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在台灣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人民之友

國家在台灣

文章 人民之友 »

本土政權擁護者的憂鬱<br><br>⊙謝福林<br><br> 做為一個「本土政權」的擁護者,長年來我的心情一直是沈重而抑鬱的。選前,心情跟著<br>「本土派候選人」的戰況七上八下;選後,如果支持的人落選了,當然要鬱卒一陣子,如果<br>當選了,也不敢太高興,因為下一屆馬上到來。 <br><br> 說起來的確有點悲哀,民主政治在歐美等國是那麼的輕鬆,阿貓不行阿狗上,選民根本不<br>必有那麼多的心理壓力和負擔;但在台灣,我們就是沒辦法這麼逍遙自在,因為我們心中有<br>一個「台灣才是我們真正的國家,任何傾斜、依附都不容許」的信念。 <br><br> 今天,本土政權才開始萌芽,就有許多青面獠牙的,一天到晚在旁邊張牙舞爪,恨不得它<br>夭折。本來,北高市長選舉跟我這個台中人也沒什麼瓜葛,但我就是擔憂「綠色」太難看。<br>果不其然,就因為執政黨一時拿不出亮麗成績來,讓泛藍有了手舞足蹈的機會。當然,我的<br>擔憂又開始了,萬一,剩下的這一年多,執政黨又出了什麼差錯;或者,施政成績仍然不能<br>令人滿意;甚至,中國暗中搞鬼…。如果,二○○四年執政權被泛藍拿走,那麼二○○八年<br>要扳回將難上加難,本土政權的興起只是曇花一現,台灣將走向何方,令人憂心不已。 <br><br> 有時難免會阿Q地想:管他的,誰當不都一樣,我還是我呀!但是,當選戰的鼓聲再度響<br>起時,我那憂鬱之情又自然地出現在臉上! (作者為高中退休教師,謝福林是筆名)<br>原載自由時報2002/12/15

圓圓

Re: 國家在台灣

文章 圓圓 »

簡體旅遊導覽 回收<br><br><br>記者林文義/桃園報導<br><br>由於受到指責,桃園縣政府最近致函各縣市政府,全面回收去年底印發的大陸簡體字版桃園縣觀光旅遊導覽摺頁。<br><br>桃園縣政府交通局人員指出,去年底中央研議全面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縣府為發展縣內觀光事業,印製桃園縣觀光旅遊導覽,除了大陸簡體字之外,還有日文、英文、繁體中文三種版本,每一種版本五萬本。由於是首次印製大陸簡體字印刷品,縣府在校對時還花了不少工夫。<br><br>觀光旅遊導覽摺頁印製後,縣府全面寄發到各縣市政府及縣內火車站、高速公路中壢休息站供民眾取閱。剛開始,民眾反映不錯,甚至有台南、高雄地區的榮民打電話表示要帶些導覽摺頁到大陸去,讓大陸親友來台觀光時參考,縣府認為有助於提振縣內觀光事業,都很快就寄出。<br><br>交通局人員說,最近該局又接到民眾電話,責問縣府為何印製發行大陸簡體字出版品?是否為匪宣傳及推廣大陸簡體字。由於扯上政治意識形態問題,交通部最近再度發公文給各縣市,要求全面收起架上的簡體字觀光導覽。<br><br>交通局長游建華表示,其實大陸簡體字已無關政治意識形態,目前在網路上到處也可以看到大陸簡體字,從來就沒有人提出質疑,縣府當初把簡體字觀光導覽寄發到各縣市,原本是希望各縣市把這些導覽發給來台觀光的大陸人士,並不是供一般民眾索取,一般民眾應該無此需求,可能是各縣市執行方式出現落差,本地人也取閱,才招致民眾誤解。<br><br>游建華並說,目前開發第二、三類大陸人士來台觀光,入境人數並不多,而且二、三類大陸人士英語程度較佳,使用英文導覽應該沒有問題,第一類大陸人士才真正需要簡體字導覽,待政策放寬後,縣府將再全面發放。<br><br>桃園縣政府對全面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相當期待,縣府估算過,如果每天一千名大陸人士入境,並且能在桃園縣停留一天,桃園縣一年就有二十七億元的觀光收入,縣府並已成立桃園縣觀光產業推動委員,設法吸引大陸人士最少在桃園縣停留一天。 <br><br>【2002/12/17 聯合報】<br><br>

