徒華爲絕食人士配戴絕食名牌及象徵維權抗暴的藍絲帶;<br> 3. 絕食人士講述參與絕食行動的感想和呼籲(每人約一分鐘);<br> 4. 喊口號結束啓動儀式;<br> 5. 各自返回工作或學習崗位絕食至3月7日(星期二)上午9時。<br> <br><br><br> 多倫多回應全球萬人同步24小時絕食抗暴<br> <br> 時間:多倫多地區絕食行動定於3月5日晚8點開始到3月6日晚8點止(根據北京時間3月6日早9點開始到3月7日早9點止)。<br> <br> 地點:3月6日上午11點到中國駐多倫多在領事館前集會到晚上8點。(說明:凡參與絕食抗暴行動人士從3月5日晚8點開始停止進食,如不能到領事館前參與集體絕食行動的人,在各自工作學習環境中進行絕食。)<br> <br> 程式: 11:00 絕食抗暴集會開始<br> 11:10 絕食參與者配戴好藍絲帶在絕食十六字橫幅前席地而坐;參與者向路人發送資料。<br> 11:30 絕食抗暴行動新聞發佈會<br> 12:30-20:00 參與者交流絕食體會,靜默,……<br> <br> 注意事項:自行參與絕食行動人士請配戴一條藍色絲帶。在領事館前絕食人士可以到現場領取。另外,到在領事館前參與絕食人士敬請多穿衣服,倒春寒更勝於嚴冬。<br> <br><br><br> 洛杉磯維權絕食團支援高智晟和《大紀元時報》絕食聲明<br> <br> 我們訂於2006年3月5 日下午5時(北京時間3月6日 上午9時)開始24小時絕食。絕食的目的是爲了支援高智晟律師、支援《大紀元時報》、支援中國大陸的維權絕食運功,和支援在中國大陸一切遭受中共政權迫害打擊的反抗運動。我們的行動是《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行動的組成部分。<br> <br> 歡迎有良知的、追求正義和民主自由的各界朋友們加入到我們的絕食行列。歡迎各界媒體現場採訪報導。<br> <br> 時間:2006年3月5日 下午5時到3月6日下午5 時。<br> 地點:443 Shatto Place. L.A. CA 90020<br> 聯絡電話:626-458-1020<br> <br> <br> 程式<br> 下午5時,絕食團聯絡人講明絕食的目的及絕食活動中的注意事項; <br> 絕食者講話表達絕達心聲(每人限 2分鐘); <br> 開始靜座絕食; <br> 絕食者此時可以留下在中領館前絕食過夜;可以回家過夜第二天清晨再來繼續絕食;也可以回家繼續絕食。由參于絕食者自行決定。 <br> <br> <br> <br> 歐洲各界參加萬人絕食情況通報<br> <br> 這些天,北京正熱火朝天的舉行每年的例行峰會--十屆政治協商會議第四次會議和十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這樣的會議原本是國家最高層次商討“以民爲本”的大政方針,也是一次檢討、審查過去一年國家從上至下各個部門爲民服務的執行情況。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過去的一年中國大陸人權狀況急劇惡化,政治生態日益黑社會化和恐怖化,已經直接威脅到人民的正常生存。<br> <br> 歐洲各國的民運人士、異議人士、民主人士、法輪功學員等回應“捍衛人權、呼喚法治、絕食抗暴、廣告天下--呼籲全球萬人同步大絕食宣言”,各界人士參紛紛表達了參加萬人絕食聲援意願。 <br> <br> 著名異議人士王萬星先生指出:弱勢群體抱成團,維護基本人權這是太正確了,我們沒有理由指責高智晟律師,我們應該支援他,他爲了弱勢群體敢於承擔責任,敢於抗爭強權,難能可貴,值得海外各界人士的敬佩和支援,我沒有二話,參加萬人絕食活動。另外我還有個提議,因爲“六四”原因獲得西方民主國家的綠卡居留者,不要忘本,都應該站出來支援和參加萬人絕食,聲援國內弱勢群體的維權行動。 <br> <br> 德國民陣一些會員紛紛表示:在“兩會”期間舉行萬人絕食行動,就是向“兩會”示威,當這些所謂的人民代表在高談闊論“社會前景”、“人民福祉”時,他們有沒有關心過爲言論而獲罪的胡石根、王師濤、楊天水、許萬平、鄭貽春等,他們有沒有問及爲民請命,爲民維權而遭到迫害的鄭恩寵、高智晟、歐陽小戎、胡佳、嚴正學、趙昕等,大家表示我們爲此絕食請命!讓我們的絕食抗爭的聲勢傳遞給兩會,引起中共當局的深思!<br> <br> <br> 大紐約地區回應“全球萬人同步絕食”通告<br> <br> 中共統治集團對以高智晟等維權律師的迫害及對中國大陸的以最和平的方式參加接力絕食人士的迫害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正如在“全球萬人同步絕食“的宣言中所說的:<br> 偌大中國國土,哪里有“免于恐懼的自由”?弱勢群體之中,哪里有“免于匱乏的自由”? 遍翻中國媒體,哪里有“言論自由”?詢問善男信女,哪里有“信仰自由”?<br> <br> 中共當局的倒行逆施,傷天害理,罄竹難書,專橫暴虐,天怒人怨,已經突破了人類文明的底線。是可忍,孰不可忍?倘若對如此暴政熟視無睹,將是自由中國人的恥辱,也是文明人類的恥辱。<br> <br> 大紐約地區的華人回應“全球萬人同步絕食”的呼籲,並於二○○六年三月六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廣場集體絕食,聲援高智晟律師及中國大陸民衆正在進行的接力絕食維權活動,並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利用一切可能的資源和力量,聯合制止中共反人類反文明的行爲。<br> <br> 歡迎大家參加,共同參與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歷史進程。<br> <br> 時間:二○○六年三月六日星期一 上午十點 至 下午五點<br> 地點:紐約聯合國廣場 (47 St 與 1st Ave)<br> 聯繫人:唐柏橋 電話:718-840-7166<br> 梁裕峰 電話:347-923-5055<br> ------------------------------------------------<br> Statement in Support of Gao Zhisheng and World Wide Hunger Strike by Lawyers <br> <br> 支援高智晟律師和全球律師絕食運動的聲明 <br> <br> I wish to add my voice to those of lawyers and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throughout the world in condemning the shocking and unceasing affronts to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perpetrated by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against lawyers of conscience. <br><br> 我希望加入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律師和人權組織,共同譴責中國政府藐視法律,不斷對良心律師犯下的駭人聽聞的人權侵犯。<br> <br> China is obligated both by its own laws, which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routinely ignores, and by international treaties and conventions binding China both as a signatory and also as a member state of the United Nations, to protect lawyers and ensure they are free to carry out their professional duties as advocates for their client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made a cynical mockery of all its obligations to lawyers and human rights advocates, in total violation of its obligations under both Chinese and International Law. <br> 根據中國自己的法律和它所簽署的國際條約,作爲聯合國的一員,中國是有責任保護律師並確保律師能自由執行他們替委託人說話的職責。但中國政府時常忽視自己的法律,並藐視自己對律師和人權倡導者的一切責任,徹底違背中國和國際法所規定的職責。<b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day is arguably the worst violator of human rights on this planet, in partnership with western corporations such as Microsoft, Nortel, Yahoo, Cisco and Google. Many western governments, with an eye on their "market share" in China, have obsequiously fawned at the feet of the Chinese dictators and willingly assisted those dictators in promoting their claims that 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in China has never been better. <br> 今天的中國政府可以說是地球上最惡劣的人權侵犯者,與微軟,北方電訊,雅虎,思科和古狗等西方公司合夥。許多西方政府眼盯著他們在中國的“市場份額”,紛紛拜服在中國獨裁者們的腳下向他們獻媚討好,心甘情願地協助他們來宣傳目前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的說法。<br> The last Prime Minister of Canada, Paul Martin, shamelessly congratulated the Beijing regime on its alleged progress in promoting human rights and implementing the "rule of law", in the face of overwhelming and irrefutable evidence that the Beijing dictators are crushing human rights as never before and that they are ruthlessly determined to prevent the rule of law at any cost. Indeed, both Paul Martin and Jean Chretien before him prattled on incessantly about the "great progress" in Chinese human rights under the Beijing dictatorship even as Beijing was implementing a policy of full scale genocide against practitioners of Falun Gong.<br> 上屆加拿大總理馬田無視那些無可辯駁的證據顯示北京獨裁者正在對人權進行前所未有的踐踏並冷酷地不計代價地阻礙法制,而無恥地祝賀北京政權在促進人權和實行法制方面取得的所謂進展。的確,甚至在北京正在實施對法輪功全面滅絕的政策的時候,馬田和上上屆總理克雷蒂安還在不斷地空談北京專政統治下中國人權的“偉大進展”。<br> The first prominent human rights lawyer in China was Guo Guoting. His unbelievable courage in risking his own life and standing up to the brutal government of China has inspired a number of other honest lawyers throughout China to stand up for the rule of law, for human rights, for freedom of religion and political belief, against the Beijing regime. Today, Gao Zhisheng leads the fight inside China, while Guo Guoting, now resident in Canada, coordinates the international effort of lawyers everywhere to support their beleaguered and persecuted colleagues in China. <br> 高智晟是中國第一著名人權律師。他冒著生命危險以令人難以置信的勇氣面對殘暴的中國政府激勵了全國其他一些誠實的律師爲法制,人權,宗教和政治信仰自由反抗北京政權。今天,高智晟在中國大陸領導著這場抗爭,而現居加拿大的郭國汀正協調著全球律師對支援在中國受到圍攻和迫害的同行們所做的努力。<br> Gao Zhisheng, like Guo Guoting, is a man with a level of courage probably beyond the comprehension of anyone not intimately familiar with the brutality and mendacity of the Beijing regime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Beijing regime has prevented him from practising his profession and has recently attempted to kill him. Indeed, were it not for the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and support he has receiv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ould have succeeded in murdering him already. <br> 就象郭國汀,高智晟有著那些對北京政權與中共的殘暴謊言沒有深切瞭解的人所無法理解的勇氣。北京當局不允許他繼續營業,最近還試圖殺害他。的確,要不是國際關注和他所得到的支援,中國政府很可能已經成功地謀殺他了。<br> Gao Zhisheng spoke out on behalf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who are deni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ir constitutional right to legal defence. He wrote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Hu Jintao, specifically addressing the fact that these practitioners are citizens of China and must therefore have the same right to legal defence as all other Chinese citizens (which in practice is of little assistance to any citizen in any case). Mr. Gao also met in December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emissary to China who had been sent to investigate reports of torture and other human rights abuses. <br> 高智晟爲被中國政府剝奪法律辯護權利的法輪功學員說話。他給國家主席胡錦濤寫公開信,特別點出這些學員是中國公民並因此必須和其他公民一樣擁有法律辯護權利(在實踐中這些權利在任何情況下給任何公民也提供不了多少幫助)的事實。高先生在12月也和被派去中國調查酷刑和其他踐踏人權報告的聯合國使團會了面。<br> Shortly thereafter,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confiscated Mr. Gao’s licence to practise law, and closed down his law office, preventing the other ten lawyers in Mr. Gao’s office from practising their profession. The transparently false justification for these actions was that Mr. Gao had failed to report a change of address when renewing the registration of his law office! <br> 之後不久,中國當局就沒收了高先生的執照並關閉了他的律師事務所,也不允許在高律師事務所工作的其他十名律師繼續營業。而對這一系列行動的明顯是拼湊出來的理由是高先生在更新他的律師事務所註冊時沒有報告地址更改。<br> Since that time, several other courageous human rights lawyers from all over China have been arrested, incarcerated, harassed, threatened, and in some cases beaten, simply for discharging their professional duties as lawyers. Moreover, a recent attempt was made on Gao Zhisheng’s life, an attempt almost certainly the work of the Chinese police and military.<br> 從那以後,幾位其他來自中國各地的勇敢的人權律師被捕,被關押,騷擾,威脅,有些被毆打,只不過爲了讓他們無法履行作爲律師的職責。更有甚者,最近還有一次企圖謀殺高智晟的事件發生,而這幾乎肯定是中國警察和軍隊的所爲。<br> Mr. Gao has now initiated a protest campaign of rotating hunger strikes by lawyers in several cities of China and has called on lawyers throughout the world to join this movement. <br> 高先生現在在中國幾個城市發起了一個律師接力絕食抗議行動,並呼籲全球律師加入。<br> We support Mr. Gao. We support the world wide hunger strike by lawyers of conscience. We support the demand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e held to at least minimum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f decency and civilization. And we call upon the new Government of Canada to reverse the last government’s shameful complicity in the crimes of the Beijing regime. We hope that the new Canadian government will express its support for Gao Zhisheng, for the world wide hunger strike by lawyers of conscience, and for the demand that Beijing recognize the rule of law and respect at least the minimal international norms of human rights and basic decency. <br> 我們支援高先生。我們支援全球良心律師絕食運動。我們支援要求中國政府履行最起碼的國際文明禮儀標準的訴求。我們呼籲新加拿大政府逆轉上一屆政府做北京政權罪行的共犯的無恥行爲。我們希望新加拿大政府會表示支援高智晟律師,支援全球良心律師絕食運動,和支援要求北京政權認可法制,尊重最基本的人權禮儀國際準則的訴求。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三.八”婦女節絕食宣言/鄧永亮

文章 國際邊緣 »

“三.八”婦女節絕食宣言/鄧永亮<br>(博訊2006年3月08日)<br> 鄧永亮<br> ◆鑒於“3.8”婦女節是世界上一切人權人士爲全世界婦女爭取權益的節日;<br><br> ◆鑒於全世界的婦女,特別是中國的婦女的各種權益正在被各種落後和愚昧的勢力所野<br>蠻的侵犯; (博訊 boxun.com)<br><br> ◆鑒於陝西省西安市林業局和相關部門喪盡天良地把一個懷孕婦女趕出了工作單位,並<br>粗暴地剝奪了她的工作權和生存權;<br><br> ◆鑒於陝西省西安市林業局和相關部門繼續剝奪一個快三月嬰孩母親的工作權和生存權<br>;<br><br> ◆鑒於陝西省西安市的有關部門完全堵死了通過現存法律的途徑解決婦女工作權和生存<br>權被剝奪的渠;<br><br> ◆鑒於在如今的中國,許多公民,特別是婦女的合法權益得不到切實的保障:<br><br> ◆鑒於踐踏中國公民,特別是婦女的權益的各種團體和個人繼續在無法無天地橫行于中<br>華大地;<br><br> ◆鑒於許多中國公民,特別是婦女由於受到各種各樣的迫害而徘徊在生死的邊緣。<br><br> 因此,<br><br> ◆爲了我的妻子,天下所有被欺淩的婦女,天下所有被迫害的公民抗議並譴責剝<br>奪他們權利的團體和個人;<br><br> ◆爲了表明我對追求正義、民主、人權的善良願意得以早時實現而采取了實際的<br>行動;<br><br> ◆爲了嚴正抗議和譴責所有司法機構踐踏人權,背叛了公正、公平的司法精神,<br>完全成了利益集團看門狗的可恥行徑;<br><br> ◆爲了嚴正抗議和譴責許多地方和部門只是口頭上說“依法”辦事,實際上無法<br>無天地欺淩弱勢群體。<br><br> ◆爲了聲援全國各地被各種團體和個人侵犯了權利的人們,他們能夠用各種方式<br>和途徑將他們深受迫害的事實曝光天下並不倦的爭取到他們的權益;<br><br> ◆爲了聲援高智晟先生發起的公開的非暴力的絕食運動。<br><br> 所以,我決定在2006年3月8日12點到3月9日12點在西安的家中進行24小時的絕食抗議,<br>請各界監督。監督電話:0086-29-88429416 _(博訊自由發稿區發稿) (博訊 boxun.com)

國際邊緣

任不寐:2006年3月5日禁食禱文

文章 國際邊緣 »

