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對台灣近期發展的一些評論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大陸對台灣近期發展的一些評論

文章談台灣問題的愈來愈多 » 2003-12-04, 08:00

* 按:原文較長, 分為上下篇張貼<br><br>就遏制台獨答記者問 <br>送交者:藍色妖姬 11/17/0302:00 發表於[台海局勢] <br>文章來源:倍可親.美國.海外華人中文門戶 http://www.backchina.com/ <br><br>遏止臺灣獨立需要糾正經濟自由主義誤導(答記者問) <br><br>問:去年您的文章振聾發聵,是這樣說的:“中國內政外交,都已經進入了一個新時期。國<br>家安全形勢是改革開放22年以來最緊張的,而且將繼續緊張下去,甚至發生台海戰爭。無論<br>能否避免戰爭,保證國家安全比起經濟發展更爲重要,顯然應該成爲我國第一<br>位戰略目標。這與發展經濟並不矛盾,因爲發展國防和戰略産業,整治國土與<br>農村城鎮化,這些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措施,同時就是啓動內需發展經濟的重要內<br>容。  \"但是,國家安全目標非常廣泛,不可能成爲經濟發展的附屬品,更不能被<br>經濟主義自由的目標,比如加入WTO,申辦奧運,擴大出口,提高消費等所限制,美國就是利<br>用我們這些目標來吊我們的胃口,迫使我們在國家利益方面讓步。  \"我們絕對不可能排<br>除未來臺灣悍然宣佈獨立,美國大兵壓境,與日本聯合圍堵遏制,甚至分裂中國的可能性。<br>我們與其被動參戰,不如主動備戰,中國要衝破美日封鎖,保持國家完整,或許早晚要有一<br>戰,戰則必須勝。 “同時我也認爲,戰爭未必不可避免,關鍵是我們能夠在此5-10年<br>內,堅決進行國內經濟戰略和文化戰略的調整,在經濟上降低對外依存度,在文化上消除恐<br>美崇美病。如果成功,中國國力將空前強大,加以政治外交鬥爭,避免戰爭破壞,和平統一<br>祖國是有可能的;即使需要使用軍事手段,也未必規模很大,勝利當有把握。  \"反之,<br>如果按照目前經濟主義自由路線繼續發展下去,我們在經濟和文化上將更加依靠美國,最終<br>在經濟上也要付出沈重的代價。相當的中國人懼怕美國,深受西方價值觀念影響。如此下去<br>,5年以後,我們恐怕就沒有打仗的意志和可能了。即使我們不害怕美國的武器,也會害怕西<br>方的經濟制裁。  \"所謂\"不戰而屈人之兵\",是硬道理:5年之後,不是我們屈美日台之<br>兵,就是美日台屈我們之兵。真正的戰爭不在軍事,而在軍事之外。在\"軟戰爭\"中失利,<br>硬戰爭就難以取勝。硬戰爭或者很短,或者打不起來,關鍵是看誰能夠在軟戰爭中,奠定戰<br>爭勝利的思想經濟基礎,把握戰爭先機,贏得主動權。\" 你還計算了戰爭的損失。今年年初<br>又聽你說,臺灣有可能在2008年以前獨立。我當時認爲沒有那麽快,沒想到李<br>登輝真的說出\"2008年建國\"這等話,陳水扁又說什麽\"兩岸一邊一國\",真的被你<br>言中了。不知你是如何預測的? <br><br>答:我沒有特別重視他們最近的言論,上個月不是剛放出緩和空氣嗎?這些人包括美國方面<br>,一會兒一出戲,想中囯共產黨16大之前擴大自己言論空間,造成既成事實。我們不<br>必神經過敏。過幾天他們又說不獨立或者不支援獨立,我們也不能信以爲真。我的預<br>測之所以準確,是因爲我抓住了本質問題。 <br><br>問:什麽是本質問題? <br><br>答:本質問題第一:原來的兩岸之爭,是在“一個中國”內部爭正統地位,我們提出的“和<br>平統一,一國兩制”,是改革開放總政策的一部分,但是沒有實現。 <br><br>問:就實質內容而言,“一國兩制”允許臺灣保留軍隊和貨幣,比聯邦制權力還大,୫<br>4;什麽臺灣不接受? <br><br>答:他們要求“政治地位對等”,而不是做中央政府一個特區。 <br><br>問:難道面子比實際權力更加重要? <br><br>答:只要臺灣堅持自己是“中華民國”,就一定堅持政治對等。5年前我訪問臺灣,焦仁和對<br>我說,中華民國是1911年成立的,讓我們當地方政府,權力再大也不能接受。我會見了幾個<br>新党議員,向我痛陳國民黨腐敗,必然失敗無疑。我回來建議趁國民黨沒有下臺的時候,儘<br>快考慮以某種對等的形式實現統一,否則以後必然走向獨立。但是我們這邊大多數人認<br>234;國民黨不會失敗,低估了李登輝。李登輝一手製造了國民黨三次大分裂,最後把自己也<br>分裂出去。宋楚榆和連戰的矛盾是李登輝一手造成的,以後也難以真正聯合。我們這邊把\"<br>政治對等\"理解爲變相的\"兩個中國\",實際上中國作爲歷史概念,只有中心<br>沒有邊界;許多時期都是幾個政權並存,但是\"一個中國\"一直是存在的。即使搞聯邦議會<br>,也是我們這邊席位多,因爲我們控制的人口是臺灣的59倍。可惜我的意見不能被接<br>受,甚至不能被反映上去,結果錯過了時間。10年之間李登輝迅速推進了台獨,我們這邊沒<br>有有效遏止,甚至沒有充分預料,被李登輝掌握了主動權,其原因和經濟自由主義有關。我<br>們集中力量於國內經濟發展,以爲通過貿易和投資就可以有效遏止台獨勢頭。 <br><br>問:是不是自從民進党當選總統以後,兩岸關係就進入新階段? <br><br>答:現在聯邦制也不行了,連戰提出邦聯制,民進黨實行漸進台獨,同意“一國兩制”的新<br>黨得不到選票。中華民國的概念正在社會上消失,剩下一個“臺灣全圖”,包括臺灣島和澎<br>湖,連金門馬祖也沒有了。現在就差正式修憲改國號了。去年12月臺灣立法委員選舉時,被<br>國民黨開除了的李登輝自組政黨,還拿了13席,李登輝在電視上就說了三句話,第一句:\"<br>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句:\"中國民國從1949年被打敗就已不存在\"<br>,第三句:\"我們是什麽?我們是臺灣\"。你看他有多厲害,連臺灣憲法也不顧。我<br>看這三句話是臺灣獨立的綱領。現在的主要矛盾,是臺灣執政黨已經抛棄中華民國,<br>抛棄在一個中國範圍內爭地位,逐步脫離中國。而我們需要盡力遏止臺灣獨立的問題<br>。 <br><br>問:你所說的第二個本質問題是什麽? <br><br>答:是領土和國號背後的地緣政治。朝鮮和臺灣處於美日中三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要地,有<br>力的領導人需要不斷鬧事,最好把幾個大國都攪進去,才能獲得最大利益。當年朝鮮戰爭把<br>中國和美國都捲入了。李登輝對自己的定位是準確的,關鍵是我們自己的定位如何?市場經<br>濟和全球化要求我們有新的大安全觀。阿富汗和台海是中國石油運輸線。西藏是中國的水源<br>,如果控制在外國手裏,中國未來16億人就難以生存。有些人妖魔化我們是左派,是軍國主<br>義法西斯,實際上我們只不過是中國的人權人道主義者,我們不希望在經濟自由主義下中國<br>出現大多數人喪失生存環境,甚至大批失業或者死人的情況。中國人民和企業要求國家保護<br>是因爲他們弱小,而不是想擴張。 <br><br>問:你是如何估計到李登輝會提出2008年獨立的? <br><br>答: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這是中國大陸22年改革開放以後,和平與發展路線的最高峰,<br>此時臺灣宣佈獨立,可以對大陸造成最大的制約。北京如果動武,奧運會就辦不成,如果不<br>動武,內部矛盾激化,這等於是在逼我們分裂。除非臺灣根本就不想獨立,否則爲什<br>麽不可能在2008年一試? <br><br>問:北京還有辦法,可以暫緩動武,等到奧運會以後。答:那就等於給獨立以後的臺灣一段<br>時間,事情一拖就有變數,比如國際承認並且介入等等。