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炒作乘客權益 迴避資本家利益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別炒作乘客權益 迴避資本家利益

文章鐵路愛用者 » 2003-09-21, 08:00

別炒作乘客權益 迴避資本家利益<br><br>康世昊/英國華威大學博士生(英國華威)<br><br>坐英國「民營」火車<br>因營運公司不同 票價混亂不堪<br>火車誤點 卻老用延後15分鐘<br>騙我公司不願投資維護 火車事故連連<br><br>「民營化才能提高素質,所以台鐵的明天在民營化。」這種邏輯在台灣似乎不假思索就被很<br>多人琅琅上口。但幾個親身經驗,就讓我遠離了這種神話。<br><br>我永遠忘不了在英國念書期間,幾次坐「民營」火車的悲慘經驗。票價因為營運公司不同而<br>混亂不堪;火車誤點,下雪的日子裡竟讓我在月台上凍著等了一個小時。如果一開始就明說<br>火車會誤點一小時,還可考慮改坐巴士,但螢幕上卻老用延後十五分鐘來騙我,民營化的效<br>率在哪裡?<br><br>還有一次假日,和女友在劍橋臨時改搭火車回家,我們分開在不同窗口買票,我的售票員說<br>:「接下來的火車大概都不會進站,你要等到明天才有車。」而另一個窗口問到的卻是:「<br>最近一班大概兩小時後。」再去那個窗口問一遍,售票員的說法令人吐血:「我可以照電腦<br>寫的班次賣票給你,但車子何時來,你要去問進站管制員才能確定。」這不是文明、重視觀<br>光收入的英國嗎?民營化的服務品質在哪裡?<br><br>後來看到了英國國際名導肯‧洛區拍的「領航員」,揭露英國鐵路民營化的過程,我才有了<br>答案。原來售票公司和鐵路營運管制的公司是不同的,各管各的業務,所以售票員可以理直<br>氣壯的把問題丟給火車操作員。而包括接二連三的火車事故,也是因為私營公司不願投入短<br>期無法回收的成本所導致。因此往後誰跟我保證民營化就是服務品質提高、讓公司營運起死<br>回生,我一定吐出這些親身經驗。所有權和經營績效畢竟不能畫等號。<br><br>很多人批評台鐵員工的罷工行動不道德,說台鐵員工老是一張臭臉,領的薪水比一般人高,<br>再抗爭簡直是米蟲。這種說法太荒謬,原本勞資間的問題,員工有權採取行動保護自身權益<br>,消費者權益固然是重要考量,但並不能把勞資槓桿上的弱勢工人銬上汙名,限制其行使勞<br>動權益呀。更何況,工作和服務的態度人人不同,也和特定狀況有關。我遇過很好的台鐵員<br>工,也遇過冷淡的站務人員。<br><br>公用事業在歐洲罷工很正常,民眾會因為不便而有情緒,可是也都知道遇到勞資關係緊張,<br>發生這種事在所難免。大眾媒體傾向資方,習慣說私有化是世界浪潮並不奇怪,但就算BB<br>C報導最近歐洲各國幾次交通和公用事業罷工,也不敢拿消費者權益受損來教訓罷工者。反<br>觀台灣媒體,卻常看不透民營化的神話光環,反而炒作民眾權益以迴避檢視自己的「私人資<br>本萬能,利潤優於一切」的資本家邏輯。<br><br>我支持台鐵員工依法休假向政府施壓,因為這類勞資糾紛和被在野黨利用勞工不滿發起的示<br>威抗議不同,他們的行動長遠來看是幫沒有組織力的社會大眾,抵制政府圖利財團捨棄公共<br>利益的政策。台鐵工人如果像英國鐵路工人在民營化過程時逆來順受,結果不僅是大量員工<br>工作不保,也將賠上社會大眾行的權益,最後不可收拾,還是要政府接手私人資本精簡投資<br>後,社會成本提高的鐵道部門,那時可要用更多納稅人的錢去補財團捅下的漏洞。<br><br>另外,台灣消費者重視自身權益同時,也應試著展現歐洲社會對罷工行動的同情以及較成熟<br>的回應,並集體展現給國營機構壓力,要求提出一個有活力的「新公有公共服務政策」。否<br>則當類似台汽民營化後,民營客運只在噱頭設備下功夫,卻忽視乘客基本安全保障的事情發<br>生在鐵路運輸時,我們將只能抱怨,卻對私營的結構弊病無能為力。 <br><br>【2003/09/10 聯合報】
鐵路愛用者
 

