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的集體歇斯底里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英語的集體歇斯底里

文章架子電動大樂隊 » 2003-02-11, 08:00

聯合筆記》英語的集體歇斯底里<br><br>張錦弘<br><br>教育部因應國中學測,公布一千個基本英語字彙,反而治絲益棼,引發民眾更大的疑議;有人認為太過簡單,有人認為不足以應用。<br><br>撇開考試不談,要提升學生英語能力,基本字彙多寡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引起學生興趣,用最正確的方法學英語,讓他們樂於學習。學英語,不在於學得早或學得多,而在於要學得有趣,學而能用。漫長一生,起步就算晚一點,一樣可以學而有成。<br><br>有學者戲稱,在台灣,學英語已變成一種「集體歇斯底里現象」,從家長、學生、老師到政府,都失去理性。所以,教育部會急著到國外去招外籍教師來台,還因許以高薪,引發國內教師不滿。而早在政府宣布英語教學改到小五教授時,有半數縣市早已提前到小三甚至小一開跑,教育部又能如何?<br><br>許多家長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在孩子四、五歲,中文還說不好,不會寫國字時,就送去讀雙語、甚至全美語補習班,更加劇英語能力的貧富及城鄉差距,讓老師不知從何教起。加上教科書一綱多本,深淺不一,很多弱勢社群的孩子趕不上進度,提前放棄英語。<br><br>所以,有人讀到大專,連音標還看不懂,背單字是按著字母死背;而坊間一些所謂名師,也教學生用怪怪的注音或台語來聯想記憶。這種死記法,別說一千字,學生可能連五百字都懶得記,也背不起來。<br><br>「台灣的英語教育本末倒置。馬上要用到英語的大學生,放任他們玩四年;才剛起步的國中小學生,反而讓他們過勞死在起跑點上。」主編一千個字彙的施玉惠教授如此感嘆。<br><br>怕孩子輸在起點,是國人看待英語教學的最大迷思。太多大人把自己沒學好的英語的遺憾,轉成對孩子過早、過重的期望,其實應該放過小孩,只要教他們學會拼讀單字及日常生活會話等基本聽、說、讀、寫能力即可,讓他們不放棄英語,持續保持興趣,等到升上大學後才更應要求加強英語,才不會影響國家競爭力。 <br><br>【2003/01/23 聯合報】<br>
架子電動大樂隊
 

別為英語化歧視自己

文章台客萬歲 » 2003-09-10, 08:00

別為英語化歧視自己<br><br>張明宗/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與經濟系教授<br><br>教育部日前表示,決定自今年暑假開始試辦引進外籍英語師資進入公立中小學。據報載,有<br>國小專職英語老師對此憤憤不平,因為他們每月只有四萬多元薪資,憑什麼「遠來的和尚」<br>就可拿六到九萬元。一般來說,對待外國人比較正確的態度是不卑不亢的給予外國人國民待<br>遇即可,過與不及都是不對的。因此,教育部的這個做法是頗值得商榷的。<br><br>我國目前對於「英語化」的重視來自於「國際化」的理念。我國為了英語化,不惜訴諸歧視<br>自己的國民;因此,我國已經到了應該對「國際化」加以深入檢討的時點了。<br><br>明末黃宗羲曾說:「重事功者捨本逐末,捨己從人,身之不守,遑恤其國。」個人認為用這<br>句話來批判目前的國際化,非常的絲絲入扣。近來在我國備受矚目的許多國際化策略,事實<br>上是「捨本逐末、捨己從人」,這些做法包括強調英語化、吸引外國企業與外國人來台。<br><br>讓我們先比較台灣與其他國家戰後發展的經驗,以便從中瞭解自己的特色、吸取教訓:在戰<br>後五十幾年來,非歐洲文化的發展中國家之中,經濟發展堪稱成功的只有亞洲四小龍。在這<br>四小龍之中的新加坡與香港由於是城邦,且位居重要的轉口樞紐;因此,這兩個地區的經驗<br>比較特殊,對於其他國家的參考價值較小。然而,剩下的台灣與南韓恰好都是英文較糟糕的<br>。<br><br>台灣與南韓成功的原因,簡單的說乃是參與國際貿易體系。然而,印度這些西方列強的前殖<br>民地,雖能操流利英語的大有人在,但他們在基本意識形態上,就不願意與西方進行貿易,<br>因為他們覺得跟西方貿易,會被西方剝削。另外,這些國家通常也強調自主,因此,為了扶<br>植民族工業,也利用進口障礙把外國的競爭力量排除在外。<br><br>上面的比較告訴我們:國際化的重點不在於是否有外語能力,比較重要的是:人民是否有願<br>意與外國人分享利潤的開放心態(尤其是當我們力量弱小時,是否願意外國人吃肉,我們啃<br>骨頭)?是否有促使人民與外國人同台競技的開放體制?事實上,我國經濟發展不錯的外銷<br>產業便是得利於肯啃骨頭的開放心態,並因此得以在國際競技場上與其他國家競爭。反之,<br>我國在汽車工業發展比較不理想,乃是以保護民族工業等理由,自絕於國際競技場。<br><br>總之,開放是國際化的「本」,英語化是「末」。我們應該務本,本立,道就可以生。台灣<br>由於沒有外語化的環境,再加上台灣的特殊國際地位,要吸引外國投資與外國觀光客,在很<br>多方面是很難跟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與泰國競爭的。以外語化環境的這個國際化的面向<br>,我們是遠不及東南亞、南亞國家的。<br><br>但是,我們在另外一個國際化的面向,卻是其他國家所望塵莫及的:我國走的道路相當於是<br>,既然我們沒有辦法吸引外國人來,那麼我們就去他們的家。我國經濟發展最動人的一個篇<br>章乃是:許多小貿易商提著手提箱,在沒有國家與大企業當靠山之下,甚至在外語也不好的<br>情形下,便願意而且敢遠渡重洋去尋找只有蠅頭小利的外銷機會。<br><br>上述分析告訴我們的是:人民有很高的積極進取心是國際化的「本」,英語化只是「末」。<br><br><br>許多人往往從街頭上是否有許多外國企業與外國人,來判斷一個國家是否國際化。這個說法<br>並不正確,因為一個國家為了達成國際化,事實上有兩條途徑可供選擇:一種是透過資本與<br>人力這些生產要素的國際流動,在這種方式之下,街頭上會有許多外國企業與外國人;另一<br>種則是透過貿易。台灣國際化的程度並不比香港、新加坡遜色;差別只是在於,台灣用不同<br>的方式達成國際化:台灣的特色乃是長於用貿易來達到國際化。<br><br>從制度經濟學的角度,貿易可能還是比較高階段的國際化手段;其道理在於:國際投資事實<br>上是對市場機能不完全的一種回應,這是因為一個企業可能無法用買賣的方式來與另一個國<br>家進行交易,才會到該國直接投資。例如,某公司之所以要到一個國家投資,乃是地主國設<br>有進口障礙或者是找不到能力夠且信用可靠的供應商。這可以解釋許多經濟發展程度遠不如<br>台灣的國家,其首都的國際化形象比台灣還強烈。<br><br>事實上,貿易可能還是比較有未來性的國際化手段;這是因為市場機能可能在未來會越來越<br>趨向完全化。例如,各國在WTO的影響之下,進口障礙會越來越低;網際網路的盛行會使交易<br>成本降低。<br><br>讓我們回到英語化的問題。上述的分析告訴我們:國際化的道路並不是非跟隨香港、新加坡<br>這些英語化地區的方式不可;台灣的獨特國際化方式仍是走得通的,甚至是更好的、更具未<br>來性的。因此,為了英語化而歧視自己的英語教師這種「捨己從人」的政策應該是沒有必要<br>的。 <br><br>【2003/01/08 聯合報】
台客萬歲
 