任不寐:2006年3月5日禁食禱文<br>(博訊2006年3月07日)<br>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稱你的名爲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br><br>願我今天的禁食,在你的眼中蒙悅納,願我心中所求的蒙你垂聽。願主你的靈與我同在,憐憫我肉體的軟弱,使我的心勝過我裏面自以爲義的試探。求主把這一天變成我克苦己心的日子,重新陳明我罪過的日子,細數主恩的日子。求主使用這個日子,帶領我來盡心盡力服侍主,愛主,愛人如己;使用這日子祝福中國土地上尋找神的靈魂,恩賜給我們悔改和饒恕的心以及認識主的意志。感謝讚美主!<br><br>一、認罪禱告<br><br>主阿,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感謝主你讓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無數的惡。求你用這禁食潔淨我,如果你願意,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神阿,求你爲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感謝主沒有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感謝主沒有從我收回你的聖靈。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主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我,堅固我裏面的城牆。 <br><br>求主讓我紀念自己出埃及過紅海的日子怎樣被帶領的。那時候我怎樣服侍自己的私欲,爲罪惡捆綁,以惡爲善,偏行己路。那日我自以爲“可以象神一樣論斷善惡”,並用“神豈是真說”作爲犯罪的口實。感謝主借著十字架免了我的債,把這38年靈裏的癱瘓者扶到約但河中。那日基遍上空的月亮和亞雅倫穀的日頭靜止了,從那刻起,求主給我力量求也能免除別人的債。然而人的心何等黑暗,在42站的天路歷程裏多少次想回到尼羅河畔的燈紅酒綠中呢?這兩年來的軟弱主你是知道的,我每天仍然得罪你。我現在仍然是罪人,但已經是蒙恩的罪人。感謝主用服侍和諸般的憐憫來恩待我,使我能一天新似一天。如今在基督裏,這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經過,都變成新的了。這光明之子不是從我自己生的,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耶穌在我裏面活著。<br><br>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卻由不得我,我是何等的苦啊!所以借著這禁食以刻苦我心,求主不要讓那惡者鼓動他的僕從算這禁食爲我的羞辱。我拿麻布當衣裳,求主不要讓這事就成了他們的笑談。因爲你所擊打的,他們就逼迫。你所擊傷的他們戲說他的愁苦。任憑他們咒駡。惟願你賜福。因爲我困苦窮乏,內心受傷。耶和華阿,求你爲你的名恩待我。神阿,願你的救恩,將我安置在高處。我要以詩歌讚美神的名,以感謝稱他爲大。<br><br>我們在天上的父,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仍舊賜給我們。感謝你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爲國度、榮耀,權柄,都是你的,直到永遠。阿門!<br><br>二、爲禁食禱告<br><br>慈悲的聖天父,親愛的主耶穌基督,感謝讚美你。你讓萬物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br><br>這些天一些對政治黑暗和鄰居苦難敏感的人,在中國和世界各處開始了他們的絕食活動。主你知道很多心靈是靠普遍啓示,在“自然律”和良心中尋找你。求主看顧這些尋找的心,保守這些苦待自己的人,保守他們在這些事件中真正看見光和愛,看見道路、真理和生命,真正愛人如己——誠如他們所求的。求主憑著他們那些樸素的愛成就他們所願,就是盼望那些在苦難和黑暗中的人得到自由和安慰,分散的家庭能夠團聚,女孩可以擦幹眼淚看見父親,母親得以在門口迎接歸來的兒女。<br><br>也求主按你豐富的恩典和大能帶領那些本屬於你的羊,使更多的禁食者避免因苦待自己而充滿自義和道德上的驕傲,正如讓那些批評禁食的人脫離更大的自以爲義的驕傲一樣。求主幫助,叫我們不要通過這禁食成爲指摘者。驕傲和恨造就了苦難,就求主讓這禁食去傳達愛和寬恕。求主幫助,讓這禁食悲哀,更多是向主禁食,爲自己的局限悲哀,而不是向人禁食,爲別人悲哀。讓這禁食的日子,如同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變爲猶大家歡喜快樂的日子,和歡樂的節期。求主讓我們喜愛誠實與和平。<br><br>主你與我們同在。主你爲這世界的罪在曠野禁食四十晝夜;求主讓更多的人紀念,你也是爲我們每一個宣告禁食的人禁食。因爲那試探人的將把傲慢放到自以爲義的人裏面。在這一直如此的試探和軟弱中,求主對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宣告: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求主帶領更多的心靈從低處來到山上,在那裏有天國寶訓,那裏能夠脫離假冒爲善;讓禁食的人臉上不要刻意畫上愁容,故意叫人看出他們是禁食。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仰望真理的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是的,主啊,我們不能求公義和愛,卻又傳播私欲和恨。刻苦己心乃是讓這心中的黑暗從裏面出來,因爲 “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我們的禁食本該是求主的恩典降臨中國,正如主所吩咐的:“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日他們就要禁食。”有一位女先知名叫亞拿,是亞設支派法內力的女兒,年紀已經老邁,從作童女出嫁的時候,同丈夫住了七年,就寡居了。那時她已經八十四歲,並不離開聖殿,禁食祈求,晝夜事奉神。於是主的救恩就臨到了。主是可稱頌的,阿門!<br><br>求主使我們脫離法利賽人的酵。主你告訴我們,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我們豈是那有信德的人呢?除了神以外,沒有人是良善的。感謝主耶穌,你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了一個比喻。主說,有兩個人上殿裏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稅吏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爲義了,因爲凡自高的,必降爲卑,自卑的,必升爲高。求主把謙卑的心賞給我們。求主的靈把我們安放在亞哈瓦河邊,因爲在那裏宣告禁食,乃爲要在我們神面前克苦己心,求他使我們和婦人孩子,並一切我們宣稱所愛的人,都得平坦的道路。<br><br>主啊,求你給我力量放膽講明這道,讓我大聲喊叫:<br><br>“他們說,我們禁食,你爲何不看見呢?我們刻苦己心,你爲何不理會呢?看哪,你們禁食的日子,仍求利益,勒逼人爲你們作苦工。你們禁食,卻互相爭競,以兇惡的拳頭打人。你們今日禁食,不得使你們的聲音聽聞於上。這樣禁食,豈是我所揀選使人刻苦己心的日子嗎?豈是叫人垂頭像葦子,用麻布和爐灰鋪在他以下嗎?你這可稱爲禁食爲耶和華所悅納的日子嗎?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嗎? 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饑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以賽亞書 58)<br><br>主啊,求你賜給我們蒙你悅納的禁食。那樣我們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我們必得醫治。我們所求的公義,必在我們前面行。主啊,求你從我們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發惡言的事。讓我們的光在黑暗中發現,我們的幽暗變如正午。使中國的地也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主是大有憐憫的,阿門! <br><br>三、爲中國禱告<br><br>主啊,求你憐憫中國。因爲自己的罪,那地的光景已經極端可憐了。河流和眼淚一起乾涸,人們彼此互相行兇。欺壓和墮落已經滿了。她想在列國中爲大,現在竟如寡婦。在一切所親愛的中間沒有一個安慰她的。義人增多,民就喜樂。惡人掌權,民就歎息。願這歎息和哭嚎並地上的血,能達到主的座前。<br><br>經上說:“日光之下,有一件禍患,似乎出於掌權的錯誤。”“邦國阿,你的王若是孩童,你的群臣早晨宴樂,你就有禍了。”主啊,這不是中國的光景嗎?但主又說:“你不可咒詛君王,也不可心懷此念。在你臥房也不可咒詛富戶(傳道書10:5,16,20)。經上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爲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羅馬書 13:1)但經上又說:“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言 14:34)“那以公義治理人民的,敬畏神執掌權柄,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無雲的清晨,雨後的晴光,使地發生嫩草。”(撒母耳記下 23:3-4)“再後末期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與父神。” (歌林多前書 15:24)“因爲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借著他造的,又是爲他造的。”(歌羅西書 1:16)主是可稱頌的,因爲你知道萬人,並揀選其中屬於你的人去以善勝惡。革命的勝利永遠是一種失敗,一種“世界內部的勝利”;十字架上的勝利是唯一的勝利,是上帝對力量的勝利,而不再是力量對力量的勝利。我們禁食乃求真理的勝利,願主的榮耀和主耶穌基督的名在中國被高舉。<br><br>求主的靈澆灌在那貧瘠的土地上,讓你的兒女坐在耶和華面前哭號,禁食直到晚上。把敬畏的心交給我們,讓我們定意尋求耶和華,在中國全地宣告禁食。無數禍患已經臨到我們,或刀兵災殃,或瘟疫饑荒,我們今天能在急難的時候向你呼求,求你垂聽而拯救,因爲你的名已經傳遍地極。主啊,我們也不知道怎樣行,讓我們的眼目單仰望你。願你帶領中國衆人和他們的嬰孩,妻子,兒女都站在你的面前。因爲勝敗不在乎人,乃在乎神。主啊,讓我們一心歸順耶和華,把外邦的神和亞斯他錄從我們中間除掉,你必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願你讓我們的心蘇醒。主阿,你是公義的,我們是臉上蒙羞的。因或在近處,或在遠處,被你趕到各國的人,都得罪了你,正如今日一樣。讓我們禁止腳步,披麻蒙灰,求告長久的平安。因爲主我們的神是憐憫饒恕人的,我們卻違背了他。我們的神阿,現在求你垂聽僕人的祈禱懇求,爲自己使臉光照亮那荒涼之地。求主垂聽,求主赦免,求主應允而行,爲你自己不要遲延。我的神阿,因這城和這民都有稱爲你名下的。<br><br>主說,你們應當禁食,哭泣,悲哀,一心歸向我。你們要撕裂心腸,不撕裂衣服。歸向耶和華你們的神。因爲他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或者他轉意後悔,留下餘福,就是留下獻給耶和華你們神的素祭,和奠祭,也未可知。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分定禁食的日子,宣告嚴肅會。聚集衆民,使會衆自潔,招聚老者,聚集孩童,和吃奶的。使新郎出離洞房,新婦出離內室。求主因此就爲自己的地發熱心,憐恤他的百姓。不再使我們受列國的羞辱。<br><br>求主差遣你的使者,往那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宣告你所吩咐的話。求主讓那尼尼微人信服神,他們便宣告禁食,從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求主讓這資訊傳到尼尼微王的耳中,能讓他下了寶座,脫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讓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說,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嘗什麽,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與牲畜都當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頭離開所行的惡道,丟棄手中的強暴。 或者神轉意後悔,不發烈怒,使我們不至滅亡,也未可知。於是神察看他們的行爲,見他們離開惡道,他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br><br>我也這樣求告,乃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門!<br><br>四、爲維權律師和政治犯禱告<br><br>爲無限期絕食的曾金燕女士禱告<br><br>爲被捕的主內弟兄姐妹禱告<br><br>爲佳木斯受害兒童的家屬禱告<br><br>主你吩咐我們愛人如己,求主把這種能力也賜給我們。我們本不知道什麽是愛,乃是神先愛了我們。求主讓我們借著你愛我們的大愛,能借著這禁食爲主做美好的見證。主的聖潔和榮耀並不能在人身上增添什麽或減少什麽,就求主讓我們自己的借著這服侍在靈裏有所長進。<br><br>求主你的靈降臨在那些苦難中的人身上,除了神以外,我們沒有別的拯救。因爲耶和華聽了窮乏人,不藐視被囚的人。那些爲世俗正義而絕食奔走的維權律師和所有政治犯及他們的家人,主我把他們交在你的手中;因爲丈夫被捕而無限期絕食的曾金燕女士,主我把她交在你的手中;前幾天安徽淮北警方逮捕了家庭教會36名牧師和學生,以及所有因信仰而被逼迫的主內弟兄姐妹,主我把他們交在你的手中;還有佳木斯被人殺害的幾十名兒童的親人,主我把他們交在你的手中——主啊,求你與他們同在,醫治他們,謙卑他們、悔改他們、潔淨他們、堅固他們,帶領他們,憐憫他們,釋放他們,使用他們,高舉他們。因爲主必站在窮乏人的右邊,要救他脫離審判他靈魂的人。<br><br>中國喪失了憐憫的能力,求主把憐憫的心因你的憐憫賜給我們。求主也興起更多的僕人去安慰、去幫助而不是袖手旁觀。因爲主責備不憐憫人的。”藐視鄰舍的,這人有罪。憐憫貧窮的,這人有福。”(箴言14:21)“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箴言 14:31)“因爲那不憐憫人的,也要受無憐憫的審判。憐憫原是向審判誇勝。”(雅各書2:13)沒有信就沒有愛,沒有愛的信就是假信。而神的事情本是人人假著受造之物明明可知的。“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或作陰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或作被神所憎惡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羅馬書1:28-31)不是我們能夠憐憫,乃是神先憐憫了我們。“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箴言19:17)“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爲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麽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 6:8)<br><br>經上說:“你心若向饑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 (以賽亞書 58:10)“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 12:15)“你們要記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也要記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內。”(希伯來書 13:3)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作什麽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什麽?你念的是怎樣呢?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你想這三個人,那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吧。(路加福音 10:25:37 )主啊,求你的靈警醒那些象我這樣“主啊主啊”的人:“你念的是怎樣呢?” “誰是我的鄰舍呢?”“你去照樣行吧。”阿門!<br><br><br>但憐憫不成就我們在人前的義,對主你的僕人來說,這只是新順服。我們只是做了當作的一點點工,我們本是無用的僕人。這新順服永遠不是求世界的注意,乃是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們來得的獎賞。求主不要讓我們隨著自己的欲心,無故地自高自大。求主把馬利亞愛主的心堅固在我們裏面,這順從乃是因爲認罪、悔改、感恩和相信——<br><br>當人子在他榮耀裏同著衆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爲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爲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說,主阿,我們什麽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什麽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什麽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裏,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王又要向那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爲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裏去。因爲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裏,你們不來看顧我。他們也要回答說,主阿,我們什麽時候見你餓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體,或病了,或在監裏,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不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這些人要往永刑裏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裏去。(馬太福音25:31-36)<br><br>我們的主是大有憐憫的主,“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爲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馬太福音 9:36)“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路加福音 1:78)神不是局外人,只有自稱爲神的人才袖手旁觀。“人將世上被囚的踹(原文作壓)在腳下。”(耶利米哀歌 3:34)我們的主他和我們一同承受了苦難,並爲我們徹底脫離這苦難釘在十字架上。“他們在一切苦難中,他也同受苦難。並且他面前的使者拯救他們。他以慈愛和憐憫救贖他們。在古時的日子,常保抱他們,懷搋他們。”(以賽亞書 63:9)最後在十字架上,主戰勝了苦難。苦難是一種奧秘,無神論者愚妄地拒絕這奧秘,但苦難仍然是苦難。他們正在苦膽之中,被罪惡捆綁。但這奧秘應該給我們顯明的已經顯明,原罪是起點,十字架是終點;約伯的順服是啓示,而拿撒勒人的呼喊、流血、同在、代禱貫穿始終。由於低估了人與神的距離使我們抱怨命運,結果也使我們自以爲神的同時被徹底棄絕。<br><br>我們的主你從來沒有許諾這世界沒有苦難,但你確實告訴我們你已經勝了世界。使徒讓我們效法你,跟隨你的腳蹤。就求主堅固那些因你的名而被逼迫的人,同時憐憫他們的軟弱。他們雖然被捆綁,像犯人一樣。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這逼迫在世界看爲不幸和羞辱,但你的僕人卻視爲榮耀。主你說:爲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爲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駡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譭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爲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所以你告訴我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爲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逼迫你們的,要給他們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詛。因爲爲基督的緣故,我們就以軟弱,淩辱,急難,逼迫,困苦,爲可喜樂的。因我什麽時候軟弱,什麽時候就剛強了。<br><br>這剛強和勝利本是這世界所不認識的,也不是我們自己所能做到的。這一切是主你爲我們做的。在我們裏面做的。感謝讓我在禁食中認識這光。也求告主讓照亮我的光也照亮那些受逼迫的弟兄姐妹,和所有渴望剛強、勝利和光明的人們。願主的恩惠、基督的憐憫和聖靈的感動,與我們同在。<br><br>敬畏耶和華是智慧得開端。主耶穌是永遠當讚美的。阿門!<br><br>2006年3月4日星期六<br><br>(首發真理論壇)<br><br>(博訊記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6/3/07)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老路: 給因絕食而陷獄的小喬、歐陽小戎

文章 國際邊緣 »