為台灣鐵道尋找新生路

文章鐵路愛用者 » 2003-12-04, 08:00

2003.09.10 中國時報 <br>為台灣鐵道尋找新生路<br>中時社論<br><br><br> 隨著中秋節接近,台鐵工會以開會員大會的形式所造成的罷工效應,正在激化。如果再<br>激化下去,後果不難想像,春節罷工,只是必然延續的下一幕劇本。雙方不惜一決生死的結<br>果,果真能為台鐵找到出路嗎?台灣百年鐵道的生命,難道要因此終結嗎?難道我們不能尋<br>求另一種出路? <br><br> 首先,我們實在不了解行政院與工會為什麼會卡在勞資爭議的火線上,誰也不願意下來<br>。交通部執著於答應了行政院的「火車照開,票照賣」的承諾,而以「台鐵工會罔顧社會大<br>眾行的權利」來責備工會。但相較於法國機場大罷工、夏天的鐵路大罷工,台灣的鐵道員工<br>已算溫馴了!法國的國力與社會大眾行的權利真的有受損嗎?法國的交通部又何曾感到「失<br>了面子」?交通部大可以改變觀念,以平常心看待,將鐵路罷工視為台灣社會民主化必須承<br>受的一環,而不必為此承受莫大壓力。 <br><br> <br> 其次,此次台鐵工會罷工的原因固然很多,但最關鍵是對未來的茫然與恐懼。台鐵員工<br>面對數重變局:第一,高鐵以優厚條件,取得政府大量貸款與投資,未來可能取代台鐵成為<br>交通主幹,而台鐵卻只能矮化為與高鐵「共構」的配合單位,是協助其區域運輸的配角。面<br>對民間競爭對手,台鐵不但不能迎戰,還要變成配合的附屬,以後還可能被消滅,台鐵員工<br>的心理確實難以平衡。 <br><br> 第二,台鐵過去的貢獻,被一筆抹殺。事實上我國「鐵路法」規定鐵路為具獨佔性事業<br>,應該維持國營。以往鐵路為了照顧社會大眾行的權益,照顧偏遠地區民眾,台鐵全線有二<br>一六個車站,但真正收入的來源卻是排名前六十個車站,其餘的支線、小站基本入不敷出,<br>連人事費用都不夠。這一部份的費用每年約八億元。這種社會服務性質的功能,本不該由台<br>鐵負擔,而是由政府以照顧偏遠民眾為由來編列預算。此外,如殘障、敬老等義務,每年約<br>六億元,是不是由政府負擔呢? <br><br> 第三,被批判為沈重的退撫金則是另一個爭議。以往台鐵賺錢時,盈餘繳交國庫,政府<br>未提列退撫金準備,現在每年要負擔六十億退撫金,台鐵如何賺錢? <br><br> 我們無意為台鐵員工說話,而是想說明台鐵的問題不能與高鐵並列。一個有長遠歷史的<br>鐵道,它在台灣開發史、文化史、心靈史的意義,也遠遠超出一家沒有歷史的新公司。多少<br>孩子是大清早從鄉下坐著鐵道,帶著夢想,開始去城鎮上學,生命的歷程因此轉變。多少孩<br>子帶著夢想到大城市奮鬥,他們都是從鐵道開始的。這些歷史記憶構成了台灣的生命史,也<br>是鐵道迷的來源。這就是為什麼每年台鐵便當有那麼多人排隊的原因。這是一個「鐵道文化<br>」。 <br><br> 更何況台鐵所在的各地車站都是各都會的中心,如果好好開發,可以像日本以車站為中<br>心,結合大百貨公司、飯店、餐飲、商場、娛樂等,成為一個新的商業中心,台鐵有這麼多<br>的資產,更有文化的、歷史的淵源,如果結合其他 的專業經營人才,做多元的開發,台鐵資<br>產遠超過高鐵,怎麼會沒有希望呢? <br><br> 問題即在於政府恐怕未向台鐵員工清楚交代台鐵的未來。所謂「公司化」是什麼?是變<br>成公司,以股份制來簡化問題,再準備民營化?或者是讓員工與政府都入股,建立一個民主<br>管理的機制?這是一種什麼性質的「公司」?未來的員工定位如何?而如果政府的「民營化<br>」必然要用政府的財源解決台鐵現有的負債與退撫金問題(這歷史的遺留不解決,誰也不會<br>接手),那麼為什麼不能現在就一刀兩切,先解決以前的困境,讓台鐵重新開始。 <br><br> 這些都是台鐵員工焦慮與爭議的焦點。不從此出發,卻把問題定位在勞資爭議,恐怕是<br>搞錯了方向。我們認為交通部應放寬心。依法休假就依法休假,沒什麼大不了的。政府也不<br>必因而自覺挫敗,民眾也必須學會接受,因為這是民主國家常態。問題在於政府要對台鐵的<br>改革掌握好方向。英國的鐵路私有化所造成的危機,是台灣絕對要避免的。英國的鐵路私有<br>化曾被視為改革的重要一環,甚至是右派保守黨的最大政績。但曾幾何時,私有化讓鐵路缺<br>乏保養,鐵道管理專業讓位給利益思考,社會服務功能下降,票價不斷上升,而鐵路安全卻<br>一再出問題,到最後,終於釀成大災難。根據英國的調查報導,台灣記者在英國坐上的死亡<br>火車,即是這種私有化的後果。 <br><br> 是的,我們認為台鐵的改革不是私有化或反改革的二分法,在這中間,還有其他的道路<br>可走。百年歷史資產,加上車站地點、技術領先、人才積累等優勢,台鐵還是有希望的。重<br>建一個又古老又新鮮的鐵道文化,這是愛鐵道的人共同的願望。
鐵路愛用者
 

