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的留學之路?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怎麼樣的留學之路?

文章穆信成 » 2003-03-17, 08:00

怎麼樣的留學之路?<br><br>穆信成 epicure<br> <br>不記得是幾個月前,南方的 mailing list 上有一篇投稿,原<br>標題大約是「不一樣的留學之路」(後來換了標題)。標題讓<br>我以為該篇文章談的是我當時心裡的事情。但後來發現該文的<br>主旨大約是「在國外,發現許多外國人都相當關心台灣,因此<br>我們更該愛台灣」。<br><br>我心裡想的則是「在國外,發現許多外國人都相當關心台灣。<br>所以我們是否也該以同等的熱忱,去關心國際事務呢?我們是<br>否也該同樣地關心在台灣的外國人呢?」當然兩者是並不互斥<br>的。我也暫時擱下了回應補充的念頭。<br><br>我的學校台灣學生不多,我所了解「台灣學生大都怎麼想」的<br>管道,只有透過一些給留學生的 BBS。二月十五日那天,我隻<br>身到倫敦參加了反戰遊行。之後在網站上貼了自己的經驗。幾<br>天下來,沒有引起什麼關於戰爭或反戰的討論。第一篇回應立<br>刻把話題拉回了老方向:一個學生指控另一個人不愛台灣,另<br>一人反駁... 。直到幾天後,終於有了一篇算是談到反戰的貼文:<br><br>> 台灣人跟著上街頭喊反戰? 吃飽稱著?<br>> X的, 大家都忘了有個國家天天喊著不放棄用武力解放台灣? <br>> 幾百枚飛彈舵著的是你我在台灣的家人及朋友, 誰上街頭抗議了? <br>> 伊拉克是你家還是台灣是你家? 還是大家都是中國人? 反美<br>> 帝國主義人人有則? <br><br>這幾個月來,我常想起這個問題:我們這些留學生,將帶什麼回<br>台灣? 而在兩個議題上的經驗,卻讓我相當失望。除了反戰,<br>第二個是關於種族與外勞的議題。<br><br>* * *<br><br>很多很多次,看到留學生說,台灣真是了不起,沒有種族歧視。<br><br>大概是 2000 年夏天, 我從曼谷轉機回台北。候機室裡頭一群群<br>穿著同顏色夾克的人排排坐著。他們的夾克上印著所屬仲介公司的<br>名字和電話。各公司佔據候機室的一個角落,做成一塊塊的整齊方<br>陣。每個人大都低頭不語,讓我想起入伍前運兵的情狀。<br><br>飛機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旁邊。當時的我總算是坐過幾次飛機了,<br>漸漸以能神態自若地點想要的飲料而自豪。空姐問了我的餐點,轉<br>向他。幾次用英語問話,他聽不懂,於是空姐聳聳肩,隨便拿了一<br>套餐點放到他的桌上。不長不短的旅程,我注意到他的背脊自始至<br>終是挺得直直的,從沒放鬆靠到椅背上過。<br><br>同樣是隻身在外,同樣是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迎向不知名的未來。<br>我卻比他幸運很多。很想和他聊聊,告訴他我曾如何徬徨。但最後<br>能做到的只有想法找機會給他一個微笑而已。而他的目光從不敢與<br>我交會。