老路: 給因絕食而陷獄的小喬、歐陽小戎<br>(博訊2006年3月07日)<br> (博訊 boxun.com)<br><br> 翩然東南飛<br> 小喬攜小戎<br> 俠女美少年<br> 寂寥下島城<br> 杯盤供笑語<br> 燈火話平生<br> 徜徉黃海岸<br> 漁鄉會高朋<br> 角聲已催曉<br> 共怨角聲早<br> 輕舟相揖去<br> 弦管作離聲<br> 夕陽起寒煙<br> 秋景飛孤鴻<br> 海上一壺酒<br> 天涯萬里情<br> 忽聞風雷激<br> 浮雲蔽白日<br> 滬上陷小喬<br> 京華失小戎<br> 遊子歸難期<br> 雙雙戕王命<br> 晨昏漏聲殘<br> 愁雨泣秋桐<br> 絕食非我願<br> 自殘違平生<br> 但爲蒼生苦<br> 捐身由英雄<br> 二月花不發<br> 楊柳有餘情<br> 喉乾哭無淚<br> 念之意難平<br> <br> 2006/2/27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首發,歡迎轉載,請注明出處](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行爲藝術】亂象·免于恐懼的自由

文章 國際邊緣 »

【行爲藝術】亂象·免于恐懼的自由<br>嚴正學<br><br>《亡命天涯》<br><br> 2006年2月11日晚6時,我在北京亞運村第一次會見了高智晟律師。當夜8時,北京昌平國保支隊警官在回龍觀城鐵站攔截了我,北京市公安局國保總隊警官深夜趕到,審問我達8個小時,在我被帶至霍營派出所門口等待警方留置時,一個電話讓押送的警車轉換了方向。<br><br> 2006年2月12日,我被送回《流星花園》住處已是清晨4時。回家後躺倒就睡。7時多,又被電話驚醒,又是公安來電,又是警方試探的電話,大約證實我是否仍在家中。警察無話找話對我說:“國保兩位大隊長已‘登機’,上午‘專程’趕到北京‘接’你,10時會派車‘送你’上路……” <br><br> 窗外天色已明,巡邏和值守的保安彙聚在我家門前呵著手、跺著腳,泊在路邊的數輛黑色轎車內,微紅的煙火閃爍著,保安們在蹲坑監視,我已是插翅難飛………… “登機” “專程” “接” “送”…… 還有“丁林超”、“繆信權”、“楊東睿”、“葛佩玉”、“譚陽”、“李小國”……都擠進我的思緒,“控告”、“台州綠殼”、“犯官禍”、“窮途末路”……<br><br> “免于恐懼的自由!” <br><br> 我一躍而起,急忙忙翻出帳蓬、拉出睡袋、畫氈,塞進了登山包……9時40分,電話鈴聲又驟響,又是警方電話,國保警官說:“‘接送’你的警車已到北門……”背起登山包我昂首上路。<br><br> 出了門,兩名值守的保安立即將我堵住,一輛轎車從東邊拐角開過來,我招著手高喊著:“×大隊……”大步流星向東跑去。到了轎車跟前裝著點了點頭,卸下登山包佯裝要把它放入後車箱……突然,我蹲了下來,貓著腰,拖起登山包向南隱去……瑟瑟寒風中,是前排業主的轎車把這幫保安弄糊塗了,放鬆了警惕,使蹲坑值守整整一霄的“目標”從眼皮底下消失……<br><br> 沒有思辯,沒有目標和方向,一種被本能驅使的生命衝動……爲了“免于恐懼的自由”,我在前堵後追中突圍。閃過樹叢,把登山包扔出東邊的圍牆,我知道小區牆上的“紅外線監控”是件擺式----長年是壞的,一縱身就跳過了鐵圍牆。趴倒在東牆外一堆堆建築垃圾和野草叢後,我抑制著砰砰的心跳,喘息中窺視著警方的轎車開過來……<br><br> 兩輛車過去又返回,還吼著我的名字,後邊還跟著麵包車,有人下來了…… 一位、二位、三位……順南而去的車原路回來了……過去了……突然,我的手機尖聲響起,一看,是警方的號碼,趕緊關機,竄出草叢,奪路向南而奔!<br><br> 攔住一輛摩的(殘疾人車改裝的載客黑車),坐上車,心跳得比發動機還響。摩的司機問去哪里?“……”司機再三追問,“噢,去城鐵站。”警車在嚎叫,向後窺看,一輛響著警笛的警車正疾馳而來。追捕我的應是“轎車”,我肯定這警車不爲我而來……但還是驚魂未定,對司機說:“不,去西三旗!”司機急轉彎向龍華園方向開去……到風雅園站時,一輛“919客車”剛好進站,我突然叫停,塞給司機10元錢,提起登山包竄上車廂。匍匐著向後窺視,“警車” 又是“警車” 還是“警車”,我知道我已經“草木皆兵” !直到“919”開上高速公路時才舒出一口濁氣來……<br><br> 到了德勝門,攔的士坐上車,司機問:“去哪里?”“西直門長途汽車站”,“長途汽車站已拆遷六裏轎……”“那就去六裏轎”。走了半站才到新街口,我就改變了主意;我要求下車,隨人流鑽入地鐵。到了復興門我又變換方向,也許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我決定去北京站。坐到和平門,又變更了主意,走上地鐵擠進20路公交車,還是先到永定門的《上訪村》,那邊住宿每晚5元,體驗一下訪民的疾苦,先找到訪民朋友躲幾天再說。<br><br> 到了《上訪村》,昔日的擁擠和雜亂不再,到處是斷牆殘垣,中央政府爲了驅趕訪民,已經拆毀了全國訪民進京上訪的大本營----《上訪村》。<br><br> 踏過墟廢,往東疾行,經過一個地下通道,潮濕的牆面下躺著一排衣衫襤褸的上訪冤民。走出地下通道,在馬路邊一個修自行車鋪上用公共電話和幾個剛認識的訪民聯絡,不是忙音就是停機。害怕北京火車南站有警方追捕值守,不敢冒然而去,怏怏然沿馬路向南走去……漫無目的地徒步向前。前面走著一位穿綠色棉大衣的婦女,我加快步伐上前問路,請教了到木樨園“去”的方問後,就大踏步向前趕去。沒走幾步,身後“啪”的一聲又“嘎……”的一個尖嘯…… 一輛大型公交車在離我僅半米的地方急刹車停下,只見穿綠色棉大衣的婦人被撞倒在路邊的條石旁,血濺滿地,臉色慘白,血槳染紅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臉,掙扎著,抽搐著,後來就再也沒有動彈了。<br><br> “死了!”“死了!!”我用拳頭捶打著車門。車門開了,黑著臉的男司機下了車,司機連身都沒有俯下看一眼被撞倒的婦人,就嘰哩咕羅用手機喊著:“……死了,撞了闖上馬路的訪民!”我沖著他們抗議:“怎麽開的車,緊靠在馬路邊走,也被撞倒了!”“……超車”女售票解圍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眼前的“血光之災”使我相信我的前途充滿厄運。突然,我感到車輪下掙扎的是我的軀體,倘不是我趕上這麽幾步,今天肝腦塗地的一定是我!<br><br> 謀命!這是謀命!!我丟下登山包摸出手機。開機就按下北京公安國保總隊打進來的電話,猛一想,他們正在追尋我,就立即取消呼叫。轉撥“110”,打通後,我歇斯底里地喊叫著:“‘826’公交車撞人啦……請回答,能右側超車嗎?能沖著路邊的人撞嗎?……謀害!是故意殺人!”“110”答非所問:“請告訴我你在什麽位置?”猛一驚……我清醒了許多……可我又是現場的目擊證人,此時此刻,我真有些氣餒。我看了一下時間和汔車牌照,就在一張紙上寫下:“2006年2月12日11時40分時,北京‘826’巴士,車號:《京G12830》,在永定門南側的公路上,右邊超車撞倒緊靠路邊行走的婦女。我是目擊證人:嚴正學,地址:(××× ×××××××)”我交給圍觀的一個大媽,囑其交處理事故者或婦女的家人,背起登山包,擠出圍堵的人群,我走出了險象環生的血腥現場。<br><br> <br><br> 十三年前(1993年),我狀告北京公安局施暴侵犯人權立案後,在不斷遭電話恐嚇“要撞死我!”時;11月29日,肩負全家經濟重擔,身爲《台州市現代廣告公司》經理的兒子嚴溯宇,在黑夜中被一輛末開車燈的汽車撞倒,暴死街頭!當時《浙江日報》向中央發的“內參”稱此爲非常事件。兒子的鮮血染紅了我“民告官行爲藝術”的第一頁!也從此切斷了我和女兒穎鴻在《北京圓明園畫家村》搞藝術創作的經濟來源。在我追究“交通事件”真凶時,北京海澱法院一紙開庭傳票把我騙回北京。第二天(開庭當日)法院又當衆突然宣佈:“無限期延期!”,激起義憤。在場的北大法律系袁紅冰教授滿腔憤怒地對我說:“老嚴,申請遊行!我倆戴一付手銬,舉起手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王家騏、王仲秋、王丹、吳祖光、張顯揚、劉念春、周國強、曹思源、張小平、宋書源……等聚首京城的350位知識份子聯署簽名的抗議聲援,被《美國之音》播爲:“6.4後大陸知識份子第一次的聯名抗議”後,94年3月,中共開始了新一輪的鎮壓,袁紅冰、王家騏、劉念春、周國強、王慧於同一夜被抓捕,袁紅冰被流放貴州。4月18日,我被誘捕入獄、押送北大荒強勞。接著王丹、魏京生被收監,高洪明在天安門遭逮捕,劉曉波抓捕後羈獄大連……這就是白色的1994!<br><br> 嚴溯宇之死我負疚終生,因爲我堅信兒子是因我受害,做了我的“替死鬼”,是我永遠的痛!<br><br><br>《炮轟謬信權》<br><br> “謬信權”爲法院院長,並非是浙江省台州市椒江法院獨有,而是全國普遍存在的現狀。“謬信權們”執法犯法、枉法弄權的腐敗司法,逼出了幾百萬上訪北京的訪民!謬信權之“謬”是“謬信權力”,以爲持權就能魚肉百姓。筆者自2000年開始控告椒江法院法官葛佩玉“私自會見當事人、接受吃請、枉法判案”,同時指出椒江法院違法多收訴訟費,抨擊譚陽領導的執行庭集體貪瀆,使我成爲官黑、官惡們不共戴天的敵人。<br><br> 2005年3月8日,作爲當事人的我,獨自一人去法庭接判決書時。椒江法院的“謬信權們”爲了報復我,由譚陽率近十名法警,兩次把我打倒在法庭上,打得我遍體鱗傷,銬上手銬、鐵籠囚禁、招搖過市;投入監獄15天不給治傷、醫病、不給放風……葛佩玉、楊東睿、繆信權就這樣構陷罪名欲置我於死地。<br><br> 此後,因爲我起訴椒江區黨委辦、610辦公室主任葉開華, 6月13日,警長譚陽率衆圍堵,搶奪證據; 6月14日譚陽又召法警十多名圍毆我致骨折。椒江區黨委包庇下,椒江法院院長繆信權竟給查辦此案的派出所下公函說:“譚陽是公務打人!”。<br><br> 更離奇的“公務”還在後邊。《將法院告上法院》由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後的當天,即2005年10月12日,我從椒江法院院長接待日的“接待室”往外走時, 險遭車禍……肇事車是椒江法院的警車,開車追我的司機(幹警)當院長的面說:“撞死你大不了兩年!” <br><br> 事後,椒江法院迫於輿論譴責,退還我(自2000年至今)行政訴訟多收的訴訟費2000多元,拒退民事官司多收的訴訟費,而對椒江老百姓至今照收不誤。椒江法院仍在巧立名目,違法多收訴訟費。“窺一斑見全豹!”全國有多少個類似的椒江法院?有多少個如此的“謬信權”?在明目張膽踐踏法律、魚肉百姓! <br><br><br>《免于恐懼的自由》<br><br> 離開血腥的肇事現場,我漫無目的地住前走著,真是“鬼打牆”我又回到了《北京南站》。我下定主意,決定乘任何一輛最早發出的火車先離開北京。想到排隊買票有危險,得找個人代辦。閃進一家雜貨店,我給圈內的×××打電話。我想老×家離永定門不遠,老×平日的豪言壯語一定會仗義幫我脫險,就挂通電話:“老×,我因中華門絕食,現正被公安追捕,求你立即來南站幫我買一張離京的車票,十萬火急求助……” “……” “老×,北京、昌平、台州的公安正在追捕我,我是逃出來的,必須立即離京” “哎……”“聽明白了嗎?情況萬分危急……”“我得換件衣服……騎單車……來,”“……能立即來嗎?” “絕什麽食!我得吃了飯……再來……”希望跌入低谷,見他躊躇,我想:他怕事,情理之中,我也不能連累他。我後悔已暴露了位置,於是就說:“老×,我去木樨園乘長途汔車走了,不勞駕您啦。”“好!好!”。<br><br> 只好回到成爲斷牆殘垣的上訪村,步下地下通道,挨著訪民席地而坐,混在這裏先息一息。訪民問我告的是誰?“我告肖揚,不,我是找肖揚告司法腐敗的”一說肖揚,訪民就罵罵咧咧不休。我又說:“因爲昨天晚上,見了高智晟律師,我被……”<br><br>“高律師回來了!”訪民們立即圍著我蹲成了一圈,他們說:“你見高大律師,把我的訴狀帶去,高律師可是好人,了不起的英雄”“高律師幫助上訪人維權……”聽我說高智晟律師回來了,訪民們喊訪民,不斷地有人過來,我面前立即堆起了一疊疊上訪材料。不一會又跑來許多訪民,說是住在東莊和幸福裏,還有幾位住在四路通那一帶……他們請求我帶他們去見見高律師……<br> “昨天晚上,我見高律師了,公安現在正在抓捕我……高律師被便衣24小時跟蹤、監視,你們也敢去……”“我們一無所有,什麽都不怕了!”“回去是死、告狀是死、上訪是死死死,死路一條走到黑”。“認識那個殘了一隻手的大鬍子訪民嗎?”我翻出他給的材料,是2004年9月15日《新京報》標題爲“男子驗傷據‘女性乳房’標準”的複印件,“認識,認識八字鬍大爺,叫王學鑫,告了五、六年的法院,法院造假用‘女性乳房’的標準爲他鑒定,法官瀆職不作爲,老王告到最高法院,但告到了底還是一樣,訪民是吃不盡的苦呀!”一個叫何天的訪民回答我並說:“聽說大鬍子,還有李愛燕、麗麗、桂芳、張鳴彬、老關,凡會見了高智晟律師的,都要抓去馬家樓……你找大鬍子有事嗎?”“我也是被追捕逃脫的,想找大鬍子幫我買一張立即離京的火車票,因爲公安還在追捕我。”“小事一樁,斌子去南站幫這位大鬍子的朋友買張車票。”<br><br> 又來了幾位訪民其中一位坐著輪椅,那個叫“安伯”老頭伸出流著血的臂膀在喊叫:“三輪車又被城管砸了!” 安伯是東上訪村賣紅薯謀生的老訪民,他靠著牆歎息:“怎麽活呀!老天爺,給條活路吧!”坐輪椅的叫“華子”,八年前被市長轎車撞倒,從此,就坐著這輛輪椅維權索賠至今。官官相護,打官司打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就是得不到賠付。上訪到北京,十幾次被截訪扣留抓捕遣送回家。他說:這一次他要在兩會時,到天安門發上訪材料。他從輪椅後拿出一疊複印的傳單,遞到我的手上。這是一份官方報紙的《複印件》,上邊寫著:<br><br> “2006年1月6日,甘肅省民樂縣農民錢文昭,抗議法院法官腐敗、不公,身藏炸藥沖到法院院長室引爆懷中的炸藥,炸死縣委副書記、縣政法委書記、法院院長和法院辦公室主任共5人,炸傷22人。” <br><br> “華子”意味深長地說:“中國官場最最黑暗齷齪,法院沒有公正、正義和真理,只有罪惡、無恥和暴行……”“華子”指著身旁一夥手拿著憲法、法律和《信訪條例》的訪民,對我說這些訪民是來自上海的拆遷戶,他們拿的法有用嗎?他高聲對他們喊道:“共產黨的法律專治老佰姓,逼出錢文昭就榜樣。”“華子”把《刊登錢文昭炸死縣委副書記、縣政法委書記、法院院長的報紙複印件》散發給他們,喊著:“同歸於盡,不能再忍受了!”。<br><br> 據鳳凰網報道,2005年2月,湖南省永興縣法院家屬樓發生一起爆炸案,執行局副局長兼執行二庭庭長曹華被當場炸死,法院院長李開清,法院辦公室主任曹興虎被炸傷。司法腐敗激化頻頻發生的法院爆炸事件,“華子”要在兩會散發《錢文昭爆炸案》複印件,是警告當官的:“欺人太甚,錢文昭是‘榜樣’水可覆舟嗎!”。<br><br> 法院本應該是解決糾紛的地方,卻變成製造糾紛的地方;法院應該是消解民怨的機關,卻變成了積累民怨的機關。獨裁統治下,司法腐敗,法官索賄受賄、貪贓枉法,已經成了民怨沸騰的導火線。 <br><br> 在每年例行的全國政協及人大會議期間,全國各地有數十萬訪民到北京上訪,抗議司法黑暗,下崗失業、征地拆遷不公、官商勾結、貪污腐敗、國有資産流失、愛滋病、醫療事故及其它官黑、官惡製造的社會問題,但受到警察和截訪的驅趕抓捕和毒打。<br><br> 斌子幫我買到了車票,是15時去新鄉的。我還真不知道新鄉在哪里?斌子說離鄭州不遠,在河南省。背起登山包由斌子和何天護送,走出地下通道,就碰到十幾個截訪官員正拉著四個訪民往截訪車上推。看到我們從地道上來,就瞪著眼,盛氣淩人地盤查,同時惡狠狠地問:“錢麗麗在哪里?”最後撂下一句話是:“誰在《公開信》上簽字,就抓捕關到馬家樓送勞動教養!”。被抓的三位是婦女都扛著被褥,其中一位扶著位老大爺,大爺穿狀衣還牽著兩個四、五歲的男孩。兩個孩子拍著手天真地唱著順口溜:“大官不嫖娼,對不起共產黨,小宋不賣淫,對不起江澤民!”截訪的官員被惹火了國罵不斷,突然又大笑不已。<br><br> 何天告訴我:“錢麗麗是山東訪民,正和劉傑等起草並發起千名訪民簽名聯署的《中國訪民致“中共”兩會代表公開信》,聲援高智晟律師的接力絕食維權活動。<br><br> 當“謬信權”們枉法賣權,將法院、法規、法律變成了壓迫、淩辱人民的工具,將憲法變成了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的時候,請別忘記:種下的仇恨要發芽!<br><br> 2006年2月12日,2163次由北京南到新鄉的普通快車15時17分正點開出。列車啓動,我才放下了懸挂的心。想到北京、昌平、台州的警察正大海撈針地追捕我,就打開手機,按下手機短資訊留言上的號碼分別回電。我告訴三地警方,我巳逃離北京,正在列車上。你們就別再在北京搜捕、值守。警方不信,我就移步到車廂的交接處讓他們聽隆隆的聲響。警方說:“下了車,給我挂個公共電話。”我說:“我還沒那麽傻,但我可以在離開城市時,給你們挂電話,免得你們還在北京對我蹲坑值守。”<br><br> 新鄉離鄭州很近,到新鄉正是午夜,支起帳篷打開睡袋在廣場一隅睡到了天明。我準備下午就轉成都、重慶、貴州等地。一則見見西南朋友,同時也準備籌辦《北大荒畫展》的場地。到四川、重慶、貴州得從鄭州轉車。就和鄭州的劉真通了電話,因有北京民運老×的教訓,劉屬體制內又住省府大院,不能給她徒添麻煩。我就向她說明,我是公安正追捕而出逃的人,路過鄭州,問敢不敢見面。她說見我,我才打的去了她的家。<br><br> 告別時還好沒讓劉真去送站,因爲再次回到鄭州火車站時,我就被不明身份的人零距離地跟蹤了。原來是我的疏忽,沒有關閉手機,早上還曾接過一個陌生的電話,接聽時沒有聲音,當時就覺得蹊蹺。到現在我就明白了,我使用的“全球通”手機是漫遊的,警方通過電信的系統,立即測出了我所在城市的位置。我180cm的身材及背著登山包明顯的體貌特徵,使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認出了我,此後就再也無法遁逃。<br><br>《無可奈何的淪落》<br> <br> 亂世浮生,我好不容易買好了到重慶的車票,就找到一家網巴,想給四川、貴州的朋友發E-mail,以免成了不速之客。我付了押金坐在電腦前,但怎麽也打不開螢幕,就回到巴台交涉。老闆指著門口低聲告訴我:“公安局的,查了先生登記,不讓我給你開通上網”。老闆退回押金,我只好背起登山包走回鄭州火車站。我終於明白由於我的疏忽,沒有關閉漫遊的“全球通”手機,公安通過衛星定位,使我重新落入監控之中。我當然不能帶著尾巴去會友,於是就立即重新排隊退票並購買回程車票。<br><br> <br> 面對便衣們尷尬的猙笑,我轉過臉背對著他們,用肢體語言回絕他們要與我交談的企圖。幾天裏我緘默不語,我在故意回避一個不可能回避的現實。列車上我翻閱著北京訪民懇求我帶給高律師的上訪材料,在安之若素的萬古長夜,在無法驅散的黑暗中,我仰首無言空悵惘:那些含辛茹苦的靈魂、忍辱負重的血淚控訴!我能爲他們做什麽?<br> <br> 訪民上訪北京是越級上訪,是無奈的選擇!我也是爲了控告台州官黑、官惡、官官相護的地方官場黑社會,才迫使我要到中南海新華門進行接力絕食抗爭!<br> <br> “堅決打擊違法上訪!”、“越級上訪就是犯罪!”