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反注音文者的恨、爽與創傷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論反注音文者的恨、爽與創傷

文章政小四 » 2003-03-05, 08:00

http://gpaper.gigigaga.com/ep_news.asp? ... p=haruhiko<br><br><br>  對於台灣網路使用者而言,注音文的使用,是一個很難不被看見的現象。而所謂的注音文,指的是以注音符號來置換中國漢字符號的書寫方式;例如以「ㄉ」代替「的」、以「ㄋ」代替「呢」、以「ㄅ」代替「不」、以「真ㄉㄇ」代替「真的嗎」。據推測,這種書寫方式起因於台灣獨特的電腦∕語言脈絡,乃是因著注音輸入法的輸入特性(要打出一個中國漢字,就必須輸入二至四個注音符號),而被發明出來的另類書寫方式(以打出該中國漢字所需的第一個注音符號,來對該中國漢字進行置換)。而這種書寫方式,由於縮短了打字表意所需的時間與精力,因此不管是在網路論壇上的討論,或是即時線上遊戲中玩家間的交談,都非常盛行。<br><br>  然而,注音文在廣為流行的同時,卻也招致了另一批人的撻伐與排擠。在某些網路公共論壇以及私人的留言板上,注音文的書寫自由,就被嚴格地剝奪與禁止(只要在網頁搜尋引擎如Google,輸入「禁止」、「注音文」兩個關鍵詞來搜尋,我們自可得知注音文在網路上被禁止的質量與程度)。而即使是氣氛較自由、不預設禁止注音文的版規的討論論壇,也可能因為反注音文者要將對注音文∕使用者的不滿與怨恨發洩出來,或開罵、或批判,而不免引爆至今不時發生,未來也將不斷發生的「注音文論戰」。<br><br>  在這些千篇一律的論戰中,注音文使用者以維護自我書寫言論自由,來構築自衛的城牆。相對地,反注音文者則以各式武器、由各種方位,對注音文的書寫自由衛城進行攻擊。舉例而言,客氣中帶點酸味的批判,有如「裝可愛」;至於「懶惰」、「耍幼稚」、「長不大」、「回去念小學吧!」,謾罵火力就大多了;而「耍C∕娘娘腔」則是專屬於男同志社群內的獨特攻擊注音文的方式。除了上述這些較為普遍、直覺式、大眾口味的怒氣發洩,也有一些看似比較理性的反注音文理由:「注音文會危害中國傳統文化」、「注音文會降低國人中文程度」、「注音文讓人看不懂,阻礙溝通、破壞秩序」。而由上述事實看來,注音文與其使用者,的的確確可以說是許多人厭惡、仇恨的標的物。<br><br>  然而,有趣的是:這些反注音文者,不管他們是直覺式地向注音文噴發怒火,或是看似理性地批判,其中都暗藏了不為人知的酷異仇恨∕快感和創傷。而這要從意義的建構過程講起。有關意義的建構,事實是:一個符號、字彙或語詞的意義,並不是內在於它們之中的永恆不變之物,而是與其他四散漂浮的符徵在一起,在不同的意識形態脈絡下,回溯性地縫合出意義來。舉例而言,如我在〈就是紅〉這篇文章中所述:「『紅旗飄揚』,可以意味著中華職棒味全龍隊、全球的社會主義者、工會、工運、社會民主理想,當然,也可以意指中國、統派,與所謂的中共同路人。」於是,如今注音文∕使用者身上的各種隱喻、意義,例如「裝可愛」、「幼稚」、「懶惰」等等,當然就不會是必然不變之真理,而是在某一種文化脈絡下,與其他符徵(好比「小學」、「國語課」、「中國」、「成熟」、「大人」、「小朋友」)在一起於言說後,所造成的回溯性縫合產物。因此,「注音文」這個符徵本身,其實是沒有任何意義(符旨)的。<br><br>  於是,「注音文」這個本身沒有固定意義的符徵,本身乃是縫合意義的紐結點、縫合點。在某種意識形態脈絡下,以「注音文」這個符徵為中心進行意義之縫合,才能出現「注音文很幼稚」、「使用注音文是在裝可愛」的描繪與意義。