標準英語的定義

文章台灣英文有什麼不好? » 2003-09-12, 08:00

新聞線上:標準英語的定義<br>台灣立報<br><br>【記者陳康宜特稿】什麼才是標準英語?只有歐美國家的英語才是標準英語嗎?菲律賓、新<br>加坡等國的英語難道就不是標準英語嗎?教育部不願開放非歐美國家的英語師資來台,主要<br>理由便是他們的發音不夠標準,也就是說他們的英語不是標準英語。<br><br>只是,標準英語的定義在哪?單就腔調這個理由來看,所謂的歐美國家,也分有美國腔、英<br>國腔、澳洲腔,哪一種才是標準?且根據調查,土生英國人只有 15%講所謂的標準英語,其<br>餘也受到母語影響,而有著些許腔調不同。照這樣的比例來看,教育部想要聘到講「標準英<br>語」的老師,不僅要排除菲國等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國家教師,甚至還要一一篩選來自英國<br>、美國、澳洲等國的老師,並且還得在篩選前,定義出何謂「標準英語」。<br><br>不過,我們一定要講得標準才可以嗎?講得不標準,又會影響到我們什麼了嗎?說穿了,英<br>文也只是溝通工具一種,能夠達成溝通最重要,講得標不標準仍在其次,就以陳總統為例,<br>講得一口流利的「台灣國語」,又有誰會聽不懂他所說的語言?<br><br>而且,若從溝通功能來看,我們會用英語與誰交談最多?結果應是菲律賓人,但我們去學歐<br>美英語,卻無法與之溝通,試問,語文學習到底能有何功用?其實,標準語言的迷思一直存<br>在於我們的社會,從小到大,很多人都有過因為語言不標準而被嘲笑的經驗,更影響了我們<br>的語言教學,但就語言原本的溝通功能來說,這種迷思應該打破,不過,沒想到,教育部不<br>但未打破這股迷思,甚至還帶頭示範,告訴大家什麼才是標準英語,要講成如歐美人士這般<br>,才是好的英文。<br><br>這種迷思若蔓延到學校,都認為語言要講得標準才可,那麼,以開口學、開口講的語言學習<br>宗旨將更加困難,小朋友受到整個風氣的影響,不願也不敢開口講英語,屆時,所謂2008重<br>點英語學習計畫,又將如何推動?
台灣英文有什麼不好?
 