所以我在2001年底的估計是:臺灣<br>如果真想獨立,就不會等到2008年以後。時間表大概是這樣的:2004年陳水扁再次當選,然<br>後組織公民投票,由於年輕人支援獨立的比例高,所以贊成獨立的票數會逐年增加,到2007<br>年可能達到臺灣法律規定的比例。 <br><br>問:公民投票對於臺灣獨立的意義就是,民進黨以“民意”爲理由,逃避戰爭責任,<br>爭取美國支援。但公民投票也可能通不過。現在大多數預測都認爲,臺灣大多數人的<br>意願是“不統不獨”。 <br><br>答:關鍵不在結果,而在於大陸不能允許臺灣舉行公民投票,臺灣的前途是由2200萬人投票<br>決定,還是由13億人投票決定?這本身就是實力對比關係決定的。是不是先打一仗,由勝利<br>者定投票範圍,然後再投票。自由的背後是什麽?是由強勢集團定範圍定標準。比如<br>在中國學術界,那些主流派掌握了資源,是從來不和你爭論的,甚至不批判你的觀點,他們<br>就是說你不夠某種資格,對你不屑一顧,把你排除在學術圈子之外,我對此深受其害,深知<br>其中奧妙。即使不組織投票,李登輝等人還會有許多其他辦法,利用北京辦奧運會的機會推<br>進臺灣獨立。我們不能再一相情願,低估對手。 <br><br>問:中國大陸會不會在臺灣沒有宣佈獨立以前就用武力統一臺灣? <br><br>答:美國鷹派和一些中國的自由主義者是這麽說的,他們認爲中國政府專制必<br>然擴張,把內部矛盾向外部轉移,這是意識形態偏見。無論從歷史經驗還是現實利益格局,<br>中國大陸不可能首先使用武力,大陸發展國防只是爲了遏止臺灣獨立。 <br><br>問:請問道理何在? <br><br>答:歷史上從明朝開始,中國就喪失了對外擴張的精神,所謂“專制”,主要是維持國內穩<br>定的,對外相當軟弱。 你說中國人天生沒有擴張精神,是文明的衰落還是過度成熟,過度高<br>尚還是過度愚蠢,反正都是一樣,構不成什麽對外威脅。真正敢於對抗大國的是毛澤<br>東,但是他現在被主流思想經濟極端貶低。希望外國朋友深入瞭解中國思想界,不要以<br>234;只要是知識份子,說話符合美國價值觀念,就是中國民意代表。中國一部分大知識份子<br>貶低人民和國家利益,爲強勢集團辯護,和國際勢力勾結,從來沒有現在這樣不象話<br>。象我這樣遏制臺灣獨立的觀點,許多海外朋友願意聽,奇怪的是,許多北京的大知識份子<br>包括北京大學那個非常有名的自然科學家,一聽就火冒三丈,不能容忍。他們親美甚至同情<br>台獨的程度,你難以想象。
談台灣問題的愈來愈多
 

Re: 大陸對台灣近期發展的一些評論

文章這是後半部 » 2004-04-23, 08:00

問:的確難以想象。那麽從現實利益格局講,爲什麽說大陸不可能主動<br>用兵呢? <br><br>答:這是22年改革開放邏輯的必然結果。對國際形勢的判斷與國內政策是相互影響的。毛澤<br>東時期高度計劃經濟,對外就是\"準備打仗\"。鄧小平確定改革開放的理論前提就是:和平<br>與發展是時代主題,世界大戰打不起來。這22年的既得利益集團,有巨大海外利益,一部分<br>人正在走向買辦化,他們的理論代表就是中國的\"經濟學主流派\",他們拒絕戰略調整,主<br>張不惜代價與國際接軌,按照WTO條款以國際慣例改造中國,把中國變成全世界最大的加工中<br>心,發展比較優勢産業即勞動密集型産業,把比較劣勢産業即戰略<br>987;業讓給外資彌補,準備\"融入國際社會\"等等。國內政策仍舊準備維持對外資的超國民<br>待遇,依靠每年引進500億美圓外資,保持經濟增長----這樣的思想和政策導向,有準備打仗<br>的意思嗎? <br><br>問:但是美國方面的報告卻列舉大量數位說明,中國確實在發展軍事力量。 <br><br>答:我從來不認爲戰爭是單純的軍事問題,還是毛澤東說得對,決定戰爭勝負的不僅<br>是軍事力量對比,而是人力和人心的對比。我們現在發展軍事保護國家安全的努力,和經濟<br>自由主義是矛盾的,而且主流仍舊是後者。