、“集體上訪是煽動對抗!”、“聚衆鬧事、堅決法辦!”等,“上訪”成了敵情的新動向,在中國的不少地區都有過類似的標語。<br> <br> 訪民們說:相信政府、相信共產黨,我們走訪了一級又一級的政府衙門;相信黨委、紀委,我們向他們控告公安、檢察的官官相護,法院的枉法賣權;相信輿論,我們幾乎求遍了的電視、電臺和報社……上訪是逼出來的,地方政府不是著手去解決問題,爲控制上訪,只要一經發現,就是讓公安、派出所以“聚衆滋事”“妨礙公務”“擾亂公共秩序”等罪名予以打擊,抓起來關押、毒打和勞教。<br> <br> 在徐州,一群安徽來的訪民和截訪官員和劫訪軍警在站臺對峙,圍觀的人山人海,訪民和群衆喊起:“打倒腐敗!打倒貪官!”“控訴官商勾結的黑社會!” 呼聲震天。訪民中的退伍軍人胸前佩挂著軍功章叮鐺作響,伴著《國際歌》、《義勇軍進行曲》此起彼伏……<br> <br> 最後,許多訪民被截訪、劫訪的押上車廂,列車啓動後,我們開始交談。<br> <br> “我們把最後希望寄託到中央,到北京後才知仍是死路一條……”一訪民對我訴說。<br> “我們到國辦、中辦、全國人大,到中紀委下跪、哭訴,但中共沒有包青天,”另一訪民喊著。<br> “你說黨中央英明,怎麽就讓黑惡的截訪抓我、打我、關我,上訪無罪呀!”<br> 百死不悔的訪民是流幹了淚,走斷了腿,仍百折不撓上訪呀,上訪……堅信法律,拿著《憲法》的訪民跑遍了高法、高檢、公安、司法……<br> <br> “我們躲著截訪的騷擾、驅逐和抓捕,最後還是被扭進馬家樓,關押、毒打後就被遣送,還說要法辦、勞動教養”。<br> “徹底地絕望了,有的訪民就跪拜國旗、跳樓、跳河,攔拜共產黨高官的轎車、自焚……”<br> 訪民們七嘴八舌又說:“北京的葉國柱因爲跳了金水河,說給判了4年大刑,冤呀。”<br> <br> “公安說:‘高智晟是壞人,維權絕食是搞政治,是國外反動派、法論功操控,抓起來就勞教、判刑’”<br> <br> 到上海,給朋友挂電話,詢問情況。他們說:“到北京上訪的上海訪民付月霞(音)、馬亞蓮、王麗莊、韓忠明、陳嘵明等,都被追捕關押;徐黎娟(音)在關押的地下室,欲割脈自殺……”<br> <br> 上訪成了鎮壓的理由。許多訪民兜中、手裏捏著一張張複印材料,竟是華子散發的 “甘肅訪民錢文紹爆炸法院事件的報導”,走投無路了,怎麽辦?同歸於盡!他們說:“坐輪椅散發材料的人,抓捕時被打得不輕!”專制獨裁的暴政正在製造暴民。<br> <br> 我問他們:“上訪,有解決過問題的嗎?”<br> 訪民吱唔不語,後來說:“我們半夜就排隊, 排到八點多開門,政府叫我們登記,又排著長隊到中午還輪不到;什麽表的都填了,弄完後他們又說,你們在窗口邊等等……”“等到截訪車一到,下來一幫便衣, 連拖帶打抓到馬家樓,北京關滿了,關押到石家莊。無恥!因爲政府沒有一點點解決問題的誠意”<br> <br> 震怒的訪民們,又向我訴說:<br> “河北省滄縣紙房頭村村民黃俊傑(音),因土地賠償問題,多次上訪,當地政府把他、老婆和兒子五花大綁,汽車上遊街示衆,電視播放,政府稱 “法制宣傳” 。後被媒體曝光至今沒說法,仍只能上訪。”<br> <br> “在北京截訪的就有三千多人,幾百輛劫訪車,天天停在永定門馬路上。公安的、檢察的、法院的,國務院兩辦門口的路都被他們堵死了,只要聽你是外地口音,他們抓起來就拖走。你要看政府怎樣抓人,到國務院信訪辦門口,就看得一清二楚……” <br> <br> 在共產黨體制的保護下,渾渾噩噩的官員已到“無官不貪”、“十官九貪”、“無惡不作”的地步,體制腐敗,揮霍、侵吞國家財産方式的五花八門……三農問題自朱鎔基開始就光打雷不下雨,溫家寶們只會在電視上親民。胡、溫只是讓一家家國有企業拍賣,讓一批批産業工人下崗、失業;中國的貧富差距是世界的前列,廣大人民的就業問題,大學生的出路問題,官商勾結的拆遷、征地,觸目驚心的司法腐敗,枉法賣權逼出幾百萬上訪大軍,還有腐敗貪官的大逃亡。 <br> <br> 嗚呼,中國呀!中國!有著5000年文明的中華民族,我仰天長歎!<br> <br> 林昭在長詩《普洛米修士受難的一日》寫道:<br> <br> 燃燒,火啊,燃燒在這 <br> 漫漫的長夜, <br> 衝破這黑暗的如死的寧靜, <br> 向人們預告那燦爛的黎明, <br> 而當真正的黎明終於來到, <br> 人類在自由的晨光中歡騰。<br> …… <br> <br> 所以,今天的高智晟成了“中國的良心”,送火的“ 普洛米修士”。<br><br>《敢問路在何方?》<br> <br> 我一直認爲台州是紅色颱風的“風眼”,風眼應該是安全的。但這一次回到浙江台州,打開手機,躍入眼中的短信竟是:“圍剿官惡、官黑,小心橫著回家!”<br><br> <br> 可見有人給我發來《死亡通諜》,2001年夏天,我《起訴政府賣淫》,在中山小學前的“椒江娛樂總匯”被迫拆除後,我夜晚回家時,曾遭兩蒙面人的伏擊。現在我有帳蓬、睡袋和畫氈,又有跟蹤的護駕和長夜值守,我就露宿在白雲山麓。18、19日天氣睛朗;20日天下小雨,我躲進了涼亭,監視的在轎車上避雨達旦。21日天睛,我背起帳篷上山露營,22至24日因天雨躲進寺廟,台州訪民朋友給我送來兩袋的上訪材料,一些本想回應絕食訪民在24日給我送來了《丁子霖致高智晟公開信》和劉路的《把綿羊和山羊分開》等網路下載的文章。<br> <br> 我震驚了,身體顫抖著像風中的紙片。劉路的倒戈,丁子霖的糊塗,高智晟發起維權絕食成了搞“政治”,有人以愚昧或清高向中共表示奴性。如果一個民族喪失了是非,整個社會就會盲目地跪倒在權力腳下。我無言以對,帳蓬外淅淅瀝瀝的大雨有如我心靈的淚,正洗刷著我們的良知。一夜無眠,爲了尋找靈魂的淨土,我決定從這個擁擠的城市遁逃。<br> <br> 25日晨,天下大雨。雨停後,在仍是黑雲壓頂絕望的日子裏,我坐車去仙居,從下閣經上王四村,向括蒼山攀登。面對雨後空蒙,括蒼山重巒疊翠。極目而望,眼前是一道平臥的山崗,據說它是一千年前,聚義造反的方臘被南宋王朝招安的宋江圍殲,曾落荒經過的地方,一代英豪,同室操戈,氣短如此!<br> <br> 一路踢著土坷垃、石塊,沿著土路漫無目的地向前走,內省加上悶熱,汗水很快就給我沖了個澡。路上行人極少,且個個都再普通不過。爲了打發無聊,我唱起了電視劇《西遊記》裏的主題曲《敢問路在何方?》。我喜歡這歌名和旋律,於是改換了開頭兩句,啞著音,昂首高歌:<br> <br> 背著背包,被人跟蹤<br> 送走晚霞,迎來日出 <br> 一路放歌,和鬼嚎<br> 鬥罷艱險,又出發,又出發 <br> <br> 啦啦…啦………<br> <br> 幾番番春秋 冬夏,<br> 你嘗嘗酸甜 苦辣;<br> 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br> <br> 一夜沈睡,連夢也不來打擾,山上的日子,過得真像是一個童話。<br> <br> 晨曦揭開了長夜的黑暗,一覺醒來,只覺得我的頭有些沈重。鑽出帳蓬,我站在山巔上俯望,陽光下的村落掩映著嫩綠色的叢林,幾柱白色的炊煙,嫋嫋而上,這是一個看似不錯的新開始。<br> <br> 極目遠方,我愣愣地想:受盡磨難的父親和疼愛我的母親去世了,都長眠東邊的山野;連貫此山脈的北方,有我爲我岳父母購置安葬的公墓,竟被台州惡官丁林超刨掘,成了遊魂野鬼;遇害暴死街頭的兒子嚴溯宇躺倒在椒江南山公墓的叢林之下。每一次的生離死別都銘刻在心,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突然我很清晰地記起了逝者的音容笑貌,仰望碧空,他們正逶逶向我飄來……<br>    <br> 默默流淌的淚水在我的眼眶中噙含,山風吹過,落下的一陣晨露,和著我的眼淚謫下,如果他們還都活著多好……如果靈魂不死,以另一種方式存在於這個世界,我就不會如此地孤獨。如果如果不再是如果。爲什麽世界展現給我的,總是那麽多的無望呢?我咬住唇,可是眼淚仍模糊了視線。<br> <br> 嚼著速食麵,和著山泉吞咽,我突然發現兩棵松樹下都有成堆的煙蒂,我的轉移害苦了跟蹤我的“隨從”,我決定給公安打個電話,表示我目前不可能再回北京……但打不通,原來,手機和小靈通均無信號。<br>   <br> 翻看劉路《把綿羊和山羊分開》的文章。中華民族是屬 “羊”的?中國人有太多的“沈默的羔羊”和“待宰的綿羊”被喝狼奶的左右著。1994年,我在被關押在北大荒雙河監獄強勞時,畫過《晷系列---1989.64!!!?》(250×250公分) 的水墨,畫面中,墨色鐵幕下,血痕縱橫的天安門前懍栗的是三隻綿羊。2001年在通州《宋莊畫家村》,我在圓明園畫家(新疆)魏林的畫室前,看到魏林創作的一個裝置藝術《待宰的綿羊》,就是一個挖在院裏的中國地圖形的羊圈,圈中關押、擁擠著成堆的綿羊。在腥風吹紅了的中國,面對暴政的血雨,難道只能萬馬齊喑的噤若寒蟬,千夫諾諾的奴相!何必爲暴政歌功頌德或用似是而非的論道爲獨裁制塗脂抹粉。<br> <br> 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中國人什麽時侯才能走出恐懼和謊言的陰影……<br> <br> 亂世浮生, 一種沈重的悲壯充塞在我的內心,可惜並沒有人見證我的新生,很多事情都將成爲過眼雲煙,隨風而逝。我仍引用林昭長詩《普洛米修士受難的一日》中的一段:<br> <br> 還能忍受嗎?這些黑暗的 <br> 可恥的年代,結束它們, <br> 不懼怕阿西娜的戰甲 <br> 不迷信阿波羅的威靈, <br> 更不聽宙斯的教訓或恫嚇, …… <br> 他們一個個都不復留存。<br>   <br> 在括蒼山上,手機不再有信號,在監控與強行孤立下,和外界失去任何聯繫。至3月6日,突然發現監視人員撤了,就整理帳蓬、睡袋、畫氈塞進登山包,趕緊下了山。給朋友挂了電話,才知當天是全球萬人絕食的聲援,我特別感動地也絕食了一天。<br><br>《浮世繪》 <br> <br> 幾天後,我在網巴清理郵件時發現,這期間曾經有過關於“絕食”的爭議。首先,我覺得劉路和丁老師所採用的公開方式不妥。作爲參與了這次“接力絕食”的我,如果沒有海內外接棒和持續的關注聲援。這些對此次“絕食”異議的論據,正好爲中共提供對“絕食”參與者的打壓,成爲抓捕的藉口。將“維權”說成搞政治,更爲可笑。政治是對公共事務的管理;如果我們僅認同政治只是暴政的權力,而不是人民的權利;那麽,暴政永遠可以用政治的名義來鎮壓一切它想鎮壓的人,規避“政治”僅是鴕鳥之舉。絕食只是維權的一種姿態,當權的應自宮特權,還政與民。 <br><br> <br> 經歷了一場大悲大喜,我很快地進入了絕對的安靜。仰望星星,我看見它們鋪呈在整個暗蘭色的蒼穹上,月華如水,沈沒在一片純淨的鈷蘭色中。可別以爲我什麽也不記得,我仍舊跟大家一樣有夢想,那是 塗沫在紫藍色憂傷之上的一筆暖色。於是仍要爲我的黑暗時光寫下注腳,請原諒我現在的筆觸依然陰暗滯重。 <br> <br> 在黑暗的世界裏人已經無法辯認新的黑暗。但是,當有人仍將黑暗再次塞進我的心坎,使我內心一片荒涼,眼前一片漆黑。那麽,我就想將這世情百態雋刻在民族滄桑之中。<br> <br> 盛雪和王丹(女)2005/02/06坐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零下14攝氏度的風雪中《絕食聲明》:“我們在海外的聲援,是向世人表達這樣一個訴求,愛和同情是社會的基礎,” <br> <br> 郭國汀:《今天我絕食——英雄多多益善!》 <br> <br> 丁子霖致高智晟公開信:《請回到維權的行列中來》 2006/02/23“把維權行動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這會給維權的民衆帶來難以承受的風險……”“中國不能再搞什麽群衆運動了,即使像1989年那樣的天安門民主運動,也不能再搞第二次!”“一個人登高一呼,一個新世界從天而降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今天是各利益群體博弈的時代,講究的是遊戲規則。”“我們的做法也許很可笑,那只是每年向人大、政協兩會及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寫一次或兩次信……” <br> <br> 高智晟:《關於丁子霖女士公開信的回應》 <br> <br> 劉路:<br> 《高智晟事件:法治精神的雙重缺失》 <br> 《中國式維權的法律品格 ——漫談維權路徑》 <br> 《把綿羊和山羊分開 ——漫談維權路徑之二》 <br> 《一個岸觀火者的勇氣與霸氣 ——讀袁紅冰〈爲高智晟辯〉》 <br> 《一個英雄貶值時代的"胡言亂語"——兼答郭國汀兄》<br> <br> “中國式維權本來已經超出了原來的文本意義,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br> “搞民運的和搞政治異議的人士打著維權的旗號搞政治活動,就會使維權這個辭彙跟民運、台獨一樣危險,就會最終葬送維權運動。”<br> “我認爲這場維權絕食運動其實是一場政治示威運動,尤其在海外各政治勢力紛紛介入、推波逐瀾之後,這個特徵就更加鮮明了。”<br> “在中國,維權有特定的含義,維權有自己的邊界,逾越了這個邊界,‘維權’這個詞就會像‘民運’、‘台獨’一樣危險。” <br> <br> 袁紅冰:《爲高智晟辯》2006/02/24<br> “對‘絕食維權抗暴’運動給予日益強烈的道義聲援和實際支援之際,整體上早已退化爲軟體動物的中國知識界,又一次可悲地裸露出軟體動物的本性。” <br> “我相信高智晟律師對這個罪惡政權的憎惡,是完全超越了個人恩怨的,是以悲憫天下這樣的胸懷來表現出的大慈大悲,來表現出的一種聖徒的情懷,他是爲天下蒼生請命,爲被侮辱、被損害的底層民衆請命,爲含冤負屈的法輪功學員請命,才使他站到了和中共暴政進行道義決戰的地位上。” <br> “如果海外的聲援今天開始就偃旗息鼓了,我相信那就等於是把高智晟和國內絶食維權群體送入絶境死地。我不知道某些人想要海外聲援降溫到底想做什麽?” <br> <br> 孫成志:《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劉路袁紅冰之爭》<br> “我最喜歡的還是他那篇《把山羊和綿羊分開》。律師不能反對搞政治,但是律師在維權活動中卻不宜介入政治,這不是個價值判斷的問題,而是個現實的操作策略問題。這裏沒有誰英雄誰狗熊的問題。” <br> <br> 蔣品超:《給中國民運開一劑猛藥──支援高智晟!》 <br> <br> 唐柏橋:《高智晟激進嗎?》<br> “在我看來,(勸責)這些人這樣做,不是糊塗,就是內心怯弱的表現。” <br> <br> 郭永豐《英雄紛現,專制還能苦撐多久?》 2006/02/23<br> “誰還能阻止這股來勢兇猛的滔天海浪?誰還在這時候倒行逆施逆世界大潮於不顧?難道,屬於我十三億中華人民的民主大業確實那麽容易阻攔和遏制嗎?” <br> <br> 伍 凡《做“勇士”還是做“犬儒”?人各有志-----堅挺高智晟律師》2006/02/24“被稱爲‘犬儒’的一大批知識份子,他們中一部人也曾受過中共各種不同程度的打壓,至今他們只要求“平反”,承認中共政治統治的合法性,把個人和百姓受苦受的歷史和現狀丟在一邊,企求官復原位、經濟補償、享受各種高級待遇。最後高喊‘吾皇萬歲’。” <br> <br> 滕彪博士:“擔心‘維權’和‘民運政治’攪合在一起而使當局有鎮壓的口實……” “不過,去年9月甚至更早,中央就明確把‘維權分子’和‘法輪功’、‘民運分子’‘藏獨分子’ 並列在一起,作爲重點打擊之列。你不政治化他也給你來政治,你怎麽辦?再說了,政治權利也是憲法和法律肯定的基本權利。維權所維之權,很多就是政治權利。” <br> <br> 唐子在《只有兩種中國人不搞政治》 2006/02/24<br> “屈從做豬狗者假不搞政治,真以愚昧或清高向中共表示奴性。” <br> <br> 燕園故人:《爲袁紅冰辯-----評劉路“隔岸煽火者的淩雲霸氣”》 2006/02/26 <br> “中國的法官可說無官不貪,無官不腐。劉路竟要老百姓把維護自己權利的希望寄託在腐敗貪污的法官身上……”<br> “劉路也忍不住……說高智晟過去不過是‘新疆賣蔬菜的’” <br> <br> 鄧煥武表示:絕食應該是光明正大的,不應該怕被打壓。斥責維權絕食的惡言濁浪。 <br> <br> 雲飛揚《殊途同歸維權路》 2006/02/25 <br> <br> 趙津:“讀劉荻小姐《我爲什麽不絕食》有感” 2006/02/26 <br> <br> 東海一梟:《給廖亦武們下一帖猛藥!》2006/02/26 <br> “梟眼看去,老廖指斥的袁紅冰‘罪過’都是無關於人格大節、無關於原則問題的雞毛蒜皮,而且多屬想當然的誅心之劍。” <br> <br> 【中國郵遞】(311) 來稿來函照登《北京訪民給丁子霖的公開信》<br> “如果連‘絕食’都要鎮壓,我們還有路嗎?別逼我們訪民做暴民,我們已經是‘一無所有’了,我們已經是‘窮途末路’了!如果,高律師被壓垮了、被抓捕了、被謀害了,你們將看到的是千千萬萬個王斌餘拿起了菜刀;你們將看到的是一個個人體炸彈赴死過程:輕輕鬆松上路,樂呵呵地和惡警、黑官,在一個接一個的自殺爆炸中共赴黃泉。”各地赴京訪民三十二人 2006年2月26日 <br> <br> 凱子王:《劉路律師的邏輯令人歎爲觀止》 2006/03/03 <br> <br> 歐陽小戎:《媽媽,讓我去絕食吧!》 <br> 媽媽,你看那紅色的火焰,<br> 你一生受盡煎熬的火焰。<br> 將你的青絲燒做霜雪,<br> 將你的嬌媚燒做枯槁,<br> 將你的癡情燒做哀怨,<br> 將你懷中的孩兒燒做異鄉客。 <br> <br> 媽媽,讓我去絕食吧!<br> 我的兄弟在遠方受難。…… <br> <br> 楊景端醫生《中國社會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2006/02/22 <br> “1973年8月23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突然闖進了兩個全副武裝的綁匪,對著一家銀行一陣狂掃亂射,當時就有三男一女的店員被抓,並被扔到地下室黑房子裏。六天以後,這幾個人不但拒絕外面的營救,而且他們認爲營救他們的警察要害他們,而綁架他們的人是在保護他們。爲什麽? 因爲在這幾天當中,綁架他們的人,除了對他們的生命進行威脅外,而且還讓他們相信隨時都可以開槍打死他們。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沒有打死他們,沒開槍,他們已經感激不盡了。不但如此,他們還給他們食物,給飯吃。啊呀,這幾個綁匪一下就變得像神一樣的。 ……這個病名就産生了,叫作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br> <br><br>《浮世繪》存此立照! <br> <br> 剛寫完這篇稿子,就接北京《上訪村》陳先生來電:“3月1日下午三點鍾,截訪的追幾個外省的人。被追的跑到四路通那兒,有兩個被火車撞死了……一個叫石桂香,一個叫李文鳳,還有一個到醫院沒救活。” <br> <br> 據報,僅3月5日、6日兩天,至少有兩千多名訪民被抓。 <br> <br> 約20位台州訪民,在北京由信訪局金彪等截回。程增福等數人被抓捕,在北京、石家莊扣押了7天,回台州在輪渡路蘭洋賓館仍留滯7天,訪民羅菊芳被拘留至今末返。 <br> (完)2006年3月16日 台州<br>