外籍英語教師 印菲不如英美

文章白種人的英文才算英文? » 2003-10-09, 08:00

外籍英語教師 印菲不如英美<br><br>立報<br><br>考量腔調問題 教部擬優先錄用美、加、澳、英等國具教學資格者<br><br>【記者陳康宜台北報導】為因應教育部有意開放外籍英語師資來台任教,業者搶先一步,準<br>備引進菲律賓、新加坡、印度的師資,來台灣教英文。對此教育部昨日明白表示,目前暫不<br>考慮。<br><br>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處長李振清表示,中、小學引進外籍英語教師的方案,初步將以美、加、<br>澳等國為主,至於菲律賓、新加坡、印度等地,雖也以英語為官方語言,但考慮該國英語發<br>音腔調等問題,暫時不同意引進。<br><br>李振清指出,引進外籍英語師資的計畫,以試辦、小規模的方向為主,因此,目前洽定的英<br>語系國家,以美、加、澳、英等歐美國家為主,並與具聲望口碑的大學或政府機關合作。<br><br>他表示,如日本、韓國等國所進的外籍師資,多來自上述4個國家,而菲律賓等國英文其實並<br>非他們的母語,發音會受到當地語言腔調的限制,加上菲律賓等國的英語教育品質參差不齊<br>,因此教育部暫時不會引進菲籍英語教師。<br><br>范巽綠日前也指出,引進計畫主要是透過國家管道來召募外籍英語師資,所以,品質必須控<br>管,也才會訂出「年齡45歲以下,來自英語系國家,以英語為母語,具大學以上學歷,且畢<br>業於語文相關科系,要有中文聽與說基本能力,身心健康,不能有吸毒惡習。」的條件。<br><br>教育部目前規劃,引進外籍英語教師程序將分為2個階段,首先洽定在國際英語教學具聲望的<br>英語系國家,研訂具體契約內容,包括培訓內涵、引進時程、待遇、審核或篩選機制,外籍<br>教師則需具有該國職前培訓或英語教學認定資格。
白種人的英文才算英文?
 

小學生英語太溜 成為老師眼中釘

文章搖明 » 2003-10-09, 08:00

小學生英語太溜 成為老師眼中釘<br><br>記者楊蕙菁/台北報導<br><br>國小英語課程不只有學生程度的城鄉差距問題,英語能力好的小朋友,反而可能成為部分老<br>師的「眼中釘」。<br><br>Tim 是台北市某國小四年級的學生,從幼稚園起就被家長送到純美語補習班學英文。小學三<br>年級的時候,Tim 參加全民英檢中級考試,初試及複試都通過,取得英檢中級合格證書,他<br>英語能力已經有托福(TOFEL)測驗 495 分的程度。<br><br>國小英語課程對 Tim 來說,一點都不困難。可是,有一次,老師在台上教「 bad 」(壞的<br>)這個單字時,Tim 因為沒有聽清楚老師的發音,隨即舉手問老師說的是「 bed」(床)還<br>是「 bad 」,結果老師不滿 Tim 的質疑,認為他故意挑老師的毛病,不但要他到教室外罰<br>站,還罰他寫「bad」五百遍。<br><br>台北縣也有國小學生因為英文程度好,反而在課堂上受挫的情形。被老師用一種「酸溜溜」<br>的口氣說:「你以為英文好,就可以這麼愛現啊?」結果英語課成績被評為「沒有團隊精神<br>」,被打了個「乙等」。現在,當天只要有英語課,Linda 就鬧肚子痛,不肯去上課。 <br><br>【2003/02/18 聯合晚報】
搖明
 

國中課本教美式俚語 老外批離譜

文章美國腔? » 2004-04-07, 08:00

國中課本教美式俚語 老外批離譜<br><br>記者張錦弘/台北報導<br><br>「這電影很爛」(The movie sucks)、「我對他的態度很火大」(I am so pissed off wi<br>th his attitude)是美國電影常見的俚語,也出現在國中英語課本,一位在政府單位任職的<br>外籍顧問指出,這些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垃圾美語」,學校應該教更優雅的英語,不要把<br>美式文化捧上天。<br><br>英文中國郵報最近登出一封投書,質疑我國的英語教學太偏重美語,忽略了全世界說英語的<br>人口中,有七成不是美國人,他們不說美國人的低俗俚語,台灣的國中不但在課堂上教,還<br>摘錄成海報貼在教室後的布告欄上,讓來自加拿大的作者歐文(Owen)覺得很不可思議,因<br>為在加拿大,老師不可能在課堂上教這些俚語,台灣教育當局反而視為當然,他不得不火大<br>。<br><br>歐文目前是我國政府部門聘請的外籍顧問,曾在日、韓、馬來西亞工作,已在台灣居住兩年<br>多。他說,日前他應邀到台北一所知名國中參觀,發現教室的布告欄上,貼著每周學英語的<br>海報,上面列了幾個美國俚語,都是從課本摘錄出來的,包括「很爛」(suck)、「很火大<br>」(so pissed off)、「馬屁精」(brown nose)等俚俗用法,都是垃圾美語,照理說不應<br>出現在教室內。<br><br>歐文強調,他寫這封投書,不是看不起台灣人,而是提醒教育當局,不要把美語視同為「英<br>語」,也不應以為美國文化就是所有英語世界的文化。事實上,紐、澳、加拿大或英國等英<br>語系國家,普遍拒說美式俚語,因為像suck這個字,同時也是「口交」的動詞,piss則是「<br>小便」,含有這些字眼的俚語,是很不入流的。<br><br>歐文說,加拿大人也會犯類似錯誤,以他家鄉多倫多而言,大家常租成龍主演的香港電影錄<br>影帶來看,以為片中講的廣東話就是中文,香港文化就是中國文化,其實不然。歐文說,他<br>喜歡中國的精緻文化,他也希望台灣人能接觸更多精緻的英語世界文化,課堂上大可教莎士<br>比亞或其他知名小說、詩歌,犯不著教垃圾美語。 <br><br>【2003/11/26 聯合報】
美國腔?
 

