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政經病理學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SARS政經病理學

文章蘇偉碩 » 2003-05-09, 08:00

2003.04.30 中國時報 <br>SARS政經病理學<br>◎蘇偉碩<br><br><br> 治療SARS病患的臨床醫學家告訴我們,SARS病患致死的原因可能並不是在與病毒交戰後<br>「戰敗」的結果,而是免疫系統總動員採取了「焦土政策」要全面殲滅SARS病毒,反倒讓原<br>本要保衛的人體成了病毒的陪葬。 <br><br> 人體在感染SARS病毒之後,病毒會躲過人體的防疫通報系統侵入細胞,利用細胞的器官<br>增殖,等到大量病毒突然從細胞內傾巢而出時,被嚇壞的免疫通報系統就發出總動員的緊急<br>通告,此時會出現醫學上稱為「細胞激素風暴」的現象。位在全身的免疫部隊一收到風暴行<br>動指令,就立即趕赴病毒聚集的肺部進行密集的轟炸,於是高燒不退、全身酸痛、咳嗽、肺<br>炎等病症一一出現。 <br><br> <br> 結果可想而知,病毒固然被大舉殺滅,但是肺部的損害更嚴重。而且戰場上的所施用的<br>化學武器隨著血液流佈到全身,造成肝臟、腎臟及心臟等新陳代謝器官面臨衰竭的危機。即<br>使有幸度過前面兩個險關,接下來因為免疫系統早已將庫存彈藥全數消耗殆盡,一個原本對<br>人體不成威脅的小角色如黴菌等,就可以輕易殺死手無寸鐵的人體。 <br><br> 台灣在對抗SARS的戰役中會不會也犯下與人體免疫系統相同的錯誤呢? <br><br> 在和平醫院因為爆發SARS院內感染而倉促封院後,台灣社會就陷入了一股「心理激情風<br>暴」。一天當中,高雄市聚眾反對設立SARS特別門診,新竹市長帶頭阻擋載運SARS病患的救<br>護車進入衛生署新竹醫院,雲林縣也出現反對和平醫院醫療廢棄物的行動。 <br><br> 台灣對SARS的反應已經接近過敏性休克,以受隔離處分的人數和SARS病例數相比,台灣<br>又拿下了世界第一。將所有來自SARS流行區的入境旅客不分青紅皂白,全部強制隔離十天坐<br>公共衛生監,簡直是重演美國在第二世界大戰期間將所有日裔美國人全部當作日本間諜關進<br>集中營的悲劇。政府是否考慮過這種以斷食療法來治病的霹靂手段,一個以國際貿易為命脈<br>的經濟體會不會在還沒有把病毒殺死前先餓死自己?而一旦經濟崩潰,政府又上哪去籌錢來<br>打抗SARS大戰呢?說不定連基本的公共衛生條件都無法維持而倒退到五十年前,流行性的腸<br>炎和「典型肺炎」又會重回十大死因,只因為我們連便宜的抗生素都買不起了! <br><br> 但願這樣的類比只是危言聳聽,也但願政府能夠停止「寧可錯殺一百,不可錯放一人」<br>之類會激發民眾恐慌的言論,讓更多符合證據醫學與流行病學的正確訊息代替各式各樣包含<br>政治目的煽動。畢竟只有普及的科學知識才能讓民眾擺脫對瘟疫的超自然恐懼。台灣社會也<br>才不會在無謂的死亡恐懼中,放棄了對民主文明的堅持,而選擇以獨裁作為驅逐心魔的護身<br>符。 <br><br> (作者為醫師,台灣醫事聯盟執行長)
蘇偉碩
 

同是法定傳染病 有冷有熱?