國際邊緣

中國維權運動應該如何往前走?

文章 國際邊緣 »

RFA:中國維權運動應該如何往前走?<br>(博訊2006年2月14日)<br> 提交者:楊群 發佈時間:2006-2-14 12:19:14 (博訊 boxun.com)<br> 中國維權運動應該如何往前走?<br> 2006.02.13<br> 最近幾年開始引起世人關注的中國維權運動正風起雲湧,方興未艾。在取得一些成果的同時,也遭到中國政府嚴厲地打壓,迫使一些維權人士不得不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抗爭。爲了避免這次運動重蹈1989年民主運動的覆轍,一些關注中國現狀的人士開始了思考:中國的維權運動應該如何向前推進才能走向成功? <br> <br> 2003年3月,廣州大學畢業生孫志剛被警察當作無業遊民送進收容所,並被毒打致死。這起“孫志剛事件”直接導致中國政府廢除收容審查制度。這其中,聯名向全國人大上書,要求審查相關法規的一些中國法學專家功不可沒。這一事件被公認爲標誌著當今中國維權運動的開始。<br> <br> 維權運動是在目前的體制框架下,以法律爲平臺,力爭使現有憲法、法律已經明文規定了的公民權利得到落實。維權運動的特點就把敢於和政府在法律平臺上博弈的維權律師推到了維權運動的前線。他們幫助政治異見人士做無罪辯護;他們爲強迫拆遷戶打官司;他們爲土地被政府強征的農民做代言人;他們爲罷免貪官的村民提供法律服務…… 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爲,這會對中國的民主化進程産生積極的影響:<br> <br> “那麽這就使得下層的抗爭能夠得到法律和理論方面的指導,這些法律和理論方面的指導又受到國際上的關注,它帶來的影響會非常地積極,而且我覺得會是中國未來民主化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非常大的一個突破點。”<br> <br> 但是,以維權律師爲主體的維權人士的這些行爲毫無疑問戳到了中國政府的痛處,於是他們遭到政府的嚴厲打壓。他們的遭遇受到海內外自由媒體的密切關注:(錄音)<br> <br> 特別是去年一年中國警方用黑社會的手段對民運人士進行肉體上的殘害,這已經(顯示)官方走到了一個毫不妥協的地步了。在一個法西斯主義的政治專制之下,民間的反抗必然是激進主義的。<br> <br> 旅加中國獨立學者任不寐<br> 熟悉法律的維權人士郭飛雄曾經因爲向廣東太石村村民罷免村官提供法律服務而在去年被警方拘押三個多月。今年春節期間,他重返太石村瞭解情況,遭到他稱之爲的政府雇傭的黑社會成員的跟蹤、騷擾甚至毒打,而警察卻置之不理。他的遭遇激怒了許多其他的維權人士,因爲他們也有類似遭遇。中國維權運動的重要代表人物高智晟律師因爲揭露政府鎮壓法輪功成員的暴行而律師執照被吊銷,長期遭到大批警察的跟蹤、監視;山東的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因爲揭露臨沂政府用暴力實施計劃生育政策,而被非法軟禁在家已達半年之久,誰要去看他,都要受到政府雇傭的打手的毒打,他本人也多次被打。於是在高智晟等人的倡導下,2月4號維權人士開始了接力絕食,抗議中國政府迫害維權人士。他們的行爲獲得了海內外很多主持正義的人士的欽佩、支援和聲援。但是,也有一些人在對他們的行爲表示尊重、理解的同時,還懷有深深的擔憂。<br> <br> “我擔憂目前這樣一種尚且還可以對話的方式會因爲大規模的絕食和方方面面的這樣一種信號使得空氣更加緊張。”<br> <br> 這是另一位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浦志強。他曾經在1989年民主運動中絕食7天半。那次大規模絕食最後導致“天安門事件”,數十到數百人被中國軍隊開槍打死。因此他深知絕食在中國能起到的作用有限。他說,絕食以後如果作用不大,又怎麽辦呢,是不是要採取更加激烈的行爲呢?<br> <br> 北京的法律博士李柏光也有類似的擔心:<br> <br> “當時有人也擔心,就是說,維權人士這樣做會從法律運動成爲一種政治的運動,容易被當局抓住把柄,使得當局作出強烈的反彈,反而把維權人士鎮壓在萌芽狀態。我想這種擔心也是有可能的。”<br> <br> 現在旅居美國的政治學者王軍濤認爲,高智晟等人已經開始用政治手段來表達自己的訴求:<br> <br> <br> 香港支聯會聲援大陸維權運動,中聯辦無人接收請願信,支聯會將其貼在門外欄幹上.RFA照片<br> “我覺得高智晟律師正在急劇地從一個專業的律師轉向反對陣營。這個軌迹非常清楚。郭飛雄律師這個決心還沒有下,但是他在行動上毫無疑問是跟高智晟律師站在一起。當然如果地方政權這樣對待他們的話,他們也只有以政治方式去做這個活動了。”<br> <br> 對於這樣的“政治化”定性,高智晟律師在接受我的採訪時作出了回應:<br> <br> “我不知道這種判斷的條件是什麽,但是至少我們沒有法律化的過程,沒有法律化的路線可供我們走。象郭飛雄這樣的事件,象太石村這樣的事件,我們能選擇法律途徑嗎?”<br> <br> 現在旅居加拿大的中國獨立學者任不寐對高智晟等人的維權活動表示支援。他說,契約式、談判式的政治變革在中國很難發生,因爲中國的專制政府寸步不讓:<br> <br> “特別是去年一年中國警方用黑社會的手段對民運人士進行肉體上的殘害,這已經(顯示)官方走到了一個毫不妥協的地步了。在一個法西斯主義的政治專制之下,民間的反抗必然是激進主義的。”<br> <br> 也許沒有多少人否認,高智晟等人最初都是以法律爲武器來進行維權,現在是被迫走向更激進的方向。但是,中國最早敢受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維權律師之一莫少平說,當政府把一切都政治化的時候,維權律師也用政治手段抗爭,將不利於中國實現法制化的最終目標:<br> <br> “作爲一個法制健全的國家,它會把很多很多的政治問題法律化,包括小布希和戈爾的大選。而恰恰是在一個非法治國家或者法制並不健全的國家,往往把一些法律問題政治化。那麽如果我們非得去順應這個東西,就是把應該是法律的東西去政治化,這個我認爲是與整個法制方向相反的。”<br> <br> 維權律師浦志強說,現在的維權人士面臨一個選擇:是要做一個影響中國政治的人物,還是要做一個影響中國社會的人物。中國歷史上對政治産生影響的人物很多,一個皇帝倒下,再來一個皇帝。而中國社會千百年來,權利意識和法治觀念都很薄弱。李柏光和浦志強、莫少平等人的觀點相似。他認爲,維權運動就是要改變中國的社會現狀:<br> <br> 第一就是起到公民的教育作用,在公民的大腦裏播下法制的種子,使公民從臣民心理走向公民心理。第二就是對官員和執法者起到馴化作用,讓他們開始學會遵守憲法和法律已經宣佈的權利和自由,尊重公民去行使權利和自由。<br> <br> 北京的法律博士李柏光<br> “第一就是起到公民的教育作用,在公民的大腦裏播下法制的種子,使公民從臣民心理走向公民心理。第二就是對官員和執法者起到馴化作用,讓他們開始學會遵守憲法和法律已經宣佈的權利和自由,尊重公民去行使權利和自由。”<br> <br> 李柏光還說,持續了幾十年的中國民主運動收效甚微的現實證明,改變中國的體制談何容易;現在能做的就是播撒法律的種子,爲憲政民主打下基礎。而這正需要中國維權律師大顯身手。所以,李柏光表示,如果要他選擇,他會試圖把法輪功成員權利受侵害以及臨沂計生案的情況弄清楚,然後訴諸法律,無論成功與否,都是一個教育民衆和官員的過程。莫少平也說,他會選擇找到地方政府雇傭黑社會打手的證據,然後起訴政府。<br> <br> 在王軍濤看來,維權運動要推動中國的憲政民主,前提條件是:政府提供一定的制度空間,而且維權律師能夠在這個空間裏解決一些問題。王軍濤和很多人都認爲,中國現在不存在這種空間,因此維權人士才會去絕食。<br> <br> 但是,李柏光不同意。他說他在2004年受老百姓委託,上書要求罷免腐敗官員唐山市委書記張和的全國人大代表資格。雖然沒有成功,但是最終唐山市政府還是作出了妥協,老百姓的一些訴求得到滿足,老百姓也就放棄了罷免的提議。李柏光說,重要的是政府和民間雙方都要有妥協、包容的精神,否則中國社會就不會産生理性:<br> <br> “如果我們的民族從孫中山、毛澤東、蔣介石一直到今天爲止,如果還沒有成熟到學會各派力量之間互相妥協,學會共生共容的話,那將會不斷出現這樣的衝突,在衝突中不斷地消滅對方。直到對立的各方實現寬容、妥協,學會尊重對方的生存,那時候理智才會産生。”<br> <br> 對民主政治做過專門的研究,曾經參與過八九年民運,現在北京的周舵與李柏光的觀點類似,他強調溫和派的重要作用:<br> <br> “你必須社會和政權兩個方面都由溫和派佔據主流,雙方之間才是可以對話的,可以相互協商的,可以在競爭當中合作。有一邊是極端派,就不可能。”<br> <br> 不過,夏明則認爲,目前高智晟等人採取的激進的非暴力抗爭也有成功的先例。他說,印度獨立運動領袖甘地和美國民權運動先驅馬丁-路德-金當時也可以避免與政府的對峙,但是他們並沒有避免:<br> <br> “馬丁-路德-金和甘地都是想贏得社會的良心,那麽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把政權的殘忍暴露在大庭廣衆之下,然後讓社會的良心進行反省,直到有一天執政當局它都沒法下手去鎮壓這幫人了。”<br> <br> 但是不贊成夏明觀點的人則說,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所面臨的政府是已經實現憲政的政府,和中國政府大不一樣。<br> <br> 那麽,中國的維權運動該如何往前走?是走溫和、包容的法律之路,還是走激進、非暴力的抗爭之路?浦志強律師在他一篇題爲《軟硬不吃與軟硬通吃》的文章裏說,維權律師們應該明白,“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他勸維權律師和政府雙方都不要把對方視爲敵人,“退一步海闊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錯了,當局應該率先邁出這和解的第一步。”<br> <br> 自由亞洲電臺申華採訪報道。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中國維權人士發起全國接力絕食

