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文女性主義對不孕女性的持續追殺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沙文女性主義對不孕女性的持續追殺

文章陳昭姿 » 2004-01-12, 08:00

沙文女性主義對不孕女性的持續追殺<br><br>⊙陳昭姿 中華民國93年1月11日自由時報 <br><br>  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簡稱女權會)秘書長陳逸玲在「慎思人口政策,莫治標不治本」<br>一文(自由廣場,一月十日)中所表達的論點,反映了長久以來女性主義者對不孕女性在刻<br>薄對待之餘的持續追殺。<br><br>  自許為女性爭取權益的女權會,每逢相關單位提出具體幫助不孕女性完成心願的建議,包<br>括人工生殖法草案當中的代孕合法化,以及近日的人工生殖技術費用補助,總是不會延遲的<br>立刻發出抨擊與反對立場。台北市女權會有位洪姓社工師,去年夏天向市府成功申請了一個<br>對不孕女性輔導的系列座談,動機是來自我所寫的一本書「神啊!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孩子?<br>」。當她與我接觸時,我告訴她,我樂見女權會也開始願意關心不孕女性。但是,這位年輕<br>熱心的社工師從滿腔熱情到最後的受挫沮喪,因為幾乎沒有不孕女性報名參加。我告訴她,<br>這不是她招募不力,而是不孕女性需要的是醫學諮詢與救援,她們想要的是孩子,而不是浪<br>費有限的青春歲月在所謂的心理輔導。<br><br>  依賴人工生殖技術的夫妻平均會花數十萬元以上,遑論以年數計的時間與無法計量的精神<br>耗費。十萬元的補助有任何意義嗎?陳秘書長不需也無權為他們代言這不具意義。十萬元對<br>他們即使實質意義有限,然而代表了想生孩子的正當性,以及來自社會與政府的善意︱「祝<br>福你們成功的擁有孩子」。醫學門外漢的陳秘書長還挑戰了「不孕」的定義,甚至企圖無照<br>行醫︱聲稱調整生活作息即可解決不孕。請問秘書長,我的先天性子宮發育不全,以及類似<br>梅艷芳罹患癌症必須切除子宮的情形,如何靠調整作息來懷孕?又謂內政部此舉會強化不孕<br>的負面印象,這句話的立論基礎在哪裡?我結交最多的不孕者,我的代言應該比秘書長有權<br>威性,他們對這件事覺得十分感動。秘書長竟然認為有方法與有補助提供治療,反而阻礙了<br>不孕女性的人生規劃。請問秘書長為何不一併建議健康無礙的女性,最好不要生孩子,以便<br>儘早規劃人生?這種來自健康女性的沙文主義,嚴重違反病人人權,如何見容於多元價值的<br>二十一世紀社會。<br><br>  擅長開會而從未結識病人的秘書長,不知道這些女性心中所想的人生規劃,很多是考慮自<br>願離婚或準備接受先生婚外生子。這些人不是秘書長隨便一句口惠「不應以異樣眼光看待不<br>孕者」,就可以即刻紓解壓力或放棄追求人生重大心願。與心愛的伴侶結婚,繼之與心愛的<br>伴侶擁有下一代,秘書長對世俗凡人這樣的人生規劃有意見嗎?或是認為只有能順利懷孕,<br>生育功能無礙的人,才有資格擁有這樣的心願?<br><br>  最後,秘書長竟然還將接受費用補助但可能無力撫養孩子連結,有無能力撫養孩子與生育<br>能力非但不相關,我敢說,不孕夫妻因為太想要孩子而不怕養孩子,一定願意更努力克服困<br>難來認真養育下一代,比起有能力生育但卻不願養孩子的夫妻,誰更值得在出生率下降的年<br>代,接受社會資源的實質鼓勵呢?<br><br>  然而,不孕女性或不孕夫妻思考的主要關鍵真的不是錢,而是心願的達成。我們最需要的<br>是醫學的協助,與健康社會的祝福。祝福,不是讓一群健康且生育的人來告訴我們,沒有孩<br>子也很好。祝福,是成全與幫助。這樣的態度,才是真正的「不對我們投以異樣眼光」。 <br>(作者陳昭姿╱不孕女性代言人)
陳昭姿
 

不孕症內外煎熬 健保給付是德政

文章蔡鋒博 » 2004-07-08, 08:00

不孕症內外煎熬 健保給付是德政<br><br>蔡鋒博/不孕症試管嬰兒中心院長(彰化市)<br><br>內政部提議將不孕夫婦第一胎試管嬰兒費用納入健保給付,但健保局卻稱健保法規定「健保<br>不給付不孕症」,若納入健保給付需先修法;並有人提出一些理由反對健保給付。我覺得此<br>事值得探討。<br><br>有人認為不孕症不是病,所以健保不必給付。不孕症當然是一種疾病,很多的不孕症是由疾<br>病所引起的,比如說子宮內膜異位症既然健保有給付,由子宮內膜異位症所衍生出來的疾病<br>,如不孕症或輸卵管阻塞,當然也是病,沒有理由子宮內膜異位症是病,子宮內膜異位症所<br>引起的輸卵管阻塞就不是病。又如有些男生小時候得到腮腺炎,後來變成無精症,他們可能<br>得要做試管嬰兒。<br><br>主張健保不給付不孕症的另一理由是沒有急迫性。但是有一些不孕症的病人常被家裡的壓力<br>壓得喘不過氣來,甚至要找精神科醫師,有的鬧到離婚,精神崩潰。你說不孕症不急迫嗎?<br>我就有一位病人,被她的婆婆警告:「再生不出來,就叫我兒子娶小老婆。」像這樣的不孕<br>症病人,除了家庭壓力,又得支出一筆龐大的醫療費用,可以說是內外煎熬。如果政府可以<br>支出試管嬰兒的費用,起碼可以少掉他們的經濟壓力。<br><br>就預算面言,台灣一年約有六千到七千的試管嬰兒治療週期,據評估每年做試管嬰兒的約十<br>億至三十億,相較於政府編列五千億的經濟建設預算,可以說是小小的支出,光光一個核能<br>四廠,停建又復建,這個損失就十億上下了。十億不是一個大數目,但可以讓國內千千萬萬<br>個不孕症病人得到很大的好處,為什麼不為?<br><br>我認為朝野應不分黨派,立即修法改成健保給付不孕症。雖然這次內政部的提議,不敢說沒<br>有政治選票的考量,但是就一個不孕症醫師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德政,這是福利國家的觀<br>念。 <br><br>【2004/01/12 聯合報】
蔡鋒博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