不可能想象,在一個依賴於外國資本的經濟下,<br>一個把自己體制改革和經濟發展依賴於外資的政策下,有巨大海外利益的利益集團影響政策<br>,上層精英滿腦子融入國際社會,抛棄自己的文化根底,崇美媚美親美,把越來越多<br>的資本流向海外,能夠有真正的備戰和武力佔領臺灣的決心。軍隊想打,買辦同意嗎?中西<br>部想打,上海廣州同意嗎?窮人想打,富人願意嗎?北京人在打仗和奧運會之間會選擇那一<br>個?如果初戰不利變成持久戰,國內既得利益集團能夠支援政府打到底嗎? <br><br>問:看來你的擔心和大多數輿論恰恰相反。 <br><br>答:是的,主流輿論擔心大陸經濟增長了,會威脅臺灣,我卻認爲國內經濟自由主義<br>導致一系列惡果,將被台獨勢力利用。我認爲我們能夠做到而且應該做到的是,盡一<br>切能力,遏制臺灣獨立。只要能遏制,就有和平和發展;遏制不住,就沒有和平與發展。如<br>果按照經濟自由主義發展下去,不要說主動拿下臺灣,就是遏制其獨立的力量也會喪失。 <br><br>問:在理論上經濟自由主義如何鼓勵了臺灣獨立傾向? <br><br>答:第一,經濟自由主義使經濟和人口過度密集地集中在沿海地區,降低了我們對台獨的威<br>懾力量。第二,他們反對發展國防獨立的戰略産業,理論根據就是經濟自由主義的基<br>本原則:全球化不能談國家安全,戰略産業沒有比較利益不能賺錢,政府腐敗越干預<br>越糟,有限資源要用於洋房汽車而不能用於國防。第三,他們鼓吹制度決定論,市場萬能論<br>,西方文化中心論,美國優越論,歷史命定論,弱肉強食論,加上靜態比較利益論和消解政<br>府論,並且把“和平與發展”從“主題”改爲現實存在。這是他們的9個論點,第10個<br>可以稱之爲\"經濟決定論\",以爲兩岸經濟融合特別是以優惠政策吸引臺灣資<br>本,造成臺灣經濟空心化,就可以促成兩岸統一。同樣的例子還有西藏和新疆,在毛澤東時<br>期西藏最穩定了,因爲西藏人信宗教,他們認爲毛澤東是大神。後來我們說毛<br>澤東是人不是神,他們就回頭追隨達賴了。西藏經濟發展了幾倍,但獨立傾向更強了,這是<br>精神問題,不是物質問題。如果經濟自由主義只是擴大了國內兩極分化,破壞了環境,而不<br>會導致國家分裂的結果,我們就沒有必要一定要自命爲\"非主流派\"。公開批判他們<br>,這可不是文人鬥嘴,而是涉及國家前途,13億人民生命悠關的事情。 <br><br>問:從來是富人怕打仗,窮人想打仗。是不是大陸富裕了就不願打了? <br><br>答:更加糟糕的是兩極分化,大部分人要打,小部分人怕打,在戰爭問題上引起社會分裂。<br>我是不希望打仗的,所以我一直反對兩極分化。經濟自由主義者只看到兩極分化可以促進消<br>費,或者自己撈取利益,沒有看到孕育社會分裂的危險,包括臺灣的分裂和大陸內部的分裂<br>,實在糟糕。一位大陸鷹派專家去年在臺灣說:“如果臺灣獨立,打平了再建設”,在過去<br>臺灣會害怕,這次馬上有人到廣州回應:“你打我臺北,我打你上海;你打我高雄,我打你<br>廣州”,結果是誰害怕?上海廣州的經濟密度接近了臺北和高雄,許多立交橋周圍都是高樓<br>,這就是只講效率不講安全的結果。 <br><br>問:這就是說,經濟脆弱性比軍事實力更加重要? <br><br>答:當然。兩岸海空軍差不多,陸軍我們有優勢但發揮不出來,關鍵就看誰的經濟更脆弱。<br>臺灣沒有腹地,經濟非常脆弱。1996年我在臺灣海峽舉行軍事演習,臺灣股市跌破 4800點的<br>心理關口。民衆搶購生活必需品和美元,大米搶購一空,連食鹽都脫銷。臺灣經濟有<br>著十分明顯的戰略弱點。第一典型工商型經濟。第二典型外向型海島型經濟,市場狹小、資<br>源短缺,對外依存度 80%。第三,對大陸依賴性大。臺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累計達1400億美<br>元,有45000多家台資企業在大陸投資,實際投資可能爲達到1000億美元。第五,重要<br>經濟目標集中。問:那麽臺灣是肯定不敢獨立的了。