學者:教材口語化 過了頭

文章美國腔? » 2004-04-07, 08:00

學者:教材口語化 過了頭<br><br>記者林怡婷/台北報導<br><br>學者表示「piss off」、「suck」等用語確實很粗俗,不適合放在教科書中。政治大學英語<br>系主任陳超明則認為,這是教材向口語化修正「走火入魔」的表現。<br><br>曾經在美國長時間居住的學生則表示,「piss off」即使在美國,也是說了會被媽媽罵的,<br>若換成中文是比「不爽」更難聽的用語,「沒有家教的人」才會這麼說。<br><br>陳超明表示,「sock」、「piss off」等用語出現在課本上,是因為過去部分留美學者回國<br>後大力抨擊台灣學生不會講,沒有口語能力,因此部分學校修改教材,減少閱讀及寫作的部<br>分,加入很多對話、口語式的俗俚語,卻「走火入魔」,「矯枉過正」。教材內容將這些用<br>字列入,就好像將王八蛋等罵人的話列入國語課本一樣。<br><br>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戴維揚也表示,若將這些用字放在教材裡,他「不以為然」,因為<br>學生在校園裡當然要學習正統的、嚴謹的英文,那些非常口語且粗俗的用字,想禁都很困難<br>,學校不應刻意去教。<br><br>輔仁大學共同外語科主任侯永琪表示,她不確定這些句子是否真的出現在教科書上,如果是<br>真的,她覺得不太妥當。侯永琪說,在校園內教這些用語,卻沒有加以解釋的話,學生會誤<br>以為這就是正確且一般美國人常用的說法。 <br><br>【2003/11/26 聯合報】
美國腔?
 

