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標不當 誤導學術發展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指標不當 誤導學術發展

文章李丁讚 » 2003-10-24, 08:00

2003.10.22 中國時報 <br>指標不當 誤導學術發展<br>◎李丁讚<br><br><br> 教育部針對全國一百五十四所大學暨技專院校,採用SCI、SSCI、EI三項指標,統計各院<br>校的學術論文總篇數,進行學術評比。結果,幾乎所有醫學院的大學都擠進前二十名,有理<br>學院和工學院的大學也表現亮眼。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政治大學排名第四十一,甚至落在<br>很多科技大學之後。 <br><br> 這項評比以發表在SCI 和SSCI的論文篇數為標準,自有其客觀性。但這種作法,卻也突<br>顯出兩個問題。第一,重量不重質,只以篇數計算,忽略文章的品質。第二,各個領域一齊<br>評比,忽略不同領域之間的性質與特色,對人文與社會學門造成嚴重傷害。 <br><br> <br> 首先,在質量的問題上,教育部的評比以文章的數量為唯一標準,完全忽略品質和影響<br>力的問題。其實,國際間有一套衡量學術水準的客觀指標,是以論文被引用量除以論文發表<br>量,簡稱RCI。美國是世界RCI最高的國家,是一.四二。歐洲的國家大部分都在一.○左右<br>,亞洲的國家以日本最高,是○.七,台灣是○.三五,還落在菲律賓、泰國、香港、印尼<br>和馬來西亞之後。 <br><br> 科學界最權威的《自然》雜誌也指出,台灣在一九八九到一九九六年之間,論文數量成<br>長了四倍,每篇論文被引用的次數卻只有一.七次,遠低於四.○的世界平均值。這影響力<br>的偏低,與台灣各學術單位用金錢獎勵出版,造成重量不重質的情況有關。有鑑於此,最近<br>部分大學都開始注意品質問題,如清華大學的很多系所,升等的標準都只要求四篇代表作。<br>那些出版量太多的教授,在升等會議上反而會遭到質疑。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但想不到教<br>育部居然無視於這些學校的努力,大開學術倒車。 <br><br> 其次,關於領域的問題。這次教育部的評比,完全以SCI和SSCI的文章為標準,對於人文<br>與社會領域的學者,造成嚴重傷害。我們都知道,人文與社會的知識,是建立在每個社會特<br>殊的人文和歷史脈絡下的研究,是這個社會特有的經驗積累所產生。這種經驗有很強的地域<br>性,不見得適合用英文在國際期刊上發表。有些研究的性質,甚至連用中文論文發表都不合<br>適,而必須以專書的方式出版。我就知道有一些學者,辛辛苦苦地用了五、六年的功夫,寫<br>了一本品質非常精良的專書,對整個學術的生產起著很根本性的影響。但是,這些努力,在<br>教育部的評比標準下,都變成零。面對這種全然的無知和否定,這些努力的人文社會學者,<br>感受到無比深刻的無力和痛楚。 <br><br> 其實,教育部掌管全國教育事宜,理應透過各種管理措施,帶領全國大學院校往一個更<br>好的方向邁進。台灣的學術發展到今天,所需要的是品質的提升,而不是數量的擴張。教育<br>部看不到問題的根源,用一個錯誤的指標,只會把台灣的學術帶往一個更糟糕的方向。 <br><br> 尤其,在領域的問題上,教育部一定要體認人文社會知識的特質,透過各種具體措施,<br>如鼓勵優良出版社的建立,或是優良期刊的發行,慢慢建立台灣各種人文學術社群,進而建<br>立這個社會自己的知識評比標準,讓大家在更合適的標準下努力,逐漸建立起自己的知識系<br>統,也讓在地的知識與在地社會產生更有機的連結,進而發揮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和作用,這<br>才是人文社會知識的真正精神所在。也只有這樣,台灣的學術才能徹底掌握台灣社會的特色<br>,那時,我們才能和國際學術進行深度的對話。太急躁、太膚淺的國際化,只會轉移問題意<br>識,讓學術研究失焦,對一個社會的知識積累,不只無益,反而有害。 <br><br> 但是,很不幸地,教育部跳過這些細緻的扎根工作,而採行一種簡單、方便、形式的遊<br>戲規則,粗暴地把一套最沒有意義的標準,加諸在所有學術工作者身上,不只對學術的提升<br>無益,反而加遽學術界大量製造論文的惡習,也讓認真辦學的學校無所適從。整個評比工作<br>,我們就只能用「粗暴」兩個字來形容了。 <br><br> (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所教授兼所長)
李丁讚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