不過,即使我們不用上述艱澀的語言學理論來了解,也可以透過翻轉上述這些描繪字句,來輕易地看出有關注音文的論述的漏洞。由「注音文很幼稚」、「使用注音文是在裝可愛」,翻轉到「(使用)注音文之所以是幼稚、裝可愛,乃是因為它是注音文」,我們不免發現:「注音文」指涉的,其實是一個永遠無法企及的未知數。畢竟,上述的翻轉反問所帶來的,根本不是「注音文是什麼」,而是:「注音文就是注音文,是一個未知數X」,我們永遠也達不到它真正指涉的所在。這種確定性的匱乏,乃是不可避免的原初創傷,其實是很令人焦慮、不安的。<br><br>  不過,這種令人焦慮的事實畢竟是給掩蓋住了。個人透過特定符號秩序的召喚、凝視,自可將「注音文」的意義縫合出來,將「注音文」的意義固定下來,從而掩蓋住那無法企及的未知數X,平撫心中的不安與創傷。換句話說,反注音文者將注音文的意義縫合、建構為「裝可愛」、「幼稚」、「懶惰」,並批判為「中國傳統文化、國人中文程度、社會秩序的殺手」,其實是因為受到特定符號秩序的召喚與凝視。而反注音文者之所以感受到這特定符號秩序的凝視,甘願接受其召喚,則是因為他們認同這樣的符號秩序,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應該要符合這個特定符號秩序,以受其褒揚、讚賞。<br><br>  那麼,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就浮現出來了:召喚、凝視反注音文者的秩序,或說反注音文者所認同的秩序,到底是什麼?藉由上述反注音文者對注音文∕使用者的撻伐(幼稚、懶惰、失序、毀棄傳統……)的翻轉,我們不免發現,答案乃是成熟、獨立自主、尊敬祖宗、中國文化、男子氣概、有秩序、溝通順暢、易管理等概念的綜合體:父權體制。<br><br>  不過,那個難以企及的未知數X、令人焦慮的原初匱乏和創傷,並不是不見了,而只是被掩蓋住而已。於是,反注音文者在每一次的接受父權體制召喚,從而回溯性地縫合意義之後,總是不免保留下一定的缺口。而這缺口就是令人驚疑不安、歇斯底里的:「你∕他們到底想幹什麼?到底是怎樣?」詳言之,反注音文者回應父權體制的召喚,將注音文∕使用者建構為幼稚、懶惰、失序的,並加以批判撻伐的同時,不免心生疑問:「他們使用注音文,就是在裝可愛,就是在耍幼稚,就是在破壞中國文化,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我又是為什麼要反對他們?我在幹麻?現在到底是怎樣!?」而要是反注音文人士不斷地接受父權體制召喚而縫合出意義,卻又同時不斷地意識到那未知數X、不斷地心生疑惑與驚懼,最終將不免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態。<br><br>  事實是,還沒聽說過有這樣不幸的反注音文者。於是,受父權所召喚的反注音文主體心中,當然是有一個精神機制在運作著,以避免自我瀕臨崩潰。而那機制,不就是所謂的幻象嗎?經由幻象的屏障,上述令人歇斯底里、焦慮不安的問題獲得了虛假的解答(他們使用注音文,是因為他們覺得裝可愛、破壞傳統文化很爽,一言以蔽之,就是他們幼稚;而我反對注音文,是因為我很成熟、我比較懂人情事故、我比較尊重傳統文化)。如此看來,在幻象提供虛假解答的同時,其實也構築了反注音文主體的虛假慾望與快感∕爽(慾望獨立、成熟、自主、秩序、控制等自我的快感,仇恨幼稚、失序、依賴、混亂等注音文使用者的快感)。<br><br>  然而,正是因為慾望、爽乃是由幻象所建構出來的,不免使我們得到這樣一個令人驚怖的結論:與其說反注音文者在仇恨注音文∕使用者,不如說他們是在仇恨自己!