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干預捲土重來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政治干預捲土重來

文章更為險惡的攻擊 » 2003-12-01, 08:00

政治干預捲土重來<br><br> 美國科學家正面臨一樁可能更為險惡的攻擊,不是因為他們給人抓住了什麼小辮子,而是政客的道德意識所造成。<br><br>撰文╱勒曼(Sally Lehrman)<br>翻譯╱潘震澤<br><br> 1975年3月,心理學家哈特斐德(Elaine Hatfield)以及她花費8萬4000美元研究的「浪漫愛情」,成了美國參議員普羅克斯邁(William Proxmire)新設置的「金羊毛獎」的重頭戲;該獎項是為了彰顯政府的偏差浪費而設立的。普羅克斯邁的控訴是:科學家永遠也無法解開浪漫愛情的奧秘。這位來自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參議員並強調,就算他們解開了,其他人也不想知道答案。成袋的嘲笑信件湧入哈特斐德位於威斯康辛大學的辦公室,普羅克斯邁並要求調閱哈特斐德的帳目記錄,以及好幾千名接受哈特斐德面談的學生姓名及住址,後者係屬保密資料。<br><br> 哈特斐德並未因此而中止研究,她繼續發展出某個常用的方法,測量讓人神魂顛倒的浪漫愛情強度;不過,她再也沒有申請政府的經費補助。直到1989年73歲高齡退休前,普羅克斯邁這位參議員又發出了另外150個獎項,頒給浪費納稅人金錢的研究計畫。<br><br> 科學家說,目前他們正面臨一樁可能更為險惡的攻擊,這種攻擊不是根據他們給人抓住了什麼小辮子,而是政客對於觸及性議題及性別角色的研究議題所產生的道德反感。附屬於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金賽研究所所長班克羅夫特(John Bancroft)說,今日的美國國會議員可不像普羅克斯邁那樣「一笑置之,他們可是表達出極度的憤怒及反感。」<br><br> 最近一回合發生在今年7月,美國眾議院就2004年勞工部、衛生暨福利部、教育部等各部會的預算案進行辯論時。來自賓州及印第安納州的共和黨眾議員杜美(Patrick Toomey)及巧克拉(Chris Chocola),在國會提案刪除國家衛生研究院(NIH)補助的五項計畫,總金額為160萬美元。杜美抱怨道:「是誰想出這些東西來的?」他強調其中四件計畫探討的是性行為、性興奮以及性取向的問題,並譴責其中關於妓女及變性美國原住民等邊緣族群涉及藥物使用及性行為的研究。他說:「如果他們想進行這一類的研究,得找私人的經費補助,而不是用納稅人的錢。」<br><br> 事實上,這些研究當中有兩個探討與人類免疫不全病毒(HIV)有關的性行為風險及預防措施,所針對的是愛滋病傳播最快速的族群。另一個由金賽研究所提出的計畫,以負面情緒可增進性興奮的人士為對象,可增進我們對於強制性行為及性侵害的了解。第四個計畫分析老年男性的性活動,以檢視性功能障礙能否做為糖尿病及心臟病等病情的早期指標。<br><br> 杜美的提案只以兩票之差(212對210)而沒有通過,後來還有一位眾議員對選區選民道歉,說他不小心投錯了票。美國紐約市史隆凱特靈癌症中心院長,也是NIH前任院長法姆斯(Harold E. Varmus)說:「讓我感到震驚的是,這項提案並沒有在一片反對聲中下台。」他警告說,很顯然,科學家需要教育國會了解何謂同儕審查與科學方法,以及政治干預可能造成的傷害。<br><br> 提送美國NIH的計畫在得到通過之前,會先由15~20位院外科學家組成的複審小組排出名次,再送給由科學家及大眾人士組成的評議委員會審查。NIH美國國家兒童健康和人類發展研究院(NICHD)院長亞歷山大(Duane Alexander)說,經杜美點名的三項由NICHD支助的計畫,都獲得「傑出」及「特優」的評等。這些對於性行為以及解決HIV╱愛滋病、未婚懷孕、性虐待及強暴等問題的研究,也都回應了緊急的需求,其中一項還是2001年應當時的衛生署長沙契爾(David Satcher)之請而提出的。亞歷山大指出,2002年眾議院撥款預算委員會還稱讚NICHD針對健康成人性活動的研究,他補充道:「那可是相當清楚的指令,要我們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如今他們又回頭來想要阻止。」<br><br> 亞歷山大擔心,類似杜美的努力,會凍結自由追尋問題的動機,並使得社會大眾反對科學。目前,研究人員已經開始在研究計畫的標題及信件溝通中小心措詞,並準備好迎接下一場參議院撥款的戰役。他們指出,一連串有關預防HIV、生育健康以及性議題等研究受到的壓力,都正急速升高。<br><br> 執行美國原住民變性研究的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研究副校長霍根(Craig Hogan)說:「他們認為,同儕審查的過程被一些自由派人士的政治議程給把持住,但那只是與公共衛生有關的議題罷了。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的科學水準那麼好的理由,這個系統裡可不缺完整的道德操守。」<br><br> 【本文原載於Scientific American 2003年11月號】<br>
更為險惡的攻擊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2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