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陳楷模的道德勇氣喝采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為陳楷模的道德勇氣喝采

文章健保不是多繳保費才能維持 » 2002-11-07, 08:00

2002.11.04  中國時報 <br>為陳楷模的道德勇氣喝采<br>中時社論<br><br><br> 不是醫界大老陳楷模主動揭發弊端,不是立委向外公布健保局如何在消化預算,我們對現行健保爭議的關注,可能還停留在怎麼填補年年攀高的健保黑洞上。現在健保費率與自付額已經雙雙上漲,勞工團體的抗爭宛如蚊子叮牛角,如果加重民眾負擔的結果,是讓全民看到健保的資源怎麼被浪費,那麼未來更大的危機恐怕是,健保的正當性正在一步步被削弱。 <br><br> 我們不是危言聳聽,任何腦筋清楚的財務分析師,看到目前健保的經營模式,恐怕都會大搖其頭,也都會預測其一定期間內還會再走到瀕臨破產的邊緣。試想,一個類似社會主義的醫療看診制度,配合大小醫院資本主義式的衝業績經營,再加上藥廠天羅地網式的公關與行銷,以及病人不打針不吃藥就「不算看病」的特殊看病文化,健保預算就算有金山、銀山也會被吃光。如今再加上健保局帶頭浪費,浮濫的公關也就罷了,每年還編列豐厚的員工績效獎金,不當別的,就算當個最單純的事業體來看,怎麼會不倒閉?這幾年用費率雙漲的手段勉強撐過去了,但下回呢?看到醫界這樣的吃健保,再看到健保局這樣的吃預算,下回健保財務再吃緊的時候,還能拿什麼理由來說服民眾必須再漲價?更多的公關預算嗎? <br><br> <br> 陳楷模的憤怒不是偶然的,做為杏林界的前輩,他對台灣優良的醫學文化傳承自有一份使命感,問題是這種醫學文化刻正受到健保制無所不在的侵蝕。學院的志願分科因為健保而重組、院所的經營因健保而以業績競爭蓋過醫療成就、醫生的醫德也因濫用儀器、濫開用藥等行為而逐漸淪落,試問當醫學教育、醫院經營乃至個別醫生的醫療行為等都因現行健保制而扭曲的時候,整體的醫學與醫療文化又怎麼不會下降呢?陳楷模自己是資深醫生出身,身兼教學與醫療實務多年,目前又身居大醫院的院長,他自己親口的批判與外界評議的效應自然完全不同,試想如果連置身醫界多年的陳楷模都看不下去,當前醫療資源被濫用與浪費的情形豈只是普通的嚴重? <br><br> 誠然,健保資源的浪費非始於今日,財務出現吃緊更是幾年前就出現徵兆,若干制度調整也已經在施行,如嚴格的醫療審核、提高部分負擔、合理門診量的實施等,特別是自去年七月起更實施總額預算支付制度等,都是針對改善健保財務的制度而來。而從陳楷模院長的批評看來,這些制度的調整顯然收效並不大,陳楷模日前會在衛生署的記者會中大暴內幕,正是衝著醫療審核仍不能約束部分醫院的浪費而來,我們固然支持健保局強化費用審查的機制,但也擔心可能只是提升醫療院所浮報的技術而已。至於總額預算支付制度,雖然表面上壓住了健保財務成長的上限,但它的負面效應已經逐漸顯現,例如迫使性質與使命不同的醫療院所爭食同一塊大餅,結果就如同陳楷模所謂「造成醫院間彼此競爭業績,多拚業績就多贏。」而為了賺總額,部分醫院已經開始以少回診、少檢驗、快出院來降低醫療品質,造成不合理緊縮成本,或成本轉嫁給病患的情事。結果就是,民眾的負擔加重了,健保局的帳面立即的虧損危機延後了,但醫療院所的競爭卻加劇了,醫療品質也不升反降了。 <br><br> 沒有人會否認,全民健保的實施,讓不少重大傷病的病患,以及無數中低收入戶受惠,它當初的立意絕對是良善的。問題的關鍵正如同近日我們討論教育改革、農會信用部整頓的課題一樣,如果徒有良善的立意,卻在制度配套上不做周詳的評估,結果是良善的目標尚未見到,負面的後果已經接踵而至。深入了解健保的人士應該都清楚,健保的問題豈止浪費一端?從學院醫療教育的衝擊、醫療倫理的淪喪、醫病關係的惡化、醫療院所經營競爭的白熱化、藥價黑洞的深化、到最後整體醫療品質的下降等等,難道是當初熱心推動全民健保者所樂見的結局?但也正如同教改一樣,健保的實施已經是不歸路,怎麼正面面對健保種種弊病,進行健保體制的再造,恐怕是政府相關主管、醫療院所、醫生團體、醫改團體與消費者等必須共同合作面對的課題了。 <br><br> 我們為陳楷模院長的道德勇氣喝采,也盼望這種聲音不僅是孤鳥獨唱,畢竟沒有人樂見健保有一天真的破產,也不樂見台灣一向自傲的醫療文化逐漸衰落,要改革,就先從杜絕浪費做起吧!<br><br>
健保不是多繳保費才能維持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5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