文章 國際邊緣 »

中國維權人士發起全國接力絕食<br>(博訊2006年2月07日)<br> VOA記者: 亞微<br> <br> 中國民間維權人士發起全國“接力絕食”,抗議中國各地連續出現的非法毆打和迫害依法和平維權公民的事件。 <br> <br> *抗議非法毆打和迫害維權人士* <br> <br> 中國各地維權人士在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倡議下,從2月4號早上6點鍾開始進行全國性接力維權絕食活動。 <br> <br> 高智晟律師譴責中國各地最近發生了一系列國家機器針對個體公民的血腥暴力事件。他說:“整個國家的司法價值在中國,在名義上司法制度是存在的,但是人類普世意義上的司法價值是不存在的。整個司法完全操縱在黑社會似的流氓集團手裏,具體公民得不到任何救助。這種情況下,人們不可能拿起武器去和他們抗爭。但是,抗爭必須要尋找它的一些途經。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們苦思冥想,選擇了用自己的身體去和他們抗爭。” <br> <br> *胡佳:聲援受害者* <br> <br> 參加接力絕食活動的艾滋病活動人士胡佳指出,這種群體性的絕食行動將使中共當局、特別是它的公安部門和安全部門坐立不安。 <br> <br> 胡佳說:“這個接力絕食的事情是針對在中國大陸發生的每一件人權受到侵害的事件所做的反擊,對那些被傷害者給予聲援和支援。這也是給大家一個參與的形式,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而不僅僅是停留在網上簽名,或者說是寫文章聲討這種獨裁體制。用絕食的形式採取實際行動,這個象徵意義是很濃厚的,因爲在17年前也有一些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曾經採取過類似的行動。” <br> <br> *趙昕:抗議政府迫害維權人士* <br> <br> 參加接力絕食活動的異議人士、原學生運動領袖趙昕表示,長期以來,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對各地地方官僚以及權勢集團和黑社會勾結,用暴力手段毆打和平理性維權人士的做法採取默許和縱容的態度。趙昕警告說,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中國在民主和法治的軌道上和平解決問題的可能性將完全喪失。 <br> <br> 趙昕說:“中國必將陷入一個到處是水深火熱,到處是刀山火海,到處是火藥筒,到處是爆炸案,這麽一個混亂崩潰的悲慘結局。中國和平轉型的希望、和平憲政主義的唯一希望就是非暴力理性的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來堅決地抵抗這些野蠻的落後的反人類的暴行和黑社會的這種行爲。所以,我們只好採取這種接力絕食的方式進行抗爭。” <br> <br> *郭飛雄再遭警察毆打扣留* <br> <br> 上星期五,不久前才被從監獄中釋放出來的維權人士郭飛雄在廣州再次遭到秘密警察跟蹤和扣留。維權人士說,星期六,他被秘密警察拖出警察局,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毆打,在那之後下落不明。 <br> <br> *陳光誠鄰居先被打後被扣* <br> <br> 星期天晚上,在臨沂沂南雙堠鎮東獅古村村,上百名村民和警方發生衝突,導致數名村民受傷。起因是當地維權人士陳光誠的鄰居陳華試圖接近陳光誠的家,被當地政府雇傭的幾十名打手打傷。 <br> <br> 陳華的妻子陳春星期一告訴美國之音,當地派出星期天把陳華帶走,並以破壞公物罪將其拘留。她說:“他們對俺爸說陳華因爲損壞公物要拘留10天。我覺得他們在俺家門口本身就是違法的,陳華在俺自己家門口被打,最後打人的人沒事,還把受害的人逮起來,亂給他安上罪名之後就給他拘留起來,確實太不可思議了。” <br> <br> *陳光誠:村民與當局衝突* <br> <br> 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說,在當地村民要求釋放陳華的過程中,又有村民被嚴重打傷。之後,全村400多憤怒的村民集體出動舉行抗議活動,他們把警車和政府車輛推到溝裏。 <br> <br> 陳光誠說:“現在村民對他們這種無法無天,亂權妄爲,欺壓百姓的行爲非常憤怒,所以導致了昨天晚上的這種事情,他們現在在統計我們村裏的人名,可能想抓人。昨天晚上以後,他們又雇傭了很多的地方地痞流氓,就在我鄰居家周圍至少有三、五十人,都拿著鐵棍和木棍,村口和公路上也派來了很多人,有的是便衣,有的是警察。我想現在在我們村之裏有一、兩百人吧。” <br> <br> 陳光誠說,他本人也準備回應高智晟律師的倡議,從星期一晚上開始絕食,直到星期二晚上。陳光誠本人因帶領當地百姓抗議地方政府使用暴力手段實行計劃生育政策,自從去年9月以來一直被地方當局軟禁在家中,人身安全和自由都受到嚴重威脅。 <br> <br> *中共高層宣傳營建和諧社會* <br> <br> 就在臨沂衝突事件發生的一個星期前,中國總理溫家寶剛剛到山東農村視察,強調要重視社會和諧,並承諾要在下一個五年發展計劃中改善農民的醫療保健、學校以及收入狀況。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楊燾:對維權活動的理論探討

文章 國際邊緣 »