英檢證書 讓父母急了 孩子慘了

文章英檢證書 » 2004-06-18, 08:00

英檢證書 讓父母急了 孩子慘了 <br>中國時報20031217<br><br>  林照真/專題報導 談起英文,台灣父母腦中裝滿了學習失敗的集體記憶。從基隆帶孩<br>子趕到台北應考的莊慧玲,自認家境並不富裕,卻努力賺錢讓兩個孩子學英文,在孩子學英<br>文僅僅半年後,又急著帶他們參加英文檢定。莊慧玲很有使命感地說:「我無法給孩子財富<br>,但我要給他們智慧。」 <br><br>  宜蘭一對年輕夫妻一早就搭火車來到台北參加考試,他們準備要應考的孩子只有五歲。<br>媽媽說:「我們以前英文就是不好,別人的孩子都會了,我們的孩子不會怎麼辦?」<br><br>  補習班整班考試 已成英檢常態<br><br>  除了家長帶孩子參加英檢外,考場內好幾家全美語、雙語等英語補習班也讓孩子穿著齊<br>一的制服報考。根據英檢業者描述,補習班整班參加考試幾乎已成英檢常態,家長們全心追<br>求的就是那一張象徵「與國際接軌」的英檢證書。<br><br>  美語幼稚園園長王麗真說,她的學校幼稚園中班與大班的孩子參加英檢考試已經五次,<br>因為考題並不難,每次幾乎都是百分之百通過,上次幼稚園考試的通過率更達百分之百。王<br>麗真坦率說,這對招生的確有提升作用。<br><br>  雙語幼稚園教務長吳敏蘭也說,大人把以前學習英語的歷程反映在孩子身上,家長自己<br>過去這樣被評量,現在也要他們的孩子一樣參加考試。尤其現在各個補習機構都是強調快樂<br>學習,父母不知道孩子的學習成果,每個不同機構又是各說各話,家長就算不知檢定考為何<br>物,也會把英語檢定當為評鑑補習班教學成效的方式之一。<br><br>  不足齡不良後果 家長不曾考慮<br><br>  然而,家長卻完全不曾考慮孩子不足齡應考的不良後果。王麗真就提到,曾有孩子出考<br>場後因為「bed」(床)拼錯而很沮喪;也有孩子考前緊張得睡不著覺。<br><br>  吳敏蘭也說,有的孩子平時討論、唱遊都沒問題,就是怕考試,更何況小學一年級左右<br>的孩子學習英文都是很生活式的學習,根本不習慣拿紙、拿筆;聽耳機的考試形式更是讓不<br>能專心、或是年紀很小的孩子難以習慣。<br><br>  吳敏蘭說,有的孩子無法了解考試的邏輯,但即使了解,也不表示就比較優秀;還有英<br>檢口試時,有的孩子緊張得不敢回答,或上台會怯場,要評量其實很困難。孩子或許無所謂<br>,但家長很錯愕,又把孩子送去背單字的學校。<br><br>  家長太執著分數 孩子實在辛苦<br><br>  因為家長太執著在分數、比賽、考試上,孩子非常辛苦,甚至還有家長認為現在沒有聯<br>考,孩子多考幾次,可以練練膽量,算是花錢買體驗。但在混亂的英檢考場中,也有孩子因<br>為看不到媽媽,著急地哭了起來。<br><br>  一名英檢業者私下說,這個考試發展到後來已經走偏了,英文檢定考原先是強調正面學<br>習,是測量學生知道多少。但孩子若沒通過,不但家長會責罵,補習班生意也受影響,原來<br>強調的快樂學習,現在幾已完全走樣。多數去考試的孩子都是背、讀模擬測驗,而非像露營<br>般快樂。<br><br>  這名業者說,全世界都沒有國家像台灣這麼瘋狂,大人應該讓孩子快樂學習,千萬不要<br>摧殘小孩子,這是理想與現實的兩難。但他也不認為媒體的批評會發生任何效果,因為這幾<br>年他看到家長愈來愈瘋狂,毫無收手的痕跡。<br><br>  英檢機構掛商標 實非教育單位<br><br>  家長的盲目與瘋狂固然值得批判,但坊間也確實充斥太多誇大的廣告與不實資訊,家長<br>想像著輝煌於未來的榮景,寄希望於英檢,卻忽略這些先後引進台灣的英檢單位,其實都是<br>向經濟部登記的商業團體,而非教育單位。<br><br>  例如,「英國劍橋認證中心」與「師德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都是以一般公司行<br>號向經濟部登記;「美國英語能力分級檢定協會」則是以外商名義向經濟部登記,以上公司<br>均不受教育部管理。<br><br>  教育部社教司司長劉奕權也證實此一管理上的漏洞;「那是一個商業行為。」劉奕權指<br>出,英檢業者立案都是透過經濟部,並未經過教育部。而向經濟部登記後,只看營業項目和<br>事業登記的是否相符,至於是否具有教育性、對英語學習是否有正面功能自然無法判斷。因<br>而,儘管社教司為全民英檢主管機關,卻無法管理民間其他英檢機構。<br><br>  英檢市場缺管理 發展更加偏頗<br><br>  家長觀念混淆,英檢市場缺乏管理,都使得這個市場發展更加偏頗,充斥的相關考題參<br>考書與CD,讓整個英檢更像是個純商業行為。此外,曾經接受教育部近四千萬補助的「全<br>民英檢」,也因公私性質不清,頻頻引起其他業者抗議。<br><br>  劉奕權澄清說,「語言訓練測驗中心」是一民間團體,並非教育部單位,教育部只是出<br>錢補助。劉奕權說,現在「全民英檢」每年盈餘達八千萬元,教育部因補助在先,將要求該<br>單位提出回饋方案,並在報名費上調整降低。<br><br>  目前「全民英檢」已贏得家長與政府機關的信賴,家長對於英檢的瘋狂行徑也發生在全<br>民英檢身上。根據全民英檢資料顯示,國小學生在初級英檢中的通過率是百分之十八,中級<br>的通過率是百分之七.一,中高級是百分之六.一,通過高級者也有廿人。<br><br>  為何桌子那麼高 我們卻那麼矮<br><br>  廖小姐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讓老二在小學三年級時就跟著哥哥參加英檢考試,一開始<br>並沒有初級,小三的孩子就參加中級考試,孩子當然不可能通過。另外,李媽媽看女兒學英<br>文好像學得很輕鬆,在全民英檢推出後她就讓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孩子去考試,前後總共考三<br>次後在六下時過關。兩個案例中的孩子在應考時都奇怪地問到:「媽媽,怎麼桌子那麼高,<br>我那麼矮?」<br><br>  全語文教學推廣人吳惠玲認為,如果以後大家對英檢考試愈來愈重視時,考生變得更多<br>,英檢就會變得很像聯考。一般家長多以為考過英檢就表示能力好,很多家長把英檢當成是<br>成果的鑑定,這固然沒有錯,但家長千萬不要太過火。吳惠玲說,這類考試有一定的功利成<br>分,她並不鼓勵孩子去參加這類考試,學習是一輩子的事,父母必須站在孩子的興趣考量。<br><br><br>  台北師範學院兒童英語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張湘君則強調,英檢考試只強調外顯行為,要<br>因此檢測孩子的英文能力其實並不準確,而且這樣的英語學習很難寬廣,因為考試就要重複<br>練習,又變成是工具式的。<br><br>  英檢考得聒聒叫 不代表英文好<br><br>  換言之,英檢考得好的,不一定代表英文好,因為英檢只是考能力,不是考知識。台灣<br>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張武昌說,他的兒子已經國一,但他從不覺得應該要讓他去考英檢;女<br>兒是外文系三年級,也不須去考高級。他覺得家長對英檢已產生錯誤的認知,英檢滿足家長<br>虛榮的心理,業者則是賺到荷包,孩子們有的變得怕英文,有的則是恨英文。政大語言學研<br>究所教授殷允美也說,家長太緊張,孩子好可憐,她們站在第一線的人很矛盾,心裡沒答案<br>,也沒有解藥。家長必須了解,年齡太小的考生英檢考得好的項目常常只有聽力和口說,讀<br>寫兩項就不行,這是因為學生的智能還未發達的緣故。因而張武昌和殷允美兩人都主張全民<br>英檢報考年齡應該設限。<br><br>  學習英文引發恐懼與瘋狂的雙重心理,所有家長就在這兩個極端中間徘徊。要反省批判<br>的是,家長沒有理由的著急,已把台灣教育搞得很混亂。
英檢證書
 