答:這幾年形勢變了。第一,中<br>國的外貿依存度大大增加。目前接近50%,7年以後可能達到70%,接近臺灣的外貿依存度了。<br>第二,依賴西方國家市場。中國大陸對美出口占總出口總量20%,按照美國統計達到30%,19<br>98年我國外貿64%、約2071億美元,是與美日歐的貿易,中國貿易順差600多億美元,如果沒<br>有這一塊,外貿將逆差193億美元。第三,在技術上依賴於美國和日本。第四,沿海地區經濟<br>過於密集。過幾年經濟也脆弱,如何遏止其獨立? <br><br>問:請具體說說你的估計,如果發生台海戰爭,中國經濟損失有多大?一部分是西方封鎖損<br>失,一部分是戰爭直接損失。 <br><br>答:第一,東南沿海地區經濟受到嚴重損失。指福建、廣東、浙江、上海、江蘇南部,有2億<br>多人口,耕地面積1000 萬公頃,占全國7%;國內生産總值3萬億元人民幣,占全國37<br>%;鋼産量23%;汽車産量20%;塑膠40%;化纖60%;紗32%;冰箱40%;洗衣機5<br>0%;彩電60%。如果東部地區,重要城市與能源基地受軍事受打擊,加上經濟封鎖,經濟可能<br>下降1/4---1/5。 <br>第二, 2008年GNP可達16000億美圓,外貿總額11000億美圓,外貿依存度70%。進出口各一半<br>,貿易平衡。在美日封鎖下,出口可能下降50%,進口降低20%,出現300億美圓貿易逆差。考<br>慮到進口武器增加,貿易逆差達到500億美圓。國家3000億美圓外匯儲備可以支援6年-----如<br>果不被美國凍結的話。 <br>第三,加工出口占我國貿易的50%,由於制裁全部中斷,我國貿易總額即下降50%,外貿依存<br>度降低到35%。就業因此增加2000萬人。 <br>第四,每年500億美圓外資將不再進入,利潤彙出從每年200億美圓增加到 500億美圓,使國<br>際收支增加800億美圓的逆差。需要外匯管制禁止利潤彙出,否則外匯儲備只能支援2年。 <br>第五,工業的核心技術和關鍵原材料零部件,嚴重依賴進口,一旦被封鎖,可能造成許多高<br>精尖工業的暫時癱瘓。 <br>第六,總體估計,假設戰爭繼續2年,開戰第一年西方全面封鎖,國民生產總值每年下降10-<br>--20個百分點,如果遭受軍事直接打擊,損失加倍。 <br><br>問:如此大的損失,中國大陸能夠承受嗎? <br><br>答:經濟增長率從增長7%變成負20%,連續兩年,經濟下降1/4,倒退5年,就是回到目前中國<br>的水平,也沒有什麽了不起。關鍵是親美利益集團損失大。俄羅斯按照經濟自由主義<br>搞休克療法15年,經濟下降50%,要恢復到1989年水平還需要10----15年。平均壽命下降了8<br>歲,總人口從1。5億下降到1。1億。非正常死亡大部分是男人酗酒而死,減少千萬以上。誰<br>說經濟自由主義的休克療法比戰爭會少死人?即使沒有休克,因爲車禍,觸電,污染<br>的“現代化代價”,也不比戰爭死人少。如果中國分裂,喪失穩定,死亡人數肯定超過一次<br>台海戰爭許多倍。 <br><br>問:是否有更好的辦法減少損失? <br><br>答:辦法就是提前調整,降低對外依賴。 <br><br>問:中國政府不是有西部大開發戰略嗎? <br><br>答:戰略和政策之間有矛盾,在和平前提下,民間資本和外資不願意去中西部,因爲<br>沿海地區的投資回報率總是遠遠高於內地,離飽和遠著呢。經濟學主流派以制度落後解釋是<br>完全錯誤的。不是內地制度落後妨礙了資本自由,而是改革開放使得農民有了自由,無數勞<br>動力流入沿海地區打工,資本就不會到內地去。只有國家計劃投資,或者台海緊張,在沿海<br>投資不安全,資本才能夠大批投入中西部。依靠市場機制,東西部差距還會繼續拉大,對於<br>國家安全和統一不利。 <br><br>問:以國家安全爲目標,你的調整辦法是什麽? <br><br>答:首先要假設臺灣可能在2008年以前獨立,以國家安全爲目標,以遏制台獨୫<br>4;主要內容,制定國家戰略。國家繼續以財政力量投入中西部基礎建設。