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論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大」學論

文章大大大 » 2003-11-21, 08:00

「大」學論<br>廖炳惠<br><br>【2003-11-15/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br><br>目前,在台灣辦大學,至少要有四個「大」:聲勢大、手筆大、生意大和夢想大。首先,不<br>只是要聯合國內的大學來壯大聲勢,而且要把北京清華大學、美國加州大學、英國牛津大學<br>、法國巴黎大學等學校都納入國際合作的架構之中。國際交流、姐妹學校,或是在各地廣建<br>分校、分院,都已是流行趨勢。 <br><br>第二,要成為一所好大學一定要「手筆大」,用大手筆動輒百萬獎金吸引資優學生。不但要<br>派出院長親自解說,大擺宴席宴請家長,還要送大批學生出國進修,以招攬日後的產業人才<br>。興建實驗室和理論中心動輒上億,以此提升學術地位。 <br><br>第三,要「生意大」,不只是要把育成中心、建教合作、公務人員進修班和遠距教學納入教<br>育範疇之內,而且在國外遊學和國際合作計畫上,表現出跨國的框架。特別是在EMBA的課程<br>方面,透過有線、無線等方式聚集跨國人才,動員所有的人力,搶錢絕對不落人後。 <br><br>第四則是要「夢想大」,每一所大學都號稱在五年之內成為亞洲第一。十年內學校排名要進<br>入世界前十,成為國際一流大學。十五年內則要得到諾貝爾獎。有趣的是,經濟愈不景氣,<br>失業率愈高,大學四「大」的聲勢愈壯。 <br><br>我們的大學紛紛自稱論文創作量和專利發表量遠超過MIT和哈佛大學,甚至高達兩倍以上,擁<br>有全世界八項或十項第一。在此一聲勢底下,台灣的經濟卻並沒有再度創造奇蹟。台灣的產<br>業並沒有因為四「大」的號召而真正升級,或是創造任何生機。這四「大」號召,大致只是<br>想要大撈一筆的噱頭。 <br><br>四「大」號召,其基本面其實只是「牛皮大」,所有的大學校長和行政主管都是貪吃、愛跑<br>短線、好吹牛皮的「膨風龜」,他們就像《伊索寓言》裡的牛蛙,猛把自己的氣球吹大,以<br>為自己已是世界一流,對台灣經濟有莫大貢獻。但是明白的人都知道,大學在這樣的情況底<br>下,其實只是「自大」和「大而不當」。早期大學應該具有的「有容乃大」或「理想性大」<br>等性格,早已煙消雲散。 <br><br>現在,大學成為搶錢的場所,只知道延攬最具國際聲望的人才,對於中小學的教育,沒有提<br>供實質的協助,至於大學通識課程和基礎教育的提升,也往往置於邊陲。大學猛在擴建,猛<br>在向外發展,猛在花大錢,而政府的債務則不斷累積。在最不景氣的時代,大學最為膨脹,<br>一口氣要了五百億,號稱要五年內成為國際一流。 <br><br>全校的英檢考試往往可以要到兩千萬的補助,卓越計畫可以叫價上億,甚至各校編列七億以<br>上的預算,邀請國外的指導教授、院士朋友來台客座五年。花費大筆的金錢,只為了讓台灣<br>的大學以某種「假國際」、「假科學」的量化計畫經濟,將所有學科化為以錢為公約數的爭<br>名奪利機構,花大錢作李伯大夢。 <br><br>最明顯的是廣泛地使用SCI、SSCI釱TSCI等量化標準,以呈顯大學在國際競爭上的「名氣大」<br>。然而,眾所周知,這些索引是由圖書館和商業機制所建立的,對於研究的品質和影響力沒<br>有任何準確的衡量。當台灣的大學生不願意再繼續出國,在國外的留學生逐步減少,台灣的<br>國際競爭能力,尤其是經濟競爭能力,在整體衰退的狀況底下,我們的大學卻不斷號稱世界<br>第一。 <br><br>特別是在以量取勝的情況底下,遠超過這些索引的母國,也就是美國,以變本加厲的方式,<br>讓英語成為最主流的語文,排擠本土、排擠其他語系、排擠任何正在撰寫中的專書。在這四<br>「大」的號稱底下,錢穆、牟宗三、王國維、陳寅恪、德希達或是傅柯,可能都無法被學校<br>聘用,更不要說升等了。這就是我們目前愛吹牛皮、大而不當的「大」學。
大大大
 

