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學年鑑出版 鄉土文學正名台灣文學 風波又起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台灣文學年鑑出版 鄉土文學正名台灣文學 風波又起

文章風波又起 » 2003-11-08, 08:00

台灣文學年鑑出版 鄉土文學正名台灣文學 風波又起 <br> <br>丁榮生/台北報導  (20031105) <br> <br> 「鄉土文學」正名為「台灣文學」的話題,又成文學界討論焦點。<br><br> 教育部在去年的九年一貫課程綱要中,將「鄉土文學」改為「台灣文學」,被聯合報發<br>表社論指為「竄改台灣歷史」;此一去年喧騰一時的文化風暴,昨日因文建會出版「2002台<br>灣文學年鑑」內文對該社論的批判,再度備受文學界矚目並引發外界關注。 <br> 由靜宜大學中文系執行編製的「2002台灣文學年鑑」,在「論述與檢討」部分,收錄靜<br>宜大學中文系助教授陳建忠撰寫「讓世界走進來,讓台灣走出去─2002年台灣文學綜論」,<br>及彭瑞金撰寫「從鄉土文學到台灣文學」,兩文都對該報社論的立場有所批判。<br><br> 彭瑞金接受訪問時說:「當年聯合報猛力批判1970年代起的鄉土文學運動,指其為具有<br>工農兵意識,會危及政權。這群當年反對鄉土文學的人,今天竟然當起了鄉土文學的庇護神<br>、捍衛者,顯然他們是看到『台灣』文學取代鄉土文學,也就是一看到『台灣』就意識型態<br>起來,可說極盡矛盾之能事,令我相當不解。」。<br><br> 身兼該年鑑總編輯的彭瑞金在「從鄉土文學到台灣文學」一文中,指責聯合報的立場才<br>是竄改台灣歷史。他指稱,該報批評教育部竄改歷史,「事實剛好相反,教育部審議委員會<br>,將課程綱要的鄉土文學改為台灣文學,只是還給台灣文學本有面目,讓台灣文學名實相副<br>,以本名、正名行走,不再使用偏名代號代替本名」。<br><br> 他並引用胡適推動中國新文學運動的話,「文學者,隨時代而變遷者。一時代有一時代<br>之文學」,認為台灣鄉土文學正是時代產物,為台灣受外來政權殖民統治時期的產物。他認<br>為,台灣鄉土文學就是台灣文學。<br><br> 對於該篇社論批判教育部「正是企圖以特定意識型態遮掩、抹煞,乃至竄奪客觀歷史真<br>相的作法」,彭瑞金認為,國中小課程不應受過去錯誤觀念誤導,應將台灣自原住民神話、<br>傳說,荷西紀事,明鄭以降的古漢文,日治以降的新文學,都列為選材範圍,「台灣文學」<br>才能全其貌並體現基本精神。<br><br> 另一篇批判文章由身兼年鑑編輯委員的陳建忠所寫,在「2002年台灣文學綜論─讓世界<br>走進來、讓台灣走出去」一文的「文學教育與典律政治」段落中,陳述教育部課程綱要改「<br>鄉土文學」為「台灣文學」,被視為正名或竄改歷史所引發的爭議,他的評論是:「這是在<br>國家認同錯亂中所引發的爭議,而不是文學圈內的茶壺風暴」。他強調,文學教育不是政治<br>教育,而應是讓台灣人透過文學認識自我與世界的一種媒介與方法。<br><br> 文建會策劃出版的台灣文學年鑑昨日出版2001與2002共兩本,文建會二處處長黃武忠表<br>示,過往因發包作業的關係,前一年度年鑑出版都相當遲,甚至隔年才發行,未來會設法在<br>春天就出版前一年度的年鑑。今年度文學年鑑除紙本版外,也有光碟及網路版,可逕至文建<br>會www.cca.gov.tw查閱。<br><br> 這兩本由靜宜大學承辦編印的台灣文學年鑑,也記錄了這兩年過世凋零的文壇人士,最<br>令人欷噓!包括林海音、張秀亞、應未遲、柯旗化、鹿橋、何凡、王夢鷗等人,都有一篇記<br>述其事蹟與懷念的文稿。<br><br> 2002年鑑也歸納了一些文學現象,指出去年一年在部分大學成立台灣文學系、哈日哈韓<br>出版瘋、網路書店─新通路新市場與新商品、李喬長篇小說寒夜改編為電視連續劇、安徒生<br>童話插畫原畫展在中時報系支持下巡迴全國等,都是值得國人關注的文壇現象。<br><br> 文學年鑑的編輯,從現象檢討、觀察展望、年度議題文壇人物、殞落文人、出版風雲、<br>出版品要目、報紙副刊作品及文學圈各公私單位名錄,皆有專文或整理稿,代表這一年的文<br>壇繽紛錄。
風波又起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14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