圓圓

Re: 國家在台灣

文章 圓圓 »

簡體旅遊導覽 回收<br><br><br>記者林文義/桃園報導<br><br>由於受到指責,桃園縣政府最近致函各縣市政府,全面回收去年底印發的大陸簡體字版桃園縣觀光旅遊導覽摺頁。<br><br>桃園縣政府交通局人員指出,去年底中央研議全面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縣府為發展縣內觀光事業,印製桃園縣觀光旅遊導覽,除了大陸簡體字之外,還有日文、英文、繁體中文三種版本,每一種版本五萬本。由於是首次印製大陸簡體字印刷品,縣府在校對時還花了不少工夫。<br><br>觀光旅遊導覽摺頁印製後,縣府全面寄發到各縣市政府及縣內火車站、高速公路中壢休息站供民眾取閱。剛開始,民眾反映不錯,甚至有台南、高雄地區的榮民打電話表示要帶些導覽摺頁到大陸去,讓大陸親友來台觀光時參考,縣府認為有助於提振縣內觀光事業,都很快就寄出。<br><br>交通局人員說,最近該局又接到民眾電話,責問縣府為何印製發行大陸簡體字出版品?是否為匪宣傳及推廣大陸簡體字。由於扯上政治意識形態問題,交通部最近再度發公文給各縣市,要求全面收起架上的簡體字觀光導覽。<br><br>交通局長游建華表示,其實大陸簡體字已無關政治意識形態,目前在網路上到處也可以看到大陸簡體字,從來就沒有人提出質疑,縣府當初把簡體字觀光導覽寄發到各縣市,原本是希望各縣市把這些導覽發給來台觀光的大陸人士,並不是供一般民眾索取,一般民眾應該無此需求,可能是各縣市執行方式出現落差,本地人也取閱,才招致民眾誤解。<br><br>游建華並說,目前開發第二、三類大陸人士來台觀光,入境人數並不多,而且二、三類大陸人士英語程度較佳,使用英文導覽應該沒有問題,第一類大陸人士才真正需要簡體字導覽,待政策放寬後,縣府將再全面發放。<br><br>桃園縣政府對全面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相當期待,縣府估算過,如果每天一千名大陸人士入境,並且能在桃園縣停留一天,桃園縣一年就有二十七億元的觀光收入,縣府並已成立桃園縣觀光產業推動委員,設法吸引大陸人士最少在桃園縣停留一天。 <br><br>【2002/12/17 聯合報】<br><br>

公務員

選舉代價 撕裂社區感情

文章 公務員 »

2002.12.23  中國時報 <br>選舉代價 撕裂社區感情<br>楊家誠/台北市(公務員)<br><br> 北高市長暨市議員選舉落幕後,街頭恢復了往常的平靜。然數日後,我卻體會到了這平靜中的一點不平靜。 <br><br> 某天早上我正帶著未滿周歲的女兒在早餐店用餐,適值某位參選市長的落選人路過謝票。在民主社會中,每個參選的候選人,我都會對他們落實民主政治的勇氣,給予掌聲。一如往昔,我揮手示意鼓勵,突然間全部的客人,包括熟識的早餐店老闆娘都用詫異的眼光看我,好像我與他們異類;我才驚覺,可能又是選舉惹的禍。因為我住的社區是老舊眷村改建,附近居民的政治立場與該名落選人明顯不同。為及時化解尷尬情況,老闆出聲問:「你的票投給他?」我回答:「票投給誰並不重要,對落選人的肯定,應該也是民主社會的良好示範,就算不同政黨,選舉後大家更要回歸和諧吧!」但早餐店一陣沉默,之後再去吃早餐,察覺老闆娘對我的態度不像從前熱絡。唉!選舉破壞原本活絡的朋友關係。 <br> <br> 轉眼台北市里長選舉又到了,在居住的鄰里共有四名候選人參選;這次我學聰明了,公開場合都不表態,若遇登門來訪的參選人咸表支持,統統不得罪。我想多年來台灣的民主政治選舉,應該是造成民眾對政治冷漠及疏離的重要原因,從大選區的市長到渠呎之遙的里長選舉,都一再的撕裂鄰里間的情感及社區意識,這難道就是民主過程的代價?還是我們大家缺乏民主的素養?<br>

論述的反噬

阿扁莫非想搶當台灣特首?

