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起彩虹旗》書評:是墓誌銘 還是新路標?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揚起彩虹旗》書評:是墓誌銘 還是新路標?

文章胡淑雯 » 2002-11-11, 08:00

書評:是墓誌銘 還是新路標?<br>書名:《揚起彩虹旗》<br>評論人:胡淑雯(婦女新知的董事,以前【騷動】雜誌的主編)<br><br><br>「酷兒」改行了,不搞社會抗議,跑去賣果汁。電視廣告中,它化身一隻卡通偶,束緊喉嚨<br>可愛兮兮地發出一聲Qoo(酷-----)。是的,酷兒登記在可口可樂名下,成為跨國企業的專<br>利,貌似未成年的小動物,以甜水為食,看起來沒有性慾。<br><br>酷兒,這個譯自queer的外來語,終究沒能放肆其桀驁不馴的怪胎本色,顛擾異性戀霸權。它<br>浮動不定、太帥又太年輕,被狡黠世故的資本拐上手,成為商品模特兒。然則同性戀呢?它<br>太舊、太髒、太情慾,於是運動者換上「同志」這件嶄新乾淨的袍子,朝向組織與運動、認<br>同與書寫。<br><br>嚴格說來,不是同志拋棄了同性戀,是社會離間了同志與同性戀,它一面學習容忍同志,一<br>面操作同性戀汙名。於是同志與同性戀彷彿成為兩類人,前者進佔報紙文化版,創造自己的<br>名流,後者恍若鬼魅與罪犯,被公權力逮進社會版的玻璃屋內,展演奇觀,接受窺看。同志<br>名流,同性戀下流。同志演講、寫作、搞運動、拍電影,同性戀性騷擾、情殺、在三溫暖交<br>換體液。<br><br>歷史推著同志向前走,走向陽光、健康、品味與影響力。同性戀被留置在酒吧、沙灘、樹叢<br>與公廁,一臉括不掉的歷史汙垢,像一塊擋泥板。<br><br>對這本書的評論,很難不成為對同志運動的評論。以文化現身為主軸的同志運動,十年有成<br>,這本書既是見證,也是另一次集體現身,談的是運動經驗,兼有點將錄的味道。<br><br>十年有成,自然也有其限。彩虹國度裡進行著個人式的經驗拼貼,得出一幅牧歌式的和諧圖<br>像,親愛精誠,沒有吵架與辯論,因而沒有對話。或許是為了保護社群的尊嚴,字裡行間乾<br>乾淨淨,省略了內在矛盾及其它-其它塞不進身份(認同)政治框框的異形變種,闢如雙性<br>戀、變性人,以及書序中提到的老年、勞工與鄉村同志。<br><br>強勢族群以消音、滅跡,以緘默遂行殲滅的目的,同志發聲、現身,以記憶對抗遺忘。於是<br>我們讀到這本情急的記憶之書,把大事小事都算作運動,寫入大事紀,包括一篇小說或一場<br>球賽。凡事皆可謂現身,凡現身皆有意義,「運動」變成一個渙散的社群概念,指涉圈子裡<br>發生的任何事情。這解釋了為什麼,這樣一部帶有正史意識的集體書寫,竟碰撞不出路線的<br>辯論。<br><br>這本書以過去租賃未來,預約同志運動的下一個十年,自述為「不可不看的備忘錄」。不可<br>不看,因為經驗不容遺忘。然而在那微笑發熱的書寫之外,不可忽略的現實是:出版社「開<br>心陽光」倒了,「土狗」停刊,「熱愛」失去讀者的熱愛,而祖師姐姐「我們之間」正準備<br>解散,「女朋友」即將退出江湖。<br><br>這部紀念碑一般的彩虹誌,究竟是墓誌銘,還是新世界的路標?不該是墓誌銘的。<br><br>晶晶書庫才剛擴張,同志諮詢熱線正在壯大,同玩節好不容易闖進信義商圈。或許接通新世<br>界的,正是這一條死亡幽谷,沿途鋪設著一道道通關謎題:是拆解了秘櫃,或只是加大了秘<br>櫃的尺寸?何以主管一堆,手下沒兵?組織怎麼經營?-未來就藏在這本書裡,在那些呼之<br>欲出卻壓抑克制的、運動者艱難的自問裡面。
胡淑雯
 