文章SARS新聞掩蓋其他疾病 » 2003-11-26, 08:00

2003.05.01 中國時報 <br>我有話說:同是法定傳染病 有冷有熱?<br>黑風/北市(獸醫師)<br><br><br> 就在SARS快速流行並且成為每天新聞頭條時,其實很多人並不知道,但是熟悉醫療的人<br>卻是非常的緊張,那就是北部的某些醫學中心已經悄悄將肺結核病人移出隔離房,將原床位<br>給SARS患者使用。 <br><br> 相信這則新聞對於衛生署,以及一些正在胸腔科病房住院的病人與家屬而言,應該是一<br>件須要非常注意的警訊。多年管制的肺結核將被醫院私下解禁,以應付話題上的另一個法定<br>傳染病SARS,卻不知肺結核的預防措施已經實施多年,近年卻重新回到重大疾病排行榜前十<br>名。在不知不覺中,這個在筆者小時候靠買防癆郵票,一點一滴控制到合理的感染率之下的<br>疾病,不但靜悄悄地擴大開來,且在某些醫院管理高層的譁眾取寵心理下,竟然要以一般病<br>房病人及家屬的安全來作交換。更別說是在不足的防護措施(無足夠的負壓空調,隔離衣和<br>口罩)下,醫護人員毫無工作上的安全保障了。希望有關單位正視這些問題,不要只因為SA<br>RS是當紅疾病,而忽視一個危險的、過去所費苦心決不亞於SARS的疾病。不要沒能有效控制<br>SARS,反而讓肺結核趁機流行,兩頭皆空就得不償失了。
SARS新聞掩蓋其他疾病
 

儘量降低SARS的污名化

文章參考疾病的隱喻 » 2003-11-26, 08:00

2003.05.01 中國時報 <br>儘量降低SARS的污名化<br>中時社論<br><br><br> 「我較希望能著手開始安撫全國人民及高官顯爵們的恐慌不安及罪惡感。他們能穩定,<br>我們出去後方能安然生活。否則彷彿被烙印的牲畜,走到哪裡均會被標籤化。」這段話是和<br>平醫院精神科主任李慧玟寫的。她也在被隔離的近千人之中。她和另一位楊醫師,擔負起院<br>內被隔離者的精神安撫和照護。這段話,四月二十九日透過email,向院外連署關心他們的友<br>人們表達。 <br><br> 這段話很簡單。但說的卻是整個強制隔離制度中最核心的問題。高強度的行政手段,暗<br>示了SARS是何其可怕,何其迫切的危機,政府機關強制的對待方式,也許滿足了多數民<br>眾「寧可錯抓一百,不可錯放一個」的念頭,政治風險極低,但這也正是瘟疫對文明品質的<br>最嚴酷考驗,其實,透過宣傳、透過政策,我們經常給了一個疾病遠超過它名字所能承載的<br>意義。像是二○○○年美國國家圖書獎得主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那本經典─「疾<br>病的隱喻」,她以「隱喻」這個文學術語討論人類對瘟疫等疾病的態度。人類透過給予疾病<br>一個它本名以外的其他稱呼,這個名字所附加的意義,漸漸超越它的本名,武斷地成為這個<br>疾病的本質描寫。文化上的意義,道德上的判斷。 <br><br> <br> 對疾病,尤其是瘟疫的隱喻,絕不只是「給一個事物另外一個名字」。而是這「另外一<br>個名字」,通常帶有誇大、歧視的意味,使得透過隱喻去理解這個疾病的人,因此容易對疾<br>病產生偏見、誤解、貶抑、恐懼,其實就是「污名化」。瘟疫蔓延的時刻,病理之外的心理<br>層面問題如果不能用健康的態度處理,必然會造成防疫工作上更無形而巨大的障礙。健康者<br>對瘟疫的恐懼以一種邏輯擴散,只要不是自己,再嚴厲的防疫手段都不為過。但當疑病者感<br>受到自己的自由、人權被不當剝奪,又得不到任何補償與尊重,被歧視、被遺棄的恐懼也會<br>以另一種邏輯擴散,輕者逃避,對可能的染病徵兆刻意忽略,萬不得已,絕不尋求醫療體系<br>協助;重者甚至出現「反社會情緒」,明知染病,還故意將疫病傳染給不特定對象,在絕望<br>裡尋求共毀。 <br><br> 因為杯弓蛇影,人心惶惶,健康者的思維邏輯會形成壓倒性的集體暴力。像是刑事訟訴<br>裡,將嫌疑犯當現行犯處理,把一切嫌疑犯都做有罪推定,這種健康者的思維邏輯一旦主導<br>政策,主導輿論,在檢疫工作上,就非常容易出現將「疑似病例」當「確定病例」處理,將<br>一切被隔離者都做有「病」推定。刑事上有防衛過當,公衛上有防疫過當,防疫是否過當,<br>不只應該尊重專業人士的判斷,但也決不能忽略被隔離者的感受。多數的被隔離者不只感受<br>到驚恐、失序,更重要的,是不被尊重。 <br><br> 一九○八年傷寒瑪莉的故事是公衛史上著名的例子。瑪莉被判定是傷寒帶原者,卻從未<br>發病。但從被確認帶原之日起,就在小島上被隔離。和痲瘋病患沒兩樣。中間她曾逃跑,改<br>名換姓,再度成為「超級帶原者」。再被衛生單位發現後,再被送回小島,一直隔離到一九<br>三八年她死亡為止。有公衛學者形容瑪莉是個「公衛俘虜」,呼籲公共健康與個人權利發生<br>醫療技術上難以克服的衝突時,要保證那些人們的生活受限程度最小化。「任何預防傳染病<br>的措施只要剝奪個人的權利,或讓他們蒙受污名,就是不公、不民主,而且,也不會成功。<br>」我們不妨更將心比心去體會,我們是不是任意對SARS添加了太多的成見,SARS是<br>不是在政策、宣導、傳媒裡,成了一種「不名譽的病」,看新竹市府帶頭拒收SARS病患<br>,雲林鄉民連醫療廢棄物火化都不肯,SARS是不是已經污名化?和平醫院封院過程所引<br>發的抗爭,以及漏網醫護人員至今仍未完全返院,難道和這種「污名化」無關? <br><br> 李慧玟是精神科主任,她是被隔離者。可是,她卻認為,她最先要克服的,是院外的恐<br>慌。所謂「烙印的牲畜」,「走到哪裡均會被標籤化」,說明院外的健康者,對院內被隔離<br>者的心情,是多麼缺乏理解。我們支持政府的防疫措施,我們肯定醫病人員的辛苦投入,但<br>是,我們也希望在防疫的過程中,「公衛俘虜」的數量減至最少,所受到的傷害能降至最低<br>。
參考疾病的隱喻
 

