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獻金的監督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宗教獻金的監督

文章星海羅盤 » 2003-02-11, 08:00

尼師還俗--台灣宗教面面觀 <br><br>◎葉海煙 <br><br> 兩位比丘尼被手機詐財八千萬事件,社會的關注焦點至今仍然放在對詐騙集團的調查與譴<br>責。而其實這事件已然暴露出台灣宗教世俗化,以至於在相當程度上惡質化的嚴重問題,實<br>在值得所有信徒與非信徒關切。 <br><br> 就所謂「正信宗教」而論,除了創 教的教主之外,其組成份子幾乎不外乎教典、教義、教<br>理、教法、教儀、教規、教制、教團與教徒等,而其中與信仰攸關的是對教典的研讀、對教<br>義的詮解、對教理的探索,以及對教法、教儀與教規的信守堅持。但是就宗教的現實面看來<br>,卻仍存在一些和宗教信仰相對反甚至相衝突的因素,譬如在教制和教團之中,就很容易讓<br>世俗的力量無端闖了進來,於是出現了和一般社會團體極為相似的問題│包括錢財的運用、<br>權力的配置以及各種角色與功能的排定等等問題,在在需要高度的自主性規範(戒律或禁制<br>)來加以護持,而同時也需要法律適 時適度地介入(比丘尼挪用「公款」其實已涉及一定的<br>法律責任);不然,在坐擁廣大教徒與信眾的情況下,大筆大筆的捐款與獻金、香油錢究竟<br>流向何處,又到底有沒有用在純屬宗教與信仰的範圍之內,恐怕這得要有如同千手千眼觀音<br>般的通透的觀察能力,來做徹頭徹尾的追蹤,否則在慈悲為懷的無限包容之下,何時何日才<br>會出現「金剛手法」的斷然處置,來防止教制的崩解、教團的腐化以及大批教徒集體而盲目<br>的迷失? <br><br> 當然,台灣的宗教組織大體上仍在可以被社會大眾接受的程度之內,但其中不倫不法以至<br>於不合理性的情事仍時有所聞,這顯然是由於台灣宗教和台灣社會之間的互動是越來越複雜<br>化、詭譎化,以至於出現一些只有「天知道」的黑箱作業。俗話一句:「神不知,鬼不覺」<br>,竟然可以運用在一些宗教界的現象上,確實教人嗟嘆不已;而如果我們暫時把「信仰」擱<br>置,並在尊重「信仰自由」的大原則上,則大有機會來檢查一下我們宗教團體的形形色色,<br>並由此來反省一下我們的宗教行為為何會導致如此弔詭、如此荒唐的問題: <br><br> (一)如果說我們的宗教界(特別是佛教界 )出現了「山頭主義」,是未免言重了;但在<br>佛教一時壯大的現實局面中,不知道有多少「善款」日日進進出出,也不知道有多少「非信<br>徒」與信徒時時攜手合作,而使得清淨佛門不幸蒙塵。當然,單從個別或偶發的事件來做全<br>面的判斷,似乎不太公平,然而從宗教界與社會其他環節已然不得不相互扣緊的現實層面看<br>來,我們的擔心也並非毫無道理。譬如就佛教界總共辦了六所大學而論,其中涉及企業經營<br>機制的成分和比重應不低,而出家人與在家眾的關係也可能因此有所牽扯,這又怎麼能教人<br>不做最壞的打算,並準備以一般的社 會規範和法律規範來做起碼的要求? <br><br> (二)在目前政治獻金已逐漸制度化的 情況下,我們是否也該來設計一套「宗教獻金」的<br>管理辦法?回想幾年前,大甲鎮瀾宮改選理監事,竟幾乎在媽祖法眼垂視之下演出全武行的<br>荒謬劇,以及北港朝天宮內部權力轉移之際,警方必須動用上百警力來加以「保護」的可悲<br>復可笑,民間一些宗教團體除了甘願做選舉的大樁腳外,竟還是地方政治人物眼中的一塊大<br>餅;如此這般,不正具體明示我們對「宗教金融體系」(用來譬喻所有與宗教活動相關的金<br>錢往來)是不能再一味地全然放縱,而各宗教團體與組織的內部也當形塑嚴格的自律體系以<br>及防護自我腐化的辦法與措施;否則 ,佛光山上女尼被騙可能還只是件家務事,而各種假宗<br>教與信仰之名來進行斂財騙色的情事極可能仍將不斷上演。如此,受害的又豈只兩三人而已<br>,我們整個社會與人心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也許將十分慘重。 <br><br> (三)至於我們一般民眾的宗教認知與宗 教心理則已到了必須全面進行再教育的地步。此<br>刻,有關當局必須拿出魄力來,有效地規範電視節目大肆搬演靈異奇譚的怪現狀,甚至一些<br>命理節目也必須予以適度節制,而一些小報(有些竟是名為「晚報」者)大肆刊出附和樂透<br>彩券的數字遊戲,也不能再坐視不管。也許,我們的社會大眾「理性」仍不夠發達,仍無法<br>在「正信」與「迷信」之間分出端倪,並辨別真假。而我們也都必須強化自己的「心靈防衛<br>系統」,來「精神武裝」自己,以防止宵小放肆於人鬼之間,無端愚弄我們如此單純的民眾<br>。看來脫下袈裟不是大不了的事,但 任意擱置個人獨立自主的判斷力,竟至於無法拒絕魔鬼<br>的利誘與色引,才真是攸關個人身家性命的大事。(作者葉海煙╱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兼主<br>任)
星海羅盤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