回應胡淑雯

文章喀飛 » 2003-05-01, 08:00

回應胡淑雯<br><br>喀飛(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義工)<br>2002/10/30<br>有時候不發脾氣,問題還真的沒機會被攤在陽光下討論;但是,發了脾氣,也不能保證就<br>真的討論了問題。這篇評論(與其說是評論,不如說更像是牢騷)的脾氣是發了,但不知道是<br><br>對誰發!<br><br>「主管一堆,手下沒兵」、「省略了內在矛盾及其它-其它塞不進身份(認同)政治框框的<br><br>異形變種」、「沒有吵架與辯論,因而沒有對話」……意有所指,好像指控很多,罪名似乎<br><br>也不小,可是看不出想要深刻討論什麼明確的問題。<br><br>是要檢討運動者的文本創作能力不佳、不足以對運動現場做出像SNG車一般的現場重建?還<br>是藉著「墓誌銘」的定位,來診斷書寫者的運動脈搏是否跳動、宣判運動者生命已然歸天?<br><br>或是站在政治正確的指導位置,為更弱勢的性少數代言,控訴同志運動者做得不夠?<br><br>要看路線之爭嗎?到運動現場,到社團內部,有的是活生生的辯論與拉扯。書中撰文的運動<br><br>參與者,並不缺乏面紅耳赤、爭論不休的運動經驗,為什麼不在書寫中把衝突檯面化?過去<br><br>這十年參與過台灣同運的人心知肚明,在這本書裡面,沒有被呈現的,豈只是路線之爭、理<br><br>念之爭的衝突?<br><br>有幾個出版社,有幾個文化場域給了同志運動露臉的機會?主編莊慧秋起個頭,心靈工坊出<br><br>版社給了這個舞台,同志運動參與者總結十年交雜的各色經驗與各種心情,想推上場的歷史<br><br>戲碼太多,這些工作者的先後順序考量,難道不是運動現實的真實呈現?<br><br>對新聞人來說,衝突事件是絕佳的新聞素材;對文本分析的評論人來說,少了路線之爭的具<br><br>象描繪就「碰撞不出路線的辯論」,「親愛精誠,沒有吵架與辯論吵架或評論」就沒有「對<br><br>話」。這些缺憾的陳述,指涉了此文本(及其創作者)在運動道德上的不及格。可是,對這群<br><br>不是純粹的文化工作者(或媒體人)來說,哪裡是為了評論者的文本評判標準而書寫?把沉澱<br><br>數載歲月的過程濃縮為短短的一、二千字,書寫者為的是—給仍在運動現場搏鬥的工作者取<br><br>暖,給可能繼續投入的工作者更前面一點的接棒位置,如此罷了。<br><br>第一本樣貌多元的個人同志運動經驗報告書,被批判為過度乾淨;那在主流媒體安靜優雅的<br><br>文化場域中進行曖昧不明、想要說又不敢說清楚的批評,豈不是更有維持乾淨優雅身段的運<br><br>動潔癖?<br><br>脾氣是發了,卻沒能把該嚴肅討論的問題清楚進行討論,倒是讓看的人也免不了要發點脾氣<br><br>!
喀飛
 

回應胡淑雯

文章GShock » 2003-05-21, 08:00

好大一頂帽子!喀飛先生,以辦喜事、嘉年華的心情出版回顧性質的文集自然無所謂對錯是<br>非;但胡女士除了「文化工作者」的身份之外,不也是一位尋常讀者?顧客上麵攤吃麵都可<br>以向老闆投訴品質味道了,讀者覺得書不好看,難道作者不能反求諸己,當作這番評論是「<br>求全之毀」,以論者為諍友,探索改進的空間?設若對同志所從事的一切活動,旁觀者皆應<br>由政治正確的立場出發,無論質量,概予迴護,那運動還有何前途?
GShock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