大學設研究所 門檻提高

文章連研究所都有博覽會 » 2004-02-16, 08:00

大學設研究所 門檻提高<br><br>記者李名揚/台北報導<br><br>【2003-11-15/聯合報/B8版/教育】<br><br>為解決大學院校一窩蜂新設熱門研究所,卻因資源不足造成研究所水準下降問題,教育部決<br>定提高新設熱門研究所門檻,除原來大學生師比及樓地板面積外,連學院也必須符合生師比<br>限制,才能新設研究所。 <br><br>台大教育學程中心副教授王秀槐昨天在台大舉辦的「廿一世紀大學教育的發展」學術研討會<br>中,發表「我國大學近年來新設科系分布型態與趨勢研究」;她表示,從一九九五年至今,<br>我國五十七所大學院校(不包含技職體系及師範院校),共新設一千兩百七十六個系所,其<br>中實用導向系所占了八成四,非實用導向基礎學科、藝術、文化語言領域只占一成六。 <br><br>教育部高教司長黃宏斌在會中指出,教育部現有的新設研究所管制措施,只對學校學生人數<br>進行總量管制,只要學校的生師比、樓地板面積符合規定,就可以在某些冷門系所減招,再<br>增設熱門研究所;這種作法雖然容易招到學生,卻形成有些老師指導二、三十個研究生的亂<br>象,影響學生受教權。 <br><br>黃宏斌透露,高教司即將公布新管制措施包括:生師比從目前的卅五比一,降為卅二比一,<br>變得比較嚴;且連學院也必須符合相同的生師比,若某學院教師人數不夠,即使學校在其他<br>系所減招,這個學院也不能新設研究所。 <br><br>除了在量上增加限制,教育部也將從質的方面給緩衝,黃宏斌指出,即使學院生師比未達標<br>準,但若學院中有八位以上教師、其中至少三人是副教授以上,具有同類專長,符合新設所<br>目標,而且這八位以上的教師研究表現優良,仍可以新設研究所。 <br><br>黃宏斌指出,這些新設研究所的教師必須達到的研究表現條件,分為自然科學領域、人文社<br>會領域及藝術設計領域,自然科學領域必須八位以上教師,過去五年平均發表十篇以上論文<br>,其中五篇登上科學論文引用索引資料庫;人文社會領域必須平均發表六篇以上論文或兩本<br>以上專書;藝術設計領域要有個人展演。 <br><br>此外,教育部也發現一些系所所聘教師專長,與系所目標不合。黃宏斌表示,教育部新管制<br>作法,雖未事前審核,但事後會從嚴評鑑;這些教授應聘後所做研究若無相關,教育部會在<br>評鑑時扣分,並要求隔年減招。
連研究所都有博覽會
 

