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北生醫園區是個大黑洞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竹北生醫園區是個大黑洞

文章籲請阿扁總統懸崖勒馬 » 2003-02-11, 08:00

竹北生醫園區是個大黑洞----籲請阿扁總統懸崖勒馬 <br><br>◎蘇益仁 20030105自由時報 <br><br> 由台大醫院少數核心偏頗規劃的竹北生醫園區計畫,目前正由民進黨黨團在阿扁總統旨意強勢指導下即將在立法院通過。這一個科技界爭議最大、衛生署、國科會,與經濟部皆不表支持的二百億元預算案正在種下國家未來生物醫學界的大黑洞,身為科技界及醫學界的一份子、身為阿扁昔日的支持者,不得不在此時提出沈重的呼籲,請阿扁能懸崖勒馬,重新評估計畫的可行性。 <br><br> 竹北生醫園區的規劃有兩個主軸,一是一個五百床的高級癌症醫院,希望引入質子治療,吸引亞洲地區人民來台就醫。另一是結合醫院,引導生醫產業相關企業近五百家來此設廠。表面上似乎十分冠冕堂皇,實則就如國王的新衣,在為阿扁總統畫餅充飢。 <br><br> 五百床的癌症醫院在原來的規劃 中是由台大醫院經營,但在幾次台大內部的討論中,會計部門有鑑於經營上的必然虧損,尤其在健保現在的給付制度下,癌症病人高昂的醫藥費及檢查,必然會拖垮台大醫院的財政,因此幾經更改,最後改由國家來編預算支持,估計每年的虧損將高達十多億元,一直到二○一○年。如台大醫院所規劃的,該醫院將比台大醫院、榮民總醫院、長庚醫院,以及亞洲的日本、香港,及新加坡癌症醫院更先進,吸引亞洲富商來台治療。這一個構想,內行人都知道是負責此計畫的台大醫院某副院長的幻想。蓋醫院的靈魂不是硬體,而是如何去羅致比台大 及亞洲其他醫學中心更好的人才來台。五百床的癌症醫院至少要五十位腫瘤醫師,即使將目前台大、榮總及長庚全部的腫瘤醫師集合起來也不到五十位。要亞洲地區的有錢人不去美國或歐洲治療,而改至台灣求醫,知情的人會認為是在緣木求魚。 <br><br> 再說近五百家的生醫產業來此投 資,以過去三年來台灣生物科技的研發及世界生醫產業的發展而論,更是空中樓閣。監察院在日前提出警告,希望行政院注意台灣「科學園區」過剩,建廠投資荒廢的事實。監察院報告中所提的科學園區尚不包括規劃中的竹北生醫園區。以目前已規劃運作的生物科技園區包括新竹及竹南、南科、路竹、高雄、台中、南港、汐止等地,目前都已過度開發或招商不易。過去幾年經濟部開發基金數十億所輔導投資的六、七家生物科技及製藥公司,經過兩、三年的運作,大家估計,未來兩年內會有產品上市的可能不到一家。美國最新的統計發現,在一 千五百家生技公司中賺錢的不到十家。因此,以台灣生醫產業的體質而言,竹北如果成立生醫園區,十年後將是一片廢墟。 <br><br> 竹北生醫園區在過去一年多的規劃中,國科會、衛生署,及經濟部都避之唯恐不及,但在經建會受上層旨意形成的「既定政策」下,相關單位被動配合,到最後由國科會無奈地扛起大責。在過去半年來,我曾與經建會的高層反映過此看法,負責此案的官員竟然說他是完全外行,是上層及李遠哲在主導,令我頗為震驚,難道這是扁政府的決策模式?在負責機構首長如國科會、衛生署,及經濟部皆不看好甚至反對的情形下,扁政府為什麼要一意孤行呢? <br><br> 台灣當前的政經社會環境很像五○年代毛澤東自國民黨手中奪下政權的時空。當年毛澤東急於向人民表態及交心,高舉三面紅旗,結果人民公社破產了,大煉鋼廠連粗胚都燒不出,大躍進反而成了饑荒遍野,種下了文化大革命的火種。阿扁有心拚經濟,其心可感,但必須行之有方,穩健前行,切切不可揠苗助長,而使台灣剛萌芽的生醫產業受到重創。如果能將兩百億用來培育幾百位生醫人才,強化現有的園區計畫,也許五年、十年後我們在生醫產業方面尚可有小成。阿扁應傾聽專家的意見,懸崖勒馬,重新評估竹北園區的規劃,以避免一個災難的發生。 <br>
籲請阿扁總統懸崖勒馬
 

