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改革,不必上街頭?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支持改革,不必上街頭?

文章公投討論系列 » 2004-03-05, 08:00

2004.03.03 中國時報 <br>支持改革,不必上街頭?<br>◎沈昌鎮<br><br> 最近行政院製作了一支電視廣告,搭配著年輕、動感、輕鬆的舞曲,從七○年代保釣運<br>動、八○年代農漁民大遊行、九○年代野百合學運…,歷史畫面的閃過暗示著時序的往前推<br>進,直到二○○○後的台灣,我們建立了日趨進步的民主制度,最後廣告結尾在一群有活力<br>的年輕人熱情地響應著:「支持改革,不必上街頭!」鼓勵台灣追求改革的「公民」們,踴<br>躍地投下妳/你那能夠改變歷史的珍貴一票。 <br><br> 這支看似沒有黨派色彩的廣告鼓勵人們參與選舉,沒有進一步暗示妳/你應該投1、2<br>或○、×,嚴守行政中立的角色,訴求僅在於盡心辦好選舉,鼓勵大家投票。在這裡,我不<br>陰謀論地從投票率的高低對哪邊選情有利的角度來分析,我也不說這支廣告有意地規避了二<br>○○二年之後屢次出現的教師、農漁民、勞工走上街頭的畫面。我只要指出一點就夠了:「<br>支持改革,不必上街頭!」赤裸裸地說明了國家機器努力地想要收編草根力量的企圖。儘管<br>這種作為也許不是有意識的。 <br> <br> 讓我們回顧一下從九○年代後,關於「選民」身分的戲劇性轉變吧!從親愛的「鄉親父<br>老兄弟姊妹」、到九四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所喊出的「市民主義」、到讓台灣人當家做主<br>的「頭家」,以及近日因公投爭議而引發的「公民」身分論述。從本土鄉野俚俗的「鄉親」<br>到帶有西方民主制度想像的「市民/公民」身分(citizen),所有的差異,包含階級、族群<br>、地域、性/性別等,都被化約在「公民」的身分上,彷彿這樣喊喊台灣就儼然出現成熟的<br>公共領域了。 <br><br> 但是誰是「公民」呢? 關廠歇業的失業勞工是不是?繳不起學費的失學大學生是不是?<br>性工作者是不是?非異性戀者是不是?「外籍新娘」是不是?更多底層社會的「不成階級」<br>(underclass)是不是?在政治人物的公民論述中,這些是不重要的,因為不論是鄉親、頭<br>家還是公民,政治人物真正關心的是「選民」;透過公民論述,鼓勵人們「投下一票」並使<br>之以為自己對於國家社會就能有所貢獻。 <br><br> 我不是要精英主義式地去質疑台灣的社會基礎有多少人「夠格」成為「公民」,公民身<br>分是國家憲政制度下賦予人民的權利。重要的是,必須要看到國家如何收編/排除人們的公<br>民身分。一方面,它藉由公民身分的論述,呼籲人們「不必走上街頭」,而是藉由投票行動<br>鼓勵人們參與國家改造議程;就在同時,同一批人高聲呼喊著:「愛台灣的人民勇敢地站出<br>來!」不管是正名運動、手護台灣,或者是心心相連,搞的都是同樣的邏輯。站出來或不站<br>出來?當草根的身體只能夠隨著政治人物所設定的議題而起舞時,我們應該為台灣民主制度<br>發展的成果感到高興還是悲哀? <br><br> 當「公民」無權參與公投議題的設定,當政治人物赤裸地說出公民的投票結果無法影響<br>國家政策的作為時,對於具有憲政典範建立與歷史意義價值的三二○公投,我們應該抱持怎<br>樣的態度?當不管哪一黨的候選人當選總統,目前的政商關係與賦稅制度都不會改變,無法<br>為台灣社會帶往更公平正義的方向時,投投票,不必上街頭,就能夠改革嗎? <br><br> (作者為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研究所研究生)
公投討論系列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5 位訪客

cron