考生遽減 大學崩盤序幕

文章政府各部門沒有整合 » 2004-05-18, 08:00

考生遽減 大學崩盤序幕<br><br>薛承泰/台大人口與性別中心主任(台北市)<br><br>九十三年度大學學科能力測驗報名截止了,大考中心統計報考人數為十五萬八千多人,比去年少了六千多人,也是自八十三年辦理學測以來首見的負成長。報考人數驟降,不只是個警訊,而是揭開大學崩盤的序幕!<br><br>報名人口為何會「突然減少」?許多教育決策者感到相當訝異,然真正令人感到訝異的,是他們的「訝異」!難道過去幾年當中決策者在制定政策,主張擴張高等教育時,完全沒有認知道「主體」在哪裡?有多少人口?<br><br>其實十八歲人口數量從兩年前就開始減少了,原因是台灣的「第二波嬰兒潮」(大約是民國六十七年至七十三年間出生者)已進入尾聲。明年入大專者,有相當部分是民國七十五年出生,該年是虎年,總出生人口為卅萬八千,比起當前的大四學生出生時(七十、七十一年左右)的數量,少了將近十萬人;比七十四年出生者則少了三萬多人。這批人如果在最近兩年進入大學院校,不怕考不進,只怕學校招不到人!<br><br>雖然民國七十五年之後出生數略有回升,但只回來一萬餘人,並且很快就再度下拉;因此,估計後年仍將會短少一萬以上大專入學者。更令人擔心的,出生數持續下降,到了民國九十年之後,每年出生人口降至廿五萬以下,今年預估在廿二萬左右(其中非本籍新娘還幫忙生了百分之十五左右),我們這一五四所大專院校,就算是勉強熬過明後年,能夠撐到何時呢?屆時,不要說是「打造國際一流大學」或「追求卓越」,教育部的精力將投入救災,許多教育經費將挪來救這些學校,安置「無殼」大學生!<br><br>約在七、八年前,台灣地區的高等教育在學率,已經和歐美各國之平均相近,實在沒有理由在近年大幅擴張。雖然有人理直氣壯的說,讓我們的子女有更多的機會進入大學,有什麼不對?從百分之三十的在學率提升到百分之四十,有什麼不好?果然,我國目前高等教育的「粗在學率」和韓國幾乎並列世界第一,「淨在學率」也在世界前十名!筆者相信大多數人並不反對提升教育機會,問題是,教育品質是否相對也提升?或至少能維持一個水準呢?討好式的擴張,很快就成為所謂的「文憑主義」,結果大學文憑貶值,大家只好再花些時間,再多花些錢,再多一些努力,去追求更高的文憑!從近年來研究所招生的盛況,可見一斑!對弱勢的家庭來說,又如何能苦苦追趕呢?<br><br>從另一角度來看,那些原本遙遙領先我們的先進國家,為什麼要被我國「迎頭趕上」呢?答案相當清楚,他們早就擔心「文憑主義」,因為沒有了品質,就算是人人上了大學,國家競爭力不會因此提升,年輕人也不會因此而更有前途!遑論舉債來擴張教育、討好民眾,年輕人將來負擔加重,所得到的卻只是眼前漂亮的統計數字,成為政治人物的「政績」罷了!<br><br>最近各界已經在質疑大學生的程度,有些英文僅有國中程度,有些只要寫起文章,總是錯字連篇…,這些現象原本不存在,是盲目擴張導致水準低落,也使得教育經費變成搶吃大鍋飯;「畢業即失業」的現象,那就更不用說了!除了增加年輕人的挫折與不安,也悖離了教育的宗旨。教育機會增加,原本為弱勢家庭燃起一些希望,可是在付出四年昂貴的學費之後,如果發現他們的子女除了一張「畢業證書」之外,就是等候失業救濟,這豈是一個愁字了得! <br><br>【2003/12/04 聯合報】 <br>
政府各部門沒有整合
 

大學新增系所 明年全面凍結

文章冷凍 » 2004-06-03, 08:00

大學新增系所 明年全面凍結<br>liberty times2003-1208<br><br>〔記者黃以敬、許敏溶╱台北報導〕為管控大學快速膨脹,教育部決定全面「凍結」大學增<br>設系所,最近核定九十三學年大學新增系所名額顯示,明年國立大學校院招生總量為六萬二<br>千一百七十八名,私立大學則為十一萬一千六百零九名,相較於以往每年動輒新增四、五千<br>個名額,增加不到二千個,成長率跌破二%,創下歷年最低紀錄。<br><br>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並首度有大學「主動」申請減招,或是主動減併較冷門系組,或是刻<br>意減少大學部名額以轉型為研究型大學,其中甚至有國立大學也規劃減招,顯見大學已開始<br>自我管控,系所減併預計將漸成風潮。<br><br>  教育部近日核定九十三學年大學增設系所名額,二十二所國立大學招生總量為六萬二千一<br>百七十八名,其中日間部五萬二千二百零五名(大學部二萬八千三百四十九名、碩士班一萬<br>九千六百一十五名、博士班四千二百四十一名),和九十二年相較,明年僅增七百九十一名<br>、成長率僅一點二%,較往年大幅減少。<br><br>  三十五所私立大學校院,明年核定招生總量則為十一萬一千六百零九名,其中日間部八萬<br>八千四百三十一名(大學部七萬五千八百九十五名、碩士班一萬一千四百七十五名、博士班<br>一千零六十一名);夜間部則為二萬三千一百七十八名。<br><br>  教育部指出,除五千人以下、新設未滿五年及行政院專案核定原則的少數學校系所外,大<br>學新增系所自明年起全面凍結,教育部將於近日公佈各個大學名額增減明細,明年要報考大<br>學的考生,也可直接參考「大學考試分發入學招生簡章」。<br><br>  據了解,諸如實踐大學等部份大學,明年均有簡併系所或更名調整的規劃;淡大校長張紘<br>炬指出,目前淡大正積極增加師資人手,希望儘速調整生師比,為研究型大學做準備,未來<br>則會抓準時代脈動,更動系所名稱,聘任更具水準的師資陣容,例如化學系改為生物化學系<br>等,提升淡大的整體學術水準。<br><br>  中正大學主任秘書林德瑞則表示,當初中正大學就是為了要提供社會一所綜合研究型大學<br>而設立,但過去礙於配合教育部政策而增加招生數量,既然目前教育部對於大學的經費分配<br>與評鑑方式已相當明確,加上出生人口降低,校方將進行系所招生名額調整,降低生師比例<br>,讓中正大學朝研究型大學邁進。
冷凍
 