英文病歷 醫師寧寫錯不寫中文

文章豆芽菜 » 2004-06-18, 08:00

英文病歷 醫師寧寫錯不寫中文<br><br>李宏謀/高師大英語副教授(高縣鳥松)<br><br>十六日民意論壇「終於可影印病歷,奈何滿紙豆芽」一文,使筆者想起幾年前一位朋友在醫<br>院急診時引發的故事。<br><br>這位朋友在吃三明治餐包時,感覺好像吞下了一根釘書針,立刻掛急診。醫生檢查,沒有發<br>現什麼,在病歷表上寫了幾個英文字。這位朋友好奇的瞧了病歷表一眼,發現上面寫著 sus<br>pected swallow a nail 。他馬上提醒醫生說,他懷疑吞下的是釘書針,不是鐵釘(nail)<br>。醫生表情尷尬答說:「問題是我不知道釘書針的英文怎麼寫。」我朋友答道:「我也不會<br>,為何不用中文寫?」醫生說:「病歷表一向都是用英文寫的。隨便寫一下沒關係啦。」我<br>這朋友卻堅持寫釘書針。兩個人就僵在那裡。還好一位護士及時在抽屜裡找到了一盒釘書針<br>,上面有個英文單字『 staple 』,才解決問題。<br><br>台灣社會近年來英文學習狂熱,但卻是作秀式的英文學習文化,如:雙語幼稚教育、鼓勵用<br>英文授課(不管任何科目,也不管學習效果)、垃圾車學英文等花招百出。更有甚者,一些<br>重要的標示拋棄了中英對照,只用英文,如急救人員制服上只寫EMT;霹靂小組的制服只<br>印SWAT。筆者懷疑多少人知道這些字的意思,反正用英文就是酷。<br><br>在舉國上下作秀式學習英文的熱潮中,讀到這篇用「腳踏實地」態度對待英文,呼籲早日施<br>行「病歷記載中文化」的文章,真該予以喝采。 <br><br>【2003/12/18 聯合報】
豆芽菜
 

清大電機預以英語教學,請看看這位大學生提出的意見

文章請多聽學生的意見 » 2004-08-18, 08:00

2004.04.16 中國時報 <br>全面英語教學 更須精緻化<br>陳韋竹/北市(大學生)<br><br> 筆者目前所就讀的學校已有開辦「英語課程實驗學程」,名為English Taught Program<br> (ETP),雖然並非像清華大學一樣,設定為必修課程,但該學程要求學生必須在商管類課程<br>修滿四十八學分才可拿到證書,不遑多讓。光聽此學程的名稱,想必多數人都會讚賞,但若<br>實際參與,就可發現,其實台灣在推行專業科目英語化的道路上仍有進步空間。 <br><br> 首先,英語化不等於專業化。大學是提供學生專業知識的地方,這些專業知識本身就具<br>有一定的難度,如果教授們沒有準備好將他們豐富的教學經驗轉換成英文,英語化其實會讓<br>學生少學了很多東西。此外,讀過原文書的人都可以輕易發現,大部分的原文書都較中文書<br>簡單許多,完全英語化的結果往往會造成學生讀得不夠精、不夠深。 <br> <br> 其二,專業課程英語化並不一定能讓英語程度快速成長。專業課程的原文書往往充滿各<br>式各樣的專有名詞,原文書課本為了要讓學生好讀,用字遣詞會傾向儘量簡單,即使有難字<br>,也不見得是常用字,就算真的是常用字,學生若想從原文書內增加字彙量也有一定的困難<br>度。 <br><br> 其三,並非所有的教授都是到英語系國家深造。雖然英語系國家是主流,但我們仍不能<br>排除教授到歐語系國家深造的可能。如果某位教授教學經驗豐富,與學生互動良好,但是因<br>為到歐洲國家求學的關係,英文程度並不好,無法使用英文流暢授課而被排除在外,這樣的<br>專業課程完全英語化,只會壓縮這類優秀教授的生存空間。 <br><br> 目前大學非英語系科系大多只有「大一英文」是必修課程,大二之後就沒有硬性規定學<br>生修習英文,似乎略嫌不足。筆者認為,在專業課程完全英語化之前,可以考慮先增加英文<br>必修的學分,讓學生們聽力、字彙、寫作等方面能力持續向上提升。
請多聽學生的意見
 

