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外交 台灣新出路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網路外交 台灣新出路

文章喵眼 » 2002-10-28, 08:00

網路外交 台灣新出路<br><br>【記者鍾蓮芳/專題報導】 <br><br>美國總統布希即將與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進行「布江會」;外交部與國內非政府組織聯盟 (NGO )將在同時間,透過「愛與和平全民團結嘉年華」活動,透過網路郵件傳布,向中共表達「愛和平」、「反導彈」訴求。<br><br>外交部積極拓展二軌外交,借重NGO國際活動力,是新政府明確的政策;不過,外交部利用網路,增加我國際發聲管道,則是一種創新作法。<br><br>這次「愛與和平全民團結嘉年華會」是利用布江會,向國際表達我國反對武力處理兩岸問題的立場,希望號召全世界愛好和平人士共同反對中共對台布設四百枚飛彈。<br><br>新興網路科技建構了「地球村」,不僅突破了國與國之間的疆界,也突破了傳統的國際互動模式;此一傳統外交之外的新世界,看似虛擬,穿透力卻無限。<br><br>事實上,今年初,外交替代役男連加恩透過網路,即曾為我國打了一場漂亮的外交戰;他透過網路發起舊衣活動,鼓勵落後的布吉納法索人以塑膠袋換取,不但帶動當地人環保意識,也掀起一場漂亮、寧靜的社會革命。<br><br>外交部從這個例中發現「網路外交」潛力,希望由此打造台灣參與國際的空間。二月底,外交部舉辦了一場「國際網路組織與我國網路外交」演講,邀請專家說明「網路國際現況」。外交部認為,資訊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網路不僅成為全球接軌的重要媒介,也衍生芔國際政治的新場域。<br><br>外交部非政府組織暨國際發展委員會副主委石瑞琦表示,外交部計畫以NGO為窗口,與國際組織對話;目前該部門正積極為國內二千多個NGO組織架設連結國際NGO總會的網路管道。這項龐大的網路工程可望明年初完成,如何繼續開發網路外交空間,石瑞琦說,後續工作還很多。<br><br>在學者專家眼中,對「網路外交」潛力,也抱持相當的期待。政大國際事務學院院長李登科表示,不論從時間、空間來看,科技已經打破了傳統外交疆界和外交事務的程序;國際互動也不再只有政府、企業,民間力量透過網路科技建構的力量,為各國政府所不敢忽視。<br><br>政大外交系副教授姜家雄以網路E世代為例,過去大學生要參加大專青年訪問團,才能出國結交朋友,現在大學生不必出國,就可以利用網路參與「模擬聯合國」、「模擬國際法庭」等國際活動,開拓國際視野、結交國際友人,這些都是外交實力的累積。<br><br>然而,網際網路社會 (簡稱ISOC,Internet society)的影響力有多大?它難道沒有限制?我國與國際網際網路組織主要的對口機構「台灣網路資訊中心 (TWNIC)」執行長陳文生說,並不盡然。他說,網路外交應切割為兩部分:一為網際網路國際組織,一為國際網路社群的互動。<br><br>有關台灣在網際網路國際組織的地位,雖然起步比中國大陸早,受ISOC的肯定,但是,中共透過政治介入,影響力正逐漸擴大。以九月分中共封鎖搜尋引擎 Google 事件為例,在中共封鎖Google 之前,包括新浪網、雅虎等許多搜尋網站都已吃過虧,為了不願失去中國市場,網路搜索引擎最後都自行過濾部分「不被喜歡」的網站,如台灣部分媒體的電子報、法輪功等,在大陸就很難搜尋,或者必須輾轉查詢。<br><br>政府到底應如何看待「網路外交」?學者專家有不同的看法,中央研究院資訊所所長林誠謙、宏碁電腦副總經理吳國維認為,政府愈少干預愈好;陳文生則表示,政府可以適當協助社群的發展,但不能有主導的想法,才能發揮真正的影響力。<br><br>吳國維說,網路外交亦應走「務實外交」路線,以達到實際的技術交流、活動交流、產業交流、觀念交流為目的;一旦認同了自由、開放、透明的網際網路精神,自然會對「現實社會」產生一定的影響。他擔心,任何一方政府的過度介入,一旦引來對立政府的介入,反而會對網路發展造成負面影響,其結果,對任何人都沒有利益。<br><br>林誠謙則相信目前已逐步成熟的國際網際網路組織,會自行走出一個秩序,並不是政府組織能完全控制的。<br><br>陳文生則表示,「網路外交」是非政府組織的一環,許多組織即是透過網路向國際發展,政府在協助訓練網際網路人力資源,以及協助網路組織對國際社會發展網路科技提供貢獻上,都有很大的著力空間。<br><br>陳文生舉例,南韓會成為亞洲「網路新強國」,就是非常積極協助落後國家開發網路科技,使人才源源不絕,並建立起領導地位,並吹起全世界的「韓流」。他擔心,台灣沒有政府奧援、人力資源不足,在中國大陸急起直追下,優勢將很快消失。 <br>【2002/10/25 民生報】<br>
喵眼
 

網路世界 中共打壓仍如影隨形

文章果然沒那麼容易 » 2003-03-28, 08:00

網路世界 中共打壓仍如影隨形<br><br><br>記者鍾蓮芳/專題報導<br><br>網際網路興起十幾年,我國與中國大陸成為ICANN (國際網際網路網域名稱及位址管理組織 )分會的時間相近;不過,隨著中國大陸科技實力及國際活動力提升,兩岸特殊政治角力,在虛擬的網路世界中亦如影隨形。<br><br>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陳文生說,電腦科技從電子計算機進化到電腦後,網際網路的建構使用最早是在美國軍方,後來學術界亦開始使用,整個商業化則要到一九九四、一九九五年。至於國際間有關網際網路的組織,最早是一八六五年成立的ITU(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為建構國際電信網路的組織,接下來則為一九八六年成立的IETF (the 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負責網際網路的標準化制定,以技術交流為主,會員均國家代表。<br><br>其中,ITU成立較早,我電信總局仍是會員,IETF則受到我國不是聯合國一員所致,並非代表。<br><br>至於一九九八年十月才成立的ICANN (Internet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則負責國際網際網路網域名稱及位址管理組織,為一非政府組織,我國與中國大陸成立分會時間相近 。<br><br>不過,儘管網際網路無國界,網路的發展,國際政、經強國腳步相近,國際會議也大多是技術性會議,但是近年來,國際會議場合,中國大陸代表比照「傳統外交」模式,在我國出席代表「身分」大作文章,要求台灣代表「中國一省」與會的情形日益頻繁,網路界人士普遍有發展空間受到「擠壓」的危機意識。<br><br>舉例而言,國際上已取得以「‧tw」「‧cn」等網域名稱區別做為代表性,但是十月底ICANN在上海舉行的年會,地主國即有意翻案,已引起部分網路社群的不滿,展開串連醞釀採取抗議舉動。至於我國要邀請大陸網路界人士來台開國際會議,中方也只同意參加「兩岸」會議,而非「國際」會議,使得開成會的「難度」加高,證明網路世界要擺脫政治干預並不容易。 <br><br>【2002/10/25 民生報】<br>
果然沒那麼容易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16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