可以增加選票的系所一樣可以成立

文章搞什麼 » 2004-06-14, 08:00

2003.12.08 中時晚報 <br>符政策需要系所 不凍結<br>朱武智/台北報導<br><br><br> 教育部表示,93學年度大學校院新增系所與招生名額,雖採取「暫予凍結」,但屬於國家重大政策所需,例如,光電、生技、資訊、材料,以及科技整合類的法律系所、台灣本土或客家族群研究等,仍可申設新的系所,此外,學生總數未滿5千人的學校,也可優先考量擴增招生名額。 <br><br> 新修正「大學增設、調整系所班組及招生名額採總量發展審查作業要點」,讓教育部在未來幾年對大學校院新增系所與招生,可從「質」的考量趨嚴審核,甚至予以凍結或限縮。 <br><br> 目前,國立大學校院中,學生總數未滿5千且符合新增系所標準者,只有陽明、暨南、台灣藝大、台南藝大、台北藝大等5校;不過,台灣藝大因新設研究所之師資結構不符合標準,教育部仍暫緩其申設。而在35所私立校院部分,扣除新設但未滿5年的8校,只有大同、南華、華梵、慈濟4校學生數低於5千人,其餘23校發展規模都超過5千人。 <br><br> 教育部表示,學生名額超出總量或師資結構未達標準之學校,仍得在現有的總量內做調整,並在限期3年內完成改善,因此,學校若未積極改善其教學資源,尤其是私立校院,在3年期滿而仍未改善相關教學資源,教育部將給予減招或停招的處分,藉以提升大學辦學品質。另外,違反「大學法」、「私立學校法」規定者,教育部也將做停招或減招的相同處分。
搞什麼
 

從小學到大學 面臨新生荒

文章教育政策要檢討 » 2004-08-04, 08:00

從小學到大學 面臨新生荒<br>libertytimes 20040223<br><br>〔記者黃以敬╱台北報導〕「少子化」將對台灣教育產生正面衝擊,今年小一入學新生將較<br>去年減少三萬八千人,首度跌破三十萬大關、創下四十年來最低紀錄,未來七年內,小一班<br>級數甚至將因此縮減近一萬班;學者昨天進一步警告,今年大專報考人數亦將減約四萬名、<br>大學新生則將減約一萬八千名,少子化不僅衝擊國教,也正蔓延到高中、大學。<br><br>  學者同時提醒,台灣教育不能再只是討好式的「擴充」,否則將面臨供需失衡、階級再造<br>的重大危機。<br><br>  人口統計顯示,今年八月就將入學的九十三學年小一新生,將降至廿八萬四千五百五十人<br>,首次跌破卅萬人,且未來將年年下降,預估明年出生人口就可能跌破廿萬,約民國一百年<br>,就學人口就將驟減到廿萬了。<br><br>  教育部昨天召開「學齡人口減少對國民教育的影響及因應對策」研討會,台大社會系教授<br>薛承泰進一步表示,今年高中職畢業生,主要是一九八五年至八六年出生者,較去年減少約<br>四萬人,若以目前大學粗在學率約四成五計算,亦即九十三學年大學新生估計將少一萬八千<br>多人。<br><br>  學齡人口的減少,將首先造成各級學校被迫大量減班,不僅校舍可能閒置,教師超額問題<br>也將惡化;教育部估計即顯示,依人口減少趨勢估算,若不作出因應,九十三學年小一班級<br>數將減約九百班,預計至九十九年,累計需減少高達九千九百六十五班。<br><br>  薛承泰指出,台灣教育不僅面臨「少子化」衝擊,也需面對學生「異質化」問題,未來一<br>個班級中,將出現成長背景迥異的學生組合,包括新生人口已有約八分之一是外籍新娘所生<br>的「台灣之子」,離婚率提高而導致的「單親家庭子女」也在增加,還有每個家庭平均只生<br>一個而寵愛備至的「獨生子女」,都將使得教學變得更複雜化。<br><br>  薛承泰呼籲,台灣過去的教育改革大多強調「廣設高中大學」,但這很可能是過去主政者<br>為彌補過去很難進大學的補償心態,而不當的擴充升學率,反可能造成學歷成為「文化貨幣<br>」,每個人都上學,但好家庭上名校、不好家庭上私校,形成另一種「階級再造」。
教育政策要檢討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