楊燾:對維權活動的理論探討<br>(博訊2006年3月25日)<br> 近幾年,中國社會的維權行動如火如荼,大有燎原之勢。隨著維權事件的增加,維權活動的擴大,其影響力也日益增加,對社會政治經濟結構的變遷産生越來越重要的影響。<br> <br> 如此局勢下,有必要從理論角度對於維權活動進行深入探討,以明晰中國社會維權活動的走向,並提供實踐策略的支援。 (博訊 boxun.com)<br><br> 一、維權活動的結構<br> <br> 討論維權活動,首先需要對維權本身有一個認識,作爲討論的基礎。維權並非以一種正常需求爲目的的獨立行爲,它只是對侵權行爲的一種反應,是侵權行爲的一種結果。也就是說,維權活動必然伴隨著侵犯事件,而侵權事件並不一定導致維權活動,維權活動的産生還有賴於其他條件。侵權行爲是維權活動的必要條件,所以不能離開侵權來談維權,維權活動,首先體現爲侵權者與被侵權者之間的關係。<br> <br> 某一事件中是否存在侵權,首先是人們的主觀判斷,只有在一定範圍的社會成員就此達成一致時,它才上升爲公共性的認識,從而對於個人來說,侵權成爲一客觀事件。判斷,是對事件的認識與某一標準比較的結果,是否侵權,依賴於兩個方面:事實和判斷標準。如果說對事件的認識可能通過溝通而達成一致,那麽是否能就侵權達成一致,關鍵就在於侵權的判斷標準是否一致了。<br> <br> 判斷侵權的標準也就是對於權利的規定。我們知道,權利的觀念來自於兩種情形,一種是法律對權利的規定,另一種是存在於意識形態中的權利觀念。法律的規定是具體的、明確的,所以也很容易達成一致,而意識形態中的權利觀念則比較模糊,缺乏操作性,不太容易達成一致。因爲無論法律還是意識形態,對於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存在個人的知識水平對於侵權判斷的影響,相對來說,知識份子更容易認識到侵權,更容易産生維權意識。<br> <br> 因爲這個原因,維權者一般包括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被侵權者,他們因爲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而維權;另一個部分是知識份子,相對來說,知識份子更容易獲得社會資源,權利不容易受到侵犯,但他們因爲自己的權利觀念而産生維權意識,因爲他們的認識而參與實踐,於是他們參與到維權的行列中來,成爲維權者的一部分。<br> <br> 對於侵權的判斷産生維權意識,但侵權並不一定導致維權行動,維權行動的産生還依賴於社會提供了維權的路徑。我們知道公共權力的一個目的是規範社會成員之間的關係,侵權者與被侵權者之間的關係就是公共權力規範的物件,所以公共權力提供了維權的首要和主要路徑。這一現實決定了公共權力必然成爲維權行動訴諸的物件。<br> <br> 公權救濟是維權行動的首要路徑,但其一,公權救濟路徑存在一定的門檻,比如需要相關的資訊、組織和經濟資源,其二,公共權力對於社會成員來說並不平等,所以公權救濟並非總是有效的。當公權救濟失效,將導致維權行動出現兩個方向的轉變,一是公權救濟轉化爲自力救濟,二是維權訴求中派生出對公共權力的某種要求。<br> <br> 無論自力救濟還是對公共權力的要求,都是一種雙方博弈關係,其結果依賴雙方社會影響力的大小,而社會影響力來自雙方成員數量和組織水平,所以這兩個方面的行動引發對溝通和組織的追求。因此公權救濟的失效,總是會導致社會自發組織水平的提高,有利於公民社會的成長。<br> <br> 總結以上,維權活動中存在多個主體:侵權者、維權者、政府,其中維權者又分被侵權者和知識份子。維權活動由幾個重要環節組成:侵權行爲、判斷侵權的標準、公權救濟、自力救濟、對公共權力的某種訴求。以下根據這個結構來分析中國社會的維權活動和維權話語。<br> <br> 二、對維權活動的劃分<br> <br> 維權起因于侵權,因此不同的侵權關係是劃分維權活動的最重要依據。<br> <br> 侵權並非一抽象概念,而是一具體事件,侵權事件中的侵權者可能是任何一類社會成員或組織,其中包括政府和政府成員。通過對具體侵權事件的歸納,我們可以把侵權者分成如下幾種:普通社會成員和組織、地方和基層政府及政府行政機構、各級政府官員、政府。不同的侵權者侵權行爲不一樣,被侵權者範圍也不同,其導致的維權活動也各有特點。<br> <br> 1、普通社會成員和組織之間的權利關係,與意識形態的聯繫不大,它主要由法律來規定的,所以除了立法方面的問題以外,一般不存在對侵權判斷不一致的問題。針對這種侵權關係的維權活動,首要路徑是司法(及行政)救濟,當司法(及行政)救濟無效,可能導致自力救濟。但因在不同的維權活動中維權者的情況不一樣,所以有必要對這一類維權活動作進一步劃分。<br> <br> 普通社會成員和組織之間的侵權關係,又需要區分爲兩類。一類侵權關係是指被侵權者人數較小,損失比較嚴重,被侵權者有較強的維權意願。這種情形中因被侵權者人數少,社會影響力較小而缺乏自力救濟能力,所以對公權救濟的依賴性很強。當公權救濟失效,被侵權者有兩種維權途徑,一是沿著公權的來源上溯,繼續尋求公權救濟,這條途徑産生了數量龐大的上訪族;另一條途徑是獲得輿論界和知識界的幫助,擴大維權隊伍,擴大社會影響力,以求影響公共權力,改變現狀。當這兩個途徑都不能獲得,則被侵權者只能因失去權利而利益受損,生存空間被壓縮,以致到一定程度,失去生活信心而走上絕路。王斌餘的遭遇可以看著這種可能性的一個典型。<br> <br> 另一類侵權關係指被侵權者人數較多,而可能産生較強社會影響力的情形。因爲社會影響力不僅僅來自成員數量,也來自組織水平,而不同的情形下維權者的組織水平並不一樣,所以其結果也不一致。被侵權者分散的情形中,如某類市場交易中的消費者,其組織成本極大,很難形成統一的社會影響力,被侵權者只能以個人方式進行維權,影響很小。目前這一類型的維權,實際是以輿論界和知識界爲主,以推動立法和司法進步的方式進行的。在被侵權者相對集中的情形下,因爲被侵權者容易形成組織,有較強社會影響力,在維權訴求沒得到滿足的情況下大多會進行自力救濟,使得矛盾激化,引起輿論和知識界的關注,從而迫使公權介入,因此此類維權是目前最容易獲得支援,獲得成功的一類。浙江東陽工業污染引起的維權事件是典型事例。<br> <br> 2、目前的政治體制中,地方政府和政府行政機構(包括司法系統)一方面是政府的組織機構,按照法律和職能定位執行來自中央的政策,另一方面也具有很大的自主權,所以地方政府及各級行政機構的侵權行爲中包括了中央政府政策導致的問題,也包括地方政府自主行政中的問題。我們把執行中央政策形成的侵權放到政府侵權一類中,這裏只討論地方政府自主行政中的侵權。<br> <br> 公共治理是政府的職能,無論從意識形態角度還是從法律角度,地方政府及各級行政機構的侵權都是容易判斷的。因爲地方政府和行政機構的行爲由中央政府來規範,所以如果其行爲形成侵權,其原因必然是兩個因素之一:地方政府和行政機構違規,或者缺乏相應規範。<br> <br> 地方政府和行政機構的侵權行爲不能及時被糾正,仍然可能形成兩個方向的維權:自力救濟和對公共權力體制的訴求。自力救濟方向的維權集中體現在國企産權改革事件和征地事件中,和上述以東陽事件爲典型的集體自力救濟維權類似,如果容易形成組織,這種維權努力也很容易使得矛盾激化,引起關注。但是這類事件卻不象東陽事件那樣容易迫使上級權力機構介入,以糾正侵權行爲,這是因爲這裏的侵權主體與上級權力機構從屬於一個權力框架中,存在多個方面的互動,上級權力機構所受約束較多。<br> <br> 地方政府和各級行政機構與中央政府的關係是一種行政關係,如果中央政府對地方政府的約束不力或者規範缺失,那麽這首先是一個行政問題,所以由地方政府和各級行政機構侵權引起的對公共權力的訴求首先是對行政體制改革的要求。但行政體制從屬於政治體制,現有政治體制確定了行政體制改革的操作空間,它可能對某些方向的行政體制改革要求形成制約。所以特定的行政體制改革的要求也形成政治體制改革的推動力量,維權的要求最後可能導致政治體制改革的要求。行政體制和政治體制改革一般不能直接對被侵權者有所幫助,所以這個方向維權的主體並不是被侵權者,而是輿論界和知識界。<br> <br> 3、政府官員可能利用他們的權力資源,追逐個人利益,形成對其他社會成員的侵權,即公權私用形成的侵權。這種侵權分爲兩類,一類是侵犯特定物件的權利,被侵權物件是具體的個人或組織,另一類是侵犯公共利益,形成對所有社會成員的侵權。這兩類侵權的判斷標準也是清晰的,並不存在多少爭議。針對前一類侵權行爲的維權活動與社會成員和組織之間的侵權類似,形成上訪和推動行政體制改革兩個方向的努力;針對後一種侵權行爲的維權活動因爲沒有具體的被侵權者,實際只存在於輿論和知識界,但因缺乏維權渠道,這種訴求也派生出對政治體制改革的訴求。<br> <br> 4、政府作爲一個整體,存在自身的要求,這些要求可能與部分社會成員的利益相抵觸,因此政府的政策可能形成對某些社會成員或全體社會成員的侵權。這種侵權體現在兩個方面。<br> <br> 一個方面是政府爲維護政權穩定,限制社會成員的政治權利,限制社會成員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這個方面的侵權在中國社會表現得非常明顯。廣義上,因爲法律和司法體系也是政府政策的一個部分,對政治權利的法律規定本身就是政府自身需要的體現,所以如果判斷社會侵犯公民政治權利,其判斷標準大多不是來自具體法律,而來自意識形態。但是即使從意識形態角度,公民享有政治權利也是現代社會一個基本共識,所以對於侵權本身的判斷不存在多大的分歧。因爲某些法律條款對政府的正統意識形態的背離,對於維權者來說,就存在一個以法律還是意識形態爲標準的問題。<br> <br> 政治權利主要是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與公共事務相關的職業大多對知識和能力有較高要求,所以政府對政治權利的限制更容易使知識份子利益受損,雖然政治權利的被侵害者是全體公民,但知識份子對政治權利有更迫切的要求。因此,在維護政治權利方面就第一次體現出被侵權者和維權者之間的一致性,政治性的維權必然體現出一個小圈子、精英化的特點。同時,政治性維權所面對的是作爲一個整體的政府,這種維權也是力量差距最大,最不容易取得成績的一種維權。<br> <br> 政府侵權的第二個方面很容易被忽視。公共治理是政府的職能,政府履行職能的過程也涉及對社會利益格局進行調整,如果政府政策執行的結果使得一部分人獲利遠遠超出了另一部分人,使得大部分社會成員得出了不公平的結論,那麽政府的行爲實際侵犯了部分社會成員的獲得公平對待的權利。比如政府對公共品的投入偏向於城市和東部地區,就侵犯了農村居民和中西部居民的權利;又比如市場經濟爲主導的國家中,如果政府執行效率優先的政策,減小政府對經濟運行的影響力,降低社會保障水平而使得低收入群體過於貧困,則侵犯了他們獲得公共救濟的權利。對於這一類權利的判斷雖然並不存在明確的標準,但政策本身就應該是各種利益訴求的一個綜合,而弱勢者對公平權利的爭取則是表達他們利益訴求的主要渠道,弱勢者的聲音和代表他們利益的輿論和知識界的努力程度,則決定了他們在利益格局中的位置。所以任何一個國家都存在對於獲得公平待遇權利的訴求,都存在這樣一種維權,區別只在於這種訴求的表達渠道的不同和多寡,從而在一個社會中表現得強勢或弱勢。<br> <br> 因爲政策傾向性所導致的侵權,其被侵權者數量龐大,幾乎不存在組織起來的可能,所以也不可能産生自力救濟,維權者以輿論界和知識份子爲主。因爲不存在制度化的表達渠道,無法通過制度途徑來糾正政策傾向,這種維權行動最後表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民間的政策研究和評價,民間研究的結果通過輿論體現出社會影響力,以求影響政策制定;另一個方面是對影響政策制定的制度渠道的訴求,進而體現爲對政治體制改革的訴求。<br> <br> 三、有關維權策略的幾個問題<br> <br> 1、維權策略的行爲主體<br> <br> 維權策略産生于對維權行動的反思,以上探討維權活動的一個目的就是制定維權策略。<br> <br> 但在維權行列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可能反思維權行動,侵權行爲的直接受害者的維權行動産生於維護權利保障利益的需要,其維權行動根據利益情況的改變而調整,不太可能持久,所以一般不需要制定維權行動的長期策略。只有以維權爲目的的知識份子,才是維權策略中的行爲主體。<br> <br> 之所以這樣,其原因在於兩種維權者在維權活動中的作用並不一樣。被侵權者只有通過他們的維權行動,才能使得侵權行爲被暴露,使得社會中的矛盾體現出來,但因具體侵權事件中的被侵權者人數有限,被侵權者的維權行動並不可能産生太大的社會影響力,不太容易達到目的,只有輿論界和知識界的參與才會使得維權行動的社會影響力大幅提高,增加成功的可能性。在維權活動中,被侵權者其實只是一次維權行動的參與者,而知識份子則會不斷參與各種維權活動,在衆多公共領域發揮作用。所以對於被侵權者來說,反思維權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而對於知識份子來說就不一樣了。另一個方面來說,反思只會發生在認識領域,只有知識份子才更可能反思和交流反思,就如本文讀者只會是知識份子而不會是底層民衆一樣。<br> <br> 2、知識份子的理想化傾向<br> <br> 區分兩種維權者有著很重要的意義。被侵權者和參與維權的知識份子其實有著不同的目的,這個區別本不至於形成分歧,但如果因爲認識上的偏差而導致行動上的偏差,則可能産生一些無中生有的問題。被侵權者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維護自己的權利和利益,但知識份子的目的則不止於某一個人或一部分人,他們希望達到一種所有人的權利和利益都不受侵害的狀態,簡單看,這是一個量上的不同,是一個量上的積累達到質變的過程,但在知識份子中卻有一種理想化的傾向。我們都知道在大多數情況下一加一是大於二的,權利問題上也是,所有人的權利獲得保障並不是一項項的維權事件積累的結果,而是依賴於各種制度的保障,也就是說除了單項的維權事件相加,還需要制度的進步,最終每個人權利獲保障的狀況與完善的制度體系相聯繫。<br> <br> 於是,完善的制度體系成爲知識份子的目標,他們的目標就超出了維權,於是在具體的維權活動中,被侵權者的目標和完善的制度體系這個目標就形成了一個對照。我們只看單個人的權利獲得保障與大家的權利都獲得保障,兩者之間也看不出存在什麽衝突,但如果把大家的權利都獲得保障的理想狀況,也就是完善的制度體系這樣一個龐雜的目標來與目前被侵權者的權利獲得保障來對比,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比如自由的市場經濟是我們的一個目標,但在某種現實條件下市場化的推進卻可能使低收入者陷入絕境,那麽低收入者的維權就與那個理想狀態之間有衝突;又比如理想狀態中政府的權力是受嚴格約束的,但在現實的維權目標中,卻可能要求本不受約束的中央權力更加集中,這種目標就可能與某些理想主義者的目標相衝突,或者與他們以地方分權來制約中央的策略相衝突。<br> <br> 所以過於理想化的知識份子與被侵權者的目標是存在衝突的,這個衝突在現實中有所表現。我想其中最爲明顯之處在於,中國的知識界和學術界存在一種對待維權的泛政治化傾向,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是追求維權的政治意義,從而對於各種維權有所取捨。比如維護政治權利的維權事件,在中國社會維權事件中的比例與它所受到的關注相差懸殊;比如政策傾向導致的侵權,如三農問題、東西部差距、社會保障水平過低等問題存在時間很長,受侵害者範圍極廣,但發現其中的權利問題和爲之呼籲的知識份子卻是最近才多了起來的。另一個方面的表現是在維權活動中忽視被侵權者的利益,以政治目的爲中心,以致在參與的知識份子與被侵權者之間産生矛盾。這種矛盾,也轉移到參與維權的知識份子中來,使之出現分裂的傾向。<br> <br> 我認爲這種衝突的存在,與部分知識份子沒有認清自己的角色有關。知識份子追求終極價值,這符合自己作爲認識主體的角色定位,但在現實中,知識份子並非完全是一個認識者,特別是在社會制度相對落後、社會分工體系並不完善的中國。在中國,知識份子也擔當著社會實踐者的角色,知識份子廣泛參與維權,就是這種角色的體現。<br> <br> 但是在認識者和實踐者角色之間,是存在相當大的區別的,認識者追求的那種終極價值不可能直接體現到實踐者的追求中來,過於理想化的目標不可能形成實踐策略而指導實踐。對於實踐者來說,他的行動目標與現實條件相關,也就是說,其行動目標是爲了改變某個現實條件。實踐者是否能夠實現目標,取決於目標本身的合理性,也就是說,取決於對現實條件的認識。由此我們看到,認識者著重於最終目標,而實踐者著重于對現實的認識。<br> <br> 正是對於現實的忽略,才導致部分知識份子的理想化傾向。我們的社會可以用專制來概括,但專制不是一切,在專制這個概念之下,還有極爲豐富的內容,只著眼於“專制”<br> <br> ,則心中只有政治,這個社會的各種利益群體和他們之間的衝突、經濟形態、政策、行政體制等等問題一概被忽略,政治民主成了最高目標,民主自身的目標——民生問題,卻反倒要爲民主讓路了。<br> <br> 3、維權活動對社會變遷的影響<br> <br> 上述部分知識份子的理想化、政治化傾向,更重要的原因來自于對維權活動究竟會如何影響社會政治經濟結構的變遷認識不清。維權起因于侵權,如果一個社會存在廣泛的侵權行爲,那麽從規範的角度來看,這個社會的結構存在很大的問題,需要調整革新。但革新的動力是什麽?正是由侵權引發的維權意願得以體現出來,表現爲行動,維權是否成功,就意味著社會結構的革新是否成功。由此我們看到,維權行動是一個社會演化發展的基本環節,是社會政治經濟結構變遷的前奏,而被侵權的弱勢階層,則是社會結構變遷的原始動力,被侵權範圍的大小,人數的多寡,體現了動力的強弱,也體現了社會結構變遷的必要性和可能性。<br> <br> 社會結構變遷的動力也就是要求改革現實的社會群體的社會影響力,但社會影響力的大小並不只取決於社會群體的人數多寡,也體現爲其組織性,只有群體成員採取共同行動時,才可能對其他社會群體産生更大的影響和壓力。一個群體的成員形成共同行動,依賴于維權意願的溝通、行動意願的溝通、對現實條件的認識等等多種條件,隨著群體規模的擴大,對這些條件的依賴性就越大。爲實現這些條件,需要群體內出現一定程度的分工,並且這種分工對成員的知識和能力有較高要求。於是在中國這樣的社會分工體系不完善的國家裏,知識份子的角色就顯得格外重要,在維權行動中,知識份子起到了一個使得各個具體維權活動聯繫起來,體現出共同訴求、甚至産生共同行動的作用。<br> <br> 無論是被侵權者還是參與維權的知識份子,都只代表了被侵權的弱勢者的利益,這種利益訴求並不是社會結構的唯一來源,社會結構是各種社會力量博弈的結果,但維權群體的出現和表現出新的社會力量,卻使得社會結構發生變遷,變遷的路徑則是維權群體與其他群體共同作用的結果。也就是說,維權行動引發了社會變遷,但結果卻不唯一由維權行動來決定。<br> <br> 4、知識份子如何在維權活動中發揮影響<br> <br> 根據以上分析,我們可以推出知識份子的具體作用和發揮影響的方式。首先知識份子是以幫助被侵權者的姿態加入到維權行列中來的,那麽維護被侵權者的權利和利益也是知識份子的目標。這一點不僅體現爲知識份子應以他所幫助的物件的需要爲中心,更體現爲知識份子自己的那些目標,其實是從被侵權者的目標中衍生出來的。政治變革的目標並不是政治制度本身,而是政治制度所作用的社會衆生,自由、公平等價值的意義並不在那個烏托邦似的虛擬狀態,而在於界定出不自由和不公平,然後産生社會實踐。<br> <br> 自由、公平價值,以及憲政民主政治形態,都存在於我們的認識中,在實踐上,這種價值的獲得,政治規範的實現卻並非任何個人或群體追求的結果,因爲這個世界並不存在那樣的個人或群體,有能力按照自己的願意來塑造社會制度,社會制度始終都是各方博弈的結果。之所以大多數的社會成員選擇憲政民主,是因爲在現實條件下,這種制度更有利於他們的利益,憲政民主其實是現實政治局勢的結果,是不爲任何人主導的客觀現實的結果。<br> <br> 所以對於實踐者來說,問題本無那樣複雜,他不必也不能直接以那個完善的制度體系爲目標。實踐者必然是具有某種具體目標的行動主體,維權的實踐者所面對的是權利多一些或少一些的問題,是具體的權利關係,而不是那個終極的價值和憲政民主制度,如果維權走向政治,那也是具體策略的需要,而具體策略中政治性也並不是直接體現出來的,中間還有個行政環節。<br> <br> 知識份子在維權活動中的意義在於尋找有效維權的路徑。公共權力是維權的首要和主要路徑,而目前大部分被侵權者卻缺乏獲得公權救濟的能力。知識份子的目標首先是使得那些得不到救濟的具體維權事件上升到行政層面,然後通過知識界學術界的研究來獲得相應的行政規範,並以此爲標準推動行政體制改革,進而使問題在政治層面體現出來。<br> <br> 侵權的産生有著複雜的原因,涉及多種主體、各個層面的問題,維護被侵犯的權利,實際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由法律來規範的關係,需要推動立法和司法進步,以逐步減少侵權事件;由政策方面的問題産生的侵權,需要清楚問題的本質,需要提出新的政策主張;與行政體制效率有關的侵權,需要提出一個行政規範作爲標準,並且需要有具體的行政改革主張;當行政改革遇到政治體制方面的限制,則需要根據現行政治體制提出漸進可行的改革之路。對於以維權爲已任的知識份子群體來說,他們實際面對一個如何完善政府效能,通過推動政府在各個方面的點滴改革來實現政治革新之路的問題。這樣的工作,並非個人或某個群體可以完成,它需要各個專業領域的知識份子通力合作,甚至形成某種組織形態來進行。不同觀點主張的知識份子將形成不同的研究組織,代表了社會上的不同利益訴求;而隨著知識份子群體在政策和行政方面的經驗和知識水平的提高,它會越來越類似一個“在野黨”般的角色。到那個時候,無論政府的改革走到什麽樣的地步,單從社會角度來說,與憲政民主相適應的公民社會顯然是在慢慢成熟起來。<br> <br> 如果這樣的道路並不能得到執政者的理性對待,並不能對扭轉社會上存在大量侵權事件的現實有所幫助,那麽維權的努力必然轉向自力救濟,社會結構變遷可能以別的方式表現出來。而這個區別,就是漸進與激進之別。同時我們也看到,不把目光緊盯著政治,這個社會也不再是一個被先驗地割裂的分裂體,“體制內”、“體制外”之類概念失去了意義,大家都在爲自身目標努力,只要保持理性,卻走向了一個共同的結果。<br> <br> 通過社會博弈走向文明社會,需要各種利益和行爲主體的理性行爲,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都需要知識份子的參與和努力。站在民間立場上推動政治進步的右派知識份子是令人尊重的,提供決策支援和默默推動行政和政治改革的“體制內”知識份子也值得尊重,代表弱勢者利益,爲弱勢者參與博弈提供渠道的左派知識份子同樣值得尊重。對於我們這個社會來說,認識的意義可能並不是那樣重要,實踐才是更重要的。而對於實踐來說,各種各樣的利益立場都是合理的,知識份子所代表的利益立場並不重要,知識份子的理性能力,以及作一個真正的、超越了自身利益的知識份子,才最重要。顯然,按照這個標準,目前中國的知識界顯然口水太多,對自我角色的認識存在嚴重問題。<br> <br> 首發《民主中國》<br> 歡迎轉載,請注明出處<br> www.chinamz.org <br>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紀錄片製作人吳皓被拘留引起關注