在西安,重慶建設<br>第二股票中心,必要時準備內遷。在湖北建設新的經濟文化中心。以江西等地作爲上<br>海投資者的腹地,以廣西作爲廣東的腹地。富人可以到內地投資,窮人可以進入上海<br>廣州修地鐵,交通備戰兩用。以低成本辦法迅速清除腐敗,提高政府能力。制定戰略ஶ<br>7;業振興法,長期不懈地發展戰略産業。上述任務在經濟自由主義路線下幾乎不可能<br>,在備戰狀態下很容易達到。 <br><br>問:你的意思是,如果預先採取這樣的調整,就可以遏制臺灣獨立。 <br><br>答:臺灣看到我們預先調整,不怕打仗,自然不敢獨立。這樣就有和平。兩岸維持現狀可以<br>維持下去。 <br><br>問:決策層能否採納你的意見? <br><br>答:即使政治領導人完全同意我的意見,目前也很難實行,因爲親美利益集團反對。<br>只有真正的危機發生了,才有壓力迫使我們進行利益格局調整。如果我們現在不清除經濟自<br>由主義,那麽在危機出現以後也會被迫清除,然後迫使臺灣收回獨立。未必打大仗,<br>甚至未必打仗,關鍵是清理內部的經濟自由主義,這就叫上上策----不戰而屈人之兵。 <br><br>問:那麽你所說,也可能是別人屈我們之兵,就是被經濟自由主義瓦解了內部,臺灣<br>獨立了,中國大陸方面也沒有辦法? <br><br>答:有這種危險。 <br><br>問:美國的態度會怎樣? <br><br>答:美國的態度並沒有那麽重要。我們是不是真正把臺灣問題作爲內政了?而<br>且美國已經說了,他是模糊政策,就是說他們要評估中國大陸的政策走向。他是根據我們的<br>態度決定他們的態度,我們就沒有必要反過來看他們臉色。 <br><br>問:你估計美國會不會直接出兵幫助臺灣? <br><br>答:可能性非常大。但不可怕。臺灣離我們近,離美國遠,即使從關島也來不及。關鍵是我<br>們有堅決態度,制止鄰國幫助台獨。沒有鄰國幫助,美國沒有力量保護臺灣。關鍵不在軍事<br>力量,而在於我們自己的經濟是否脆弱,能否承受戰爭壓力。我實際上只是希望能夠遏制台<br>獨,至於如何統一並不著急,可以維持現狀,大力發展兩岸之間,中日之間經濟合作,待以<br>後有了民主基礎,經濟基礎,國際基礎,政治領導基礎,統一自然水到渠成,什麽形<br>式統一也可能大大超出現在人的意料。我想我們這一代插隊人的歷史使命,就是要在改革開<br>放過程中,遏制臺灣的獨立,盡力防止戰爭,克服國內外各種危機,爲中華民族真正<br>的偉大復興,奠定基礎。
這是後半部
 

臺灣政治潛流湧現 把握大局審慎應對

文章21世紀經濟報道 » 2004-04-26, 08:00

臺灣政治潛流湧現 把握大局審慎應對<br>作者:21世紀經濟報道<br><br>正如不少關心華夏前途的有識之士所指出的,臺灣的"民主政治"已經走上迷途。 之所以如此<br>的根本原因在於,台獨主張者事實上霸佔了臺灣民主的資源,把臺灣民主等 同於臺灣獨立,<br>反對臺灣獨立就成了反對臺灣民主。這一議題一旦成爲首要的政治議題 ,將島內的台<br>獨反對者置於"失語"境地,臺灣當局也就不會把精力與資源放在民主的 基礎建設之上,民主<br>生態日益失衡而逐漸演變成暴民政治。<br>  這種失衡的政治對所謂臺灣地位的風吹草動相當敏感。最近一個例子是近期陳水扁 美洲<br>之行激起的波瀾。陳水扁借參加巴拿馬建國一百周年慶典的機會,與美國國務卿鮑 威爾"不<br>期而遇",兩度握手交談;並在過境美國期間,借接受"國際人權獎"的機會 發表演講並接受<br>媒體訪問。此次"鮑扁會"被輿論視爲1979年之後美台雙方最高層級的 接觸。11月9日<br>,陳水扁再度大唱"臺灣與中國一邊一國"的高調,以自己三次過境美 國、持續努力之後終於<br>獲得禮遇的經驗,聲稱要放棄一個中國的主張,拒絕一國兩制, 推動明年3月20日以前實施<br>公投。競選雙方和諸多臺灣媒體對此有相似的解讀,即美國 給予陳水扁的待遇以及"鮑扁會<br>",實際上意味著美國對臺灣明年大選的藍綠參選人已 經呈現某種傾向性。