畢竟,所謂的他者的快感,那個被自我所仇恨的他者的快感(例如,注音文使用者覺得裝可愛、耍智障很爽),乃是自我精神機制之幻象所建構出來的。於是,在我內心之中,根本就沒有什麼他者的快感,有的只是自己的快感。事實是:我在仇恨自己的快感、反注音文者在仇恨自己的快感。總之,這種歸罪於注音文使用者的行為,核心其實是一個很令人崩潰的創傷事實:不管是反注音文者也好,中國文化、繁體字的擁護者也罷,他們從來就沒有擁有過那些獨立、成熟、自主、秩序、控制、中國等等快感,而以後他們也獲取不到;畢竟,那些都是幻象的建構物。<br><br>  事實上,還有更令人驚訝的酷異事實。我們之前不是說:快感與慾望乃是由幻象機制所構築的嗎?於是,我們就不免也得出以下的酷異事實:仇恨他者快感的真相,其實是慾望他者的快感。依賴、失序、幼稚等等他者∕注音文使用者的快感,既然其實是自我心中的快感,就不免暗示了自我對它們也有所慾望,否則就不會在自我心中被自我幻象機制所結構出來。然而,這種對「他者」(其實是自我)快感的慾望,對於既定符號秩序(父權)來講,當然是大逆不道的。因此,反注音文主體在慾望這些「他者」快感的時候,是採取一種迂迴的進路的:越痛恨,就越慾望;越慾望,就越痛恨。<br><br>  於是,我們終於可以解釋一些反注音文人士的書寫「純注音文」的行為了。反注音文人士所製造出來的「純注音文」,通篇均為注音而毫無中國漢字,毫無理解的可能性,是一般注音文使用者所不會書寫出來的產物。而正是在反注音文人士的這種「過度」的模仿行為中,我們不免發現:在反注音文人士心中,其實也潛藏著不可說的失序、混亂、依賴、裝可愛慾望,而就是因為太慾望了,才不免也同時痛恨它們。正所謂,愛恨本一體,他我無分別。<br><br>  通過「注音文」這個符徵的意義與快感建構的考察,我們得知了反注音文人士的反注音文真相。簡單來講,那真相乃是由永遠無法企及的未知數X、令人焦慮不安的原初創傷的核心,所開展出來的。而開展出來的對注音文的仇恨與對反注音文的爽,其實根本就是一體的:與其說反注音文者在仇恨注音文∕使用者,不如說他們是在仇恨自己;而仇恨「他者」快感的酷異真相,其實根本就是慾望「他者」的快感。事實上,類似的精神結構,也可以在仇恨同性戀者、歧視外勞、撻伐一夜情、多人性愛派對等等其他妒恨例子中找到。不過,如果要消弭仇恨心態所帶來的傷害,在揭示恨、爽與創傷的意義與精神結構之後,恐怕還有更繁雜辛苦的工作要做。<br><br><br>政小四 92/2/24<br>〈論反注音文者的恨、爽與創傷〉<br>
政小四
 

反注音文者到底在反∕煩什麼?

文章政小四 » 2003-11-28, 08:00

反注音文者到底在反∕煩什麼?(一)<br><br>  歸根究底,注音文不過是一種另類的語言使用現象。然而,這樣的語言現象,卻往往在<br>網路上引爆比統獨鬥爭更強烈的論戰,被反對者投以大量的厭惡與妒恨。基於強烈妒恨心理<br>有可能導致後續的妨害人權的不幸事件(例如,言論自由的侵奪已然發生),於是,我們作<br>為人權的關心者,不禁要問:「反注音文者到底在反∕煩什麼?」希望藉由獲致上述問題之<br>答案,而進而能夠想方設法,弭平咀恨啣枚的妒恨心態,讓歧視異己、傷害自由人權的不義<br>行動能夠免於發生,從而讓所有人都能享有做自己、搞生活的平等基礎環境。<br><br>  根據觀察,反注音文的進路頗多。其中之一,即強調注音符號設計者所宣稱的原始功能<br>。對於這些(看似)注重事物之原始功能的反注音文人士而言,既然注音符號是作為表示聲<br>音之符號而被發明的,那麼就不應該讓它們成為表意符號。<br><br>  在此先不論應不應該的規範性問題,有意思的是,上述說法將注音符號當作非表意符號<br>,本身是一個錯誤。任何符號都有符徵(音∕圖)與符旨(意義)兩個面向,注音符號亦不<br>例外;於是正是這符號的一體兩面性質,使得「ㄉ」這符徵,與符旨「表示『ㄉ』這個音的<br>圖寫方式」,連結在一起。