美語狂熱亟需完備外語政策

文章林照真 » 2004-10-04, 08:00

中國時報   社會綜合   911113 <br><br>美語狂熱亟需完備外語政策 <br><br> 林照真/調查採訪 多數人相信說好英語便可與世界接軌,以亞太經合會議(APEC)來說<br>,去年台灣代表林信義以中文發言,在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的阻撓下,完全無法爭取國際的<br>同情理解;今年中研院院長李遠哲以英文直接與美國總統布希等各國領袖對談,情況完全改<br>觀。<br><br> APEC的經驗更讓國人覺得,說好英語是國際化的必然邏輯,不料台灣大學生的英文能力卻<br>大不如前。台大去年五月針對該校學生進行英語能力檢定,結果成績並不理想。台大教務長<br>陳泰然說,只有四成二的學生通過初試,通過複試的也僅有一成七。另外,台大也曾針對全<br>台灣大學生進行抽檢,結果台大及格率是五十八%與七十二%,但其他大學的及格率卻只有<br>廿八%與卅二%。<br><br>大學英文授課毫無客觀評鑑<br><br> 為了搶救大學生的英文能力,各校對教授施以重賞政策,並以「提高國際競爭力」為由向<br>教育部申請經費。英文授課被官方與校方認定是進步的表徵,雖然不少教授不以為然,卻恐<br>招來「英文不好才反對」的嘲諷,因而多半保持沈默。但若干曾赴英美留學、或根本就是外<br>文系教授者,現在都站出來反對了。<br><br> 為了英文授課一事,政大孫秀蕙、馮建三與郭立昕三名教師向校長鄭瑞城表達反對的立場<br>。廣告系教授孫秀蕙說,以為英文好就具有世界觀是一種傲慢,教學必須要有客觀評鑑,但<br>現在大學卻把英文教學視為資源分配的標準,只要用英文上課就可獲得補助,完全不必評鑑<br>老師教得如何,這種做法無法令人同意。<br><br> 另一方面,強調英文授課對專業更是毫無幫助。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英文選讀」課<br>程以英文教學已有十二年,他之所以採英文授課,是因為在國際會議上代表國家發言時,常<br>會使用英文,為了使學生對全英文的環境不致感到陌生,才這麼做。但石之瑜說,以英文授<br>課一定會影響學習效果,對專業並沒有幫助。<br><br>全英文環境不等同提升競爭力<br><br> 政大新聞系副教授方念萱也提到,因為學生英文能力普遍不佳,老師為了堅持英文教學,<br>只好淺化教材,學生的思想也自然發生簡化效應。台大學生林耀民認為,老師以英文上課對<br>學生有雙重壓力,可能會造成學習的障礙。<br><br> 如果學生只會通俗英文,卻無法產生更高層次的閱讀與對話,一樣缺乏競爭力。更要注意<br>的是,良好的英文能力與提升國際競爭力兩者未必關聯。菲律賓的整體英文水平比台灣高,<br>但它的國際競爭力不但未因為英文好而提高,反而下降。廖咸浩說,菲律賓社會有一種「不<br>存在的美國鄉愁」,在很多城市都可看到模仿美國歌星的表演,比美國人還像美國人,完全<br>無法從中找到自己的創意和文化的活力。台灣如果一味強化學習英文到期待的地步,就會慢<br>慢產生菲律賓效應。<br><br>星港殖民地經驗造成語言混淆<br><br> 孫秀蕙亦擔心台灣會移植香港或新加坡的殖民經驗。英文在這兩個地區都已成為階級的標<br>準,外界以為他們很會說英文,其實他們是把自己的語言和英文混淆,然後是「中文不好,<br>英文也不好」。<br><br> 以此來看,英文授課的教學政策不但須重新檢討,以金錢補助的做法更是有待商榷。令人<br>遺憾的是,從小學到大學,台灣竟不知不覺陷入美語狂熱,甚至成為國際笑話。花蓮師範學<br>院初等教育系副教授蕭昭君說,美國媒體報導,台灣為了國際化,在台南市連倒垃圾車時間<br>都教美語,美國人稱之為「會說話的垃圾」( talking trash),還把這件事當笑話來說。<br><br><br> 台北市立圖書館在今年十月增闢「小小世界」英文圖書館的服務。館長曾淑賢說,她從事<br>圖書館業務這麼多年來,從來不曾像這次這樣感受到家長不斷地致謝;圖書館舉辦英文即席<br>演講、朗讀比賽,不到一個月報名就超過一千人,可以感覺到家長對孩子英文能力的期待很<br>高,也都很焦慮。<br><br>目前學習環境英語霸權而已<br><br> 除了大學粗糙的獎勵政策外,教育部對幼稚園的英文教育更不可視而不見。外籍授課老師<br>缺乏評鑑審核,其待遇非以能力為標準計算。因為家長喜歡外國人,他們的月薪是本地老師<br>的二、三倍。白皮膚、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最受歡迎,黑人或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俗稱AB<br> C)待遇低些,但不會說中文的ABC又比會說中文的ABC錢多些。<br><br> 外語學習牽涉到國家根本大計,台灣迫切需要一個全方位的外語政策,而非像現在僅僅形<br>成英語霸權而已。但教育單位被民粹壓力牽著鼻子走,從不獨力思考,很多提出諍言者都有<br>狗吠火車的感覺。<br><br> 一名大陸學者曾感歎地說,英語對於中國意謂著「狼來了」,來了一匹我們不能趕走、也<br>無法趕走的狼。目前中國還沒有氣度、勇氣、膽識和能力與狼共舞,但也不至於要我們的孩<br>子與我們身上的好肉都送到它的嘴裡,任其撕咬。」<br><br> 中國大陸的反省尚且能夠如此,台灣呢?
林照真
 

