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賣淫正當時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少兒不宜

女大學生賣淫正當時

文章 少兒不宜 »

女大學生賣淫正當時<br><br>少兒不宜<br><br><br><br> 最近一段時間,網上對女大學生賣淫一事頗感興趣。博客論壇上關於這方面的文章也層出不窮。但幾乎都是對女大學生們的斥責與謾駡。我相信,寫這些文章的人大多是些有賊心沒賊膽(或沒賊錢)的窮酸男人。因為,嫖客是肯定不會要求禁娼的。而還沒有嫖過女大學生的嫖客,則更是希望全部女大學生度能成為妓女。<br><br> 這些譴責女大學生賣淫的人,大多作憂國憂民的狀。輕者,以傳教士的語言寫點空洞的說教,重者,就乾脆開罵。好像女大學生賣淫比汪精衛叛國還要可惡。有報導稱“某著名大學的一位教授痛心疾首地說:再不整治,高校將成為全中國最大的妓院!”其實,教授們是最巴不得把學院都變成妓院的,因為這樣一來,教授們就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名正言順地當嫖客了,而且還可以不用出錢----兩道考題和標準答案就可充當嫖資。北京交大的教授不是已經有所嘗試了嗎?而更有理論人士在對女大學生賣淫進行深沉的反思,不只是道德文章做了一大篇,還把知識和先哲們的語錄都搬了出來。中國是有著5000年文明史的古老的國家,妓女,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古老的職業。縱觀我國娼妓發展的歷史,我們不難發現,各個時期的妓女,特別是史書和文學作品所表述的妓女,大多是知書達理的知識女性,甚至琴棋書畫無所不能,其中更不乏有情有意有氣節之人。不論是杜十娘,陳園園,還是李香君,賽金花。按當時的標準,她們也都是知識女性,水準不在當今的大學生之下。其實,過去的妓女也是多懂文墨的。不然,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文人騷客,帝王將相鍾情于秦樓楚館呢,妓女們想要和這些大學士們調情,肚子裏的墨水少了恐怕還真得不行。<br><br> 由此可見,有知識的女性充當妓女,並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情,所以有識之士大可不必如此驚慌。幾個女大學生課餘出賣自己的勞動力,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相反,女大學生當妓女有如下一些優勢和好處:<br><br>1.年輕,身體好。這是從事妓女這個行當的本錢。年輕就是優勢,嫖客都是希望找年輕的。年老色衰,歲數大了就不好賣。<br><br>2.女大學生初入社會,社會關係少,通過賣淫可以結識一批已經取得相應社會地位的人。這將會是她們今後人生奮鬥的重要財富。我們現在津津樂道的個人的社會資源是:一起扛過槍,一起下過鄉,一起嫖過娼。而今天,下鄉已成往事,扛槍也是少數。所以只剩下一起嫖娼了。試想一下,在嫖娼時,還有什麼比妓女和嫖客更能在 “一起”的?<br><br>3.女大學生賣淫,直接切入了性的主題,可以使女大學生更快成熟起來,更早地丟掉對“愛情”的虛幻的感覺,從而可以減少女大學生們感情上可能受到的挫折。<br><br>4.女大學生賣淫可以使自己更早地在經濟上獨立,從而減少家庭對培養大學生的負擔。(大家不是一致在聲討教育高收費,使得窮人讀不起書嗎?)有的甚至還能為家庭分憂。<br><br>5.女大學生在結識嫖客的過程中,有可能被一些成功人士(至少是有錢)的人包養,甚或和他們結婚。俗話說,苦讀寒窗十年書,不如嫁個好丈夫。翁帆嫁給楊振寧就是一個很好的實例。但楊振寧只有一個,大家也不可能都有翁帆的機遇。而通過賣淫,可以更多的增加女大學生和成功人士的交往。這在個人人生奮鬥的歷史上,可以大大縮短青春的支出時間。同時也可以減少社會就業的壓力。(女大學生就業越來越成為社會的負擔 ,北大外院不就是因為女生就業困難,所以不願意照收女生嗎?)<br><br>6.當今的大學生,性混亂是眾人皆知的事實,雖然不久前北外女生自發地組織了一次“處女率”的調查。那個數字肯定是自欺欺人的,所以,調查結果一公佈,便立刻遭到了大眾的譏諷。而現在大學生之間的“戀愛”已經成了亂愛,連“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心境都懶得有了,有的更多的是爾虞我詐。所以,與其讓女大學生和男同學們亂搞,那倒還真不如讓女大學生們產生些經濟效益。畢竟錢是實實在在的東西。<br><br>7.女大學生可以在賣淫過程中,還可以更多地學到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實用知識。正常的生理衛生知識就不必說了,如市場競爭,行銷,等等,她們都會比書本有更多的實踐體會和經驗。<br><br>女大學生賣淫的“好處”可能還有很多,這裏就不再多議了。估計已經有很多道德人士看不下去了。其實,女大學生也是女人,女人能做的事,女大學生自然也可做得。我們應當清楚的是,我國現行法律是禁止賣淫的。但這決不意味著女大學生賣淫就比其他婦女賣淫更可惡。如果大家都認為娼妓是社會的一個毒瘤,應該剷除的話。那麼我們根本沒有必要討論做妓女的是不是大學生這個問題。女大學生是女性,沒有讀過大學的女中學畢業生,也是女性,他們同樣需要得到法律的保護。把娼妓作為社會問題來討論,又何必要區分她究竟是不是大學生呢?所以,我以為,如果我們的社會不能從根本上杜絕娼妓的話,大學生從娼,也就不可能避免。這和知識的多少是沒有多大關係的。<br><br><br><br>(本文寫於2006年3月24日) <br>http://xiaoshulin.blogchina.com/4725860.html<br>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