<br><br>* * *<br><br>留學板上我們常談起台灣。爭論台灣的名字(繼續那個「-ese」字<br>尾是不是輕蔑字眼的話題),爭論愛不愛台灣,為了約翰走路開台<br>灣的玩笑的廣告而義憤填膺。「台灣」在一場場的言說建構下成了<br>我們的想像共同體: 我們是台灣人, 「那種」、「THE」台灣人,<br>有著某種共通特質,常常被歧視,常常被打壓,和世界對抗而自傲<br>著。但經由這樣的論述在我們心裡建構出來的台灣國族想像,是真<br>實台灣的真實反映嗎?國族的想像建構,是否再次遺忘了某些人,<br>讓我們更加盲目地看不到"台灣"作為一個地理名詞已經容納了多樣<br>的人種和文化,而這些人並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br><br>我以為,身在異鄉的我們,對於身在異地之人的心情應該更能感同<br>身受。所以,將來回到台灣,帶來改變的也應該是我們。但幾次看<br>到「黑人區安不安全」「某某處比較高級,比如說不常看見印巴人」<br>的講法,總讓我失去信心。曾和一個網友聊天,說到日本對台灣人<br>歧視。「還是台灣好,」他說,「沒有種族歧視。」我說,台灣給<br>外勞的工作和生活環境都很惡劣。「哦,不過那是只有對外勞嘛。」<br><br>原來,他所說的「外國人」是白種人。後來也觀察到,英國人說到<br>種族歧視,主詞通常是自己,告誡不可歧視有色人種。我們(或著<br>是留學板上我所見到的人)說到歧視,主詞常是別人,對自己的偏<br>見卻少見反省。<br><br>有人抱怨受到室友的欺負。其中一個是台灣人。有人驚訝地說,「<br>同樣是台灣人,怎麼欺負自己人呢。」話說不錯。只是我也聯想到,<br>這裡的「台灣人」,界限畫在哪。包不包括那些不太「同樣」的「<br>台灣人」? 台灣人只有一種「同樣」的嗎?是否就如同在我們看來<br>「英國人」大多是「同樣」的,因為印度、非裔、中東、東南亞移<br>民或後裔,都因不符合我們對白種英國紳士的想像,而不認為他們<br>算英國人,最好別住到他們的區?<br><br>* * *<br><br>曾讀過「市民社會」或「公民社會」的一些。市民社會的建立仰賴<br>社會組成份子不僅關心某事對我本人的利害,或某人與我的私交,<br>而關心公平、正義、責任義務等等普遍價值和公共議題。西方花了<br>幾百年的時間,建立了市民社會的雛形。而這正是台灣欠缺的。<br><br>於是再次想到。我們來國外走了一遭,將帶什麼回台灣?<br><br>我們是如此自卑地在我們到底應該自稱 Taiwanese, Taiwanian, <br>or Formosan 這樣的話題上急於找到一個定位,又如此自傲地把<br>「台灣人」想像為一個同一的共同體,把加諸在台灣的外國人的不<br>平等待遇輕則認為事不關己,重則視為理所當然。我們並不關心人<br>權、人道、反種族歧視的普遍價值,只在需要時把這些觀念祭出來<br>為己所用。是故在戰爭前夕,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伊拉克又不是我<br>們的家,在外敵威脅下,應當與保護國美國站在同一邊。<br><br>這樣的我們,將帶什麼回台灣?<br><br>台灣並不缺愛台灣的留學生。但這些留學生,能不能帶給台灣她所<br>缺的?<br> <br>
穆信成
 