火車不開 真有那麼恐怖嗎?

文章鐵路愛用者 » 2003-12-08, 08:00

火車不開 真有那麼恐怖嗎?<br><br>羅惠珍/文字工作者(法國聖泉薇)<br><br>那年,大罷工的巴黎<br>通勤族 有人每天來回走四小時<br>罷工者 得告訴家人耶誕節沒有禮物<br>周老闆 當司機沿線載員工上下班<br>開車族 標示去向 方便路人搭便車<br>保育人士 為靠地鐵熱氣過冬的蟋蟀請命<br><br>台鐵工會秋節罷工,站在工運的角度,此舉已踏出了公共運輸系統「抗爭對話」具體的一步<br>。站在社會大眾的角度,現階段恐怕怨怒蓋過理解的同情,「集體休假」可預見將如孤舟頂<br>巨浪,風險難計。<br><br>台灣的公共運輸系統總是「以乘客為尊」,且台灣社會向來「以和為貴」,避免衝突對立;<br>又因經濟掛帥盛行已久,所有的得失衡量都以生產力為計算標準,因此「罷工」便成了可怕<br>的名詞,何況是影響日常生活甚鉅的公共運輸罷工。<br><br>可是火車不開真的有那麼恐怖嗎?在巴黎生活了十多年,我已較習慣與罷工一起過日子。台<br>鐵工會此舉讓我想起一九九五年十一月,長達近一個月的法國大罷工,以及當時「受害的社<br>會大眾」如何度過寒冷的冬天?<br><br>那年的大罷工幾乎含括所有公私營運輸系統。上班族每天走路上班,有人穿西裝打領帶,皮<br>鞋放背包內,腳踩直排輪,一路溜到幾公里遠的辦公室。那一個月腳踏車店生意強強滾,沒<br>腳踏車與直排輪的就走路上班。我的朋友從巴黎市偏東的二十區,每天來回走四個小時到南<br>邊的十三區上班。一開始還哇哇叫,罵工會、罵運將,還斥責我們參加抗爭遊行是幫兇。<br><br>罷工持續進行著,參與罷工的行業增加了,郵局、教師、學生都上街頭了,失業者也不會錯<br>過機會。各大工會代表日日與政府談判,大家每天盯著電視,期待有個「圓滿的結局」。可<br>是拍桌子甩門多於握手言和,工會間意見分歧,政府當然想個個擊破,民眾的心情跟著起起<br>伏伏,希望罷工趕快結束。<br><br>罷工不是休假,即使是公務員也無薪水可領。耶誕節快到了,如台灣過新年家裡是要用錢的<br>。參與罷工的多靠薪水過日子的工人,要有多大的決心,才能面對家人,告知他們耶誕節恐<br>怕沒有烤火雞也沒有禮物了。罷工者也不是躺在家裡休息,他們要出席集會、參加遊行、分<br>發傳單。雪已經開始飄了,我在電視上最常看到的畫面是路工們聚集在車庫前軌道間,一張<br>張剛毅的臉,頭戴毛線帽、嘴角咬著菸頭,他們搓著手掌燒柴烤火取暖,面帶微笑但卻毫不<br>退卻。<br><br>大家都安靜、乖乖的「等待黎明」。最期待卡車司機趕緊上路,因為像巴黎這種大都市,蔬<br>菜生果與一般食品都自外地供應,如果運貨卡車不動了,傳統市場首先受影響,菜架魚攤空<br>空如也。