而這樣的表意連結,其實正是注音符號製作∕推行者所渴望、所<br>創造出的意義連結。否則,如果製作者只是畫出了一些圖案,卻不賦予它們意義,那麼注音<br>符號的原始功能、注音符號製作者的渴望──表示某些聲音──,就無法作動起來,注音符<br>號也就不成其為注音符號了。於是,我們必須首先承認,注音符號確實是表示聲音之符號,<br>然而正是因為如此,它們也無庸置疑地會是表意符號。<br><br>  既然注音符號作為符號,本來就是表意的,那麼反注音文人士的眼中釘,就不能說是注<br>音符號的表意性。雖然由部分反注音文者的言論看來,他們似乎是在反對注音符號被「誤認<br>」、「誤用」為表意符號,然而經由上述分析之後,我們不免發現,反注音文人士真正的眼<br>中釘,其實是:必然作為表意符號的注音符號,表了別的意。詳言之,以符號「ㄉ」為例,<br>相對於符徵與原有符旨「表示『ㄉ』這個音的圖寫方式」連結在一起,在注音文使用者的書<br>寫脈絡下,符徵「ㄉ」更與其它被符旨化的原符號(例如「的」、「得」這些字)連結起來<br>,從而吸納了該原符號的符旨∕意義(例如「的」、「得」這些字的符旨)。簡單來講,ㄉ<br>不再只意味著「表示『ㄉ』這個音的圖寫方式」,它更有了「的」、「得」等符號的意義。<br><br><br>  事實上,這種被稱為後設語言的意義外延現象,並不罕見。除了注音文之外,各種理論<br>的符號學或後設語言,也是透過吸納一個有意義的客體系統作為符旨,而達成表意的任務。<br>當然,日常生活中也不是沒有例子:時裝雜誌為了講述時尚概念所使用的各種符號、詞彙,<br>同樣不只是純粹符徵與純粹符旨的連結,而是與被符旨化的原符號連結。舉例而言,「卡其<br>色與白色衣褲」作為符徵(不管是聲音、圖案或文字形式的符徵),乃是與符旨「卡其色與<br>白色衣褲」連結起來,成為符號「卡其色與白色衣褲」;而「極簡風格」這個時尚後設語言<br>的符號,則是透過「極簡風格」的符徵與符號「卡其色與白色衣褲」連結起來,在拋棄符徵<br>「卡其色與白色衣褲」的同時,取得了符旨「卡其色與白色衣褲」。而任何為了方便迅速表<br>意的縮∕代寫(例如「SARS」、「非典」、「飛典」、「煞士」、「btw」、「asap」、「T<br>W」)、簡單圖案(例如生化危機的紅色警告圖、核輻射警告圖、「%」),也都有著與注音<br>文一模一樣的意義外延表意程序。<br><br>  如上所述,後設語言何其多,然而唯獨注音文被群毆。於是,前文所稱「反注音文人士<br>反對注音符號表示別的意」,其中的深層意義,就不在於「因為注音文是後設語言」,而似<br>乎是在於「注音符號的原有功能被僭越了」,因為注音符號原先並非設計作為表示其他符號<br>之意義的後設語言。然而,反注音文人士並未同時反對其他僭越原始設計人所宣稱的功能的<br>行動,例如反對將吹風機用來吹乾衣服、反對將保險套用來套在槍口以避免沙子進入槍管所<br>導致的危險、反對將數字「43」用來表示「恕刪」。於是,依照反注音文人士這種反得不一<br>致、不徹底的態度,「注音符號原有功能被僭越了」,仍然不是注音文被反對的邏輯核心。<br>(未完待續)<br><br>政小四 92/5/13<br>〈反注音文者到底在反∕煩什麼?(一)〉<br>http://gpaper.gigigaga.com/ep_news.asp?n=1002144&p=haruhiko
政小四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7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