語言教育 本末倒置

文章英檢門檻 保障英語好的菁英 » 2006-03-09, 08:00

2004.09.10 中國時報 <br>語言教育 本末倒置<br>郭明福/北市(文字工作者)<br><br> 報載,英語能力檢定「托福」的考試成績,台灣名列亞洲國家「後段班」;另教育部計<br>畫透過學校評鑑及補助等方式,提高學生通過英檢比率,目標是到了二○○七年,有一半大<br>學生通過中級全民英檢。這兩則消息其實可併成一件事看,那就是意味台灣大學生的英語能<br>力愈來愈糟,已到了非搶救不可的地步! <br><br> 不過,依筆者看來,欲提升台灣大學生的英語能力,恐怕先要搶救大家的國語能力,否<br>則會是竹籃打水,徒勞一場。 <br><br> 現在的大學生,從國小起至國高中,英文是加強補習科目,都曾投下龐大的金錢和時間<br>資源,可是驗證後卻發現此門程度低落;只因大家少去思考,我們學母語外的語文,要先利<br>用我們的語文作「媒介」和「轉化」,才能認識和理解另一種原本陌生的語文。近些年來,<br>中小學的國語節數更一直縮減,,年輕世代國文程度江河日下。當根本的學習工具不良,要<br>和英文「對應」的國語能力不足,如何學得優良的英文聽說讀寫能力? <br><br> 大學生英語能力低落的問題該重視,但各界若不能理解到,那是本質上與國語文程度不<br>佳相關,進而強化學生的國語文能力列為優先,則日後不管哪一種類的英語能力檢定,我們<br>仍是會見到令人沮喪的結果。<br>*******************<br><br>英檢門檻 保障英語好的菁英<br><br>吳萼洲/靜宜大學英文系主任(台中市)<br><br><br>台灣大概是全世界最最重視英語教育的非英語系國家,例如撥專款聘英語系國家人士至國小<br>任教、用英語授課加五萬、當英語老師要英檢、大學畢業也要英檢。同事間、朋友間、師生<br>間、親友間、甚至夫妻間,若要爭取好感,只要一句「你的英語好棒哦」,雙方關係必定增<br>進;反之,若要對方永遠恨你,別忘了,羞辱他的英文。移民的台灣,長期被殖民的台灣,<br>一直缺少那麼一點自信,專業以外,除了英文,難道我們就一無所有嗎?<br><br>亞洲學者若在美國大學教書應該都有經驗,學生期末評鑑總或多或少對其口語英語有意見。<br>現在姑且不論本地大學教師用英語授課的能力和技巧如何,想想學生的領受力有多少,如果<br>一堂課只懂四、五成,日積月累下來,恐怕其專業部分也會被犧牲,屆時我們可能會因小失<br>大。<br><br>其實國際化不在於以英語授課,而在於專業領域是否達國際水準。如果台灣的IC設計業和<br>大學相關科系在此領域執世界牛耳,而不是只能做做代工而已,相信國際學生可能得努力學<br>好繁體中文來此地求經。鄰國菲律賓是距台灣最近的英語系國家,他們很多大學頒發的學位<br>,我們教育部甚至都不採認,那英語授課的意義有多大呢?而來台的國際學生,可能大部分<br>對中華文化、對亞洲經濟、對台灣政治感興趣,他們來此地求學的目的之一就是學中文,而<br>我們卻一廂情願端出英文菜單,對這部分的國際學生意義就不顯著了。<br><br>推動英語畢業門檻的用意確實良善,但毋庸教育部代勞,留給各大學自己去斟酌。教育部對<br>大學綁手綁腳的法令多如牛毛,中央集權式教育制度的結果是產生不出具特色的一流私立大<br>學。如果英語教育也要中央集權化,結果可能因英語畢業門檻,大學入學學生數減少,有些<br>院校可能要提前退場。留給各大學去訂定自己的標準,只要他們的畢業生因專業技能強或英<br>語能力佳,得到社會肯定,這種學校在自由市場機能下,自然能生存,何須教育部代勞?英<br>語門檻如同是為英語能力好的學生所設立的大學入學壟斷機制,為特殊菁英學生保障其念名<br>校機會。<br><br>身為英語教育工作者,我感謝執政當局努力營造雙語環境,我常常在很多公共空間讀到英語<br>拼錯的標示,這些標誌的製作工人大概英文能力有限。正如李家同教授所言,我們要做的是<br>,如何把國民教育中英文程度低的同學帶上來,有一天他們都能拼出正確的英文時,那才是<br>全民英文的提升。 <br><br>【2004/09/10 聯合報】
英檢門檻 保障英語好的菁英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