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台灣民主政治的腐蝕劑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金錢:台灣民主政治的腐蝕劑

文章ABBA » 2004-03-03, 08:00

《社論》<br>金錢:台灣民主政治的腐蝕劑<br><br>社論<br><br>一般寺廟收受信眾幾百元捐款,都早已依法開立收據;但大企業捐出千萬元鉅款給政治人物<br>,拿到的卻只是一紙感謝狀,甚至根本不留任何單據,令人不可思議。說政治是台灣的「落<br>後部門」,這裡又得到一樁佐證。<br><br>政府通緝的經濟犯隔海傳書,攪得藍綠陣營雞飛狗跳,一向以清廉自詡的民進黨呈現窮於自<br>辯的窘態。這顯示,台灣政治與金錢的關係,果真像牛皮癬一樣頑強;甚至隨著時日推移而<br>讓頑癬愈發擴散。但我們也完全不能苟同一些政治人物的說法,認為問題都出在「政治獻金<br>法」未完成立法,致使原本正當捐款見不得陽光,因此即刻就要催生這項法案。事實上,政<br>治人物若根本不把遵法守紀當一回事,倉促通過一部政治獻金法,結果只是讓政治人物更方<br>便、也更明目張膽地斂財自肥罷了。<br><br>社會要求乾淨選舉已經很久了,制度也迭有更新,問題在我們的政治文化跟不上民主期待。<br>八年前,政府開始根據「選罷法」對個別候選人及政黨發放補助費,為的就是協助候選人清<br>白參選,減少政商掛鉤。八年來,政府對個別候選人及政黨的補助,總計花費了五十多億元<br>公帑;問題是,有了競選補助,政治人物卻永遠嫌錢不夠用,左手拿公費,右手依然收獻金<br>。事實上,又有幾人誠實申報過他們的競選經費和財產所得?<br><br>當初競選補助制度的建立,不能不歸功於民進黨在野的積極推促。但執政後依舊不時叫窮的<br>民進黨,造勢場子卻一場比一場豪華炫目,昂價的電視文宣廣告一支接一支不斷播放,彷彿<br>自有用不完的競選經費。政府白白耗費了數十億競選補助費,結果對提升政風和淨化選風都<br>無濟於事。<br><br>再說,沒有政治獻金法,政治人物就能隨便收受捐獻嗎?請看現行「選罷法」及「總統副總<br>統選罷法」,都分別訂有個人或企業對政黨及候選人的捐款限額,企業捐給個別候選人的上<br>限是三十萬元,捐給政黨的上限是三百萬元。但陳由豪的東鼎公司捐出一千萬元給陳水扁競<br>選總部,捐出一億元給國民黨,兩者都已遠遠超過規定。但兩個陣營對相關選罷法都避而不<br>談,民進黨更一味歸咎於政治獻金法之未立,豈不是顧左右而言他嗎?<br><br>政治獻金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把誠實和榮譽當一回事,也願意遵法而行。<br>否則,既有的法令制度都悍然置之不顧,訂出再多新法來,又豈能奈何得了他們?尤其,政<br>治獻金法中最具爭議的條文,綠營堅持開放「非競選期間可收受政治獻金」,果真如此的話<br>,政治人物一年四季皆可堂而皇之地收取外來錢財,政商掛鉤勢必愈發氾濫。而且,以當今<br>政壇的「耍賴性格」,即使發生什麼顯而易見的弊端,總能一賴再賴地硬拗,甚至編個泛政<br>治化的理由來反咬一口,這又豈是荏弱的行政及監察體系所能監督及約制得了?過去幾年,<br>我們的司法抓賄選的標準已緊縮到三十元;但對於千百萬元的鉅額違法獻金案,他們辦過幾<br>場?<br><br>在這麼惡質化的政治文化及政治風氣下,人們與其期待一部政治獻金法來洗滌汙亂的政商關<br>係,還不如企業和選民這方主動縮手來得有效。陳由豪有過風光的年代,有過出手數以億計<br>的獻金,曾被朝野政要奉為上賓;但一旦經營失敗,不僅被打為通緝罪犯,甚至被形容為十<br>惡不赦的經濟叛國犯。這樣血淋淋的教訓,還不足以讓其他企業家心生警惕嗎?事實上,商<br>場的善變,又如何比得上政壇的善變。一旦私密的政商關係被揭發,不管實情如何,最後總<br>是政治人物拋棄商人以求自保。這個定律,那些對政治捷徑有所寄望的企業家務必牢記在心<br>!<br><br>美國政治哲學家德沃金曾說,「金錢是美國民主的詛咒」;對台灣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br>金錢曾經腐蝕過百年老店的國民黨,但民進黨似乎未將此引為殷鑑;那麼,喊再多民主改革<br>,喊再多愛台灣,又有什麼用?<br><br><br>【2004-02-13/聯合報/A2版/焦點】
ABBA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8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