文章 論述的反噬 »

阿扁莫非想搶當台灣特首? <br><br>◎顏敏雄 <br><br>y自由時報20030127 政府已「原則同意」八吋晶圓廠登 陸申請案。從「台灣優先」的觀點來看,阿扁莫非想搶當台灣特首?台北市長選舉期間,他替李應元站台時大批馬英九「香港腳走香港路」;結果馬英九大勝,他乾脆迎頭趕上,用「中國腳走中國路」。最近以來,府院盡全力在「拚經濟,拚改革」,還撥出兩百億元要救失業,口喊「投資台灣優先」、「三通不是台灣經濟的萬靈丹」。可是看到要貿然開放經政府扶植長大的產業,政府還占有五分之一股權,現在還是台灣科技產業的寶貴資源,是國內指標性的旗艦企業,一旦外移,當然會帶動相關產業全部外移,就像肉粽頭一提,不是一顆而 已,其結果是幾千億元的商機丟了,台灣產值急速下降,當然工人也要失業。台積電保證不會裁員,好像沒有員工會失業,但是他要派六百多名員工到中國新廠,這不是高科技人才的流失嗎?如果那些人才不想到中國,不就要失業了嗎? <br><br> 阿扁是不是想到二○○四年總統大 選,沒有出奇招不能以制勝,才玩弄兩手策略,一方面說一些台灣人聽了高興的談話,實際上卻做出向中國傾斜的動作。他說三通不是萬靈丹,但是現在不是有直航了嗎?直航代表的不就是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了嗎?這與阿扁所說: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互相矛盾。正當大家都認為內閣已沒有能力提升政府戰鬥力時,也紛紛猜測閣揆與經濟部門須換人重新出發時,阿扁公開否定內閣要改組。然後就有經濟部通過台積電八吋晶圓廠外移中國,這不是早有預設立場嗎?不然其審核速度之快,超乎一般人的想像!雖因反彈激烈,才說未定案, 到時候如果再虛晃一招,來個「假規範,真放行」,不是挽回不及了嗎? <br><br> 早年傳統產業曾經帶動台灣經濟起 飛,因為台灣工資提高等因素,不得不外移中國,如今正為中國創造先前的台灣奇蹟。十數年來,帶動台灣另一波經濟成長的電子資訊產業,多項產品也曾創下世界第一的輝煌紀錄。晶圓代工是其中翹楚,如今雖因美國與世界景氣不佳,沒有原先的風光,但是美國的景氣會長期低迷嗎?如果復甦,訂單又來,到時候不就無需外移了嗎?何必冒這個險呢?現在政府有關人員在台積電的保證下就放行,到時候任何情況都可能發生,真的裁減人員,影響國內勞工權益時,政府對失業勞工又能做何交代,能像外國給予長期的失業救濟金嗎?政府還沒 有這個能耐吧?既然不行,何必為討好少數商人,使得台灣半導體業集體死亡。 <br><br> 扁政府要「拚經濟」,經濟首長是醫生,如能對症下藥,有可能藥到病除,但是如果是「經濟蒙古大夫」,用錯政策,走錯方向,不但無法挽救經濟,反而斷送台灣命脈。現在台灣經濟已得了貧血症,理應補血,以固本培元,想不到「大夫」開的是讓資金、技術、產業外移的「放血藥方」,這不是沒有對症下藥嗎?病人服了不一命嗚呼才怪!這種「大夫」沒「吊銷執照」,立即下台謝罪,表示阿扁故意用林信義,林義夫之流要搞垮經濟,也就是搞垮台灣。難道阿扁真的在爭台灣特首嗎?(作者顏敏雄╱台灣教師聯盟盟員) <br>

左單努

種族隔離在台灣

文章 左單努 »

