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台灣新女兒?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打造台灣新女兒?

文章政小四 » 2003-11-10, 08:00

  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所主辦的「打造台灣新女兒運動」,似乎頗具積極培力意義。<br>因為,勵馨除了要揭露、打破台灣社會貶抑少女的現象,更要「啟發少女內在力量」。以下<br>勵馨文案,就可看出某種生命強者精神:「與政府所推『保護少女』概念是不同的,他不把<br>少女當成弱者,反而是『慧眼識英雄』,看到她們內在的力量,引發它生出來。勵馨相信少<br>女內在的動力與力量足以讓她們縫合自信缺口、向上提升,找到力量的出口。」<br><br>  由文案看來,勵馨所要打造的「台灣新女兒」,並非以「永遠且無力的受害者」自居的<br>無力少女而已;亦即,消極、無力地接受「加害者父權社會」的價值,被動地生出無盡怨毒<br>心念,卻沒有自發自強的積極作為。相對地,「台灣新女兒」似乎是:不僅自發地生成肯定<br>自我的一套價值觀,對自己擁有自信,還是生命的主動強者。換言之,「台灣新女兒」有著<br>一股「內在的力量」,能夠主動自發地自認優越、高尚、有力;而非一方面接受他人(父權<br>社會)在價值上的貶低,一方面卻又同時妒恨他人與這樣做賤、無力的自己。而這樣活力充<br>沛、充滿生命力的「台灣新女兒」,跟超人尼采頗有呼應。然而,「台灣新女兒」的事實,<br>真是這樣嗎?<br><br>  勵馨所述「縫合自信缺口」,就首先透露出某些端倪。縫合意味著對創傷的遮蔽,是主<br>體經歷創傷「驚」驗後的「收驚」機制。然而,既然不可思的「真實」(the Real)永遠存在<br>,主體的象徵秩序就必然隨時可能被未思真實驚擾,造成縫合處的不斷破裂。於是,即使主<br>體被意識形態縫合好了,也要擔心縫線的迸裂。這境況雖然可能讓人不甘願,卻是必須被正<br>視的人生境況。<br><br>  在精神傷口裂不盡、縫不完的窘況下,勵馨主張「縫合自信缺口」,確有其短期遮蔽創<br>傷之效。然而,OK絆就只能讓「我」短期內想不起「我必有傷口」這件事而已。它無助於讓<br>「我」(台灣少女)由創傷「驚」驗中提煉處世經驗、豐富自我生命,也無助於讓「我」正<br>面地、不懷恨地、不找出氣筒地,面對各式必然發生的未知創傷。而「勵馨縫合法」不能實<br>質造就生命強者∕「台灣新女兒」就算了,更糟糕的是:它將置少女們於不斷被創傷所創的<br>驚恐境地,讓她們不但毫無自信,只敢在沙灘安全區看著在海中嬉戲游泳冒險的人,甚至於<br>還發展出羨憎交織的心理,妒恨、敵視、排斥任何勇於冒險、敢於質疑挑戰當前秩序,卻被<br>目為不正常、有病的人們。<br><br>  除了上述保守的文案「縫合」,勵馨近年來對性∕別論述場域的積極干預,也有助我們<br>了解所謂「台灣新女兒」的真面目。舉例而言,勵馨曾在去年駁斥支持援助交際的何春蕤,<br>認為少女不斷迎合男性嫖客,打扮自己、出賣肉體,根本稱不上性自主,反而在援助交際的<br>糖衣下早已被性剝削殆盡。然而,將少女援交都粗暴地打為不自主,不僅過於武斷、昧於少<br>女自願之事實,更否認了少女有其「內在力量」、能自我肯定。而正是因為否認自己有肯定<br>自我的「內在力量」,勵馨主事者才會否認少女能夠自我肯定,並且自卑∕悲自憐地將少女<br>目為總是被動接受父權價值的無力痴呆主體,認為少女必須被保護,從而自以為義地剝奪少<br>女主宰自我身體愉悅與價值、拓展自我生命經驗的權利。於是,勵馨所謂「台灣新女兒」的<br>真面目,豈是自發、主動塑造自我價值,積極、自信地肯定自我的生命強者?豈擁有「內在<br>力量」?相對於生命強者,勵馨所欲打造的,根本就是總是被動消極接受他人貶低的價值,<br>卻又蕭瑟妒恨他我的毫無能動力的生命弱者。<br><br>  勵馨今年控告何春蕤涉嫌散佈人獸交猥褻圖片的事件,更證成了他們所欲求的「台灣新<br>女兒」的真面目,不過是妒恨生命強者的卑鄙弱者。確實,生命弱者不只是被動消極、沒有<br>自信而已:他們既然跨不出正常安全區,無法把自己向未知開放而擴展生命經驗,就無法領<br>略他者(異己)的美好;他們甚至會因為他人生命樣態與自己所賴以生存的正常規訓秩序相<br>左,而焦慮不安,甚而妒恨敵視之,惡則欲之死。於是,勵馨的控告動作,不只宣示了他們<br>本身對何春蕤的妒恨,更揭露了勵馨所欲打造之「台灣新女兒」的妒恨真面目。而這樣的「<br>台灣新女兒」,將不會包括搞動物戀與人獸交的少女、搞援助交際的少女,甚至於可能也不<br>會包括搞同性戀的少女;既然勵馨渴求企盼的,是守規矩、消極被動,等著人家來傷害與保<br>護的弱智無力少女。<br><br>  勵馨放言打造「台灣新女兒」,實際上卻是重製舊日無力少女。勵馨說要「慧眼識英雄<br>」,看到她們「內在的力量」,事實上卻將少女目為無力弱智之徒,無法自我自發肯定,而<br>只能被動接受他人的貶抑然後被動懷恨並等著他人保護。勵馨說要讓女兒們活得精采,卻惡<br>意控告主張女兒們有活得精采之權的何春蕤教授。於是,勵馨是打造還是打扁「台灣新女兒<br>」?<br><br><br>政小四  [92/10/20] 23<br>〈打造台灣新女兒?〉<br><br>http://gpaper.gigigaga.com/ep_news.asp?n=1240766&p=haruhi
政小四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6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