有遠見的人就趕緊去大超市搬貨,囤積罐頭麵條與冷凍食品。想想巴黎人也真夠堅<br>強,每天長途健行走路上下班,還得搶購食品度過罷工期。這樣的日子跟戰爭期間又有什麼<br>兩樣呢?<br><br>罷工持續進行著,漸漸地大家也「適應」了,我那天天幹譙罵工運的朋友臉色溫和的說:「<br>走路也不錯,我瘦了四公斤,平常努力減肥要瘦一公斤都很不容易。而且我每天換不同的路<br>走欣賞風景,其實也沒那麼痛苦啦。」<br><br>作夢也想不到,印象中最自我最自私的法國人,在罷工季節都變得團結一致、休戚與共。還<br>是有人開車進巴黎上班,開車族在車上清楚標示他去的方向,以方便路人搭便車。所有的防<br>人之心都轉換成熱情主動助人為樂,平常連家人都懶得理會的,現在會和陌生人交換罷工發<br>展訊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講起來個個頭頭是道絕無冷場。這段期間,社會運動活絡<br>,卻不是「動盪不安,社會崩盤」,雖然生活不便,也未造成「百業蕭條,經濟倒退」,想<br>來這個社會的體質經得起考驗。<br><br>潮州華僑周老闆開食品工廠,專門供應中國餐廳超市。為避開塞車時段,他每天早上四點出<br>門,如交通車司機沿線載員工上班,下午二點早早下班又送員工回家。「生意要做,日子要<br>過,就得想變通之道啊!碰到這種情況,辛苦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人,誰叫你住在法國!」<br><br>民眾幹譙工會和罷工的運將,也幹譙政府。法國政府為息民怨並展現危機處理能力,派出軍<br>車為定點交通車,沿塞納河的市區與郊區就靠「公車船」接送。那年冬天又特別冷,在岸邊<br>等船搭船一點都不好玩,站在罷工這一邊的人雖也遊行,但並不希望日子真這麼過下去。<br><br>地鐵雖然停駛,可是地鐵站不能關門,因為許多流浪漢喜歡睡暖烘烘的地鐵站裡。後來有一<br>批動物保育協會的人說話了,他們在報上大登廣告,希望地鐵能趕緊恢復通車,其理由並非<br>反對罷工,也非為通車族請命,而是巴黎的地鐵車道裡有許多的蟋蟀,這些小動物靠地鐵列<br>車散出的熱氣過冬,地鐵停駛,地下車道凍成冰宮,可憐可憐小動物吧!<br><br>當罷工成為事實後,你就不得不想辦法生活在其中。國鐵不通,旅行就暫緩,要不就忍痛花<br>計程車費;機場罷工航班取消,遠行的人只好耐心等待;清潔工人罷工時,所有的人都要與<br>垃圾共舞;教師罷工時,你要想辦法替孩子找保母;擔心學校停課太久,最好請個家教補習<br>。如果你不懂電腦不會上網,就只能祈禱郵差先生女士們不要罷工。 <br><br>【2003/09/10 聯合報】
鐵路愛用者
 