聯合筆記》種族隔離在台灣<br><br><br>蔡惠萍<br><br>終於,在台外籍新娘人數──不包括大陸籍──已堂堂突破九萬人。若以每年一萬七千人的<br>增幅估算,再過四年,外籍「台灣媳婦」就可發展至相當於十五萬人口的縣轄市規模,足以<br>選出她們自己的市長與市民代表。行政院總算看見這批新興族群在台落地生根、開枝散葉的<br>事實,決定從明年起將外籍新娘福利納入預算,照顧她們的基本權益與生活。起步雖晚,但<br>仍值得稱許。<br><br>就在不久前,桃園市公所醞釀了一項決策。由於市內眾多外勞每到假日經常搭乘免費公車逛<br>街,看免錢的市民電影,引起當地民意代表的不滿。為此,市長打算祭出市民卡,無論搭公<br>車或看電影,都要憑卡才行,「非我族類」就別想享受「白吃的午餐」。<br><br>這個故事聽起來有點「似曾相識」,沒錯,讓人不由得聯想起當年上海租界黃浦公園門口那<br>塊曾經刺痛無數華人的心的牌子:「華人和狗,不准入內」。沒想到一百年後,類似的排外<br>舉動出現在台灣;只不過,這回「受害者」變成「加害人」。<br><br>外籍新娘與在台人數超過卅一萬的外勞,多數來自具有悠久歷史的東南亞國家。他們有的在<br>台生兒育女,某一程度上扮演穩定社會的力量;有的則是付出勞力與血汗,在異鄉憑著雙手<br>討生活。這些與台灣這塊土地在自願或環境所迫下產生密切聯結的外來族群,往往被視為「<br>生產工具」,很少人關切他們在台的權益酖酖包括文化權與人權,更遑論願意敞開胸懷去認<br>識他們的國家、接納他們的文化。<br><br>如果有人要訂出自以為是的排外條款,硬生生地將這些「外來者」隔離,完全無視於他們長<br>年在台灣生活、打拚的事實;這樣的目光和心胸,談什麼國際化與人道關懷?<br><br>或許是因為外勞沒有選票,所以他們永遠是政治人物看不見的模糊臉孔。而台灣人過去五十<br>年在當局有意識的封鎖下,逐漸形成「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外面世界與國際情勢的島<br>國性格。看看那個愚昧而自大的排外政策,台灣要走向公民國家,道路還遠得很。 <br><br>【2003/03/03 聯合報】

為什麼我不投票

Re: 國家在台灣

文章 為什麼我不投票 »

高雄人,何必選邊。<br>呂嘉鴻 (輔大新聞系)原載於南方電子報<br><br><br>看到一些朋友非常關心高雄的選舉,也有朋友言之鑿鑿的希望我們<br>這些學子們趕緊回鄉投票,我的一個在法國唸了個政治學博士的老師<br>也非常好<br>奇,我跟一些不回去投票的同學在想什麼?<br><br>以上觀點,顯示出我們這些不回家的人好像就變成所謂政治冷感不知<br>情勢改革<br>的虛無世代。然而,我的想法倒是很簡單,也用一段故事來說明。二<br>次世界大<br>戰,英國政府號招全民共同加入抗戰,尤其呼籲女性,這時候,女性<br>主義作家<br>吳爾芙卻反擊說道-<br><br>身為一個女人,我沒有國家,我的國家就是全世界當一個<br>國家沒有給我身為一個女人該有的權利,我不必加入他的戰場。<br><br> 而身為一個剛有投票權的小市民,當一個選舉充斥著各式無關自身<br>福祉的偽命<br>題的此刻,我們又何必選邊站。反正最後受益的都不會是你我,也不<br>會是吳爾芙<br>說的女人,以及我加上的勞工,農漁民或其他畸零邊緣族群。這些年<br>來,因緣際<br>會與一些高市社福團體聊過天,社福經費的短缺及被忽略,老實說,<br>是多數心<br>聲。<br><br> 當報紙天天把乏味的政爭當作頭版處理,當女政治明星,邀請社運<br>領袖,一邊<br>於電視節目上播放各候選人的競選短片嗡嗡巨響的轟炸我們的視聽,<br>一邊又正義<br>感十足的說著-這點我要聽外資跟企業的想法,因為他們最了解台灣<br>的處境的這<br>個時候,關掉電視,星期六好好睡一場覺,打一場好球,看一本好書<br>或在家中利<br>用假日把垃圾分一分類,反而更有意義。<br><br>不去投票,反而正是投下你最寶貴的一票。<br>

新聞

頭一遭 6名大陸新娘因賭博被遣返

文章 新聞 »