Re: 竹北生醫園區是個大黑洞

文章我們需要怎樣的生醫園區 » 2003-10-09, 08:00

我們需要怎樣的生醫園區 <br><br>◎吳榮燦 20030107自由時報 <br><br> 見蘇益仁教授「竹北生醫園區是個大黑洞」一文(自由廣場,一月五日),終於了解了此一決策的運作模式,再次讓我們領教諾貝爾光環的威力,我們從未懷疑李遠哲院長熱愛台灣的心,更贊同他所提向上提昇、不要向下沉淪的呼籲。 <br><br> 但是,專業就是專業,蘇 文中所提五百床癌症醫院的質子治療,連臺大醫院會計部門的評估都有財務受牽連拖垮之慮而推給國家編列預算擔負每年達十多億的虧損,以癌症研究相關領域生技製藥產業的世界潮流而言,以癌症醫院最主要的癌病化療藥物大多在一九八○年以前所研發,頂多再做些小修飾,一九八○年以後真正較為矚目的也只有紫杉醇,日前花了國家八、九億經費的國家型生技製藥第一期三年的結案評審會中,筆者也看到一些似乎可以進一步發展的成果,在場三位來自業界的委員卻無勇氣投入進一步的研發,不外癌病藥物的領域歐美已投入數千倍於我們研發經費 ,也只不過有目前的結果,一個以癌病醫院作為生醫園區的靠山來發展我們剛起步的生技製藥產業,利基在那裡? <br><br> 再說從一個硬體的建設完成到人員軟體的成熟,以成大醫院的例子至少也要個十五年,成大還有一個實力堅強的醫學院團隊就近支持才能如此迅速的成長,只有臨床醫師為主的醫院是無法滿足真正生技製藥產業所需上游的研發能量,真的不了解其合理的邏輯在那裡?阿扁總統,您的決策團隊終究是少了一位真正了解生技製藥領域的政務委員,才會形成如此粗糙的政策,台灣的電子產業還有多少美景沒人敢斷言,生技製藥產業是國內未來知識經濟產業的另一個春天,但它所需要的不是電子業集中式的生產園區。 <br><br> 無論在歐美,生技製藥領域的發展都是以現有的大學及其附設醫院為主軸,環繞著其發展,在德國、芬蘭等國,更是政府設法讓大學與業界混在一塊,相通的臨棟讓雙方連吃飯都會碰面,讓大學與業界成為研發夥伴,一同去打拚,大學有的是研發專長,業界有的是經營管理長才,各司所長結合專業,才能面對世界的挑戰。 <br><br> 國外或有學校教授將成果直接拿去開生技公司的例子,但如果你讓像筆者一樣一輩子連作夢都在搞研究,至今不曾報過稅、只能仰賴老婆報的研究者去開公司,沒二、三下就清潔溜溜。生技製藥產業發展的關鍵是研發人才,是研發園區,不是生產園區。 <br><br> 生技製藥產業是最多元化的,全世界任何再大的製藥廠也無法通吃,只要您真有一套小本事,就可以讓你活得很好,而機動性更是會賦予強壯的生命力。而想想,過去台灣的經濟部也是靠中小企業的多元化與靈活度支撐起來的嗎?還有比這更適合讓國內的中小企業來發揮的領域嗎?為何要繞著大學及附設醫院發展? <br><br> 中小企業研發團隊的規模也不能很大,然而生技製藥的研發常會需要一些大型的貴重儀器,如果能向大學或醫院商借使用,不必耗費高成本購置,可以節省相當的成本,對於一個研發型的生技公司而言,這已是相當的誘因。而這些屬於高科技的研發人員,更需要的是生活品質較高的生活環境才能留得住人才及吸引國際人才,竹北園區有美語學校、美國學校、日本學校嗎?有好的餐廳、優雅的名店、流行的娛樂場所嗎? <br><br> 一般而言,國內具有醫學中心的大學或醫院其實其周圍都已自然形成如此的環境,換句話說,天生麗質難自棄,生技製藥產業是以醫學中心為主體的大學生物醫學研發能量的傳輸,才能真正的發展。問題只是,過去十年教育部大學經費撥了相當的部分補助私立學校及升格的技術學院的結果,讓一些應該是研究型大學的院校的硬體建設幾乎都處於停頓的狀態,這些生物醫學研究型大學幾乎都處於過度擁擠的空間,那來多餘空間讓產業進駐?在經濟部中小企業補助成立眾多的各大學育成中心,每間公司有個五坪、十坪的空間虛有其表一番,成得了何事? <br><br> 不必要二百億,拿個五十億讓幾個有規模且有醫學中心支持的研究大學各建一個產學合作研究大樓,規劃成為沒有疆界的生技製藥研究園區,將是讓我國的生技製藥產業發展出來的關鍵。 <br><br> 阿扁總統,再次籲請您懸崖勒馬,二百億不是小事,拚經濟,錢要用在刀口上,十年前經濟好的時候,您設在阿里山上我也不在乎。 我雖然沒有諾貝爾的光環,但我應該是專家之一,至少我在沒有政府經費支持的產學合作案中,一是廠商先期參與,一是廠商技轉,二個都開始由業界朝在國內進行臨床試驗的規劃走,期望將來邁向國際新藥開發的舞台,您總不能說我不懂生技製藥吧 ! <br><br> 最後,我附上國際製藥聯合會會長克雷伯博士在去年十月接受「今日新藥開發」 國際雜誌專訪的一段話作為結尾。他說:製藥工業是非常讓人鼓舞的,因為人類的疾病中至今只有三分之一有藥可醫。阿扁總統,那三分之二是我國未來知識經濟的命脈,回頭是岸。(作者吳榮燦╱陽明大學生物藥學研究所教授暨新藥研究中心主任) <br>
我們需要怎樣的生醫園區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