<br>  美國此種舉動並不意味對華基本政策的調整。在陳水扁此行之前的中國國防部長曹 剛川<br>訪美,以及此後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前副總理錢其琛訪美,是真正決定中美 關係大局<br>的議程。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透露,在陳水扁出訪之前,中國政府已經向美國 進行交涉,美<br>方作出三項承諾,即堅持一中原則、恪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不支援臺灣 獨立。<br>  美國的政治領導者清楚地知道,如果臺灣部分政治勢力突破"一個中國"的底線, 就進入<br>了一個絕對衝突的領域。在這個事關民族國家命運與前途的絕對衝突的領域,恐 怕世界上任<br>何一個獨立自主的民族國家都有同樣的選擇,那就是以絕對的勝利去贏得國 家的明天。是否<br>有足夠的利益誘因讓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捲入這種民族國家內部的絕對沖 突?儘管在數年之內<br>全球尚有多處熱點地區的難題有待美國去應對,儘管從地區影響力 增長的角度考慮,美國最<br>有利可圖的辦法是如何去阻止絕對衝突的爆發,但畢竟中美在 這一問題上存在嚴重衝突。<br>  必須清醒地看到,臺灣以前是將來也是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張牌。美國要讓這張牌發 揮足<br>夠的牽制效用,就會支援民進黨而不是其他政黨執政。這是"鮑扁會"的全部玄機 所在。美國<br>的如意算盤自然是支援民進黨又不讓它玩火,但這個算盤的風險在於,如果 民進黨不聽使喚<br>,執意實施公投突破底線,到時將有何樣的態勢?美國將以何樣方式介 入?必須考慮到一種<br>情況,那就是陳水扁們對其首要政治議題的考量重于對經濟民生問 題的考量。其實陳水扁們<br>的目標一直很明確,而且初衷也難有改變,因此目前並不能排 除這些政治賭徒走上絕對衝突<br>的不歸路的可能性。<br>  未來一段時間臺灣人民需要做出自己的政治判斷。陳水扁們將臺灣問題推向極端情 境的<br>企圖心已經昭昭明甚,正是這種對首要政治議題缺乏責任感的選擇傷害著臺灣民主 的進程。<br>在或獨或統的政治議題之下産生的,只是一種靠炒作民粹主義以贏得選票的選 舉戰,<br>一種毫無政治胸襟的"私性政治"。臺灣人民對陳水扁們的失望,尚不只在於經 濟治理的無力<br>,更在於民主基礎建設的無力。要改變這種局面,關鍵就在於重新厘定首 要政治議題,擺脫<br>"台獨意識形態"的控制,將民主基礎建設作爲臺灣政治發展的核心 課題。目前臺灣社<br>會在大選前夕的分歧凸現出的正是這一問題意識。當政客們要將臺灣 引向絕對衝突的邊緣的<br>時候,這一問題的提法就是,是否去進行一場中國人與中國人之 間的絕對衝突?是否選擇一<br>個將臺灣引向這種衝突的政治領導者?臺灣民主建設的使命 是否就是去掀起一場這樣的衝突<br>?<br>  在這樣一個關節點上,沒有哪個選擇比兩岸關係和諧發展更能展現華夏民族的美好 前景<br>。現在的問題是,一些沒有責任感的政治賭徒在逐漸將臺灣拉入歷史的死胡同,民 主已經成<br>爲一種政治工具。在目前的微妙時節,中國政府最可取的辦法就是現在的靜觀 其變,<br>保持對絕對衝突的客觀意識,在合適時機表明清晰的態度,並有充分的應對準備 ,特別是在<br>大國外交與國際政經領域先作充分的提前應對,保持策略性的強硬。<br>                         21世紀經濟報道  2003-11-12<br>《世紀中國》(http://www.cc.org.cn/) 上網日期 2003年11月27日
21世紀經濟報道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