頭一遭 6名大陸新娘因賭博被遣返 <br>2004-08-10 11:37/張家齊王華麟 <br><br>北市警萬華分局在6日破獲職業賭場後,裡頭的13名大陸新娘,由於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br>依法要強制遣返大陸。<br><br>這台灣史上第一樁因為賭博遣返大陸女子的案例。上午有6名大陸新娘,因為機票備妥,由警<br>方直接送往機場,家屬看了在警局門口當場痛哭。從警局走出來,6位大陸籍女子怎麼也沒想<br>到,合法嫁來台灣,卻因為賭博遭到遣返,台灣丈夫和姊妹淘們,看得是柔腸寸斷。<br><br>老先生80多歲,他的大陸老婆明天移送,他泛紅著眼訴說寂寞,但觸法辦人,沒得講,同樣<br>來自寧波的姊妹們,氣得邊哭邊罵。<br><br>法律規定,大陸來台人士如果觸犯像是賭博罪的社違法,就直接強制出境,13位大陸老同鄉<br>聚在台灣打牌,讓娶妻的台灣郎,著實不好受。<br><br>上車直接送機場,依法要管制1年以上,才能再申請來台,這揮揮手和眼淚,確實是兩岸關係<br>的痛。 <br><br>新聞來源:TVBS

愛台灣的孩子

Re: 國家在台灣

文章 愛台灣的孩子 »

愛台灣的孩子 <br><br>⊙陳昭姿 2004/04/08<br><br> 前幾天,九歲的兒子問爸爸,如果他有一顆長生不老藥,他會給誰吃?爸爸回答他,一個人長生不老沒意思,所以他自己吃半顆,另外半顆給媽媽吃。問過了以後,兒子竟然接著告訴我們,如果他有兩顆長生不老藥,第一顆要給兩個總統吃,第二顆給爸爸媽媽吃!我們很清楚,他心目中的兩個總統指的是李登輝先生與陳水扁總統。聽完兒子的話,我禁不住緊緊的擁抱著他! <br><br> 兒子沒問我是有道理的,因為他早已經知道,媽媽盼望李前總統長長久久健康平安,而且還公開許願,希望捐獻一年壽命給他。我猜想,他因此推論,如果我有一顆長生不老藥,必定會直接送給登輝先生,所以就沒有問我。另外,他也知道,媽媽最愛登輝先生與阿扁總統,所以他的第一顆長生不老藥先送給兩位總統,一定是符合媽媽心願的;而他也深愛爸爸媽媽,所以第二顆長生不老藥不是留給自己,卻是送給爸爸媽媽吃。 <br><br> 從兒子能夠理解大人的話那一天開始,我們就經常告訴他,爸爸媽媽是台灣人,他也是台灣人。兒子從小就知道台灣的模樣,也能很快地在世界地圖中找到台灣。台灣的選舉不斷,政治新聞豐富,兒子常常指著電視上的政治人物問那是誰,隨後又接著一句:他是台灣人嗎?遇到中國人出現時,如果遙控器不在手上,他還會雙手幫我把螢幕遮住。從我們的言談中,小小年紀的他已經知道,台灣這塊土地上住著兩國人,而他親愛的爸爸媽媽選擇當台灣人。他也明白,如果想要跟爸爸媽媽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將來最好不要娶中國人作老婆。 <br><br> 於是我清楚地看見,愛台灣,其實是可以教育的,透過行為,藉由身教。如果,我們真的改變不了許多早年深受大中國教育污染的成年人,我們至少可以嘗試努力教育下一代。如此一來,台灣就有機會永久存活,台灣就有希望萬年植根。 <br><br> 我曾經在成長過程錯認了我的國家,我在就讀大學以前,曾經錯愛了學校教育導引我的大中國;自始至終的全校模範生抬頭,甚至曾經讓我對父母親的台灣意識有所抗拒。我不會讓我的孩子重蹈覆轍,我的孩子將沒有國家認同問題,他知道他今生應當效忠的國家是台灣。這份堅定,希望可以幫助他做一個堂堂正正,有情有義,不取巧不貪利的台灣人!(作者陳昭姿╱北社社員,和信醫院藥劑科主任)<br>

自由時報(同上篇)

Re: 國家在台灣

文章 自由時報(同上篇) »