SARS逞威 打敗登革熱?

文章世界上不是只有sars一種病 » 2003-11-28, 08:00

2003.05.07 中國時報 <br>SARS逞威 打敗登革熱? <br>【吳慧芬、邱俊吉/台北報導】 <br><br><br> 我國SARS疫情延燒,其他病毒都被SARS病毒擊敗?自三月五日後,台灣登革熱病例大減,是否SARS病毒逞威,打倒了登革熱病毒,仍有待驗證,但學界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br><br>  SARS是否已有社區感染,衛生署也未明朗確認,不過國衛院臨床研究組主任蘇益仁說,在過去一周非和平、仁濟醫院相關病例共三十八人,僅五例經PCR方法檢測為陽性,顯示即便有社區感染,也不如想像中嚴重。 <br><br> <br>  蘇益仁認為,以目前情形看來,有很多通報病例都不是SARS,其比例在八成上下,但肺部確實發炎,所以,也可能有其他社區感染肺炎的病毒作祟,學界還在查。 <br><br>  另國衛院分析衛生署通報病例,也發現SARS在台灣有其不同別國的特性,蘇益仁表示,自三月下旬至今的通報病例中,有九十例為病毒陽性,而在這九十例中,又有十五例合併感染披衣菌或黴漿菌,且三個引起群聚感染的指標病例,包括勤姓商人、香港淘大花園曾姓男子之弟及曹姓婦人,都有合併感染黴漿菌或披衣菌,是否SARS病毒結合這兩細菌感染,導致毒性加強、傳染力倍增,學界正審慎研究中。 <br><br>  此外,登革熱本是我國老毛病,但蘇益仁指出,腸病毒自三月初以來,病例通報數持續減少,所以學界將研究自三月以來,我國所有病毒的活動情形,看腺病毒、腸病毒、流感病毒及登革熱病毒,是否都有減弱趨勢,若有,那就可能是SARS病毒把其他病毒都給打壓下去了。 <br>
世界上不是只有sars一種病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4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