文章 國際邊緣 »

紀錄片製作人吳皓被拘留引起關注<br> (博訊2006年3月22日)<br> <br> RFA特約記者丁小報道:曾拍攝基督教家庭教會聚會和高智晟的紀錄片製作人吳皓,被北京國保拘留已一個月,沒有提供理由,但叫親屬不要對外公佈他被抓的消息。<br> <br> 紀錄片製作人吳皓在上月22日在拍攝了北京一個基督教家庭教會的聚會後,被國保部門帶走。當天他原定要與定期參加家庭教會聚會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會面及進行拍攝。 高律師星期二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知道他被捕:“春節前他給我拍過兩次, 在我的辦公室;春節後本來是約好到我家拍攝,第二天他就失蹤了。(他同時也在製作一個關於教會的麽?)是的,拍我們參加主日聚會的過程。”<br> <br> 吳皓被拘留近一個月,消息才被媒體曝光。據瞭解是官方授意他身邊的人不要公佈消息,親屬原以爲不會拘留太久,考慮他的安全才照辦。然而見兩會過後他還沒一點消息,才求助於媒體。首發這一消息的美國環球之聲在線的工作人員麥金農女士星期一告訴本台:“他的一個朋友告訴我他被捕的消息,但要求不要公佈,所以我們一直等到他們同意才發出這個消息。家屬與他在電話上通過話,只知道他身處的環境不方便說話,不知道他在那兒 。”<br> <br> 麥金農還表示警方向家屬證實吳皓被拘留但沒有個與正式理由, 家屬懷疑官方想用他拍的錄影監控家庭教會。因爲被捕兩天後,當局還在他家抄走了幾盤錄影帶和剪接器材。高律師不同意這種分析:“我認爲這種威脅不存在,因爲我們的聚會沒有任何違法的東西。符合中國憲法,同時和整個主流文明的價值是契合的。”<br> <br> 環球之聲在線是美國哈佛法學院屬下,一個關於互聯網與社會的研究計劃, 通過全球各的得人反映自己國家地區的博客文化。吳皓05 夏天參加了該計劃,在其下的博克網用英文發表文章, 今年2月初更成爲該研究計劃的東北亞區編輯。麥金農說:“你看他博客上的文章就知道,他其實非常愛國,對政府也沒有激烈的批評,也不是異議人士,所以吳皓被抓,他的朋友們都很意外。” 吳皓留美12年,曾做過生物科研工作,也做過電腦公司的銷售經理。04 年回到北京並拍攝了第一部記錄片《Beijing or Bust》,通過5 位美國出世的華裔回到中國的生活,探討文化認同和差異。該片05 年參展了美國洛杉磯舉行的亞洲電影節,此後,吳皓繼續在中國拍攝各種不同生活文化主題的紀錄片其中包括同性婚戀,宗教信仰等等。<br> <br> 對於拍攝高智晟這一敏感人物,吳皓去年底曾在博克中用英文寫道: “繼續拍攝他會惹大麻煩;但不繼續的話,表示我之前對貧苦大衆的關懷同情,只是商品化的空談。”<br> <br> 他被捕前的一篇博客寫到:“今日外國媒體經常問我對中國政府管制媒體的看法,我發現,在中國生活得越久就發現難以找一個立場,但如果不作爲一個一般中國人,而是我個人的話,我想要一個民主的社會,不想生活在一個不能自由表達自己的社會。但是,這會把我投向監獄嗎?”<br> <br> 中國政府之後將如何對待這位傳媒工作者,引起各方關注。<br> <br>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美國之音:中國限制網路新聞規定被批違憲

文章 國際邊緣 »

美國之音:中國限制網路新聞規定被批違憲<br>(博訊2006年3月30日)<br> 記者: 亞微 <br> 華盛頓<br> Mar 29, 2006<br> <br> 中國一些法律專家和維權人士發表公開信,要求全國人大對政府去年9月頒佈的一項有關互聯網新聞資訊的規定進行違憲審查。 <br> <br> *當局依據新規定查封網站* <br> <br> 近來,中國當局關閉包括人文思想網站“愛琴海”在內的中國多家民間網站,據悉都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資訊産業部去年聯合頒佈的《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有關。 <br> <br> 愛琴海網站原站長林輝 <br> 剛剛被浙江省當局關閉的“愛琴海”網站原站長林輝認爲,“愛琴海事件”引發了人們對公民權利和言論自由的思考及關注。 <br> <br> 他說:“‘愛琴海’在大陸網站中並不是最大的幾個網站之一,主要是由於愛琴海被關閉,得到很多人的關注,作爲一個現像,引發了人們對整個行業、對言論以及公民權利的一種思考,讓公衆看到和以前不同了,很多網民作爲公民都能正視自己所面臨的問題。我想它所表現的警醒的典型意義可能更多一些。” <br> <br> *公開信要求人大審查廢除* <br> <br> 一些法律界和維權人士日前聯合起來,發表致全國人大法規審查備案室的公開信,要求廢除國務院和資訊産業部去年9月25號聯合頒佈的《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同時在全球範圍內徵集簽名支援。公開信要求對該規定違反《憲法》和《行政許可法》進行違憲審查,理由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言論和出版等方面的自由,因此公民在互聯網上發表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的報導、評論以及對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言論,是行使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應該得到尊重和保護。 <br> <br> 憲政專家陳永苗 <br> 這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中國憲政專家陳永苗指出,爲了回應中國當局對網路言論自由頻頻施壓的局面,中國民間維權工作出現了兩種導向,一是由高智晟律師領導的通過絕食把維權政治化的導向,另一種是把政治和法律事件納入法律框架下解決的導向,他本人更傾向於後者。陳永苗希望這次的違憲審查能夠贏得道義上的支援,並在法律的框架下得到解決。 <br> <br> 他說:“我們的違憲審查雖然沒有法律上的強制力,但是我們在人心上和道義情感上還是有合法性的。我覺得法庭的判決除了有法律上的強制力之外,還應該讓人服,也就是道義上的效力。既然當局不肯做這樣的違憲審查,我們沒有辦法在憲法審查上獲得法律上的強制力。但是,我們可以從道理上由民間來完成並提供道理上的違憲審查。” <br> <br> *要求尊重憲法規定基本人權* <br> <br> 中國公民維權網負責人李建去年10月在《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出臺後不久,就向全國人大發出呼籲,要求它行使監督職能,督促國務院撤銷這個規定。李建認爲,這次違憲審查的公開呼籲,可以說是上次簽名活動的一個後續行動。 <br> <br> 他說:“公民的言論自由權是憲法上所名列的權利,同時也是人權組成的基本要素,人的一個自然權利。它不應該受到任何預先的限制和剝奪,更不用說這麽一個違憲違法的規章了。國務院應該履行職能,儘快撤銷這麽一個不適當的規章,尊重和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權,特別是在互聯網上的權利體現。” <br> <br>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中國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會上表示,網站要傳播正確的資訊,不要誤導群衆,更不能對社會秩序造成不良的影響。這些規範作爲職業道德,應該得到遵守。 溫家寶還說,中國的網民已經超過一億,按照《憲法》規定的原則,每一位公民都有利用互聯網的權利和自由,但同時要自覺地遵守法律和秩序,維護國家、社會和集體的利益。<br> <br> 附:<br> 要求徹底廢除《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全球網民大簽名!<br> <br> 全國人大法規審查備案室:<br> <br>   2006年3月9日大陸著名人文思想網站愛琴海網(www.77sea.com)被浙江省新聞辦公室和通訊管理局用突然襲擊的手段封殺關閉。兩會期間爲勞工利益責斥《中國工人網》、《工農兵BBS》以及《共產黨人網》也遭關閉。在此前《民主與自由》(觀點)也被第47次關閉。<br> <br>   這些網站官方關閉的依據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資訊産業部於2005年9月25日聯合發佈《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愛琴海網被認爲違反該規定第五條,因爲沒有經過國務院新聞辦審批成立而關閉。《民主與自由》(觀點)也同樣被認爲違反該規定第五條而關閉並且取締了在資訊産業部的備案號。《中國工人網》、《工農兵BBS》以及《共產黨人網》等被認爲違反該規定第八條,沒有滿足規定的人民幣1000萬元資金保障,不具備新聞資質。<br> <br>   我們認爲《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第五條規定國務院新聞辦審批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單位的行政許可權和第八條規定企業法人申請資格中的註冊資金需1000萬元,違反《行政許可法》和《憲法》的相關規定,所以向貴單位提出違憲審查的建議。理由如下:<br> <br>   一、《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據此,公民對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的報道、評論,以及對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報道、評論,恰恰是行使憲法賦予的(政治)權利,理應 得到尊重和保障。同理,公民在屬於公共空間的互聯網上發表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及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言論,是公民行使憲法賦予權利的一種形式,也同樣應該得到尊重和保障,不應受到任何非法的預先限制和阻礙。<br> <br>   根據憲法學的基本原理,由於《憲法》的實施,依賴於憲法性文件或者基本公法,所以判斷《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是否違憲,可以依賴於憲法性文件或者基本公法,例如《行政許可法》。違反《行政許可法》,即爲違反憲法,可以提起違憲審查。我們的做法還有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齊玉苓案的批復直接適用憲法作爲先例。2001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公佈了《關於以侵犯姓名權的手段侵犯憲法保護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權利是否承擔民事責任的批復》,批復中指出:“陳曉琪等以侵犯姓名權的手段,侵犯了齊玉苓依據憲法規定而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權利,並促成了具體的損害後果,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齊玉苓案陳曉琪等由於違反《教育法》,因此也違反憲法。最高人民法院的做法可資貴單位借鑒。<br> <br>   二、《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第五條和第八條違反《行政許可法》。審批屬於行政許可。《行政許可法》規定第十四條,本法第十二條所列事項,法律可以設定行政許可。尚未制定法律的,行政法規可以設定行政許可。第十七條規定,除本法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的外,其他規範性文件一律不得設定行政許可,也就是說除非法律和行政法規,都不能設定許可和審批。《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資訊産業部在2005年9月25日發佈,屬於行政規章,要受到《行政許可法》的約束,不得設立審批。<br> <br>   三《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不得以《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專案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作爲抗辯依據。<br> <br>   固然《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專案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中保留了國務院新聞辦關於互聯網登載新聞的審批許可權,但根據《行政許可法》第14條第二款的規定,必要時,國務院可以採用發佈決定的方式設定行政許可。實施後,除臨時性行政許可事項外,國務院應當及時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法律,或者自行制定行政法規。也就是說即使是《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專案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保留的行政許可權,也需要補上法律或行政法規。這是保留的行政許可權的形式要件,不可缺少。從整個《行政許可法》第二章《行政許可的設定》的規定來看,即使是《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專案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保留的專案,如果補上沒有法律或行政法規,《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作爲行政規章本身並不能代替行政法規,而自行設定。也就是即使《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專案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中保留了國務院新聞辦關於互聯網登載新聞的審批許可權,《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還是違反《行政許可法》。<br> <br>   我們要求:<br> <br>   一、對《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進行違憲審查,撤銷該規定。<br> <br>   二、責令相關主管部門恢復因爲《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而關閉的網站,並給與充分及時有效的補償。<br> <br>   我們申明:<br> <br>   當本申請書的簽名人數達到1萬時,如果貴單位在法定期限沒有完成審查並公告,我們將向中國法學界和民間法學學者和權威人士組成的類比憲法法庭提出申請。<br> <br>   愛琴海事件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陳永苗、陳啓棠(天理),孫躍禮、李健<br> 《民主與自由網》(觀點)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吳偉(野渡) 劉荻<br> 《中國工人網》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 《工農兵BBS》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 《共產黨人網》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 《民主與自由網》(觀點)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 《無憂淨土憂閑社區》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 <br>《深青(中國)社區》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 <br>《蠢驢論壇》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香格理拉社區》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E蘋果論壇》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大洋華人論壇》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br> <br> 2006.3.28.<br> <br> 網友簽名:(限期一個月)<br> <br> 簽名地址:http://www.qian-ming.org/gb/default.aspx?dir=scp&cid=75<br><br>(Modified on 2006/3/30) (博訊 boxun.com)<br>

國際邊緣

RFA:中國民間艾滋病防治人士胡佳獲釋

文章 國際邊緣 »

RFA:中國民間艾滋病防治人士胡佳獲釋<br>(博訊2006年3月29日)<br> <br> 失蹤中國維權人士,民間艾滋病防治工作者胡佳先生星期二下午回到北京通州區的家中。胡佳的妻子曾金燕透露,過去幾個星期裏,是中國公安機關和國家安全部門將胡佳秘密關押。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安培有以下報道。<br> <br> 今年32歲的胡佳是2月16號在北京警方24小時的嚴密監視下突然失蹤的,當時他正參與北京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起的絕食抗暴活動。胡佳失蹤的41天裏,北京司法機關一直表示不知道他的去向,也不承認關押了他。那麽,星期二,胡佳是怎樣獲得自由回到自己家裏的呢?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對記者表示:(錄音)<br> <br> 曾金燕說,胡佳剛回到家裏,還不方便接受採訪:(錄音)<br> <br> 作爲民間艾滋病防治工作者,胡佳先生曾多次批評政府的艾滋病防治工作。作爲維權人士,胡佳先生也多次參與紀念六四和趙紫陽的活動。胡佳的失蹤曾引起中國維權人士和國際團體的廣泛關注。聽到胡佳獲釋的消息,中國《公民維權網》負責人李健先生表示:(錄音)<br> <br> 北京召開兩會之前失蹤的還有雲南異議人士歐陽小戎,他也是到北京幫助高智晟律師組織絕食活動後失蹤的,至今沒有消息。高智晟律師在網路上發表文章,懷疑歐陽小戎遭到警方的秘密綁架。與李健先生觀點不同的是,高智晟律師認爲,警方對這次絕食活動的打壓,對他本人的監視,騷擾完全失去理性,接近瘋狂。<br> <br> 另外,被中國關押一年多的《紐約時報》研究員趙岩至今也還沒有獲釋。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3月17號已經撤銷了對他 “泄漏國家機密罪”和“欺詐罪”的指控。趙岩曾是《中國改革》雜誌記者,2004年9月被捕,官方懷疑他向《紐約時報》透露了有關當時的國家軍委主席江澤民決定退休的消息,但《紐約時報》否認該消息是趙岩提供的。外界有人猜測,中國目前決定撤銷對趙岩的所有指控,是在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美國之前做出的一種姿態。李健先生認爲,趙岩獲釋只是時間的問題。<br> <br> 以上是本台記者安培的採訪報道。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 boxun.com)<br>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