我看中國人的民族性格  <br><br>⊙曹純 2002/04/08 自由時報<br><br> 拜讀廖宜恩大作「台灣人的情義 vs.中國人的冷血」(自由廣場,四月二日),感觸良深。 <br><br> 中國人與台灣人幾百年來,經由歷史上和地理上的分道揚鑣,所各自發展出來的民族性格已經大不相同。台灣人土直、憨厚,甚至被賣了還不知道。中國人呢? <br><br> 廖宜恩說中國人冷血,其實豈只冷血而已,根本就是嗜血。二十世紀四大殺人魔王︱史達林、毛澤東、希特勒、蔣介石,中國人就佔了兩個,此可作為明證。 二二八事件台灣到底死多少人?國外報導均說三萬人,有人卻硬說「只」死八百人,此與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中國發言人袁木說「只死十一個人」心態完全一樣。就算死一個人,也不該使用「只」這個字,然而,在嗜血的中國人眼中,人命根本不值錢,血流成河算什麼。 <br><br> 中國政府也是野蠻的。日本人接收台灣四十二年後,即西元一九三七年因蘆溝橋事件對中國宣戰,才開始禁止使用漢語;反觀中國卻在攫取台灣之後不久即禁止本地人講母語,相較之下,孰優孰劣?立判可知。 <br><br> 在電視上,大家都見識過中國官員朱鎔基、遲浩田、唐家璇等人發狠的嘴臉和粗魯的言論,那一套誇張的威嚇聲勢越發顯得老是自詡為文明古國的中國人,五千年來只活在自家的醬缸裡,從來不思長進,也無視於國際社會的禮儀規範。 <br><br> 在大學校園裡,除了廖宜恩所揭舉的中國高級知識份子殺害教授、同學等殘忍暴行外,他們的虛偽行徑更常被當作笑話。茲舉一例:柏克萊加大的中國留學生在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軍誤炸後,曾發起抗議行動,主題是拒用美國貨。他們將用舊了的耐吉等美國牌的球鞋集中一處丟棄,白天作過秀後,晚上再摸黑撿回。 <br><br> 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後,中國人樂不可支,不但在紐約雙子星大樓現場拍手叫好,網站裡更是充滿「活該」「罪有應得」「咎由自取」「登哥(賓拉登的暱稱)替王偉(在海南島附近失事的中國偵察機飛行員)復仇了」等幸災樂禍的惡毒文字。中國人一邊仇美,一邊又在秀水街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前大排長龍,巴望等著移民,言行乖戾心口不一者,莫此為甚。 <br><br> 去年九月下旬以後,美國大型機場都派有國民兵巡邏,這是為了維護飛行安全,預防恐怖攻擊事件再度發生的正常措施,可是看在中國人眼中可就有得批評了。我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就親耳聽見中國人冷笑說:「哼,美國也是警察國家,還敢說我們呢?」 <br><br> 這就是中國民族性格的特色之一:好批評、而且聲量故意放大到讓周圍的人都聽見,這周圍的人當然是指他們想要統戰的對象。我在國外旅行時耳邊就經常飄來這類尖酸刻薄的話語:「台北來的,還不是講我們的國語?」「香港人什麼東西嘛,都回歸了,還硬要說廣東話。」「插隊過去沒關係,台灣女孩子好欺負。」「我幹嘛要小聲一點?台胞敢怎麼樣?還不都是中國人?」 <br><br> 記得前年六月間我去法國旅行時,在凡爾賽宮正面廣場上,看到幾個中國男人穿著西裝、捲起褲管、叉開雙腿、坐在銅製雕像腳下抽煙,其中一個憤憤不平地說道:「哼,西方文化哪有我們強?我看這個什麼宮比咱們那故宮可差遠了。」其餘同夥的也忙不迭地跟著附和。 <br><br> 中國人由於自卑心嚴重,因之變得特別驕傲,什麼都要跟人比個高下,連文化、建築、風景這種本質上富含多元性與相異性的東西,他們都不放過。去年我們全家去黃石公園遊覽,回程行經西部開拓路徑時,在喀斯坡(Casper)附近導遊讓我們下車參觀一塊巨石︱「獨立石」。當我在小亭子裡閱讀照片、日記、圖解,正為美國先民的拓荒奮鬥史感動不已時,忽聽到同車的幾個中國人又大放厥詞說:「咳,真他媽的王八蛋,坐了兩小時的車就為看這塊鬼石頭,要看石頭,咱們大陸多得是。」 <br><br> 粗暴無禮、自私好鬥、卑鄙愚昧、虛偽誇張,這些中國人普遍具有的民族性格其實早有魯迅、鍾理和、吳濁流、柏楊等作家替我們解析過了。至於骯髒,只要提到廁所,大家就都明白了。(作者曹純╱北社社員)<br>

林晓丽

頭一遭 6名大陸新娘因賭博被遣返

文章 林晓丽 »

台湾政府欺负大陆新娘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