交換學生多 壓縮留學潮?

文章留學是為了什麼 » 2004-04-30, 08:00

交換學生多 壓縮留學潮?<br><br>記者賴至巧/專題報導<br><br>國內近幾年留學潮趨緩,已不若六○年代風行,多數大學生選擇留在本地攻讀學位或就業,<br>因此出現大學國際化程度低落的質疑。但每年短期交換和寒暑假遊學的人數同時增加了,究<br>竟是因為留學費用過於昂貴?還是新世代抗壓性低,過不慣遊子生涯,才以較短的時間來實<br>現留學夢?<br><br>根據台灣大學國際學術交流中心統計,該校交換學生有逐年成長的趨勢,今年申請人數更達<br>高峰,共174人報名,競爭激烈,校方因此改變考試方式,改由統一筆試。中心主任周家蓓表<br>示,為了擴大國際視野,各大學近年都在積極締結姊妹校,爭取雙方教授和學生交流的機會<br>。另外也有學校推出優惠措施,成功大學和政治大學近年就推出免學雜費方案,大力鼓吹學<br>生出國,結果人數暴增。<br><br>值得注意的是,部分研究所還硬性規定學生在畢業前需出國進修,包括中山大學人力資源管<br>理所、台灣師範大學翻譯所、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等,都有類似制度,顯示高等教育國<br>際化的需求。<br><br>周家蓓指出,目前出國交換學生以人文社會學科為多,尤其外語和管理兩類居冠,理工科系<br>因為傳統風氣不盛,始終不普及。同時,近年目的國家也不再獨尊美國,歐洲和澳洲一樣熱<br>門,日韓兩國多少也沾了哈韓、哈日風的光,呈現微幅成長。<br><br>事實上,交換學生不若留學生負擔經濟和課業雙重壓力,反而以體驗異國文化的動機居多,<br>也有不少是探路性質,想為未來留學預作準備。<br><br>「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留學夢,只是時間長短不同而已!」台大新聞所張姓學生說。剛從日<br>本回來的她,對於過去一年的交換經驗還充滿著新鮮感。她表示,當台灣的交換學生經濟又<br>實惠,不僅學費只要負擔台大的部分,學雜費也減免,又可以同時拿學分,「出國見識見識<br>,何樂而不為?」<br><br>中山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一年級學生李芸蘋,從大學時代就對留學有憧憬,因此當她知<br>道該所關於交換才能畢業的規定時,便毅然決然報考。也有學生出國之後發現機會難得,乾<br>脆在當地多留一年,拿第二個碩士學位後才回國。她表示,語言能力加上外國生活經驗的優<br>勢,讓畢業的學長學姊在就業市場上很搶手,所以她一直很期待交換生涯的到來。<br><br>周家蓓表示,交換學生雖然無法取得學位,但確實增加了學生出國的動因,許多學生回來之<br>後,便立志要出國留學。不過她也感嘆,20、30年前的留學潮只能用盛況形容,當年系上同<br>學有超過一半留在國外讀書或定居,而今或許是經濟繁榮,生活環境太過安逸,本土學術發<br>展也達水準,讓新世代學生只想以較輕鬆的方式出外看看。她憂心,出國留學的人數變少,<br>將使得大學與國際的聯繫變少,一旦維持個數年,學術恐將形成斷層,因此她鼓勵學生不要<br>躲在小島裡,無論短期或長期,出國培養國際觀絕對是必要的。 <br><br>【2003/12/02 民生報】
留學是為了什麼
 

因為沒有對美國經濟有幫助,所以這個問題一直被提出

文章請注意最後一段報導 » 2004-05-19, 08:00

我留美人數 負成長3%<br><br>記者林麗雪/報導<br><br>美國國際教育研究所(IIE)最新統計指出,全美2002~2003年外籍大學生總人數達58萬632<br>3人,印度連續兩年位居留美外籍人學生榜首,中國大陸居次,我國則以2萬8017人,位居第<br>5名,較上年度負成長3%。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警告,如果我國大學生出國繼續深造攻讀學位人<br>數逐年減少,不但影響我國學術水準,也會禍及產業升級。<br><br>為了鼓勵我國學生出國留學,攻讀學位,教育部將彈性改變公費留考制度,除了保有原來的<br>留學考試措施外,明年起,新增公費留學申請制度,只要能申請到外國優秀大學研究所入學<br>許可,向教育部提出申請,審核通過,就可以獲得獎學金。<br><br>根據IIE出版的「Open Doors」刊物指出,2002~2003年度各國留美學生人數以印度最多,總<br>人數達74603人,其次是中國大陸的64757人,南韓、日本和中華民國分居第3、4、5名。與上<br>年度相較,前5名國家中,只有日本和我國人數出現負成長,印度成長12%。<br><br>在全美各大學中,南加大蟬聯全美最多外籍學生,全校共有6270名外籍學生,紐約大學、哥<br>倫比亞大學分居2、3名。<br><br>這份刊物指出,2002~2003年在美外籍學生總共貢獻120億美元給美國經濟,分別消費在學雜<br>費、生活開支,美國商務部則將高等教育列為美國的第5大服務業出口。<br><br>【2003/12/04 民生報】
請注意最後一段報導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