台鐵事件 凸顯勞資不平等

文章鐵路愛用者 » 2003-12-09, 08:00

台鐵事件 凸顯勞資不平等<br><br>衛民/中正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br><br>台鐵工會九一一集體休假事件,終於在十一日下午工會會員投票通過授權工會春節罷工之決<br>議後暫告落幕。由於透過平面和電視媒體的全程詳細報導,本案已成為歷年來受到全國民眾<br>最為關注的勞資爭議案件。此一事件有下面幾點關鍵問題值得釐清與討論。<br><br>第一,本次事件從頭到尾都不是「罷工」或是「罷駛」,由於政府部門與鐵路局刻意的渲染<br>,以及部分媒體的誤用,使得台鐵工會的行動受到汙名化的對待。台鐵工會會員是依據勞基<br>法在國定假日休假的權利請求休假而出席會員大會,這並非集體勞動法所規範的罷工。台鐵<br>工會的這種抗爭行為無非是希望資方能妥善回應員工的要求,改正過往的某些決策,誠意地<br>與工會協商。通常在罷工嚴格受到控制的部門,勞工會採取集體請假的方式對管理者表示不<br>滿,但是相對的這些員工也擔負了很大的風險,例如降薪、記過、調動、解僱等等,因此重<br>點是應探究勞工為何依然要這麼做。<br><br>第二,台鐵工會此次行動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平實而論,台鐵工會勉強可算是成功的,因<br>為其召開會員大會的最終目的已完成,同時也投票通過取得會員的授權春節必要時可以罷工<br>。相對應於上至總統、行政院、執政黨,下至交通部、鐵路局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恐嚇、<br>收買、分化、抹黑,台鐵工會能完成前項任務,算是難能可貴。<br><br>第三,此次行動最大的壓力其實是來自社會大眾與消費者,台鐵工會對此也深感沉重。回顧<br>民國七十七年五月一日台鐵火車司機員第一次集體休假所造成的罷駛事件,十五年後此項行<br>動已有相當大的改進。台鐵工會早在六月間即已預告將於九一一召開會員大會,明示搭車人<br>士事先採行替代方案;而跨日的列車也允諾不會隨便停駛,保證將乘客送到終站,這些措施<br>都可顯示台鐵員工對旅客權益的基本認知。其實消費大眾應諒解只要是合法行使勞動者的權<br>利,就應該給予勞工適度的容忍。台鐵員工依法有組織工會的團結權、與僱主協商之協商權<br>,更有依法行使罷工等的爭議權。<br><br>第四,從此次爭議案件中可再次體認到勞資關係中的不平衡關係,照理台鐵工會的對口單位<br>就是鐵路局,但是攸關鐵路勞工工作權與勞動條件的事項,其實都是交通部與其更上級的單<br>位作主。爭議發生之後,工會所有面對的竟然是整個國家機器的行政團隊。西方國家普遍認<br>為工會是民主的基石,因為她代表了一群同類型或同技術的勞工,工會為其喉舌爭取權益乃<br>天經地義;而另一方面也可制衡以利益掛帥的資本家,共同推展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但是<br>很可惜,半個世紀來工會在國內始終被視為毒蛇猛獸,罷工也被視為天理不容的不法情事,<br>這對我們民主的發展勢必形成阻礙。<br><br>第五,未來台鐵勞資關係的發展會是如何?其實台鐵工會與鐵路局的爭議主要是公司化與民<br>營化的相關事項,這將會影響台鐵員工未來的勞動條件維持與變更,因此是調整事項的勞資<br>爭議,此類爭議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經調解未成而仲裁未啟動前,台鐵工會可以依法罷工。目<br>前台鐵工會已經會員大會投票通過,授權可以罷工,但是其實施之前仍有一定的程序要走完<br>,實質的展開罷工絕對不是那麼的簡單。<br><br>在這次事件當中,我們應該感謝台鐵員工給了大家一個學習和反省的空間,社會大眾應該了<br>解工作權是「個別勞動者」基本的人權,而團結權、協商權與爭議權則是「集體的勞動權」<br>,凡是合法行使權利者都應該受到支持。希望藉由此次事件可以重建勞工團結權與協商權的<br>雙塔,從九一一起勞資能展開誠意協商。 <br><br>【2003/09/12 聯合報】
鐵路愛用者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4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